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1章、点化

不知除了青丘洞天与此处无名丘,太昊还交代的另外三十处仙家洞天,是否也有过类似的情况?虎娃叹息一声,将玉箴又放回了原处,并施展仙家法力弥补行将消散的御神之念,使之至少还能存续数千年。

略一凝神,虎娃又修复了这座府邸。方才他只是施法将废墟中的材料按原样“拼接”了回去,此刻则是重新炼化这些材料进行修复和弥补。若无强大的外力损毁,这座府邸足以再保存千年,连其中的陈设虎娃都没有动。

既然将来要将此处仙家洞天挪移到昆仑仙境,那么此地的一切,就算是留于后人的缘法吧。然后虎娃又用了五、六天的时间,抹去了那件空间神器上的神魂烙印,重新祭炼神魂烙印将之掌控,在这个过程中很小心地没有损毁神器空间。

空间神器终于被他打开了,里面的空间不大,顶多能装几车东西而已,而且几乎完全是空的,只有一枚玉圭。玉圭是天子册封属国的礼器,所以还保存在空间神器里,至于骆强随身携带的其他东西,应是早就取出来用了,这府邸中的很多陈设器物便是。

虎娃将这玉圭也埋入了骆强的“墓葬”中,与玄源并肩走出了半山腰的府邸,他们没有直接步行下山,而是踏步向前,凌空显露了身形。

骆强留下的玉箴中并没有提到此地遭遇的灾祸,更没提到自己的洞府被毁,看来这处仙家洞天中的变故发生在他殒落之后。虎娃和玄源进来之后一直都收敛了气息,以他们的真仙修为若不想让凡物发现,此地生灵当然就察觉不了。

此刻他们公然显露身形,也扰动了洞天中的天地灵息,立刻就有东西被惊动了。只见那大湖中突然卷起一道白浪,浪头又化为一道白练冲天而出。虎娃向后退了一步,玄源则上前一步伸手虚压道:“且住!”

那道白练带着如雨的浪花落在山脚下的湖岸边,仔细一看,竟是一条三丈余长的白蛟。那白蛟生活在仙家洞天中,从来没有见过人,它也有本能的领地意识,陡然发现了玄源和虎娃,便冲出水面袭击,下意识地将来者视为了某种威胁。

它好似能飞又像不太会飞,但从大湖深处携浪冲出来,亦有飞天之势。玄源展示了真仙修为,对于这等妖物来说,便有种令它灵魂深处畏惧的威压,它随即被摁下去不敢乱动了。再看这条白蛟,顶上斜生一对二尺长的直角,并未分叉,身上多处鳞片剥落,似是伤痕累累,趴在那里发出奇异的呜鸣,感觉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玄源开口问道:“你是此地的生灵,正在经历脱胎换骨吗?”

白蛟根本不懂人言,当然也不会明白她在说什么。但玄源的话语中带着仙家神意,就是传达某种意念。若这白蛟灵智清晰,愣一愣神也就能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玄源还特意解释了所谓脱胎换骨是怎么回事,否则那白蛟恐怕亦不知她在问什么。

白蛟是什么修为,玄源一眼就看出来了,已突破七境九转圆满,但尚未达到八境初转,正在经历脱胎换骨,却迟迟未能成功。玄源本人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因此隐居在宜郎城外的翠真村中,后来虎娃找到了她,那也是她突破化境的契机。

从初境或者说初照境开始,层层次第修为直至八境或者说化境,只是人们的总结。那白蛟就算有此修为,也不明白这些说法啊,玄源等于给它详细讲解了一遍,那白蛟对应自己的修炼经历,转念间倒也就清楚了。

白蛟不会说话,但它可发送神念。对它而言,神念就像是修炼到某一阶段后,自然拥有的某种本能。神念不是语言,但意思却很清楚,它答道:“是的。”

接下来的“对话”,玄源和白蛟都是以神念意会,若以语言来描述,差不多应该是这样的——

玄源:“在此地建造府邸的修士,你可曾见过?”府邸与修士分别是什么意思,玄源分别也有解释。

白蛟:“没见过,我能离开大湖上岸时,你说的那名修士便已不在了。”

玄源:“山中无禽兽,却有禽兽留下的痕迹,它们哪去了?”

白蛟很老实地回答:“都被我吃了。”

玄源:“水边还有蝾、蛙,水中亦有鱼、虾,怎么没被你吃光呢?”

白蛟:“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假如都吃光了,我不就得饿死了?所以就刻意留着它们繁衍,再后来,我也用不着吃太多东西了。”

玄源:“山中的府邸被毁,半山上的草木摧折、岩石崩落,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蛟:“也是我干的!我那时太难受了,感觉就像想蜕皮却蜕不下来,盘在山顶上打滚,用身体摔打山岩,受的伤到现在还没好利索呢……”

白蛟并没有见过骆强,它有幸开启灵智依天赋神通修行,没有得到过其他人的指点。白蛟修炼成妖并能够离开水边上山时,骆强已殒落。它以山中禽兽为血食,到后来却突然发现已经没有禽兽可吞食了,随即也意识到不妙。

虽无人教导,但毕竟开启了灵智,它已学会了思考与自我反省,能想明白很多事情,意识渐渐从混沌走向清明。假如将天地间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它自己最终不也得饿死吗?它原先以水中生物为食,随着修为更进,能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湖中鱼虾已经让它吃了不少,还好这座湖很大,总算没有全吃光。

从这时候起,它就注意了,不再一味猎杀血食,而是刻意让湖中生灵持续繁衍,以保证其长久所需,偶尔它也会“辟谷”,这是自然领悟了辟谷修炼之法。再到后来,它的修为更高,已经可以很长时间都不吃东西了,只是偶尔解解馋。

至于此处洞天中的那场“灾祸”,发生于三十多年前。它迎来了脱胎换骨,感觉十分难受,却又无法形容,就似另一个自己要从身体里钻出来,欲冲破天地间的某种束缚却又无法成功,盘在山顶上摔打身体,无意间损毁了那座府邸。

今天遇到玄源,它才明白过来,原来拿是经历脱胎换骨之劫。它的原身当然不是白蛟,而是生活水岸边岩洞里一尾纯白色的蝾螈,如今依然没有脱胎换骨完全化形成功,总是差那么一点火候。

这三十年,它一直在“闭关”,就算不知道什么是闭关也是在闭关,尽量收敛神气蜇伏于水底深处,使生机不耗散。它有一种感觉,假如不这么做,可能就会送命。

它的这种感觉或者说直觉完全是正确的,玄源也不禁感叹连连。骆强殒落于大约一百五十年前,这白蛟随后不久修炼成妖,又在短短百余年后便迎来了脱胎换骨,于妖类而言修为可谓精进神速。其福缘不可谓不深厚,毕竟它独享了这处上古仙家洞天。

但修炼到了这一步,却很难脱胎换骨成功,假如不是收敛神气蜇伏于湖底,可能早已殒落了。可尽管如此,假如虎娃和玄源不来到这里,它最终的结果亦堪忧。

玄源道:“修行历尽艰险,各种考验皆须自行渡过,我也无法让你直接脱胎换骨。但有道法诀可传授,你且好生领悟并尝试修炼,先涵养恢复再说。”随着话音和神念,仙家法力也落在了白蛟的身上,令它感觉十分舒服,这几十年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

白蛟随即盘起身体,就在湖岸边开始默运玄源所传的法诀,这一入定的功夫,时间就过去了半个月。好在仙家无岁月,虎娃和玄源倒也不着急,就静静地等在这里。期间虎娃还从洞天结界中消失了,大概一日之后,居然又从洞天门户中走了进来,给玄源带来了两枚服常果。

虎娃和玄源是从无边玄妙方广中下界的,除了能融于形神的神器当然什么都没法带,哪怕空间神器中的凡物也带不了,所以其他东西都事先留在了洞庭仙宫里。虎娃从陶唐丘消失,其实是飞升了,他有可能是再度下界去了洞庭仙宫,也有可能是去了炎帝仙宫,总之取来了服常果。

半个月之后,白蛟终于睁开了眼睛,神气也恢复稳固,随即又听见玄源传来的神念道:“你先服用此物,按我教你的运化之法。”

玄源给了它一枚服常果,白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略一感应就知道是宝物。它的心思质朴、单纯至极,也没有想别的,当即就给吃了,然后按玄源所授之法炼化吸收,这下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后,白蛟浑身的鳞片,包括头上的那一对长角全部脱落,又重新长出了鹿茸般的一对新角,浑身也新生出非常漂亮的银色细鳞。当它再度睁开眼睛,玄源直接在它的元神中印入了一道神念心印,讲解层层次第以及脱胎换骨之妙,然后又给了它一枚服常果。

若是给它一枚凡人之九转紫金丹,效果应该更好,可是虎娃手中没有啊,唯一的那一枚已经给了宗盐,估计早就让少务给吃了。而且就算有这种东西,也不好轻易予人,更不能浪费,两枚服常果差不多就够了,接下来就看白蛟自己的修为根基以及福缘了。

这次白蛟用的时间稍短点,大约半个月后,陶唐丘洞天中一声龙吟响彻天地。一条白色蛟龙飞起,似欲撞破虚空,在天空盘旋卷起湖面上层层浪涌,良久之后才落到了半山腰,化形为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随即向玄源拜倒。

玄源赶紧用神念提醒了一句:“衣裳!”

白蛟化形为少女,方才是裸着身子的。她浑身肌肤一片雪白,连指甲都是纯白的没有常人那般血色,而眼眸、眉毛、头发……是漆黑的,样子有些难以形容的诡异,但若是凡人看见了,也会感觉这是人间绝色。

她原先根本没见过人,当然也没有化为人形的意识,如今已被玄源点化了这么久,当然也知道了,化为人形相见最为方便,但还是有一点小疏忽。听见玄源的提醒,她瞬间又披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