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15章、百越三宝

虎娃走就走吧,临走前还特意教训了防风氏一顿。防风氏手持斩空刃站在半空,感觉有劲没处使、有气没处撒,发了一会儿愣,又重重地冷哼一声、跺脚而去。

防风氏也觉得窝火,他还从来没吃过这种瘪呢。当年东革羊之死,当然与他有关,可他那时连东革羊是谁都不知道,也犯不着知道。大约是十二年前,其侍臣堂离报喜讯,说是古时水黎部传承宝物聚水盆找到了,原来一直由水越部的历代君首珍藏。

五百年前的百越之地还是一片蛮荒,散布着一些原始部族村寨,就像盐兆到达之前的巴原。吴黎、水黎、花黎战败后的残部迁徙至此,才给当地带来了改变,渐渐发展为百越诸部。后来防风氏整合与“统一”了百越诸部、成为百越之主,并被天子册封为伯君。

水越部是水黎部与当地部族融合的后裔,而且只是其中的一支,地处偏远,相对贫弱,部族中也从没出过什么人物,谁都没想到水黎传承之宝竟保存在他们手中,而历代君首根本不知其妙用,只是珍藏而已。

水越部欲献宝,防风氏当然高兴,堂离提议立献宝之人为新任君首,防风氏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聚水盆珍贵,防风氏特意派麾下高手去取,不料却没取回来。据说水越部中有人对此不满,竟然携宝叛逃了。

防风氏闻讯大怒,可是他得到消息时,那携宝“叛逃”者已被截杀,聚水盆却没有被搜出来。据说那人还有一个儿子不知去向,看来宝物就是被其带走了。

这些都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为何会有人在飞望城一眼就能认出东革里来,而且还立刻向防风氏禀报了,其实另有内情。就在大半年前,防风氏又得到了另一件宝贝,就是吴黎部的传承之物登云柱。

所谓登云柱可不是一根柱子,而是一副护腕状的神器,却不是套在手腕的,而是扣在小腿上的,像是一副绑腿。只要有四境修为、掌握了御器神通,戴上登云柱便可健步如飞、跋山涉水如履平地;若有大成修为,则可平步登云而上,有凌空飞奔之能。

观其妙用,这应是一件类似飞天神器的宝物,若是落在寻常修士手里当然贵重,可是对于防风氏却已经没什么用处。但其象征意义大于其实际妙用,因为它在古时就是吴黎部大巫公的身份象征,持之可以号令吴黎部众。

像这种东西,若是失踪了也就罢了,若是再度出现了,防风氏是绝不希望它落到别人手里的,水黎部的传承宝物聚水盆也是一样。得到登云柱,防风氏又想起了当年错失的聚水盆,于是又下了道命令,令部民皆留意寻找东革里,能提供其行踪线索者必有重赏。

在十几年后,还能不能把一个已经长大的孩子再认出来,观察者有心与无心的区别可太大了。所有当年曾认识东革里的人,这阵子都在留意呢。

半年前有人发现东革里出现在飞望城,便以最快的方式将消息传回百越部,防风氏立刻就派人来了。结果东革里竟然又不知去向,而且临走前还将房屋焚毁了。

防风氏身边当然也有智囊,他们就有一个推测,当年东革羊是将宝物交给儿子带走了,而东革里则是将宝物献给了某位高人以换取救助,才能逃得性命在飞望城中安身。既然没有什么可追查的线索,有人又出了个计策,放出了东革里已被拿下、正在被拷问追索宝物下落的风声。

如果真的有高人拿走了聚水盆,这些年秘而不宣,肯定不希望自己暴露,会设法抢在防风氏之前找到东革里的。所以防风氏就派花越亭守在飞望城,结果还真把小香给等来了。

防风氏本人当然不可能亲自跑到飞望城,干这种蹲点监视的事情,他却给了花越亭一件传讯法器,若是有所发现就立刻给他传讯。防风氏也不知是谁在暗中跟自己作对,花越亭虽修为不俗,但对方既有这个胆子,想必也很有实力,花越亭也未必是对手。

一切正如防风氏所预料,当年果然是有高人插手,花越亭等人堵住了小香和东革里,结果却撞见了太乙,差一点被全部拿下,好在防风氏及时赶到。

当年救走东革里之人是虎娃的弟子黎香,如今出手阻止花越亭的人又是虎娃的弟子太乙,更何况虎娃与他曾有过节,防风氏怎能不误会?

但虎娃最后那一番话又让防风氏很纳闷,听意思聚水盆并不在虎娃手上,甚至当年聚水盆的失踪也与虎娃及其门下弟子无关,但好像虎娃又知道聚水盆在什么地方。

难道是另有高人插手,虎娃虽知情却乐见其成,如今又故意现身挤兑他?防风氏转念间想到了很多,甚至怀疑到了重辰部和黎民五大部头上,甚至还隐约猜疑到中华天子身上。但无论如何,虎娃也只是自说自话,他可没有做出什么承诺、认可这个约定。假如将来聚水盆真出现了,防风氏也打算继续追究那幕后谋夺之人!

……

虎娃并没有走远,他落在了奔羿城外的一片山谷中。玄源现身道:“夫君就这么放过他吗?今日或许是一个斩除其人的机会。”

虎娃摇了摇头道:“并非良机,他也不该死在此时此地。”

东革里家破人亡,虽和防风氏有关系,但就算是皋陶大人来断案,也不可能因此定防风氏的罪,更不可能将防风氏斩杀,更何况虎娃并非皋陶呢。当初东革羊是真的叛逃,还是想自己去献宝,如今是谁也说不清了,但他毕竟是私自带着宝物离开了部族。

虎娃当然不能在这里私自斩杀百越伯君,否则简直就成了与百越万众为敌,事后又有谁去收拾百越诸部的烂摊子呢?而且就算他想动手,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防风氏留下,一旦斗法场面失控,后果可不堪设想。

只要防风氏不动手,虎娃也不好出手截杀他,只是教训警告他一番。万一防风氏真的想跟他动手,或者方才已经和旱魃动手了,那么虎娃也就没得选择了。届时他与旱魃联手斗防风氏,尽量将战场引向天外虚空;而玄源和太乙掠阵,尽量使斗法之威不波及到奔羿城及其周边。这只是备用计划,实际上并没有发生。

旱魃和太乙也来到了山谷中,玄源赶紧迎上去道:“旱魃道友,今日多谢你前来相助,打下了那防风氏的气焰。”

旱魃回了一礼道:“虎君召唤,怎敢不来。”

旱魃曾对虎娃说过,若有事需要帮忙,可随时召唤她。她当初是在南荒深处被伯羿惊走的,得到了仙童句芒的指点,跑到王屋深山去找仓颉。仓颉那时估计正在瑶池仙界跟少昊天帝起腻呢,根本就没理会人间的事,她却等到了虎娃。

那时虎娃的修为尚浅,至少比旱魃差得还远,但旱魃却相信这就是缘法。如今再见虎娃,修为境界竟然已在她之上,令旱魃更是坚信这一点,她的修行缘法就落在虎娃身上。这一句“虎君召唤,怎敢不来”,的确是真心话。

虎娃找旱魃,也另有原因,并不是让她来帮忙打架的。就连东革里都不知道那水黎部传承的宝物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样子、有何妙用,虎娃当然也不清楚,甚至如今的黎民五大部伯君都不太清楚,所以他就找来旱魃来询问。

虎娃还真问对人了。旱魃五百年前与蚩尤以及前来营救蚩尤的九黎高人交过手,也了解上古时黎民祖先的情况。据说当年蚩尤赐给了麾下九个部族的首领九件宝物,既是传承信物也是部族首领的象征,这九个部族就是后来的黎民九大部。

蚩尤脱枷,掷械于黎山,引发了一场大混战。当时蚩尤在北方已经败于轩辕了,其部众也被打残了,可那一战中前来营救他的残部高手仍有不少,手持相应宝物的大巫公就有六位,分别来自奔黎、蛊黎、飞黎、山黎、木黎、器黎,结果全部战死。

这六大部的传承宝物也从此不知下落,很可能已损毁在战场上。后来奔黎部消失,而九黎五大部迁居南荒,大巫公早就没有了当年的传承宝物,甚至也没人再提此事。

而花黎、吴黎、水黎三部,其大巫公在此前的逐鹿之战中就已经阵亡,部众也被打残了。其残部迁徙到东南沿海一带的百越蛮荒之地,他们所持的宝物反倒有可能传承下来。这三件宝物分别就是斩空刃、登云柱和聚水盆。

斩空刃原来是花黎部的传承宝物,难怪防风氏当初一定要拿走呢。如今的花越部就是花黎部与百越当地部族通婚融合的后裔,比水越部要强大得多。斩空刃失落在围攻伯羿的战场上,其中还别有内情。

花越部当时已将斩空刃献与防风氏,恰好赶上了各路高人埋伏伯羿之事。防风氏对此是知情的,他没有亲自出手,却让花越部的长老花越兴带着斩空刃去了。本以为斩杀伯羿是十拿九稳,防风氏也没想到花越兴会回不来。其实当时参与围攻伯羿的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会回不来。

防风氏本可设法找机会再摄回神器,不料斩空刃被虎娃“拣”走了,还带到薄山公然陈列,让他不好下手啊。斩空刃后来又被虎娃炼化,更是令防风氏懊恼。最终防风氏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把斩空刃拿了回来。

斩空刃在手,如今登云柱已得,就差一个聚水盆了,防风氏当然格外上心,否则他怎会千里迢迢亲自赶来呢?

别忘了如今的百越诸部是什么来历,接连得到斩空刃和登云柱,又有了聚水盆的消息,防风氏相信这就是天意。只要全部到手,将来这三件宝物便不再是黎民之宝,而是他的百越三宝了。

聚水盆究竟是什么东西,虎娃也问了旱魃。据说那是一个精美的彩陶盆,绘有人面和鱼纹,其妙用和九黎秘术有关。以精血培饲本命蛊虫,若有聚水盆相助,不仅能极大地提高成功率、减弱与化解秘法反噬,还能得到最强大的本命蛊虫。

传说聚水盆还有辅助修炼九黎秘术之妙,具体是怎么回事,旱魃也不清楚。她其实也没亲眼见过这件宝物,而如今恐怕已没人能说得清楚了。

虎娃闻言有点纳闷,这聚水盆听着怎么更像是蛊黎部的宝物呢?旱魃又解释了一番,其实当年的黎民九大部都有人修炼相应的秘术,只是各有侧重与擅长。

在蚩尤麾下时,花黎部负责破阵冲锋,因此蚩尤赐了斩空刃;吴黎部负责搜集情报、传递消息,因此蚩尤赐了登云柱;水黎部则是负责策应各方,包括偷袭刺杀,因此蚩尤赐了聚水盆。其实聚水盆并非神器,只是一件很特别的法宝,而那九件宝物也未必都是神器。

虎娃、玄源与旱魃汇合,太乙也上前道:“师尊,没想到你们都来了!太乙惭愧……”

虎娃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你不必惭愧,对付防风氏,连师尊我都没有把握,更何况是你了,你做的更是没什么错。既然你能来,师尊我当然也能来。”

太乙事先并不知道虎娃和玄源、旱魃都来了,就像小香不知道他也来了。太乙是自行离开洞庭仙宫的,本以为遇到什么状况都能搞定,结果还是需要师尊亲自出手。他又问道:“师尊,您想怎样责罚小香?”

虎娃笑了:“其实小香做的事情,没什么错。只是修行如此,她应自知。”

小香的行止,对于凡人而言,其实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小香毕竟已有大成修为,就不应该出现那么多疏漏了,甚至可称应对失措,问题出在心境上。比如当年的黄鹤又做错了什么呢?而虎娃却点破他的修行有失,如今的小香也一样。

说起来,虎娃这位师尊多少也有些责任,因为这些年他对小香的指点并不多,甚至可以说非常有限。如今有此机会,正可顺势指引弟子。

太乙又问道:“师尊方才欲与防风氏所做的那个约定,与聚水盆的下落有关,难道师尊已有线索?”

虎娃:“对小香不可不责罚,但要看怎样责罚。此事既然因她而起,那就由她去了结。”

太乙提醒道:“小香师妹修为尚浅。”

玄源在一旁笑着开口道:“不是还有仓颉先生吗?既然是仓颉先生指点小香找到了东革里,那么小香可以再找仓颉先生请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