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17章、耍盆

之阳城,在之水之阳,邻北岸而建。之水,后世之钱江。之阳城是除了风渚城之外,目前百越之地最大的一座城廓。而且它的发展速度非常快,看趋势,无论是人口还是繁华程度,在不久后恐怕就会超过风渚城。

这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非常好,同时也是伯禹治水、天下各部大治的结果。之水贯穿百越之地,之阳城所在,就是渡过大江后进入百越腹地的枢纽。因此它不仅成为百越诸部最重要的交通与商贸中心,也是中华其他各部与百越诸部通商往来的中心。

假如发生战事,依托之水而建的之阳城,也是拱卫百越腹地最重要的屏障。所以防风氏对扩建与发展之阳城是大力支持,集中了百越诸部的人力物力,但他还是将伯君治所放在大后方的风渚城中。

之阳城中有百越之地最大、最热闹的集市,在这里不仅可以见到形形色色的百越诸部民众,还可以见到中华很多其他部族的民众。百越之地的特产大多都先集中到这里,然后通过商队往来,与天下各部的物产交换。

东革里这天硬着头皮走在之阳城的集市中,脑海中又听见仓颉先生的声音响起道:“阿里,你倒是吆喝呀!年轻力壮的,又刚刚吃饱饭,难道没力气吗?”

这几天,东革里已经跟着仓颉走过了好几个地方。他当然不清楚身边的仓颉只是一个分化形神之身,只是觉得这位先生太神奇了。

从一个村寨到另一个村寨、从一个城廓到另一个城廓,东革里都不清楚是怎么走过来的,往往只是眼前一花、感觉一阵恍惚,就被仓颉带到了下一个地方。他们来到之阳城,目的只有一个——卖盆。

东革里感觉压力很大,他这十几年来,生活一直非常低调谨慎,现在跑到这么热闹繁华的地方,扯着大嗓门做这么高调的事情,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

其实不用他开口,很多人就已经被吸引过来了,因为身边的仓颉。集市上也有卖陶器的,可人家卖的是一堆,哪像仓颉只卖一件。而且仓颉往那里一站,那真是神采飘然、宛如仙人……也不能说宛如,他真的就是!

仓颉这么好的卖相、丰神俊朗的神仙中人,款步从集市上走过,当然引人侧目。偏偏他还拿了一个盆,以单手高举过头顶,指尖点着盆底,那盆还在指尖上不停地旋转。他这是来卖盆的,还是来耍盆的?

被仓颉的神念催促,东革里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喊道:“卖盆,卖盆,卖祖传的彩陶宝盆!”难怪仓颉不说话,只让东革里负责吆喝、且让他随意发挥,这彩陶盆造出来还不到一个月呢,居然号称祖传的宝盆。

看仓颉的样子,像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可是举止却很怪异,难道是脑袋有问题?听见这吆喝,围观的众人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卖盆的。

围观者越来越多,竟将这一片地方挤得水泄不通。按照仓颉事先的吩咐,东革里脚下不停,一边吆喝一边继续往前走。说来也怪,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莫名就让出了一条路,就像空间被分开了似的。

仓颉飘飘洒洒举盆而行,那彩陶盆一直在他的指尖上打着旋呢,让围观群众将四面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得不说,这一幕太吸引眼球了,尽管吆喝的人是东革里,但大家却只看着仓颉。

在偌大的集市上转了一圈,走出集市的时候,两人身后已经跟着一条长龙般的队伍,很多人都是跟着看稀奇的,而有的人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跟过来围观,不知不觉就随着人群离开了集市。

在城里又转了一圈,引聚而来的人越来越多,等仓颉停下脚步时,已到达城中最大的一片空地——城主府门前。

东革里的第一声吆喝还是硬着头皮开口的,可是见仓颉先生如此有气势,他的感觉也是越来越顺畅,吆喝声越来越洪亮宣昂。东革里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明知道是在卖假货,居然还能吆喝得这么理直气壮,甚至有了引领万众的感觉。

仓颉举的那个陶盆,一看就是有身份的贵人用的,是非常精美的纹饰彩陶。当他们在城中最大的空地中央停下脚步时,有人终于拦在面前发问了:“这盆卖多少钱?”仓颉不答话,东革里在一旁喊道:“黄金百两!”

东革里已经吆喝了一路了,嗓门一直很洪亮,毕竟不久前已突破三境修为了嘛。但此刻这一嗓子,却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在嘈杂中能让所有人都清晰地听闻。

随即东革里的脑海中就响起仓颉不满的声音:“瞧你那点见识,就喊这么点价,万一真有人买得起怎么办?”

之阳城中能拿得出黄金百两的人当然极少,但也不是绝对没有,所以仓颉很不满。而东革里方才已经是放开最大的胆子喊出了天价,就算有人能拿出黄金百两,谁又会真用来买一个盆啊?

但既然被仓颉批评了,东革里干脆也就豁出去了,胆子和脸都不要了,接着又大喊道:“我方才说错了,少说了一个万字,此盆卖黄金百万两!”

脑海中又响起仓颉的声音道:“嗯,阿里,你这孩子还是很有出息的,悟性不错,学得挺快!”

假如东革里刚才太“保守”,往上加价加得太谨慎,比如只喊个千两、万两,估计又得挨仓颉批评了,一口气叫到百万两,这才赢得了仓颉的夸奖。仓颉是满意了,但围观的民众皆倒吸一口凉气,几乎全被吓傻了。

难道这两人是失心成疯了吗?紧接着就有人叫道:“你们疯了吗!”

东革里已经找到了感觉,自顾自高喊道:“尔等可知这是什么宝盆?它就是上古时蚩尤赐予水黎部大巫公的宝物,传承至今的聚水盆……”仓颉暗中施法扬音,满城民众几乎都听见了,之阳城中一片哗然,空地上的纷乱嘈杂就更不用提了。

防风氏下令让百越各部民众留意寻找东革里的下落,能提供其行踪线索者将有重赏,这已是人尽皆知之事。但人们只知东革里是水越部携宝叛逃的东革羊之子,却不知当年失落的宝物是什么,当然更没听说过聚水盆了。

如今之阳城中突然有人当众叫卖宝盆,并称此物是上古时蚩尤传于九黎的传承之宝,名叫聚水盆,竟然还叫价黄金百万两。这哪里是在卖宝物,分明就是在聚众闹事嘛!

之阳城的城主当然也被惊动了。这位城主名叫花越青,算起来应是花越亭的侄孙辈,也是如今花越部的君首,花越部也是之水沿岸一带势力最大的部族。花越青从城主府中走出来,早有亲卫上前喊道:“城主大人来了,尔等快让开!”

可是有两队亲卫开路,却也无法让花越青走到空地中央,因为人群实在太密集了。每个人也不知是怎么回事,都感觉被旁边的人给挤住了,想让都让不开。

东革里此时还在人群中大声吆喝,宣讲着聚水盆的来历、渲染其贵重不凡。花越青只得在外围隔空大喊道:“卖盆的家伙,你卖的真是聚水盆吗?”

东革里也隔空喊道:“是真是假,你自己过来验看。”

花越青:“若真是聚水盆,那是防风氏大人重金悬赏欲找寻的宝物。尔等还不赶紧交给我,好献于防风氏大人。”

东革里:“既然重金以求,那么就拿重金来买。此盆要价黄金百万两防风氏大人若出得起,就是他的了!”

花越青气急败坏道:“大胆狂徒,你们这是在戏弄本城主吗?还不来人将之拿下!”

城主身边的亲卫要是能拿下东革里与仓颉,早就动手了,可这人群实在挤不过去呀。东革里又大声喊道:“防风氏大人欲得此宝,是否命城主大人当众抢夺?”

花越青突然打了个激灵,有些清醒过来,这种场合可不能乱来,否则不仅是败坏防风氏大人的声誉,自己这个城主也别想再当了。有人在城中叫卖宝物,哪怕这宝物是防风氏大人欲得之物,也不可能公然抢掠啊。

他本想劝那两人将宝物献给防风氏大人,防风氏大人必有重金赏赐,可是再重的赏赐恐也超不过黄金百两,更别提那纯扯淡的黄金百万了。偏偏花越青又是清楚防风氏追索东革里内情之人,知道防风氏就是想找到聚水盆,又怎能不设法弄到手。

情急之下,花越青赶紧下令道:“立刻关闭城廓四门,再调集巡城军阵将此地围住,切不能让这两人携宝物走脱。”

这命令本是小声对身边的亲卫队长说的,却不知声音为何被“放”了出去,在场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又是一片哗然。大家原本觉得有人当街卖盆、叫价黄金百万两就太过离奇了,可是城主大人的命令则更离谱。

人家卖宝物,叫价多少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大不了没人买就是了。听城主大人的意思,防风氏大人欲得这件宝物,他竟下令封闭之阳城、调动军阵欲公然抢劫吗?须知如今的之阳城,各地商队都会携带很多贵重财货来此,怎能发生这种事情?

花越青也没想到自己悄悄下的命令,怎么声音一下子都传出去了,一时间也有些慌神。而众人听到城廓欲调军阵来封锁广场,都害怕被殃及,哄然四下散去。这时东革里又听见仓颉的声音道:“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我们走。”

人群如潮涌散,仅凭城主身边的十几名亲卫怎能拢得住,顷刻间便跑了个一干二净。再看空荡荡的广场上,早已不见仓颉与东革里的身影。

……

这天之阳城出了乱子,而风渚城同样出了乱子。大约在正午时分,人们耳边突然传来吆喝叫卖声,追寻声音的方向,竟来自于天上。人们纷纷走出屋子抬头望去,天上居然出现了一片巨大的光影,宛若海市蜃楼,而这“海市蜃楼”还是带声音的。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