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5章、斩

眼前景物消失,禄终突然出现,防风氏当然意识到大禹要对他动手了,这完全出乎预料。

淮泽大水已退去多年,涂山周边尽是沃野良田,山脚下就是安置天下众君随行人马的营地,山顶上则是天子与众君,这一带不知聚集了多少人。在这里与他动手,谁能承担得起后果?一旦伤及无辜,天下各部都是不会答应的!

防风氏当然清楚,自己踏入了一座仙家法阵,这却是他更没想到的。在涂山的半山腰、天子与众君上下山的必经之路上布阵?须知种种神通手段包括阵法,都不是无所不能,规模越大的法阵回旋余地越大,越容易困住高手。

当年众高人围刺伯羿,那是在荒凉无人之地布下大阵,可今日大禹根本没这个条件,他只能将法阵布置在这个山坡上,规模不到一里方圆。虽然仙家另有神通手段,在方寸之间看似可以布置出很大的临时空间,但阵法的根基就是这么大。

这样的法阵就算再精妙,也很难完全阻挡住防风氏手中的斩空刃。防风氏甚至无需冲出去,只要斩空刃将法阵瞬间劈开一个裂隙,造成的后果恐怕就是灾难性的。

在涂山顶上,大禹也以神念暗问道:“师尊,您布下的仙家法阵能困住他吗?”

仓颉的神念随即传来,告诉大禹此阵在通常情况下肯定困不住防风氏。这座法阵只有一个效果,就是只进不出,使斗法的威力不至于波及外界,并阻止防风氏脱身。也就是说,这只是一座困阵并非杀阵,假如给防风氏足够的时间,哪怕仅凭蛮力也能破阵而出。

所以最终的结果,还要看阵中人的斗法。但仓颉也让大禹放心,若法阵暂时出现破绽,他也会及时出手化解所溢出的斗法余威。

大禹不仅对防风氏动手了,而且是不打招呼便直接动手。防风氏踏上涂山,便是踏入了死地。法阵运转,禄终现身喝问,根本不给防风氏任何避战破阵的机会,化身百丈巨人一拳迎面打来。

禄终斗法不用法宝,他修炼的是蚩尤神功,形神就是神器,化身百丈乃是神通法相。而防风氏化身百丈,可不是什么神通手段,这就是他的“原身”,随即怒吼一声,手中斩空刃已劈出。

禄终出拳不像是高人斗法,展示的似凡人武技,侧身上步右拳先挥,竟然不躲不闪,转眼便被防风氏斩掉了右臂,但左拳从下方刺出,正打在防风氏的心口上。

禄终本就没有右臂,相当于以自身炉鼎修炼的神器有损。此刻化身的百丈巨人只是神通法相,右臂倒是完好的,被斩去也只是相当于法力受损,并不是真的被斩掉了右臂。但他毫不在意,这种打法也是蛮不讲理。

就似两座山相撞,发出轰然巨响,防风氏与禄终都被震退了好几步,若仅看这一个照面的交手,禄终显然是更吃亏,而防风氏同样受了伤。但禄终这种打法,防风氏可受不了,这他妈的难道是要同归于尽吗?

趁着双方都被震退的功夫,防风氏手中的斩空刃已化为光毫激斩而出。他需要抢先破阵,如果将这法阵崩毁,恐怕山脚下的营地都会被夷平。

但防风氏并没有指望能彻底崩毁大阵,眼前有禄终牵制,在彻底击败禄终之前,他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他只想暂时将法阵空间劈出一个裂隙,哪怕在阵法运转中瞬间就会被弥合,但也足够他遁出去了。斩空刃本就有劈开空间之威,这也是防风氏的倚仗。

禄终哪能让他得逞,双腿在虚空中向后一蹬随即又扑了过来。防风氏从未见过这种打法,天下或有能与之相斗的高人,但谁又曾与他肉搏?禄终此时根本就没什么招式,既不出拳也不踢腿,而是侧着身子撞了过来,左肩又撞在了防风氏的心口,脑袋则撞在了防风氏的右肩。

看似市井斗殴,但这毕竟不是凡人斗殴,而是这样两位高人的形神相撞。哪怕是一条山脉,可能也会被撞出一个豁口了吧。防风氏顺势提膝正顶在禄终的腰肋上,把禄终给顶飞了出去,自己的身形也被撞得凌空飞起。

这一下两人又都是伤上加伤,皆是形神之损,但也都达到了各自的目的。禄终阻止了防风氏第一时间破阵遁走,更使对方在形神震荡间暂时失去了对斩空刃的掌控。对防风氏而言,斩空刃化为的光毫已经劈出,瞬间将法阵斩开了一个缺口。

防风氏看见了外面的天空,也看见了光毫重新化为斩空刃的原器之形。他只要动念之间就可以收回神器,刚才虽然未及随着斩空刃遁走,一膝盖顶飞禄终后,仍有机会遁出。他已落地站稳冲扑而去,可以直接撞开这个缺口破阵而去。

然而此时又陡生异变,那飞出去的斩空刃居然又飞了回来,防风氏动念间竟发现无法将之收回,说明此神器已另有人操控。再想反应已来不及了,斩空刃正劈在他的右腿上,阵法运转间,那缺口已经重新弥合。

神器可随形神变化,百丈巨人手中的斩空刃也长达百丈,可是恢复器物常形之后,长短也不过丈许,在防风氏的巨人身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仿佛是微不足道。可是这一斩的威力却惊人之极,就听咔嚓一声,巨人的双腿上同时崩飞出两片东西。

这两片东西原本卡在防风氏的小腿和脚踝位置,若山丘大小,但飞出后随即就化为尺许大小落于尘埃。

虎娃的身形显露了出来,他虽站在离地十丈余高的半空,但在防风氏面前犹如蝼蚁一般。刚才就是他手持斩空刃劈中了防风氏的小腿,崩飞的两片东西就是上古时蚩尤赐予吴黎部的传承器物登云柱。

防风氏竟然把登云柱也戴在了身上。此物的妙用相当于一件飞天神器,并非防护神器,但虎娃恰恰劈中了防风氏的小腿,亦被这神器所阻,算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可是登云柱也无法挡住虎娃持斩空刃全力一劈之威,当即崩落而开。

虎娃竟然没有劈断防风氏的小腿,只是劈折了右小腿外侧的胫骨。巨人的小腿上划开了一道伤口,鲜血在虎娃眼前如断崖上的瀑布涌下。

防风氏痛吼一声。虎娃只觉有乌云盖顶,强大的威压笼罩了他的身形,原来是防风氏扭身一拳打了下来,其右腿已半跪于地。这一拳并没有打中虎娃,虎娃耳中又听见禄终吼了一声:“斩!”

禄终此时又扑了上来,伸左臂扭住了防风氏的右臂。虎娃飞身而起,挥斩空刃又劈在了防风氏的左肩上。肩膀没有被劈断,只是劈开了一半,鲜血崩射间又听咔嚓一声,这只胳膊竟被禄终硬生生地扭了下来。

两位巨人的扭打几乎已毫无章法,而禄终根本就不想要什么章法,就是要将防风氏缠住。防风氏吐气如狂风,发出巨吼声如霹雳,震得禄终形神晃动,奋力抬起右手箍住了禄终的脖子,同时张开巨口咬向禄终的脸颊,其状已如疯癫。

禄终握着防风氏的断臂用力捅向对方的腰眼,此时就觉得防风氏的身子向下一沉,由于脖子被勾住,也被带得向前一栽,两人的脑袋撞在了一起。

原来是虎娃绕着巨人身形回旋向上飞,顺势一击,又斩中了防风氏的左大腿后侧,让这位巨人不由自主双膝跪下。

紧接着禄终便发觉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松开了。此时虎娃已经飞到了上空,他不敢奋力挥劈,怕伤着与防风氏扭在一起的禄终,在上方提斩空刃向下直刺,正插入防风氏的右肩关节中,运转法力一挑,将这条胳膊给卸了。

这一切只发生在眨眼间,虎娃出手从来没这么狠过。该给的情面早已留、该劝的话早已说,到了这个时候就没有丝毫可犹豫的了,斩空刃连击四记,便废了防风氏的四肢。

须知防风氏不是不够强悍啊,他有上古龙伯之民的血脉,这百丈巨人就是“原身”,哪怕与禄终肉搏都丝毫不吃亏。可今日禄终以近乎不要命的打法扭住了防风氏,虎娃动手焉能不干净利索!

防风氏的手臂一松,禄终已抛开手中的断臂,一拳又打在其胸口上。巨人身形终于向后仰面倒地,禄终顺势起身一脚踏往其小腹,又朝虎娃吼道:“斩!”

虎娃从天而降,斩空刃化为百丈巨芒,这一记竟斩落了防风氏的头颅……

这可不是什么公平斗法,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以代价最小的方式斩杀防风氏。虎娃和禄终都清楚防风氏的本事,他们俩人联手想击败防风氏并不难,但若真是放开了斗法,这座困阵肯定是收拢不住动静的。

防风氏死得真是憋屈,一身惊天动地的神通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施展。

山顶上的大禹以及众君,并没有看见这场惊天动地又干净利索的斩杀之战。他们只看见防风氏大踏步朝山上走来,走到半山腰时却莫名消失不见,紧接着就见一道刃光无声无息地从防风氏消失之处斩向天际。

白日里似有闪电出现,却没有雷声回响,高空中的一朵白云诡异地出现了空间错位。一柄丈许长的武器飞了出来,然后又飞了回去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眼前场景一变,所有人都发出惊骇的呼声,不少人竟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一位伯君坐地时还伸手扯住了另一位国君,用力过猛将衣裳扯落,这位国君的屁股都露了出来。

在天子面前,天下众君齐会的场合,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会如此失礼并失态?只见有一位百丈巨人仰面倒在了上山的路上,压倒了道路两旁的很多树木,其头朝山下,而身形已被大卸八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