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6章、还清了

仅仅斩杀一个人,也会有血流成河的场面吗?是的,山坡已被鲜血染红,鲜血汇成了一股溪流,流进了山脚下的营地里。很多人原先听说防风氏“身横九亩”,本不以为然,认为那只是夸张的传闻,虽然三丈三尺身形已足够高大,但也不过如此。

可今日大家都亲眼见到了,倒下的防风氏的确身横九亩,被斩下的头颅宛如一座山丘。他是怎么死的?刚才还好好的,趾高气扬朗声阔步上山,怎么眨眼间便化为“原形”倒毙在山坡上?大家都被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人看见禄终和虎娃,这两人已经隐迹于云端,已与同样没有公开现身的仓颉见面。虎娃叹道:“防风氏竟有如此之威,若非今日布置,实难将其顺利斩杀。”

仓颉先生点了点头道:“人间神通手段,不过九境圆满,真仙下界亦如是。防风氏虽未成就真仙,但其人有上古龙伯血脉,天赋神通强悍,确实不好对付。但就算他再强,也挡不住自寻死路。”

虎娃尽管干净利索地斩了防风氏,但对手有多强,他心中也有数。仅是防风氏被斩时那强大的血气带着怨煞之意爆发,就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在仓颉先生撤去法阵之时,虎娃已将那冲天弥漫的血煞之气收走,否则山顶上的人就不仅是跌坐一片那么简单了。

虎娃得神农之法,此刻已将血气中的怨煞之意驱除,并顺手炼成了一炉丹药,姑且称之为血气丹吧。这血气丹能强壮筋骨,但体魄不够强健的普通人难以承受其中澎湃的药力;若是修士服之,另有辅助炼形等奇效。

仓颉先生方才说的话,虎娃深有体会。仙家当然神通广大境界高超,但在人间所施展的手段也不过相当于九境圆满,在特定的场合下还要看谁的神通法力更强。

当年的蚩尤据说也没有成就真仙,但那是多么凶悍的一个人。禄终位列中华四大战神之一,战帝江、斩相柳、斗防风氏,可谓战绩彪炳,但他同样也只是九境修士。

禄终并没有说话,方才短短功夫他已受伤不轻。若非他以近乎以命换命的方式控住了防风氏,虎娃也无法从容斩杀之。禄终此刻服用了一枚丹药,就是虎娃所炼的陆吾神仑丹,定坐在云端涵养形神。

这时涂山顶上的大禹朝身边使了个眼色。已身为济丘部伯君的子丘大人心领神会,越众而出,高声道:“百越部防风氏,其心险恶、其行祸乱、其言乖僻、其记无方、其顺逆德,为伯君在位不义、待民不慈、交部不友、事上不恭、治风不孝,已被天子下令斩杀……”

众君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天子根本就没打算让防风氏走上山顶,得知他来时便已经下令将其斩杀,而且连他的罪状都早已拟好了,斩杀其人后当众宣布。

这些年看似天子拿防风氏没办法,但也不代表什么都没做,大禹早就派人将防风氏所作所为都打探清楚了,拟定了十大罪状。

这些罪状可都有相应的罪证。包括当年派花越部高手参与刺杀伯羿、为取宝物残害水越部族人、拒行中华教化礼法、在奔黎之地行凶……这些事情都被列出来了。而且是屡教不改、屡劝不听,今日违天子命后至,抗然不敬、藐视各部,更是大家亲眼所见。

已回过神来的众君赶紧整理仪容,向着天子跪拜,纷纷称赞并祝贺天子,今日斩杀凶邪大恶、消弭百越疾苦、祛除国中大患、鼎定中华功业……

这时山脚下的营地中也涌出数百精兵,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各种工具,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此时才得到命令,给防风氏收尸。防风氏的尸骸被分解运走,竟装满了整整一个车队,沾着鲜血的泥土也被铲走。

可是防风氏的鲜血已渗入山中土石之间,是不可能铲干净的,只是处理了表面。然后又洒上干净的黄土铺满道路,天子这才率众君下山。

涂山上的事情倒是结束了,但这次朝会并没有结束。回到营地后的大禹随即又下令,将率众君巡视百越,车马舟楫都事先都已经准备好了,明日天亮后便可启程。

这也是众君事先没有料到的,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得不佩服天子的果决与胆色。来到涂山的都是一国一部之君,他们可以设身处地的去想,假如自己治下出了防风氏这等人物怎么办?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铲除之,但更重要的是铲除其人后怎样化解隐患。

防风氏已死,接下来就要考虑怎样不使百越诸部生乱,并安抚百越万民不要生怨。脑筋转得快的人,下山时已在琢磨天子会派谁为天使去安抚百越诸部,又将怎样处理百越之地的事务?

因为这件事,看似盛况空前的天下众君朝会,其实并不算圆满,不料天子大禹是一个如此追求圆满之人,竟然没有宣布朝会结束,而是决定携众君亲自前往百越。刚刚杀了防风氏,天子就不怕危险吗?弄不好防风氏的部属会趁机报复。

可是当今天下,若想安抚百越,确实没有谁比天子本人更合适了。防风氏素来拒绝任何人插手百越事务,不论对方有没有道理,也不论他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但大禹当年治水时可是走遍了百越诸部,受万民尊敬。

况且安抚诸部,哪有比天子亲至更好的选择呢?至于说危险,大禹本人都不怕,天下众君谁又能说不敢去呢?

天子率众君下山了,虎娃、仓颉、禄终却落在了涂山顶上。虎娃当然知道了大禹的最新决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么做才是最佳选择。防风氏一死,百越之地的大小势力必然分崩离析,大禹要抢在混乱还没有出现之前,以雷霆之势迅速控制住局面。

大禹是唯一有声望亦有权威能掌控百越之人,所以他必须得亲自去。这位中华天子早就制定好了计划,连车马舟楫都已提前准备妥当。

大禹早就知道一定能在涂山斩杀防风氏吗?那倒未必。但圣人谋事,就要好应对各种可能。法阵是仓颉先生提前布下的,但直到看见防风氏走上涂山的那一刻,大禹才决定动手,若是当时的条件不具备,他也会另做打算。

大禹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在涂山的半山腰上就斩杀了防风氏,至于防风氏是怎么死的,天子也无意对任何人解释,只是让大家都看到了结果,然后公布其罪状。

这么做合适吗?按照通常的惯例,好像应该是先出手将之拿下,由皋陶大人问讯后公布其罪状,然后再将其斩杀,这才叫明正典刑。

可是这个想法虽好,也得能做到才行。既然防风氏该杀、也一定的除掉,眼下的结果已经抓住了最好的机会。当着天下众君的面斩杀防风氏并公布其罪状,没有波及无辜。防风氏一死,便解决了百越问题最大的症结。

仓颉先生当年于之江城“卖盆”闹得那一出,是早就为今日在做铺垫。仓颉先生此时望着山脚下道:“人间事已毕,我也该走了。”

虎娃道:“您若不着急回仙界,如今人间倒有一个好去处可玩赏。”

一旁的禄终突然开口道:“什么好去处?”

虎娃赶紧转身道:“您已经没事了吗?”

禄终摆手道:“一点小伤而已,我早就习惯了,无妨。”禄终此刻涵养形神已毕,但身上仍然带着伤。这可不是普通的小伤,虽然暂时已无妨,但想彻底恢复却很难,可是看他的样子却并不在乎。

虎娃介绍了昆仑仙境。从上古时开始,讲述那处天成洞天以及其中山河世界的来历。镇元子在天成洞天中修炼、突破地仙成就,后来那里成了太昊弃山河图之地……虎娃在无边玄妙方广中见若山有所悟,便给了太昊天帝一个建议,于是有了现在昆仑仙境。

禄终闻言大感兴趣,又叹息道:“我与此地有缘啊!今日斩防风氏,是我在人间最后一次出手,本已打算今日之后,便离开重辰部远游,却不知有何处洞天仙境可得逍遥。如今既有昆仑仙境,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昆仑仙境的来历,的确和禄终有点关系,当年帝江撞开的就是山河图,而如今山河图已化为天成洞天中的世界。

禄终说今日是他在人间最后一次出手,既然说了出来就是其的心境,人间也确实没什么事情需要他再出手了,他也不想再理会更多俗务。身为硕果仅存的中华战神,禄终的伤势一直未愈,此世也很难历天刑成仙。

禄终今日出手,其实也是在还崇伯鲧的情,否则恐怕谁也请不动他。禄终当年未成为重辰部的伯君时,心里对崇伯鲧并不是很服气,甚至有些看不顺眼,可是后来却改变了态度。西海之水涌入江河,是帝江撞破了“天幕”,但禄终觉得自己也有责任。

崇伯鲧为治水而粉身碎骨,禄终当然也觉得很愧疚,后来又为大禹做了很多事。事到如今,就算欠崇伯鲧再多的情,也该还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