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9章、无名丘

虎娃等人在昆仑仙境中行游了三年,几乎走遍了每一处地域,但对此天成洞天的玄妙只是领略了大概。这里的草木山河、天地灵息,皆体察入微、了然于心,难道这样也仅仅是个大概吗?对虎娃而言的确如此,因为其所求与凡人不同。

玄源、东华、太乙、黄鹤、灵宝、禄终、昆吾、青丘等人当然也大有收获。在行游大约一年后,青丘找到一个地方,无论地气灵枢还是景物风貌都极适合将青丘洞天挪移至此,她就留在那里修行了。

在行游的第二年秋天,禄终也停下了脚步,他找到了一处很适合凿建洞府的地方,便在那里结庐而居,昆吾也留下来陪伴父亲。那一带有很多猛兽出没,山中还能见到已开启灵智的妖修,禄终倒无所谓,反而觉得挺好。

昆仑仙境先前与世隔绝,自行演化千年,如今已有草木成精、禽兽成妖,但这些妖精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人,当然不知化为人形修炼、也不能口吐人言,更没有什么秘法传承,修炼的只是天赋神通而已,可谓千姿百态。

行游途中,青丘、禄终、昆吾分别停下了脚步,但敖广和善吒也赶来了。三年之后,他们又来到了太乙曾选定的地方,先帮助太乙开辟仙家洞府。太乙开辟的仙家洞府看上去有点像巴原彭山的那片幽谷,只是规模要大得多。

天成洞天中增长的山河并不大,只有数里方圆,那是新开辟出来的,为太乙的清修洞府,众高人一起帮忙,就是后世的金光洞。金光洞的外围也经过改造,成为一片福地道场,就是后世的乾元山。

太乙还特意回到巴原一趟,将金狮九灵也给带来了。九灵如今已有大成修为,但还不能独自进入昆仑仙境,所以要师尊护送。太乙命九灵镇守这处道场福地,同时也负责继续凿建景物,还可收服或寻机缘点化附近的妖修。

虎娃和玄源并没有出手开辟洞天山河。太乙不敢烦劳师尊,同时这也是他与众同门的修行历练。行游三年已毕,除非能修为更进,否则再逛下去暂时也难有更多的领悟了,对虎娃与玄源而言皆是如此。

不同的人看不同的风景,会有不同的体会,这在于人;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期去看同一片风景,也可能会有不同的收获,这在于心境。也许等到将来修为更进时,再行游昆仑仙境各处,可能会更有领悟吧。

太乙等人在昆仑仙境开辟洞府与道场时,虎娃与玄源回到了洞庭仙宫,并将仍在洞庭仙宫中的青牛、沇里、叽咕等传人都打发走了,让黄鹤送他们也去昆仑仙境游历。仙宫中只剩下了玄源和虎娃。虎娃牵着玄源的手道:“我们终于等到了今天,且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相见。”

九境九转圆满,玄源将历天刑飞升。遭遇了怎样的天刑,只有玄源自己清楚,而洞庭仙宫中的事情,亦无外人知晓……

无边玄妙方广中一无所有,若万物诞生之前。玄源凝聚仙家形神,若万物诞生之初。事先若无指点,这个过程不知要用多长时间,甚至会迷失于无边玄妙方广,凡人很难体会那没有时空的概念。

而玄源凝聚仙身,只是片刻的事情,然后她就“看”见了虎娃。凡人所谓看,依托于感官,是眼睛对光线的反应。无边玄妙方广中既然什么都没有,当然也不可能有光,所以这只是一种仙家形神感应。

并未开辟帝乡神土,未入仙界,怎能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相见?虎娃展示的境界比当初的山爷更玄妙,他站在那里,就是一个世界。谁说世界就是人们所熟知的天地山河日月星辰,它也可以就是一个人,或者说人的形神,其实帝乡神土的根本亦在于此。

虎娃站在那里,就像时时刻刻站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就是一个无所不在的世界。玄源感应到他,相当于在无边玄妙方广中感应到了自身,仿佛世界有了灵魂,然后虎娃就握住了她的手,两人的姿势就像玄源飞升前在洞庭仙宫中一样。

虎娃道:“形神有损,你现在的神气法力,比飞升前弱了不少,看来天刑猛烈,需好好涵养恢复一番。”在这种情况下说话,其实就是仙家神意交流。

玄源:“你好像一点都不为我担心,早知我定能渡过天刑吗?”

虎娃笑道:“天刑中的伤神之威,对你而言应该不是问题;你服过仙人之九转紫金丹,至于伤形之威,亦可化解。大不了此次未成,就再飞升一次呗。”

玄源:“古往今来,还没有人将历天刑飞升说得如你这般轻松。”

虎娃:“因为我了解你啊,修行至此当然艰难至极,但是真到了这一步,事情也就简单了,无非是成与不成,而你一定能成……接下来,你想去哪里?”

玄源在人间时就曾得到过指引,赤望丘这一脉传承也是少昊天帝所留下,照说她此刻可以前往瑶池仙界。但有一个问题,虎娃去不了。玄源反问道:“你这几年,其实一直在等我飞升成仙吧?”

虎娃:“当然了。”

玄源:“在行游昆仑仙境时,我一直很好奇,那些已隐迹人间的上古仙家洞天,究竟是怎样的情景?”

虎娃笑了:“其实我也很好奇。”

玄源:“那就一起去吧!”

虎娃:“我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先前才没有着急……只可惜如今九重天仙界去不了,否则我可以指引你去那里。真仙修为亦有九重,可依次踏上建木九枝世界印证。但也不是非去不可,列位天帝在成就真仙后,都曾返回人间修行……”

玄源倚靠在虎娃的形神中道:“其实对我而言,成就真仙就足够了,至于飞升之后的修行,只看缘法。而你真的让我见识了昆仑仙境,又真的能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与我相见,将来必更有大成就。”

虎娃:“飞升之后的修行,本就是缘法,包括精进之愿亦是如此。”

无边玄妙方广中一无所有,很多真仙历天刑飞升后一度迷失,恍惚的功夫千百年都有可能,就像回到了万物诞生之前。留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当然谈不上什么修为精进,就算凝聚仙身,也不可能超出自身已有的见知。

在凡人看来,若无帝乡神土,成仙后若不下界,岂不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啊?但这只是凡人的见知,而凡人怎知仙家之境?若说欲求皆满、愿望皆成,根本无需仙家修为,五境九转圆满修士堪入梦生之境即可。很多修士终身未得大成,其实就是在梦生之境中坐化的。

每个生灵就是一个世界,否则哪来帝乡神土的造化根基。但有一点认知倒是正确的,那就是只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修为确实难以精进,因为那就是一个自我的世界,但对于那些仙家来说倒也无所谓了,只看其心境。

虎娃和玄源已经是超脱的存在,下界回到人间,去见证那些早已隐迹的上古仙家洞天,也等于见证前人在修行中做的种种尝试,未打开那些洞天之前,一切尽属未知。

两人出现在离巴都城不远的眉山脚下,真的很巧,在人间时,他们都曾来过这个地方,但不是一起来的。玄源当年路过这里时,虎娃还没找到她呢,如今终于携手而至。

玄源叹道:“原来传说中的神山,就在离巴都城这么近的地方!”

他们为什么首先来到这里,不是因为此处上古洞天离巴都城很近,而是此地与他们俩多少都有点渊源,就是传说中巴原九丘之一的无名丘。

树得丘、赤望丘、孟盈丘、武夫丘、黑白丘、参卫丘、神民丘、昆吾丘,虎娃如今都找到了,唯有最后一座无名之丘先前尚不知在何处,直至太昊天帝告知。这里为何会叫无名丘,因为它真的没有名字,太昊天帝也没有给它起名字。

太昊游上古一片蛮荒中的巴原,遇到了一位无名仙家定坐于山坡。见太昊走来,那位仙家只发出了一道神念,形神随即化散于天地灵息间。他已经无法告诉太昊更多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说,其实说不说都无所谓,只是告诉了太昊他亲手开辟的洞天传承,洞天门户就在其定坐之地。

若想开辟洞天,至少要有九境修为,而九境修为已拥有无尽寿元,其人难道也会陨落吗?当然会,若未能成就真仙,其实只是早晚而已!天刑且不论,在世间就会有各种灾劫,且修行中的种种考验并不仅在一时,而是贯穿始终。

比如虎娃的弟子黄鹤,若他没有遇到虎娃、将来也未能修成真仙,哪怕大梦千年再千年,终究只是一场空。

说一场空也许不太合适,人生自有人生的精彩与意义,并不是只为成仙而活着,那样的话反倒不可能有层层修为成就。但对于黄鹤这个特例而言,好像就是这样。

就连太昊都不清楚那位无名仙人究竟遭遇了什么?可能他早就陨落了,却勉强留下一道神念,待神念终于发出后,形神显像随即化散。诸如此类的经历,可能就是太昊当年发愿开辟帝乡神土的缘起,欲指引众地仙飞升长生仙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