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3章、有名

果然是一猜就中,因为玄源很早之前就对虎娃说过,她想去山河图中一游。虎娃点头道:“正是山河图,此番飞升,我还见到了山爷……”仙家神意中,介绍了此番飞升的经过,既有他的修行见证,也解释了为何如今能入山河图中行游。

虽然虎娃的回答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玄源仍是震憾不已、良久无言,不得不惊叹若山的修为以及太昊的手段。闻道或有先后,但证道并不因此有早晚之别。

论凡人的年纪,若山比玄源大很多岁。但玄源当初在巴原上闯出玄煞之名时,若山修为尚未大成,而如今若山却演示了突破真仙极致的另一层境界。

当年巴原上的那些高人,白额氏、理清水已先后殒落,武锋以地仙修为抛却凡蜕飞升,青盐亦殒落、人间却又见宗盐,太乙拜虎娃为师已突破九境修为……除了那位早就大有来历的仓颉先生,如今成就最高者当属若山和虎娃,他们都可以求证天帝成就,但都没有那么做。

想到若山和虎娃,玄源难免又想起了当年的山神理清水。若山和虎娃皆未曾拜理清水为师,但他们所在的路村奉理清水为山神,其修行也都得到了山神的指点。尤其是对于虎娃来说,山神并未传授他任何具体的秘法,只是指引其修行机缘。

玄源如今多少已知理清水的来历。理清水这一世修行甚至没有突破九境,殒落看似很意外,若不是遭白煞暗算,他也是有可能“成仙”的。但今日回头看,理清水出现在人间的意义,并不在于其本人到底修为如何。

若山和虎娃的出现,也许就是理清水出现在人间的目的。而今日的结果,不知是不是太昊想要的,或者说他早就有所预见。

良久之后,玄源才开口道:“今日有大福缘,可见上古山河图之妙。”

虎娃却说道:“人间其实已没有山河图。”人间确实已经没有山河图了,山河图已化为天成洞天中的山河世界,这件神器本身则是不存在了。

虎娃和玄源离开洞庭仙宫飞往西荒高原,从云端上望见了如今的西海。当年的西海呈葫芦形,中间被山脉阻隔成上下两个大湖,而如今上湖已不存,越过山脉后便是一片高原草甸。继续前行,已到雪峰环绕之地。

以灵目远望,玄源居然又看见了一座大湖。此湖虚悬于雪峰之间,只是虚影而已,实际上它在另一个空间里。能“看见”这座大湖,便意味着能感应到空间节点,这里就是天成洞天的门户。

虎娃和玄源飞向高空,身形莫名消失了,感觉就像穿越了虚空。乱流罡风凛冽、似能将形神绞碎,但以两人的修为当然无惧。他们从湖面上飞了出来,脚下已是一座真正的大湖,而非方才所见的虚影,两人已然来到天成洞天中。

玄源放眼四望道:“这里的景物,并非山河图中的原貌吧?”

他们脚下这座湖,原本是个海湾,但是后来有人修筑了一道长堤,将海湾围成了一个内陆湖。玄源一眼就发现了,而且以她的眼光也能看出这洞天中诸般景物地气灵枢的不同,很多地方显然不是同时、同一人开辟的,毕竟她也有亲手开辟仙家洞天结界的经历。

虎娃伸手一指那长堤道:“这里的不少地方,已不是当年山河图中的原貌了。这道长堤,是我上次来时所筑,围成的湖泊如今恰好是天成洞天门户……轩辕天帝也曾在此修炼,我曾去过轩辕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昆仑仙界,很多景物显然就是按此地风貌造化。”

数千里方圆的洞天世界,可见打造山河图之艰难、花了多大的代价和心血,轩辕也曾在此悟道、而后求证天帝成就。如今山河图已不在,却留下了这片人间仙境。虎娃和玄源落下云端行游其中,很多花草禽兽竟是人间从未见过的或是很少见到的。

这里并无人迹。当初山河图被带到无边玄妙方广中打开时,其中生灵尽数灰飞烟灭,草木禽兽,都是后来飞天玄女重新带进来的,在这天成洞天中已自行繁衍千年。玄源叹道:“这里与人间隔绝,至少要有化境修为才得进入。”

虎娃附和道:“就算有化境修为,最好还是有法宝护身,若是神通法力不够强大,进入门户也未必安然无恙。但若修为高超,未尝不可将晚辈弟子甚至凡人带到此地游历。”这话倒是不错,普通人凭自己的能力当然不可能进入这里,但也不是绝对来不了。比如以虎娃和玄源的修为,就可以将别人带进来。

玄源又说道:“挪移洞天结界至此处,其实比继续开辟仙家洞天要难得多。”这也是实话,玄源自己心里有数,假如将洞庭仙宫挪移到这里,其实要比就在此地重新开辟一座洞庭仙宫难得多,而且她亦不知怎样才能办到。

虎娃沉吟道:“这洞天中的世界,以山河图为基础,先后有轩辕天帝、九天玄女、我、可能还有那位镇元子前辈开辟拓展。但无论如何,也仅是我们几人的手段。而上古时,众多仙家洞天,却是包含了万类之修的缘起。此地的草木禽兽,有很多在人间已绝迹,或是在独特环境中自行演化而成。而上古仙家洞天中,想必也有不少造化奇物。太昊天帝的意思,是让这里成为众修士逍遥清修的世外福地,也不想让上古仙家当年诸般印证探索的痕迹无存,所以才托我挪移众洞天至此。”

在一个独特的环境中保留下来或自行演化出的物种,往往都很特别。比如在步金山小世界中,就生活着三支别处根本见不到的妖族;就连昆吾洞天那种环境已崩溃的废弃之地,最终也留下了特殊的怪鸟、怪鱼、虾蟹与水藻。

那么在各处上古仙家洞天中,定然也有他人没见过甚至连想都想不到的东西,将其挪移至此与天成洞天融为一体,也是某种天地间的传承延续。另一方面,开辟仙家洞天结界玄妙难言,也会诞生出各种造化奇物,比如虎娃炼制“一朵云”所用的天材地宝。

有很多上古仙家早已殒落,但他们也可能直接或间接地留下了传承。就算没有留下什么具体的修行秘法,但他们所开辟的仙家洞天本身也包含了当初的修行印证,说不定就是后世有缘者的福地。

而虎娃在这一过程中,也可演化与印证由古及今世间万类之修。当然了,将来若有地仙甚至真仙至此,也可在天成洞天的基础上自行开辟新的山河,如虎娃曾经所做的那样,使这处人间仙境的规模更广。

玄源又问道:“太昊天帝是否告诉过你怎样挪移洞天?”她之所以有此问,因为知道夫君已有承诺,将来是一定要去实行的。这也意味着虎娃的修行所证,可不像普通人将某件东西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那么简单。

虎娃:“太昊天帝未说,但千年前已有预示。从巴原的黑白丘仙家洞府,有一道空间门户可直入洞庭仙宫,便是他当年留下的。”

黑白丘仙家洞府,是一条上古夔龙凿建。太昊进入那里时,上古夔龙已在天刑中殒落,太昊却留了一道空间门户,从那里可以离开当时近乎与世隔绝的巴原,直接出现在云梦巨泽中的一座岛屿上。

岛屿上有座山,名武落钟离丘,盐兆和武夫进入巴原之前,还曾率族人在那里休整。而虎娃将洞庭仙宫也建在这座岛上。

太昊打造这条空间通道不知目的如何,因为它根本就不是凡人能通过的地方。虎娃当初以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化身穿过这条空间通道,还要借助仓颉炼制的遁空神符护身。

若没有那遁空神符护身,须有地仙修为才能穿行太昊留下的空间门户。若已有地仙修为,这不是多此一举嘛!太昊这么做的目的何在,难道是闲得无聊?

如今虎娃倒是有所体会,想必太昊当年就是为了印证空间挪移之法,甚至已经准备打造山河图。那条空间通道只能让地仙穿行,哪怕挪动一个凡人都要以神符护身,当然不可能用来挪移仙家洞天。但这至少是打下了一个基础、指出了一个可行的方向,并不是无谓的尝试。

打造空间通道是一回事,印证挪移之法才是其要旨。太昊当年的修为估计和如今的虎娃差不多,已到达真仙极致、迈出一步便可开辟帝乡神土,但尚未真正成就天帝,所以他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但正是因为这个遗迹的存在,使虎娃看到了方向,有些事情,待到修为更高后,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他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

听了虎娃的解释,玄源方觉安心。知道怎么做只是暂时做不到,与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对于修行而言意义完全不同,她不禁又叹道:“难道太昊天帝当年,就已想到了今日吗?”

虎娃:“那时,太昊天帝连山河图都尚未打造,亦不知今日之事。但修行缘法,就是这般玄妙。”

太昊当初肯定不知自己会将山河图弃于天成洞天,并最终完全融入天成洞天,而且还托虎娃将来若有可能、将人间各处隐迹的上古仙家洞天挪移至此。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将那些族人收入山河图中带入仙界,造成了那样一场惨剧。

而太昊在修行中所做的探索与尝试,比后世任何一位仙家都要多,因为他是开创者。当年打造看似很无聊的空间通道,亦是为后人印证空间挪移之法,恰好与他千年后托虎娃之事谙合。

玄源与虎娃一同玩赏这天成洞天世界。既是行游见证,当然不可能在天上飞过,行走在山河之间,哪怕一草一木皆体察入微。不知过了多久,玄源突然又说道:“你说此地景象颇似昆仑仙界,而我走过这些山河,也觉得有些眼熟。”

从未来过的地方,怎会觉得眼熟呢?玄源既这么说,显然就不是得自生死轮回境中的见知,而是另有感触。虎娃点头道:“这也自然。山河图中的天地,源自于太昊天帝当年所行走的人间。而轩辕天帝曾在此修炼,所开辟的帝乡神土也令人似曾相识。”

玄源又问道:“既然山河图已不在,此处天成洞天应该叫什么名字呢……”话刚说到这里,她突然咦了一声,因为前方的山谷中走来两个人。

此处并没有别人啊,门户刚刚打开,虎娃和玄源就来了,世间修士并未得到消息。若是遇到镇元子倒不意外,可来的却是两个小娃娃。以玄源的修为,事先竟然没有察觉,直到两人走过来才发现。

虎娃与玄源上前行礼道:“句芒仙童,您怎么也来到此地玩赏?这位仙童又是谁呀?”

句芒还是穿着那件仿佛是银丝织成的袍子,剃光了脑袋周围的头发,只在头顶留下了桃形的一撮,样子居然显得更年幼了。他身边还有一个与之手牵手的小女娃,看上去年纪更小,穿着大红大绿的对襟小袄,粉嫩的小脸蛋仿佛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睛宁静无比,模样煞是可爱。

句芒像个小大人似地瞅了虎娃一眼道:“你们能来,我们就不能来了吗?”

而那小女娃则还了一礼道:“我叫真水。请问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在这山河中行走,眼前突然冒出来两个人,这真水仙童却毫无惊诧之意,仿佛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她的眼神都是这么明澈并带着点好奇。

玄源答道:“我们刚才在说,这处天成洞天应该叫什么名字。”

虎娃亦说道:“既然在此遇到了仙童,正想请教。”

句芒一挥袖道:“我方才已经听见了,既似昆仑仙界,又是人间仙境,不如就叫昆仑仙境吧。昆仑,亦是天下山河之统称。”既然他说了,这个名字也就定了。虎娃和玄源对视一眼,都已隐约猜到了那真水仙童的来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