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16章、玩阴的

洞庭仙宫中,东革里跟在一头青牛后面正在种植花苗。这里的土地走上去感觉很松软舒适,可是真想将它挖开却极难,至少东革里做不到。花垄是青牛犁开的,他跟在后面植苗,也要尽全力才能完成。

东革里大概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是虎君开辟的仙宫,而虎君就是香姑的师尊,难怪香姑有那么大本事、令他觉得那么神秘。而这里的每个人都是那么高深莫测,就连那个性子很跳脱、模样看上去比他还小的叽咕也是。

叽咕告诉他,这座仙宫在云梦泽中,离奔羿城还有六百多里呢。东革里起初不敢相信,叽咕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话,还特意把他带出去看了。

由于上游来的泥沙淤积,还有周围各部民众的屯田开垦,往日云梦巨泽的水域面积已经大大缩小,现在只可称云梦泽了,但面积仍然很大。这座岛在云梦泽中,被水环绕。假如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无法想象,方圆不到五里的一座岛中,竟有一片方圆三十里的福地;而穿过福地里的一道门户,竟然还能进入方圆百里的仙宫。

东革里也听说香姑好像有些事情做的不对,比如未得允许就把擅自自己这个外人送进仙宫了,将会受到责罚。虎君责罚香姑,东革里当然没法说什么,毕竟他和香姑都算是虎君救回来的,但他只是为香姑担忧,而且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东革里便跑去找仙宫中能说得上话的叽咕和青牛,请求他们代为央求虎君,若是香姑会受到什么责罚,他愿意代为承受。青牛则转告他,有些事情他代替不了,那是小香自己的修行,但他在仙宫中可以做点别的,就帮着种植花草吧。

东革里此前还从没见过会说话的牛,仙宫真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神奇。他本来以为自己也算高手了,但在这里,想在青牛已犁开的土地中种植花苗都要竭尽全力。不知不觉两天之后,东革里莫名发现他已经可以不必使用耒锄了,动念即可将犁开的土地重新掩好,比原先轻松了许多。

青牛告诉他,这是已突破了三境修为、拥有了御物之功。东革里此刻一边种植花苗一边抬头望着上空的朵朵白云,那云阶是他上不去的地方,就连青牛和叽咕都上不去,不知此刻香姑在云端上在干什么。

……

还是在上次说话的那座云岛中,小香道:“仓颉先生,我想请您帮个忙?”

仓颉一脸高深莫测:“哦,想问我聚水盆在何处吗?”

小香摇头道:“不是,只想请先生帮个忙,我欲重新祭炼一件像聚水盆那般的法宝。”

仓颉的眼神微微一亮,点头道:“你知道聚水盆是什么样子、有何妙用吗?”

小香仍然摇头道:“我不知,除了那得到聚水盆者,如今恐也再无人知。所以我想按旱魃前辈所述,祭炼那样一件法宝,恳请先生您帮个忙。”

仓颉一挥袖,一个绘着人面纹和鱼纹的彩陶盆已落在了小香面前,笑着问道:“这个盆怎么样?”

小香吃了一惊:“您早知我是怎么想的?”

仓颉呵呵笑道:“你师尊前日对我说,既然上次是我主动拦住了你,又那般指点了你,那么剩下的事还是让你找我帮忙。我昨日用了一天功夫,炼制了这个彩陶盆。本想等你求我指点的时候再拿出来,没想到你自己就想到了,真是大有长进啊!”

小香低头道:“得仓颉先生指点,已知有失,岂能再不长进。我亦有大成修为,其实是想自己祭炼这个聚水盆的,本打算祭炼成功后,再请仓颉先生帮另一个忙。”

仓颉此前对小香的指点是什么,不太容易说得清楚,表面上看,是指点她怎样找到东革里,但绝不仅止于此,更是让她在经历中体会心境。此刻他又摆了摆手道:“我来炼制,是想让你省点功夫,这只是一个成型的初坯,你可以接着祭炼。”

接着怎么祭炼?传说中聚水盆的妙用之一是辅助养蛊,而小香本人便精通种种九黎秘术,就尽量将这个陶盆打造得接近于传说中的聚水盆。但无论是小香还是仓颉,其实都没有见过聚水盆,他们都只能根据旱魃的描述去打造;而旱魃其实也没有见过,只是根据上古传说介绍。

所以无论仓颉和小香怎么做,都只是臆造而已,这个“聚水盆”甚至连赝品都算不上,有可能和实物大相径庭。小香又说道:“我可以继续祭炼这个陶盆,但还有一事想请仓颉先生帮忙,怎么能让得到聚水盆之人一见到它,就认为是他所得的宝物?”

仓颉饶有兴致地追问道:“如此说来,你已知聚水盆的下落了?”

小香:“这要多谢您当初的指点,我已有线索,但还要去印证,所以才需要那样一个陶盆。”

当初是仓颉告诉小香东革里在何处的吗?当然不是,是小香自己发现了线索,但她当时却没有领悟仓颉指点的另一层含义,如今倒是明白了更多。

仓颉捻须道:“确有这种手段,但对防风氏那等高人没用。”

小香:“防风氏并没有见过聚水盆,对他而言,并不在乎聚水盆是怎样一件法宝,这手段不是针对他的,只要对那人有用即可。”

仓颉:“那我可以告诉你,这种事情,你去请求神民丘的瑶姬仙子帮忙更好。以你师尊和她的交情,她一定不会拒绝的。然后你最好再去找敖广,问他借一枚蜃光宝珠。”

这时玄源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道:“仓颉先生,您这也太偷懒了!”

仓颉笑道:“谁说我偷懒?我自己揽的事,我自会做好的,他们不是还缺一个卖盆的人吗?”

虎娃让小香再来找仓颉,当然是有原因的。当初小香来到洞庭仙宫,本是想请求师尊指点,结果她一进来就被仓颉拦住了。假如她见到的不是仓颉,恐怕事态也不会变成后来那样,动静越闹越大、几乎差一点就失控了。

虎娃的行事风格当然与仓颉不同,高人行止各有玄妙,甚至可以说仓颉是故意的。

如今动静闹大了,虎娃单方面与防风氏打了那个赌,小香就必须要将聚水盆找出来,这好像已成为了师尊对她的考验。仓颉拿出那个陶盆多少有些敷衍,聚水盆本非神器,而他拿出的只是一个法宝初坯,还需要小香自行去祭炼。

就算仓颉没有这么做,小香自己也能搞得定,本来想找他帮的就不是这个忙。而仓颉倒好,自己推掉了,又指点小香去炎帝仙宫找瑶姬,所以玄源才会说那句话。找瑶姬干什么?就是要让这个臆造的陶盆,若有认识聚水盆的人看见,一眼就会认错、认为它是真的。

谁认识聚水盆?防风氏不认识、小香不认识,包括旱魃、虎娃、仓颉等人都不认识,只有得到聚水盆的人才会认识,所以这个手段就是针对那人的,恰是瑶姬所擅长。

想当初在巴原的威据城外,瑶姬化身为一只火红色的鸾鸟,虎娃却一眼将它看成了胭脂虎,这眼神得差得多离谱啊!

倒不是虎娃的眼神不好,而是他中了瑶姬的法术。瑶姬最擅长的神通,最特别之处,就是让人在某种心境下看到心中的事物。瑶姬并没有见过胭脂虎,却能让虎娃自以为看见了胭脂虎,因此愿意救助她,甚至连不死神药都拿出来一枚、就那么随手喂了。

瑶姬如今的修为远胜当初,此等神通手段也更强大了。但若用在这个陶盆上,对付从未见过也不认识聚水盆的人没什么用,只对那得到聚水盆的人有用。

小香当初为什么会上当?因为她担忧东革里,关心则乱。而那人的破绽在哪里?就是担心自己得到聚水盆的事情暴露。假如世上又出现另一个聚水盆,哪怕认定那是假的,他也会亲自去验证的。只要他去了,事情就好玩了!

虎娃揽着玄源坐在宫阙前柔软的白云堆里,玄源掩口笑道:“仓颉先生居然要去当街卖盆,你还让小香再找他帮忙,由着仓颉先生的性子来?”

虎娃:“许是在瑶池仙界中被郁闷了,便跑到人间来散闲心。是他主动拦住了小香,那便由着他吧。让小香见识见识也好,仙家高人行止各有妙处,与他的师尊不尽相同……你好像很维护小香与那孩子,不想让他们太吃亏啊。”

玄源轻声道:“这不是理所当然吗,这两个人,与你我当年有点像。”

虎娃低头道:“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像……让他们自己找出聚水盆的下落,并将此事公告天下,其实也是在帮东革里那孩子……没想到,小香已经找到他了。”

玄源:“小香自己还不知道呢,若不是你点破,我也想不到呢。”

虎娃:“你想不到很正常,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见过养草华。其实我也不算见过,我见到的时候,养草华已被那蛊神夺舍。但蛊神既然要以养草华的身份行事而不露出破绽,我在他身上还能看到养草华的影子。”

玄源:“但是这一世,他们就是香姑和阿里,对吗?”

虎娃:“的确如此。”

玄源:“东革里的资质不错,若得小香悉心指引,不知这一世修为成就如何?”

虎娃:“成就当然是有的,但能否成仙,谁也不敢断言,而且对他来说,恐怕这一世是很难的。”东革里的资质不错,但世上有资质的人多了,想成就真仙的希望却确实在太过渺茫,更何况东革里只是在普通人中很出众而已。

玄源却说道:“芸芸众生,谁也不是为成仙活着。但我看小香却很有希望,至少比东革里有希望。”

虎娃:“假如是那样,就是她所要经历的人世了。”

玄源:“也许不止一世呢?嗯,本来就不止了!”说到这里又岔开话题道,“仓颉先生怎会恰好赶上这件事?”

虎娃:“他当然不是为小香和东革里来的,但别忘了,伯禹可是他的传人。此番下界,恐怕就是冲着防风氏和百越之地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