《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2章、天地牢笼

白蛟此刻已能口吐人言,毕竟有化境修为,学会这些倒也简单,她拜倒在地道:“拜见师尊,多谢师尊点化。”

她称玄源为师尊倒也没什么错,若非玄源的点化传授,她也不得脱胎换骨成功,再过百年很可能就将殒落。但她还是不太清楚人间师徒传承是什么意思,玄源只是在神念心印中告诉她,往往都是师尊传授弟子秘法,她便直接开口叫师尊了。

玄源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弟子吧,既在我门下,便要守我门规。”

虎娃亦在一旁笑道:“阿源,恭喜你了,今日点化并收服了蛟龙……她乃天真之修,很多事情,你还得慢慢教,但得先给她起个名字。”

白蛟无名,总不能就叫白蛟吧?她也瞪大天真的眼睛抬头问道:“师尊,我叫什么名字?”

玄源:“白蝾化蛟,你便叫白容蛟吧。”

白蛟再拜道:“白容蛟多谢师尊!”然后又有些疑惑地问道,“我是从水里来的,却从未见过你们,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玄源答道:“外面。”这句话未带任何神念。

白容蛟不解道:“什么外面,天地边缘的虚无之外吗?”

虎娃微微一笑,也将一道神念心印印入了白容蛟的元神。白容蛟一怔,这一愣神就是一天一夜。虎娃告诉了这妖修很多东西,先从修行次第讲起,解释了何为洞天结界,然后告诉白容蛟她就生活在洞天结界中,而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以白容蛟的化境修为,神念心印中的信息虽庞杂,但能解读就解读,解读不了便暂时那样,也不至于发怔一天一夜啊。实在是因为虎娃所讲大大超出了她的见知,简直是她想都想不到的。

等白容蛟回过神来,又听玄源问道:“你是想随我等游历人间,还是欲在此地自立洞府修行、成为这洞天之主?”

虎娃虽然打算在将来挪移上古隐迹洞天至昆仑仙境,但现在肯定是挪不走的,将来能不能挪走也还两说呢,那要看修行求证。骆强殒落后,这陶唐丘算是废弃之地了,不料又冒出来一个白容蛟,虎娃也可以将洞天传承交给她,令其为陶唐丘之主。

白容蛟想都没想便答道:“愿随师尊与虎君游历人间,多谢师尊为我破开这天地牢笼。”

白容蛟当然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且用“天地牢笼”来形容这处上古仙家洞天。对于一条已化形的蛟龙而言,三十里方圆的天地确实是太小了,简直就像马蹄在泥地上踩出的一个小水洼。

假如虎娃和玄源没来到这里,别说她几乎不可能脱胎换骨成功,就算成功突破了化境,结果又能如何呢?在凡人的意识里,对天地广袤无限已习以为常,但白容蛟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她所知的天地、她的世界也就是这么大,哪怕突破化境亦如此。

仙家洞天结界有个特点,凡人恐怕很难理解,比如向天空飞去,仿佛无穷无尽,但是你再一转身往回,便又回到了空间结界的边缘。对于白容蛟而言,天地的确就是困住她的牢笼。她并未得到仙家洞天的传承,就没有办法破开这个牢笼。

若真有人像白容蛟一样,不幸生在牢笼中尚不自知,那有什么办法脱困或者说改善处境呢?理论上倒是有两种可能。

首先是突破九境修为,拥有开辟洞天结界之能,然后将这个世界开辟得更广大。这里本身就是仙家洞天结界,可以用虚空搬运之法再造山河。但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醒悟自己是生活在一处洞天结界中、搞明白洞天结界是怎么回事。

能够在原有基础上继续开辟洞天结界时,实际上就可以打开洞天结界出去了。在无人指点、全凭自悟的情况下,要做到这些的希望其实太渺茫了。机缘不知从何而得,更不知要渡过多少岁月。

当然还有另一个办法,那就是修炼成仙,历天刑飞升而去。可是飞升之后到达的是无边玄妙方广,而无边玄妙方广中一无所有,未得指引恐也去不得帝乡神土等诸天万界。如果她还会下界的话,也只能回到这洞天结界之中。

下界归来拥有真仙修为,自能看出这是一处仙家洞天结界,也有手段重新祭炼洞天并打开门户,无非是耗费时日与修为法力,对她而言便相当于打开了一片新世界。但这种情况也更加仅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实际上几乎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玄源问白容蛟想不想成为洞天之主、就留在这里修炼,当然不是将她继续困在这天地牢笼中。假如换作世间其他的修士,拥有一座仙家洞天为修行洞府,当然求之不得,但知道已将破开天地牢笼的白容蛟,根本就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

当年骆强来到巴原,避入仙家洞天中隐居修炼,不再理会世事争斗;如今白容蛟能破开天地牢笼而出,便不愿留守此地。其实不论身在何处,人人都有自己的天地牢笼,也许不自知。白容蛟能够离开陶唐丘洞天,对于她而言,超脱之感不亚于飞升成仙。

虎娃和玄源对视一眼,心中皆有感叹。白容蛟见这二位尊长没说话,又下拜道:“师尊、虎君,白容蛟随二位尊长行游人间,愿为坐骑,就如同青牛师兄。”

玄源对她的指点以及虎娃所留的神念心印,已介绍了足够多的情况。白容蛟已大致了解了这二位尊长的修为身份,亦听说了虎娃的坐骑青牛的事情。虎娃有的玄源也得有啊,她便突然有了想法,愿为玄源的坐骑,一条蛟龙可比一头牛要神气多了。

玄源笑了:“难得你有此心,既拜我为师,为师便赐你一件神器。此器就得自于陶唐丘中,也算与你有缘,现在恰好能用得着。”

玄源把得自此地的那枚戒环状的空间神器赐给了白容蛟。虎娃亦笑道:“你拜玄源为师,我总不好空手祝贺,也赐你一件神器吧。”

白容蛟还真是走运,刚刚拜师就得了两件神器。虎娃凑热闹,主要是为了哄玄源高兴,他赐给白容蛟的神器就是登云柱。虎娃当然没有得到登云柱的传承,但此器已被他重新祭炼过,且更添神通妙用。

白容蛟身为一条可飞天的蛟龙,普通的飞天神器其实对她已用处不大了,但登云柱不一样,有了它可更添操控风云之威,此神器另有护身之妙。白容蛟将登云柱接了过去,此神器也可以化为随身佩戴的饰物,就像包裹着小腿的漂亮的银色护铠。

师徒三人离开了陶唐丘洞天,关闭门户,隐匿身形来到云端。那洞天门户如今是在山坡上的一片田地里,附近还有村民在干农活呢。假如不是玄源事先吩咐白容蛟隐匿身形,估计会把这些人都吓一跳。

来到云端上,白容蛟就地翻滚又化为一条七丈长的白色蛟龙,身形比几个月前大了一倍有余,以神念道:“请二位尊长上座,要去何处,我代为脚力。”

既然她有心,虎娃和玄源也不拂好意,相视一笑便登上了蛟背。在蛟龙生前肢处,微微隆起的后背最宽,两侧还有肩胛状的骨节形拟扶手,就像一张宽大的座椅,足以让虎娃和玄源并肩而坐。

玄源道:“你就在巴原上空走一圈吧,我领你认识一些地方,但注意莫要惊扰凡人。”

虎娃骑着一头青牛在人间行游,看上去非常平常,也没人会感到惊讶。但假如换一条蛟龙为坐骑,就太过惊世骇俗了,若是让凡人看见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反应呢。人们要么会受到惊吓,要么会朝天跪拜,祈求护佑或望赐仙缘,总之所过之处将一片哗然。

轩辕云辇曾经是中华天子以及天使的标志,代表着天子的威仪,除此之外,就算有人又类似的坐骑,恐怕也不会轻易显扬世间。普通人也许觉得,弄一条蛟龙为坐骑,那是多么威风得意的事情,所过之处世人无不惊叹甚至跪拜啊。

可是真正到了虎娃和玄源这种地步,已经不需要这种感觉了,更没必要借助这种方式来证明什么。若是所过之处引起世人的混乱,对他们而言反倒未必是好事,所以叮嘱蛟龙要注意隐匿身形,这对初涉人世的白荣蛟也是教导和指引。

蛟龙腾云驾雾而行,同时施法护住背上之人不受高空凛冽的寒风侵袭,坐在那里感觉十分平文舒适。尽管虎娃和玄源无需白容蛟操心,但白容蛟仍然会这样做,这是恭敬的礼数,也是身为坐骑当然的职责。

虎娃和玄源带着白容蛟在巴原上转了一大圈,累了就停下来歇一会儿,前后去了不少地方、都一一介绍给白容蛟认识,重点是巴原九丘中的其他八丘。

虎娃看着白容蛟也在想,那陶唐丘看似天地牢笼,困住了这条蛟龙,但也等于保护她安然成长至今。假如那洞天门户未曾关闭,而完全懵懂的白容蛟突然跑出来了,说不定会引发另一场灾祸,给别人或者她自己带来不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