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12章、又一朵云

小香如此使用师尊所赐的一朵云,其实是违犯门规的。洞庭仙宫是世外之地、虎娃与玄源的清修之所,若未得允许,众弟子当然不能将外人带进去,更何况是这种牵连到很大麻烦的事情。

但小香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她还在东革里的衣服上留下一道御神之念,告诉师尊以及洞庭仙宫中的众同门,究竟发生了何事、来者何人、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她同时向师尊认错,并表示甘愿领受责罚。

师尊乃世外高人,东革里是无辜的,就算意外闯入了洞庭仙宫,师尊也不会为难他。但小香若能脱身,将来定当因违犯门规而受责罚,受就受吧,她只望师尊不要对她太失望、更不要因此太生气。

花越亭的名字,小香听说过。此人是百越之地成名已久的高手,几十年前就已经是花越部长老,平日只是接受部族供奉潜心修炼,很少理会部族杂事。别看他的模样年轻、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实际上已有一百零几岁了。在这样一位“前辈高人”面前,小香实无胜算。

还好对方是仓促之间完成的包围,事先也不可能知道小香要经过这个地方,所以也不可能布下锁困大阵,只是临时结阵。感应花越亭的气息,修为应在七境,就算想提前布阵,也布不下什么仙家大阵。假如来的是防风氏那等高人,小香连使用一朵云将东革里送走的机会都没有。

见东革里突然消失,花越亭神色一变,也不知对方使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怀疑她是用某种秘术将东革里的行迹给隐藏了,当即大喝道:“动手!”

花越亭的包头布飞了起来,展开成一片白雾状的轻纱笼罩战场,这头巾上还绣着不知名的缠枝纹以及花苞。当头巾化为纱雾时,那些花苞也打开了,旋转着飞出一片片花瓣如雨洒落。这是大范围的攻击,就算小香能隐去东革里的行迹,其人也会在攻击下重新暴露出来。

与此同时,后方两人也祭出法器,目标只锁定小香。

而小香出手更抢在他们之前,骨杖往地上一顿,整片土地好像都活了。一道道泥土隆起、游动,似蛇似蜈蚣,又像地下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紧接着一条条“活”了的“土龙”向周围飞扑而去,在空中居然还张开了口做吞噬状。

这时花越亭等三人的攻击也到了,就听噗的一声,法力相击,泥土散开,化为了弥漫的烟尘。又听小香轻喝一声,烟尘凝聚成三个数丈高的泥土巨人,转眼又扑到三名敌人的身前。泥土巨人也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是张开双臂狠狠地抱了过去。

花越亭一招手,那块绣花的包头布又出现在手中,随即就像鞭子般狠狠抽了出去,面前的泥土巨人被抽碎,坍塌成一个小土堆。另外两人则被逼得后退了几步,收回法器迎击面前扑来的泥土巨人。

随着烟尘凝聚成泥土巨人,小香的身形又重新显露出来,她身边的泥土已经尽数飞出,其人则站在一个大而浅的土坑中央。她施法催动的泥土巨人被花越亭击碎,但还同时在与另外两名修士斗法相持。对花越亭而言这是一个好机会呀,手中的头巾又化为一道寒光飞了出去,正击在小香的身上。

这一击打得又狠又实,另外两个正在战斗中的泥土巨人瞬间自行崩碎,应该是小香受了重创,正在施展的法术也被破了。右后方那人惊呼道:“大人,要留活口!”

刚才一动手,花越亭等三人都已经发现东革里其实已不在战场中,否则无论藏匿的手段再巧妙,也不可能不暴露出来。不知东革里被小香以诡异的手法弄到了哪里,别忘了他们追索东革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水黎部传承的宝物,假如东革里不见了,就必须从小香这里得到线索。

可是花越亭的那一击实在太凌厉了,而小香这样的高手怎会如此大意、毫无防备地被击中?那人发出惊呼时,花越亭也是一愣,因为小香的身形突然被打碎了。就是碎开了,而不是血肉飞溅,若是眼力好的话,可以看清他就像打碎了一只细长的甲虫蜕下的硬壳。

花越亭确实只是打碎了一只虫壳。此物叫钻地虫,通常只有一指长短,在生长过程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蜕下一层硬壳。但是土坑中被打碎的虫蜕却有一尺多长,恐怕从未有人见过这么大的钻地虫,不知被小香祭炼成一件什么样的宝物,竟能变成她自己的样子站在原地受了花越亭一击。

换成虎娃任何一名其他的弟子,与人斗法时恐怕都不会是眼前这等场面。而小香不同,她精通各种九黎秘术,且不论修为如何,所施展的种种手段却是显得诡异莫名。花越亭一怔,而右后方那名修士刚刚发出惊呼,就见小香从面前的土堆中钻了出来,手中骨杖点向他的胸口。

小香可不是高高在上的部族长老,更不是多年隐居清修、不问世事的高人,她行走险恶的南荒各地,曾遇到的种种凶险超乎寻常人的想象,比世上的绝大多数修士都更擅长对敌,再加上东革里已走,她更是没有了后顾之忧。

方才化泥土飞出其实只一种掩护,法力激荡尘土弥漫,随即扬起的尘土又凝聚为三个巨人,“她”看似还站在原地,实际上其人就藏在一个泥土巨人中,就连花越亭都给骗过了。

花越亭击中了“她”,另外两个泥土巨人自行崩碎,看似法术已被破,右后方那名修士瞬间也放松了警惕,但小香其实就藏在那一堆土里面呢。小香以钻地虫壳留下的假身被击碎,花越亭一怔,它已经从泥土中扑出来动手了。

那名修士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只能将法器收回胸前当兵器用,极力后退中尽量阻挡。小香的杖尖看似轻轻点在那弯钩状的法器上,却带着一股极大的力量,嘭的一声就将此人给砸飞了。那人飞在半空中喷出一道鲜血,落地时已人事不省。

小香当然不会站在那里和对方斗法,仅仅对付花越亭一个她都没有把握取胜,更何况敌人有三个,所以兵行诡道。被她打飞的那人其实修为也不低,假如是站稳脚跟正面相斗,小香也不可能一击得手,此刻居然做到了。

小香的目的就是脱身,根本不想缠斗,务求在包围圈中打开一个缺口。花越亭的头巾刚刚击碎钻地虫壳,此刻又化为一片纱雾飞罩而落,片片锋利的花瓣再度如雨飘下。仍然是笼罩了很大范围的攻击,就是不让小香脱身。

另一名修士手中的法器也化为一道乌光,向着小香的后背砸了过来。小香没有回头,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尽量凝聚法力于后背,就打算硬生生受此一击。同时骨杖朝前方一挥,带起一道凌厉的风刃,劈向罩落的纱雾与花雨,脚下不停向前冲去。

小香根本没指望今日能完好无损地脱身,哪怕拼个身受重伤,只要能逃脱就是值得的。但若受伤太重,接下来又怎能摆脱花越亭的追击呢,小香暂时倒没考虑,首先要做成功第一步,才能去谈第二步。

所以她根本就不理会背后的攻击,就是要全力冲破前方的法术阻挡。骨杖挥起的狂风竟如此凌厉,甚至带着咆哮声撞开了纱雾,将闪着寒光的漫天花瓣瞬间全部绞碎。

纱雾化为头巾又飞回花越亭手中,花越亭向后连退数步才勉强站稳。再看另一名修士,不仅发出的攻击被狂风挡下,就连其本人也被狂风卷起,在半空中就似被蛟龙的尾巴抽了一记,惨呼着飞出很远,落地便晕死了过去,受的伤居然比方才的那名同伴更重。

小香有这么大本事吗?假如她挥杖一击就有如此之威,方才何必极力逃遁呢,又何必浪费那么珍贵的一朵云将东革里送走!

花越亭怒喝道:“何人偷袭?”

而小香惊喜地叫道:“太乙师兄!”

既然仓颉早就“算”到小香此行会出事,她又怎会真的出事,这不,太乙已经来了。小香与花越亭等人动手时,太乙就藏身在云端,若小香能安脱身,他也没打算出手。但方才眼见小香就要受伤,所以就施法帮了一把。

花越亭是高手、修炼百年功力深厚,但要分跟谁比。如今的修士若论寿元,恐怕没人能超过太乙,人家可是生长了八千年的青冈橡,就算“成精”也有快九百年了,如今更是已突破了九境修为,论法力之浑厚少有人及。

太乙飘然落到小香的身边,看着花越亭道:“你们的胆子倒不小,竟然离开百越之地,跑到这里来胡作非为!……我叫太乙,虎君门下。我师妹究竟与你有何冤仇,你竟然下此毒手?”

虎君门下太乙?花越亭闻言色变。太乙既自称是小香的师兄,那么面前这女子也应该是虎君门下了,这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得赶紧回去禀报防风氏大人才行,可是对方的神通法力如此强悍,又该如何脱身呢?

小香又欣喜地说道:“太乙师兄,你怎么来了?真不好意思,居然把你给惊动了。”

小香跟随在虎娃身边的时间并不多,当年在南荒,虎娃只是给她留下了神念心印,后来又叮嘱太乙,有空就去南荒找小香、指点她的修行。所以说起来,小香见师兄太乙的次数比见师尊虎娃的次数还多,在众同门中也和太乙最熟、关系最为亲近。

太乙扭头道:“小香,既然东革里已经去了洞庭仙宫,你也先回去吧。见到他,你才会放心,也好亲自向师尊认错……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师兄吧。”同时伸手轻轻拍在了她的肩头上。

小香需要认什么错?不仅是违犯门规、莫名其妙将一个外人送进了洞庭仙宫,她自己做的事情也有颇多疏漏。本意是想救人,结果却差点成了害人,最终的麻烦还是要让同门来解决。小香正要说话,身形就被一团云雾包裹,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