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8章、九州

这几位是被虎娃特意叫来的,其中灵宝是虎娃的大弟子,前不久刚刚突破化境修为,独自进入昆仑仙境或许还有点危险,但有几位同门随行可确保其安全无虞。

众弟子随师尊行游昆仑仙境,听闻此洞天福地的来历、见证上古仙家造化手段,当然是惊叹连连、各有所获。被虎娃从瑶池仙界叫回来的东华就叹道:“可惜少昊天帝如今已无法下界,此番游历天成洞天,来日要将此地见闻皆说与她听。”

虎娃开口道:“先不要想着人前卖弄,不论你在此有何等见闻,也不过是旁观,并非本人的手段成就。来此天成洞天游历,还有什么想法?”

这算是师尊的提示吗,东华答道:“我也想挑个合适的地方,开辟洞天仙境中新的山河,有朝一日,昆仑仙境必不仅止今日规模。”

所谓合适的地方,当然就是自己最喜欢、也最适合本人修行之所。太乙亦说道:“方才走过之处,我就很喜欢,打算在那里开辟洞天山河,为来日之传承洞府。”

玄源道:“且不着急,待我们将这天成洞天每一处皆行游完毕,你有的是时间开辟洞府,众同门与门下亦可请来帮忙。”

后来太乙果然在昆仑仙境中开辟了一处洞天福地,后世人称乾元山金光洞。金光洞是太乙的修行洞府,乾元山是洞府外围的道场福地。其实“金光洞”有两处,一处是在昆仑仙境,另一处是在巴原彭山。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灵宝、东华、黄鹤随即表示愿意帮忙。灵宝尚无九境修为,并无开辟洞天之能,但可以帮着打打下手;东华表示先帮太乙凿建洞府,然后再开辟自己的洞府;黄鹤则建议回头将善吒也叫来,昆吾洞天哪能比得上昆仑仙境。

黄鹤还说道:“师尊将来要将散落人间各处的隐迹洞天挪移至此,不妨将昆吾洞天也挪来安置,那废弃之地或可生现灵机。”

昆仑仙境本身就是一处仙家洞天结界,而且是天成之造化,可不断延展。若是将别处仙家洞天结界挪移至此,比如昆吾洞天,就等于是将昆吾洞天原先的边界“打开”了,将那片山河“嵌入”昆仑仙境。

这可不是简单的放置,而是山河融为一体,比开辟同样规模的山河要困难得多。但虎娃既有此承诺,今日就要为将来做好种种准备,修行并不仅仅是最终求证的结果,它就体现在求证的过程中。

虎娃答道:“那么此番行游,你就留意寻找将来最适合挪移昆吾洞天之处。”

太乙又说道:“若神农天帝应允,师尊亦可将神釜冈小世界挪移至昆仑仙境,我欲开辟洞府之地附近,就很合适。”挪移别的无主洞天还好说,但神釜冈小世界是神农在人间所留,若想处置怎么也要得到神农的允许。

虎娃意味深长道:“有朝一日,你亲自与神农天帝去说。”

众人在昆仑仙境中行游了两个多月,又来了三位高人与虎娃等人汇合,就是青丘、禄终与昆吾。

青丘已去过了青丘洞天,那里的确已传承断绝,但仍有九尾灵狐一族繁衍。如今青丘山中的九尾灵狐,修为最高者也不超过六尾成就。而那与世隔绝的封闭之地,倒是很好地保护了这一族类。

可是另一方面,若是青丘洞天永久隐迹于人间,天地灵息恐怕也会有变化,环境或许会变得如昆吾洞天一般。这个过程也许很缓慢、甚至长达数千年,但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任何一处人工凿建的仙家洞天结界,很难达到完美的极致,若长期废弃、无人打理,也可能会有内部环境的崩溃,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天成洞天。假如真是那样,对九尾灵狐一族而言也未必是好事。

青丘早就请求虎娃,将来将青丘洞天和她在涂山的仙家洞府都挪移到昆仑仙境,如今恰好可以挑选最合适的地方。

昆吾怎么也来了呢?他已将伯君之位传于后人,陪同父君一起来世外逍遥,将上古祝融氏的传承神器火灵幡也带来了。天子大禹已平定百越,算是承前启后、开辟了大中华一个新的时代。禄终告诉昆吾,也不必再将上古祝融氏这个尊号继续保留下去。

昆吾也带来了百越之地的最新消息。虎娃、仓颉、禄终之所以会提前离开,就知道大禹能搞得定百越接下来的事情,否则他也不是大禹了。

……

天子会众君于涂山,防风氏迟至,被大禹当场斩杀。消息传回百越,诸部一片哗然,大小势力各怀心思,更有不少人感到惊恐茫然。百越部虽受中华册封,但一直相当于化外之地,防风氏一死,恐怕又会陷入纷乱内争之中。

防风氏所出身的风渚部,原先并不是百越最强大的势力,但是出了防风氏这样一位君首后,以武力打败和征服了周边很多小部族,也伴随着血腥的镇压使他人不得不臣服,势力越来越大。

但防风氏真正一统百越诸部,最终却是借助了那场大洪水,待治水成功后,他的威势达到了顶点。这么多年了,防风氏在百越之地说一不二、独断专行,做什么全凭自己的喜好,今这样一个人突然不在了,会引发一连串的混乱。

可是大禹来得太快了,消息刚刚传回百越之地,大禹便率天下众君渡过了大江。百越失其主,各方势力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内乱尚未起,只能大体维持现状,谁又敢不敬中华天子与天下众君?

会不会有人趁机叛乱、不利于天子?这种担心是有必要的,但设身处地地想一想,百越的哪一方势力有这个胆子?莫说中华天子身边有高人护卫、军阵随行,就算没有护卫,谁又敢乱来?别说伤到天子,就算惊吓了众君,后果也是难以承受的。

大禹沿水路而来,在之江城外舍舟登岸,这个地方后来便被称为“禹航”,后世因谐音又被称为“余杭”。之江城城主率城廓官员出城迎拜,大禹率众君进城时,民众夹道跪拜欢呼,由此可见天子本人在百越民众心目中的威望。

百越诸部皆曾受禹之恩德,另一方面,防风氏在丢掉性命之前,已失百越民心。这也许是仓颉当年“卖盆”闹出的结果吧,但究其根源还在于防风氏本人,否则仓颉卖多少盆也没用。

天子来了,之江城一带的民众尤其高兴,很多当年与大禹有过交情的族老,也带着各种吃的、用的前来拜见。

这里最大的部族势力是花越部,而花越部曾是防风氏最重要的盟友,但如今的花越部民众又是最痛恨防风氏的。花越部的高层曾跟随防风氏做了什么事情、最终又是什么下场,大家都是亲眼所见。

大禹在之江城中接见众族老、安抚各地民众,并叮嘱官员安心处理好地方事务,随即又下了一道命令,召百越各部族首领前往南镇之山参加朝会。

南镇之山在何处?其实本不在任何一处,百越原先有这座山也没有这座山,它就是天子大禹率众君继续南巡,最终停留扎下行宫大营之地。那里有一座山,风光秀美,和在涂山一样,大禹选择在那里会盟,便称之为南镇之山。

这座山,其实是附近几个部族的老人山。各村寨中的老人六十之后,便会被送到山中自生自灭。所谓六十,往往是虚指,大抵是年高体弱丧失了劳动能力。百越各部族并非都有这个习俗,有此习俗的村寨也并非所有的老人都会被送上山,但有不少部族仍会这么做、如今仍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

虎娃当年来百越时,就曾质问并劝说过防风氏要禁此习俗,防风氏却呵斥他别管闲事。而大禹来百越比虎娃更早,且走遍了各部,当然很清楚情况。当时的首要任务是治水,也不可能一次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而如今他又来了。

大禹最后扎营设行宫之处,就是百越之地规模最大的一座老人山。不是说这座山最大,而是附近有此风俗的部族最多,被送到山中自生自灭的老人也最多。

大禹在此召百越诸部首领来朝见,首先赶到的当然是附近各部族的首领。大禹让各部族村寨将山中的老人们都接回去,子孙不仅要好生赡养,而且要待之恭敬。天子就是在此地下令,禁绝此等风俗,再有如此做者、将下狱受刑。

推行教化于百越,并使中华礼法统一,当然不仅止禁绝老人山的习俗,这只是一个突破口,而且不能只有法令。子丘大人负责向陆续赶来的各部族首领宣讲五教、五刑之典,先明事理,才能转变时风。

待到百越诸部首领皆已赶至,在天下众君的见证下,天子大禹则正式宣布防风氏已被斩杀,并又一次公告了他的十大罪状,就是在涂山宣布的“其心险恶、其行祸乱、其言乖僻、其记无方、其顺逆德,为伯君在位不义、待民不慈、交部不友、事上不恭、治风不孝!”

其他的都好理解,但什么叫“其记无方”、“其顺逆德”?“记”是记录的意思,也就是考评其政绩;也可称之为“迹”,就是他的所作所为留下的口碑以及造成的后果。而“顺”是指顺应之意,意味着其人在信奉与迎合什么?

防风氏死后,百越大部已名存实亡,大禹并没有再强行将其捏合成一部,而是根据其实际情况一分为三,或者说一分为两个半,又重新册封了两部一国,分别是花越部、吴江部与南闽国。

新受册封的两位伯君与一位国君也加入了众君之列,此番朝会才真正得以圆满。就在南镇之山上,天子大禹又命伯益大人取出治水时就开始编定的考评功册,当众考论天下各部以及众君的功过得失。

在治水时,大禹的助手伯益就有一个职责,便是记录各部所领受的任务、完成的情况。治水成功后,又过了这么多年,记录上又添了很多新的东西,该总结各部的功过了。大禹完成众君朝会的南镇之山,后来被称为“计功山”或“会计山”,后世又被称为“会稽山”。

天下众君朝会、鼎定中华之举,自涂山始,至会稽山圆满。在会稽山之会上,大禹将中华版图划分为九州,每一州都包含众多部族,天子将定期巡视,将来也可任命官员为使者牧守一方,这是加强中央统一治理的举措。

会稽山之会不仅平定了百越,也安定了天下,众君与万民皆赞颂。大禹是在斩杀防风氏之后顺势完成了这件事,有些细节在历史中早已模糊,流传下来的只是事情的大体过程。在会稽山评定功过时,大禹不仅宣布了防风氏的罪状,同时也承认了其人对治水以及整合百越诸部有功。

到了后世,也有人认为防风氏死得太冤,后来也有各种传说为防风氏喊冤,但这些声音差不多是两千年后才出现的。而在当时,大禹斩防风氏平定百越,一统中华划九州,天下各部无不赞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