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06章、不存在的世界

帝尧乃帝俊之子、轩辕后裔,他这一生曾励精图治,天下安宁、四海宾服,晚年时却遭遇了前所未见的洪水灾祸,禅位于重华。不知他在帝都平阳城中的心境如何,传说帝尧退位后,命人在皇宫门前立“谤木”,国中百姓都可以在上面刻写他这一生的过失。

帝尧立谤木之举,也可能是在间接地提醒重华。因为有人在谤木上写了帝尧为天子曾有哪些过失,重华也是能知道的,可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

帝尧禅位后,在世仍有二十八年之久,算是相当高寿了。他亲眼看着洪水到来,又亲眼看着洪水得治、伴随着天下大治,臣民子孙皆得以安居,想必也可以安心地去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帝尧放手成就了重华的功勋,其名放勋,倒也是名副其实。

而重华的名字更有意思,这是说他的每只眼睛都有两个瞳孔;其父名瞽叟,倒不是真的瞎子,而是谓之有眼无珠。

帝尧驾崩,天下哀恸,重华宣布为帝尧守丧三年。后世所谓的“守制”,追根溯源,就是从重华开始的。三年后,重华宣布正式迁都于蒲阪。虽然蒲阪城为实际上的天子帝都已有多年,但至今才正式正名。

重华又请丹朱归朝,声称欲让其主政。丹朱则坚辞不受,只愿留在封地。重华此举好像是做给天下人看的,对丹朱而言说是试探都多余。事已至此,难道丹朱还能有什么野望吗?他若真敢有,天下各部也不会答应。

但从天子重华的角度,这不是矫情,也不是故作姿态,甚至是给丹朱一个长久保全自己以及族人的机会。天子既然来了这么一出,丹朱也知道该怎么去配合,让双方都赢得天下各部的赞誉。

经此一事,就没有人能再对丹朱当年的事情说什么,原先归属于帝尧一系的势力也就彻底臣服,不再给天下留下任何隐患。

既然丹朱不入朝,正式定都蒲阪后,重华又立皋陶为“假帝”。这个假并不是真假的假,而是假手与人之意。也就是说,在天子出巡期间,皋陶将在帝都中主持国政,若是天子遭遇意外而未及传位,那么假帝便暂时摄政,并召集天下各部推选出一位新的天子。

这样一个人,在国中必须德高望重,且受到天下各部的信任,皋陶无疑是最合适的。在很多情况下,假帝往往也会成为下一任天子。若其人有此心,更会趁机建立起拥戴自己的势力,但皋陶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

明眼人都清楚,将来的天子是伯禹。皋陶为司士,掌管讼狱,而伯禹为司徒,掌管天下民事。重华随即又推出了一系列的举措,在后世可称为体制改革吧,为了适应新形势下治理天下各部的需要。

在帝尧时期,群臣的分工往往并不是很明确,天子召天下有名望的君首入朝为官,协助他治理天下、商议解决各部纠纷。具体执行时,往往是临时任命某位大臣去负责。这种方式很松散,天下各部的独立性很强,往往只有名义上的盟约约束。帝尧当政晚年,天下各部的隐患,可能也与此有关吧。

重华推行了“八元”、“八恺”之制,议事时群臣都可以发表意见,但执行时则有明确的分工负责。治水是一个契机,中华各部之间的联系变得前所未有地紧密,中央集权也得到了极大的加强,中华国力空前繁盛。国力并不仅仅是资源的总和,更是能调动与组织起来的力量。

重华有为,天下大治;天下大治则天下无事,重华便无为。但重华并没有只待在帝都,天下大治后又不断巡狩四方。他曾为使臣跟随丹朱南巡九黎,后来也身为天子巡视河泛各部,很清楚这么做的意义。

当年天子颛顼也曾巡狩四方,每到一个重要的部族,便娶该部族的一名女子为妻,更是将自己与该部族女子诞下的后代派回去担任君首,加强了天下各部之间的血脉联系。重华倒没有这样做,或者说他追求的是另一种意义上更紧密的血脉联系。

很多偏远的部族民众往往只知村寨的族长,甚至不知部族的君首,更别提中华天子了。他们的群族观念里往往也只有自己所在的村寨,更广一些便是某个部族,往往不知有中华。是治水改变了这一切,而重华继续巩固了这一切。

定都蒲阪后,重华大部分时间都在巡狩天下各部,使各地民众意识到自己是中华的一员,有了共同的归属感与认同感。

……

虎娃已久未现身,但他还在人间。洞庭仙宫中,一头青牛悠闲地卧于花草间,而这里仅仅是仙家洞天结界外围的福地,福地中另有门户可入仙宫。若是将仙宫门户开启,迎面可见两尊雕塑,是一头诸犍与一头獬豸。

善吒与善察也曾来到洞庭仙宫中修行,可时时接受虎娃的指引,这两尊瑞兽雕塑,就是他们留下的,自愿为仙宫守护门禁。这可不是普通的雕塑,带有御神之念,既是法宝也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瑞兽分身,其妙用就是诸犍与獬豸的天赋神通。

上次虎娃和玄源去了淮泽,洞庭仙宫让仙童句芒给闯了空门。句芒虽没有拿走任何东西,但虎娃回头也发现了曾有人进来过,却不知是谁。善吒和善察后来听说了这件事,便主动这么做了。诸犍可看破一切虚妄、獬豸可分辨人心善恶,还有比他们更好的阶卫吗?

这两尊具有原身神通的瑞兽雕塑,用的其实是神道手段。早已将纯阳诀修炼大成的虎娃,自可指点善吒与善察。尽管善吒与善察并不修炼神道以求超脱,但有些神通手段还是可以借鉴的。

这些年来,虎娃与玄源就在洞庭仙宫中修炼,简直就是逍遥于世外了。虎娃回到洞庭仙宫后,也给少务与宗盐发去消息,告诉他们不必总是留在武夫丘上了,想去那儿就去哪儿吧。烈鸿子并不知宗盐未死,而且只要虎娃还在,他也不敢再露面了。

虎娃回到洞庭仙宫后,又将所有的弟子传人皆召来相会。以他如今的修为,召集众传人倒也简单,除了前往瑶池仙界的东华,其传人不论身在何处,皆能感应到师尊的仙家神意。这些年曾来过洞庭仙宫修行者,也不仅限于虎娃的座下弟子,还包括云起等人。

黄鹤已领悟了九境阳神化身,在修为境界停滞千年之后,再度精进神速,如今差不多已有九境八转修为。除了东华之外,他是虎娃众弟子中修为最高的。

青牛是虎娃的坐骑,而黄鹤也曾临时客串过,看见黄鹤,虎娃很有感慨,总是莫名想起了那位赤章大王。赤章曾是烈鸿子在人间的坐骑,想必也曾得到烈鸿子的指点,他已突破九境地仙修为,可是修炼仙家阳神化身之时,领悟却很有问题。

烈鸿子既有真仙极致修为,难道还看不出这些吗?其实看得出来也未必能改变,修炼到这等境界,师尊也无法直接再教弟子什么了,能给予的只是修行指引与机缘点化。修为境界要想继续精进,只能凭自修自悟。

比如虎娃早就看出黄鹤的修行有缺,找了个机会点化他,但黄鹤自己若是就不开窍,虎娃也是没有办法的。当然了,赤章修行有偏也可能另有原因,那就是烈鸿子被伯羿逼走了,赤章突破九境后,无缘再得尊长指点,只能自行摸索。

但赤章自行摸索出的结果,多少也与烈鸿子有关。烈鸿子祭炼了那么多神器,可寄托仙家形神分化之身,赤章一定是见过的。所以他在自悟摸索仙家阳神化身之道时,最终却练成了那种祭炼身外化身的手段,不仅显得不伦不类,而且也流于邪术了。

就算烈鸿子没被伯羿逼走,赤章也有可能修炼出这个结果,这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烈鸿子不可能直接让弟子成仙,虎娃也不能,众弟子传人且不说,就连玄源至今都尚未成就真仙呢。虎娃只能传道于弟子,修行还在于他们本人。

虎娃众门下,如今几乎皆已大成。且不提东华、黄鹤、太乙、羊寒灵以及大弟子灵宝,就连猪三闲、藤金、藤花、叽咕、沇里、青牛、小香……皆已突破大成修为。这都是在岁月中不知不觉间发生的,得遇虎娃,就是他们的缘法。

若说与虎娃有缘法、如今尚未突破大成修为者,恐怕就剩那两匹白马了。那两匹白马如今跟随少务和宗盐,已从武夫丘回到彭山中逍遥。

两匹白马在虎娃座下那么多年,至今尚未突破大成修为,听上去感觉是不是很遗憾?但事情不能这么看,不能只想着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却忘了已得到什么。它们原本只是普通的战马而已,只因全身雪白、体态雄骏而被挑选出来给国君拉车。

假如不是遇到了虎娃,它们可能已葬身于战场,就算能在战场上幸存,后来也不过是牵缰于槽中。巴原国战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同时代的那些战马都哪去了?若非虎娃,它们哪得今日仍逍遥?

虎娃不仅传道于弟子,亦传道于天下。这些年他的足迹遍布巴原,也走遍了天下各部。薄山顶上的巨岩中留有机缘,机缘不仅是神器,更是虎娃所传之道。得虎娃传承者,其实认不认识虎娃本人并无关系,而虎娃的众弟子,同样可以继续传承下去。

这些年虎娃本人也在修炼,有很多次,他造化了一方世界。

在广寒仙界中,虎娃就已感觉修为更进,触及到了一个此前未曾触及的境界,他称之为真仙物化之境。无论是谁,拥有了这等修为,已超脱于这方天地世界,都难免面临另一个问题——是否能造化出另一方新的世界?

开辟洞天结界吗,就像这座洞庭仙宫?不,这不一样,是另一回事。

虎娃能以形神造化出一方世界,拥有天地山河、日月星辰、万物生灵,他是创世者亦是造物者,所有的一切并不虚幻,都是真实的存在。虎娃的意志或者说他的领悟便是这方世界的大道规则,可是世界中的万物生灵并不会意识到。

正是有这等修为,才有这样的成就,若是没有对大道规则的领悟,根本不可能造化出一方世界。若是自己的心境与所造化的世界相悖,世界也会崩溃,甚至导致修为大损,这和开辟洞天结界时,天地灵息的运转规则倒是相类的。

虎娃在哪里造化世界?既在洞庭仙宫又不在洞庭仙宫,甚至不在任何地方。每当以形神造化出一方世界时,他本人也就消失不见了。因为这方世界是谁也感应不到的,对于其他人而言毫无意义,哪怕身边的玄源也感应不到,更别提进入其中了。

虎娃消失不见,又去了哪里,就是无边玄妙方广。所谓飞升,并非一定是往天上窜。独有一个世界、自己就是世界,对于某些仙家来说,已是超脱于存在的大逍遥境界,这不就是修行的终极所求吗?

可是虎娃所求并非如此,这不过是某种境界的印证而已。想必列位天帝在开辟帝乡神土之前,皆曾求证这一境界。虎娃造化出的一方世界,就是他的形神,也只对他本人有意义,对世界之外的任何人都没有意义。

当虎娃从无边玄妙方广中又回到洞庭仙宫,那方世界便消失不见,一念缘起,又一念缘灭,他还是人间的虎娃。虎娃已能体会当年列位天帝的感受了,他们拥有这个境界之后,难免会想着突破更高的成就,使造化中的世界变得真正有意义。

要想将这方世界“打开”,须有大功德成就,太昊天帝第一个做到了,那便是他开辟的帝乡神土九重天仙界。帝乡神土就是天帝的形神,打开它便不再消失,也意味着天帝形神永困于无边玄妙方广。所谓打开,就是能指引仙家飞升,使帝乡神土真正具备了“仙界”的意义,这一步是最难求证的。

将只属于自己的造化世界,开辟为帝乡神土,就是太昊求证的成就。太昊并不等于永远困绝于自己的世界中,因为每一位仙家飞升至此,其修行所悟都会融入太昊的见知。太昊的修为还可以继续精进,这方世界的内涵和外延还可以继续成长。

虎娃登上建木九枝的过程,也是他的修为见知以及种种感悟,容入九重天仙界的过程。但天帝成就毕竟也有缺憾,太昊当年或许未曾想过,可能也不需要去想,因为他的开创是前所未有的。

谁能有五位天帝那样的功德成就?他们是人间万世之尊,就算未证长生,在人间已证不朽,永远被人铭记并敬仰,功业永在而传承有继。有后世仙家不断地飞升入帝乡神土,不论是地仙抛却凡蜕飞升,还是真仙历天刑后到访。

但若换一种情况呢?若无人再识亦无人再知,就算开辟了帝乡神土,亦无人飞升而至,其实就和造化一方不存在的世界没有区别。比如恒娥造化了一方世界,却不能自称天帝,恒娥倒无所谓,她的性情清泠如此,且也不能算无人识、无人知。

可是烈鸿子那等仙家呢?且不说烈鸿子有没有开辟帝乡神土之能,就算有,那么他开辟的帝乡神土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更意味着修行到头了,除非其所求就是这样。自古以来是否有仙家这么做过?人们并不知晓,也无法知晓。

仙童句芒为何会出现在人间?虎娃虽未尽解其玄妙,但也多少明白了原因。仓颉先生曾说列位天帝寄望于虎娃,或者说寄望于人间能出现虎娃这样一位修士,可在天帝成就之外另有指引,想必就是这个原因。

仓颉先生应早有开辟帝乡神土的修为,却并没有那么做,原因恐怕亦在于此。有的人还真不经念叨,虎娃刚刚想到了仓颉先生,仓颉就来到了洞庭仙宫,而且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