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21章、长而不宰

如果虎娃想,他也可以成为无量光。到达与领悟那个世界,那个世界就是虎娃的,又非虎娃的。无量光可指引众生来到,那里于世人而言就是共同的超脱彼岸,灯光照彻处可再演化出无数世界。后来者之修为甚至可超出今日之若山。

很显然,山爷并未成为那一方世界的主宰,留下的只是给无量光的传承指引。那个世界是无量光的,也不是无量光的,或可造化出无穷的如帝乡神土、甚至超出帝乡神土般的存在,因此才会有无量光的成就。

虎娃一直很敬重山爷,他的修行之初,就是从见到山爷在黑暗中点亮一盏灯光开始的。而那盏灯光,后来就成了山爷的修行,直至今日的境界;而山爷也见证了虎娃的修行,从虎娃身上恐怕也得到了很多启发。

山爷都回家吃饭去了,虎娃也不会成为无量光,他却有所见证。在无边玄妙方广中,虎娃究竟在感悟什么,文字很难描述。事物若推演到极致,回归其根源,往往都会变成哲思。有一个问题自古及今,不停地有人提起,那就是世界究竟有没有意识?

世界本身究竟有没有意识,万物的存在与演化究竟有没有目的?不同的答案可能昭示后世有神、无神、唯心、唯物等诸多的争论,但这是在某种思想体系下的争论,若是换一种思想体系,又好像并不必在意这些。

它的吊诡之处就在于,倘若是别的问题,只要能举出一个反证就可以结束了。而对于这个问题,反证一直是存在的,人们却争论不休。

世上有人,而人有意识。这一个事实,就可以推翻“世界没有意识”的结论。仅是为了证伪的话,一个反例就够了,不需要更多。承认人是世界中万事万物之一,就等于承认世界是有意识的。

所以这种争论的实质,是如何看待生命及智慧这种现象。有人认为,世界本身没有意识,所体现的只是规律,而生命及智慧的出现,只是规律运行中偶然的巧合。也就是说世界本身并没有某种有意识的目的,让生命和智慧出现。

可是在另一些人看来,既然生命和智慧已经出现了,那它就蕴含在天地大道之中,不论它出不出现,只要符合某种条件,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其实说偶然和必然都是在扯皮,就像如何去看待一个人的意识所做出的种种选择。

那么问题又回到了我们如何去定义生命和智慧,以及意识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有人认为假如世界没有意识,那么就意味着一切皆属未知、一切皆有可能。也有人认为假如世界没有意识,只有冷冰冰的规则,那么人做再多看似做出了种种选择,其一切早已注定,至少一切可能的结果早已注定。

但这两个结论的前提,在它提出时好像就已经被证伪了。那么问题又会演变为,纯粹的意识本身,能不能独立存在?虎娃的修行和见证,也包含了一个问题,世界是有意识的,例如人就有意识,但人的意识是绝对自由的吗?

因为根据感官体验,人们可以如天马行空般尽情去想象并不存在、从未发生过的事物,仿佛拥有不可思议的造物之能。但是另一方面,意识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哪怕是最夸张的想象力,也总是受见知所限。

比如鸿蒙氏之女奇相,她坚信只要盗走了玄珠便能置伯禹于死地,这就是她的认知与见识,可令她失望的是,伯禹和象罔对此都无所谓。又比如虎娃的师兄瀚雄,在听说少务返回巴原的种种举措之后,便以为少务要另换一人继承巴君之位,因为他的世界就是那么大。

生灵是什么?它能复制自我的存在方式,并繁衍传承,最终具有自我认知,从而将世界划分为主体和客体,并以主体的身份与客体发生各种关系。对于一个单独的生灵而言,无需去质疑世界有没有意识,因为世界上的其他生灵就有意识。

每一个生灵就是世界意识之一,因而才有了意识中的世界,可以说有多少生灵,就有多少世界,每个生灵都是一位创世者,哪怕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

那么生灵之外事物如日月山河呢,比如只有一个生灵存在的世界,那么世界有没有意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要你有意识,它就有!

纯粹的意识本身,能不能独立存在?这个问题既无法证明又无法证伪,所以才有了争论。因为“纯粹的意识”并不是简单的诸如“灵魂”之类的概念,而“独立存在”的状态,就意味着它可以不被感知;不被感知,又如何证明?

列位天帝开辟帝乡神土的成就,看似给了一个终极的答案。帝乡神土就是天帝形神所化,这方世界本身就是有意识的。其实在开辟帝乡神土之前,达到真仙极致之境,就可以造化一方世界,而那个世界与他人无关。

如今山爷则向虎娃展示了另一种境界,那灯光所化的世界是山爷创造的吗?当然是的。但山爷是那个世界的主宰吗?至少在他回家吃饭的那一刻,便已不是了。

虎娃在无边玄妙方广中随手造化了一方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闭关”思悟良久,然后也准备回家吃饭去了。恰在这时,动念间突然又有所感。

九重天仙界又出现了,虎娃正有所感,于是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九重天仙界中。帝乡神土的中央,仍是那株参天建木,抬头可遥望九枝伸展,只有登上去,才能领略那每一重天地的意境。虎娃并未登枝,而是行礼道:“修士虎娃,拜见太昊天帝与九天玄女!”

太昊天帝与九天玄女现形于树下,太昊问道:“你已踏过九枝而去,此番又为何而来?”

虎娃:“我方才见到了山爷,他在无边玄妙方广中造化了无量光世界,却非以形神宰之,其人已下界回去了。我因有所感,为山河图而来。”

山河图所在的之处,原是一无所有的天成洞天,后来成了太昊弃山河图之地,所谓“弃”其实也是在自然造化中祭炼,山河图展开化为了洞天世界。后来山河图的门户封闭,那一方世界就等于消失了,对于世人而言,它已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如今除九天玄女、镇元子、虎娃等寥寥数位仙家,世上凡人谁也不可能再到达那里。而虎娃的仙家神意中,告诉了太昊与九天玄女自己最新所悟,如何将山河图世界真正地化为天成洞天。听上去好像很简单,就是太昊不要再掌控它,而非仅仅是不理会。

山河图是太昊在九天玄女的帮助下打造的,打造完成时太昊已成就天帝,他想用山河图将凡人带到仙界来,结果没有成功,后来便将山河图弃于天成洞天、为洞天中的山河世界,就像瞬间开辟了洞天结界中的各种景物。

太昊并没有打算将山河图收回,但山河图还是他的神器,而那天成洞天结界,却是谁也无法掌控与祭炼的,看似融合却并未完全融合。如果太昊真的“放开”了山河图,那么山河图中所造化的一切,就可能真正成为天成洞天中的山河。

此事听上去倒是很简单,但它是让一件神器“消失”或“回归”,而不是“损毁”或“放弃”。至少要有太昊这等修为,且必须是太昊本人才能办得到。太昊天帝若这么做了,也就意味着某种修行的缘起。

虎娃话音方落,太昊便“失去”了山河图,而人间出现了一片天成洞天山河。虎娃显然是为了印证什么,但他的修为仿佛还差点,却通过太昊天帝印证了。

其实不需要虎娃开口多说什么,在这九重天仙界中,只要他动了念头,太昊天帝自能明白。若是太昊不明白,就说明虎娃描述的境界超出了他的修为见知所能容,那很可能也导致虎娃根本就进不来。虎娃已经感应到太昊天帝做了什么,随即又行了一礼。

虎娃打算再去见师尊剑煞一面,然后就返回人间了。太昊却叫住他道:“今日多谢指点!你在人间炼制九转紫金丹,我这里还有些药引。按虎君的丹方,若能成丹,堪够九重天仙界众飞升者所用。”

并没有伸手递东西、接东西的动作,九重天仙界就是太昊的形神,他说给就给了,甚至别人都看不见他是怎么给的。虎娃得到了药引,同时便清楚了这药引的来历。太昊何时流下仙人泪?就在当年于仙界打开山河图之时。

太昊明明是有药引的,但早给虎娃其实也没什么用。此刻虎娃提到了山河图,太昊便交给了他,倒也是缘法。

当虎娃听太昊说到“若能成丹,堪够九重天仙界众飞升者所用”,便暗暗皱眉,心中隐约有些不妙的感觉,又躬身道:“天帝还有何吩咐?”

太昊:“你幼年时曾得到一枚兽牙神器,是吗?”

虎娃:“是的,那是您留在人间的。”

虎娃的心念,哪怕只是些许微妙的感觉,不论说不说出来,在九重天仙界中都瞒不过太昊。但太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仍然一脸冷峻道:“那神器并非兽牙,却是一枚开启多处洞天的枢键,想必你已亲身验证。

上古之时,仙家无处飞升,往往或多或少都尝试自造仙界,因此留下了不少洞天。如今很多已无主,世人不知其所在、亦不知其废存。我所知者,都告诉你。

山河图已化天成洞天福地,若有一日,登天之径不再,而历天刑成就真仙艰难,那里倒是世间众修一个逍遥去处。开辟洞天结界不易,若你有能,可将各座已无主之仙家洞天皆挪移至彼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