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30章、遗忘在神山

如今再到眉山脚下,早已看不出当初的任何痕迹了,若不是太昊天帝告诉虎娃,虎娃也想不到巴原九丘之一的无名丘竟会在这里,接近如今巴原上人烟最繁华的地带。山脚下就有一个很大的集镇,沿着山脚还有巴国官方修建的大道,连接好几条翻越眉山隘口的道路,开垦的田地也呈阶梯状一直绵延到高坡上。

当年那位上古仙人定坐之地,如今生长的不是杂花野草,而是开垦了沟垅,种植着整齐的菜蔬,还有几位村民正在田间摘虫除草。虎娃和玄源并没有惊动这些人,就在菜地间进入了仙家洞天结界。

在太昊告诉虎娃的三十二处上古洞天结界中,无名丘是最小的,方圆只有三十里。其实三十里已经很大了,比一座寻常的城廓还要大。进入其间,远望有山如翠屏,面前则是一座大湖。此湖似深不见底,面积就占了洞天的一大半,山在湖的彼岸。

这湖的两侧好像是没有边界的,除了虎娃和玄源进入门户后所立足的巨岩,以及对面远方的山峦,其他地方并没有湖岸,而是延伸到洞天结界的边缘。

玄源微微皱眉道:“有人来过!”

这里当然有人来过,本就是上古无名仙人开辟,然后太昊也进来过,但玄源显然不是这个意思。在太昊之后还有人来过,并在此地留下了痕迹,就在远方的那座山中。这么远的距离凡人可能看不清,而玄源已是真仙。

虎娃问道:“你还看出来什么?”

玄源答道:“在那人来过之后,此地曾遭劫难,但不是外来的祸患。”

玄源不仅看出有人来过,而且此洞天结界中有过一场劫难,大约就发生在最近的百年之间。远方的那座山如翠屏,但植被的分布却很不正常,大致可分为上下两个区域。

从山脚下到半山腰,树木葱郁,不乏生长了近千年的古树苍藤。但从半山腰往山顶上看,不少地方生长的只是一些杂草灌木,树龄基本都不超过百年,越往山顶越是荒凉,有大片崩落或碎裂的岩石裸露。

在这两种地貌交界处的半山腰,有一片坍塌的建筑遗迹,显然是被外力毁去的。而这片建筑的形制与中原一带很相似,就算未曾被毁,历史也不会超过两百年,显然不是开辟此洞天的上古无名仙人所建。

虎娃又问道:“那么这祸患又来自于何处呢?”

玄源:“应该在水中,那山上除了草木,好像已无别的活物。”草木也是生灵,但除了山脚下靠近水边的湿地里可见蝾、蛙之类,山上确实没有别的禽兽。

虎娃:“水中之物未必是凶物,它可能只是无意为之。至于那山中恐另有情况,我们先过去看看吧。”

两人身形遁空而去,穿过湖面上空落在了半山腰上,又发现有一块山石上还刻着字迹——陶唐之丘。

在一百年前到两百年前间,有人来过这里,还给这无名丘起了名字,叫陶唐之丘。那么此人和帝尧放勋是什么关系?须知放勋未成中华天子之前,封号就是陶唐氏,就像大禹曾是夏后氏。

就算不用仙家神通追溯,这几个字也不可能是上古无名仙人刻上的,因为彼时世间尚无仓颉。虎娃能认出这几个字,也是因为这些字就是仓颉所创,并非别的图腾符号。刻着字迹的山石顶端已被崩落了一半,不知原先是否留有御神之念,就算有恐怕也都消耗殆尽了。

再往前走,便是那片建筑的废墟。虎娃一挥手,无数碎石朽木飞起,这片建筑居然恢复了原样。这是仙家大神通,看似简单其实很难施展得这般精妙,玄源此时都还稍欠点火候。

这是很大的一座院落,看规模相当于一座府邸了。虎娃施展的神通,是用原先的材料重新按原状“拼接”了回去。比如柱子断了那么裂纹犹在,木料已朽便空缺一块,然后就这样奇异地“定”在了那里,呈现出当年的样子。虎娃与玄源并肩走了进去。

府邸之中,桌椅陈设只要还有残迹的,都按原先的样子恢复形状与位置、定在了原处。两人又看到了不少精美的器物,显然是百年前的巴原所没有的,而是来自于中原地带。在一间静室里,虎娃还拣到了一件空间神器,样子像套在手指上的戒环。

这间静室当年或许有禁制法阵守护,但主人不在后禁制渐渐失效,后来连这座府邸都被损毁了,但神器却保存完好。

玄源不禁抿嘴直乐,虎娃真是和神器有缘啊,自行打造的神器就不说了,他曾经“拣到”过多少神器呐?这是很多修士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虎娃就是进来逛逛,居然又拣到一件!

这件空间神器带有炼制者的仙家神魂烙印,外人没有办法打开。以虎娃的手段自可将之炼化抹去,然后再重新祭炼神魂烙印。他已经不止一次干过这种事了,否则薄山上的分宝岩又是怎么来的?

虎娃本以为很简单,试了一下却没有成功,看来炼制此空间神器者修为不俗。虎娃倒是可以做到,但也要颇费一番功夫并足够小心谨慎,并不是短时间内能搞定的。

空间神器这种东西比较特别,跟别的神器还有点不一样,若是以仙家手段强行抹去掌控它的神魂烙印,稍有不慎就会损毁空间,连同空间中的器物也一并损毁了。于是暂时将此神器揣了起来,虎娃打算先探明此地的情况再说。

来到府邸的后园,两人发现了百年前那位修士的“墓葬”。这里没有别人,那位修士殒落后,又怎么会留下墓葬呢,难道是人死了之后,还能再爬起来自己埋自己?其实这是一种法术手段,在殒落前残聚最后的法力,也可以施法将自己埋葬。

这处墓葬中没有尸骨,只留下了衣物的残片。其实只要有大成修为,只要自己愿意,也可以不留下尸骸,明知必将殒落,可在寿元耗尽之前施展神通,让自身炉鼎化散于天地灵息。那位修士显然就是这么做的,后院埋葬的只是衣裳,衣裳间还有一枚玉箴。

虎娃既然发现了,便施法将那玉箴从泥土中摄了出来,玉箴中留有的御神之念未散,他这才清楚是怎么回事。殒落在这里的修士,竟是帝俊之子、帝尧之弟,名叫骆强。

骆强是奉帝尧之命来到巴原。那时帝尧刚刚登天子位不久,正是励精图治之时,中华帝国实际控制的版图也在不断扩张中。三百年前盐兆已在巴原建立巴国之事,帝尧也有所闻,便派其弟骆强来册封巴君。

如此说来,骆强的身份与后来的崇伯鲧一样,都是册封属国的中华天使。但骆强的待遇可不能和崇伯鲧相比,就连“伪天使”卢张都比不上。卢张至少还有轩辕云辇,骆强可是历尽千辛万苦、徒步来到的巴原。

骆强已有大成修为,若借助飞天神器,照说也可以飞过来。但他既为天子正式任命的册封使者,自己一个人飞过来算怎么回事,岂不是成了后世卢张那样的愣头青?他带着使团队伍翻越崇山峻岭,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巴原。

在那个年代,巴原周边的蛮荒群山凶险四伏,就算大成修士御神器飞越也很不安全。比如从云梦巨泽南部方向进入巴原,若是不幸穿过了修蛇的领地,弄不好就会送命。骆强进入巴原后,恰逢战乱,各方势力厮杀不休。

骆强来的不是时候,正是巴国分裂、巴原内战最激烈之时,他虽然最终到达了巴都城,但巴都城一带已是一片焦土,其时后廪尚未继位呢。骆强的护卫及使团中的随从,在这一路上因种种意外已损失殆尽,最后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

在这种情况下,骆强当然没有办法完成使命,就算想册封巴君也不知道该册封谁啊。若是他选择一方势力册封为巴国正统,另外几方势力得到消息,恐怕都会联手把他给灭了。

骆强也没有再返回中原,他便来到这处上古仙家洞天中修炼,不再理会人间纷乱,一心只求飞升成仙,但最终在突破化境前的脱胎换骨中陨落……

玉箴留下的御神之念大致内容如此,骆强解释了自己为何而来、为何未能完成使命,却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没回去。骆强是帝尧放勋的亲弟弟,他将此传说中的上古神山无名丘命名为陶唐之丘,因为他也是陶唐氏的族人,可能是为了纪念什么吧。

骆强有可能是回不去了,也有可能是不想回去了,又或者帝尧当年有命令,要他完成册封之后才能回去复命。既然骆强自己没有说,后人也只能猜测了,而这些帝王家事,也不好随便乱猜。

后来听说巴原再度一统,南巡中的丹朱便赶紧派来了卢张;而帝尧得到消息,紧接着又正式派来了崇伯鲧,终于完成了早年的未尽之事。

但虎娃此前从未听说过骆强的名字,更不知其人事迹,可能是帝尧并未再提此事,卢张与崇伯鲧应该也不知情。若不是今日开启这上古仙家洞天,虎娃也不会知道当年有一位骆强默默无闻殒落于此。自古及今,像骆强这样的修士又有多少呢?

至少虎娃现在知道了一件事,上古无名丘的仙家洞天传承,还是有人得到过。想想这也正常,太昊天帝如今既然告诉了虎娃,那么当初他也可能会告诉别人,否则巴原九丘的传说从哪里来的呢?

骆强是帝俊之子,应有机缘得到传承,但是在骆强之后,便再无人找到无名丘。不知太昊天帝是否了解骆强之事,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他将无名丘传承交给虎娃,应是另有深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