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04章、岁星犯斗柄

冷寂真空浩瀚无边,有的是地方,烈鸿子为了让虎娃踏入埋伏,这座大阵的范围布得非常广,同样也给虎娃留下了足够的空间。虎娃在大阵之中又布成剑阵,无数道剑光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虎娃在这种情况下动手,破阵就等于伤敌,如果能够斩落一件布阵的神器,就等于削去了烈鸿子一分修为法力。烈鸿子当然不能让虎娃得手,他的阵法造诣高明,随时运转阵枢消去剑光,让虎娃寻不得一丝机会。

场面看上去是烈鸿子围着虎娃在攻,而虎娃化为无数剑光在守,他既像一团太阳又像一个刺猬。阵法造诣且不提,论斗法手段却虎娃更为精妙,而且这种以剑阵防守的打法也更省力、消耗比烈鸿子更小。

在很多故事中,描述两位高手相斗,形容战况激烈常说战几天几夜。实际上这是不太可能的,若是勇士比武,生死只在一瞬,往往几个照面就分出胜负了。可是到了虎娃和烈鸿子这等修为境界,斗法几天几夜却是远远不够的。

若只是演法切磋,分出胜负自不难,但想斩杀对方却太难了。真仙极致修为,形神分化无数,只要没有被彻底磨灭,就不会殒落,以阵相斗耗时则更久。两人看似都没有出什么杀招,就是运转法阵消磨对方的神通法力,简直不像在厮杀。

烈鸿子的战略很明确,困住虎娃使其不得脱身,然后慢慢消磨其神通法力,直至对方虚弱至极,再一举斩灭其形神,至于要用多少时间倒是无所谓的。

烈鸿子是上古仙家,不知比虎娃多修炼了多少年,这么多分化形神之身炼就的神器齐聚阵中,论神通法力要比虎娃深厚得多,只要不让虎娃脱困,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他。虎娃不知是不是存了同样的打算,但看上去他也很“配合”。

这么做其实也很明智,他们谁都清楚天刑之威。

这番斗法持续了多久?没有他人知晓。人间的天子都城中,历正宫官员曾记录了一段天象:天子重华在位的第十七年,忽有岁星犯斗柄,巡移间其芒闪烁不定,计五岁而倏。

岁星,就是夜空中突然冒出来或突然变亮的、以前看不见或看不清的星星。这颗岁星,出现勺子状的北斗七星的勺柄附近,似按某种规律游移,光芒时明时暗,五年后又突然消失了。

这可能就是虎娃与烈鸿子在极远的天外虚空中斗法,世人眺望星空所见到的痕迹。人们看见的也许是虎娃祭出的剑光,也许不是,也有可能仅仅只是巧合。

虎娃追烈鸿子就追了近半年,这一番斗法又持续了五年,看上去两人皆毫发未伤,但实际上神通法力消耗极大,真仙的形神虚弱往往是看不出来的,却可以感应到。虎娃的剑阵防守很严密,但他的应对手段再精妙,毕竟也不如烈鸿子的神通法力那么浑厚。

这五年斗阵消磨,双方互有来往,但总体上烈鸿子的大阵在渐渐收拢,虎娃的剑阵守护范围也在渐渐回撤。正如世人眺望夜空所见的那颗岁星,看上去虽忽明忽暗,但总体上是渐渐变暗的,而最后消失得则很突然。

烈鸿子操控九十九件神器围攻虎娃,而虎娃始终只以一件神器对敌,烈鸿子也能感觉到虎娃的神通法力渐渐被消磨的差不多了,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发动斩灭形神的一击。他总想再等等,那样会更有把握,因为一旦全力收拢大阵攻击,若不能当场斩灭虎娃,说不定会让对方趁机破阵逃走,而烈鸿子的目的可不仅仅是想重创虎娃。

可是另一方面,时间拖得越久,烈鸿子本人的神通法力也会被消磨得更多。

一个人究竟可以同时以御器之法操控多少件法宝?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只能是一件,但若手法足够精妙,可以不断地变换所使用的法宝。若是修成了九境阳神化身,则可以同时操控多件法宝,至于真仙在理论上则是无穷无尽的。

可是操控的法宝越多,就等于分出的法力越多,除非另有神通妙用讲究,否则和单独操控一件法宝并没有太大区别。而烈鸿子这种情况倒很特殊,他是布下大阵困敌,各件神器可以随时组合变化,法力的分散和集中运转由心。

五年后,首先出手破局的还是虎娃,他终于祭出了第二件法宝,赫然就是伯羿当年的神弓。假如此刻烈鸿子显化出了身形,定能发现他的脸色变了,他心中最忌惮的就是这张神功。

但伯羿的神功射术可不是用来突围的,就是用来杀敌的,难道虎娃已意识到自己形将败落,所以想殊死搏命吗?烈鸿子动念的瞬间,虎娃已一箭射出,其威势竟出乎烈鸿子的预料!

本以为经过五年的斗阵消磨,虎娃的神通法力行将耗尽,就算殊死挣扎也不可翻起太大的浪花,可这一箭的威势竟仍能如此之强?烈鸿子当然搜集过虎娃的情报,但他也不太清楚,虎娃本人就相当于不死神药,修为之精纯、法力之绵长超乎想象,只是显得不那么强大。

烈鸿子也能看出来,虎娃这一箭几乎用尽了神通法力,就连剑阵都维持不住地正在溃散。接还是不接?这是必须做出的决定!

烈鸿子可不想和虎娃拼命,他自认为已占了绝对的上风、转眼间就能斩杀虎娃,更不想使自身再受到无谓的损伤。而虎娃想使用神弓破阵脱困,也未免太小看他这座大阵了。

他还能感应出来,这支箭是以某件神器所化,却不知此神器中有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真仙烙印?应该是没有的,但是有也不怕,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足以自保!只要并非虎娃本人以形神化箭脱困,就不必硬挡。

至于烈鸿子所祭炼的那些神器,只要走掉一件便可保命,那是他的独门秘法,他可不认为虎娃也会。别的仙家在神器中留下的真仙烙印,并没有这等妙用,只要仙家本人殒落,真仙烙印也就成了无主之物。

退一万步说,就算虎娃也掌握了类似的手段。烈鸿子也可先斩杀阵中的虎娃,再转身追上那件神器,届时以虎娃已虚弱到极致的形神,还能凭借眼前的一件神器逃脱吗?

仙家推演只在动念之间,其实烈鸿子想硬接,也未必能挡得住,强行去挡只能形神受创,但他可以躲开。这一箭射出了大阵之外,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也没有伤及烈鸿子的形神分毫。这就是仙家大阵的玄妙,莫名打开了一个缺口又瞬间弥合,仍然将虎娃困绝其中。

接下来的场景陡然突变,虎娃射出的那道箭光在虚空中化为了一支长戟,随即有一只手握在了戟杆上,顺着这只手出现了庚辰的身形。庚辰一现身,便在阵外挥戟向烈鸿子斩去。烈鸿子如此布阵,斩大阵就相当于斩他本人。

这一下来得很突然,也出乎烈鸿子的预料之外,但烈鸿子既然将箭让出去了,也有相应的思想准备。

烈鸿子并不是傻子,怎会不防范这种手段呢?他布下的仙家大阵玄妙异常,哪怕虎娃有这种神器,本也引不来援手。而且长达五年的时间内,尤其是在最后一年、烈鸿子自以为随时有斩灭虎娃的机会,虎娃却迟迟没有企图动用这样的手段,想必是没有的。

当虎娃真的射出这样的一箭时,烈鸿子不是不想挡,而是实在挡不了。虎娃的剑阵都崩溃了,尽全力射出一箭。烈鸿子的神通法力也消耗极大,硬挡只会让自己受重创,所以就把这一箭给放出了大阵。

箭光出阵化戟、庚辰持戟现身,这是预计中最不利的情况,烈鸿子当机立断做了最恰当的选择,大阵瞬间收拢,全力发出了斩灭形神的最后一击。

既然虎娃有强大的援手赶至,烈鸿子绝不能再耗下去,而虎娃射出那一箭后,神通法力接近于耗尽,几乎是不设防的。烈鸿子有绝对的把握将虎娃当场斩杀,接下来就算不能击退庚辰,也有把握脱身而去。

大阵收拢,虎娃的确是挡不住了,但也不需要他本人去挡。虎娃刚才祭出的其实是三件神器,不仅用神弓射出了长戟,同时还祭出了一面战鼓。

战鼓浮空,一只手随即拍在了鼓面上,现出了来者的身形。此人化出了八支手臂,另外七支手臂上各持一件神器,正是上古仙家东海青童。他已拜虎娃为师,被赐名东华。

这些神器就是东华通过薄山巨岩所得,而祭炼真仙烙印之法就是虎娃所传。真仙烙印当然不可能祭炼太多,东华只祭炼了一面战鼓以印证修为境界。这种东西当然也不会轻易交给他人掌控,此番却被师尊虎娃带在了身边。

如果烈鸿子的大阵没有破绽,虎娃也没有办法将东华召来。可是方才大阵被箭光射出一个缺口,虽只是短短一瞬,但也足够了。

深寒死寂的真空本不可能有任何声音,哪怕是虎娃与烈鸿子“说话”,其实也是仙家神意,但此刻却莫名扬起碧海潮音。

若是在五年前、烈鸿子的神通法力全盛之时,哪怕就是在一年前,东华恐怕也挡不住这样的斩灭一击,但此刻却能勉强抵敌。碧海潮音曲不成调,一时尽是碎声,随即湮灭无闻。东华化出的八臂残了三臂,但没有被烈鸿子斩灭,更是将师尊虎娃护住了。

烈鸿子全力一击与东华现身抵挡,几乎是同时发生的,虎娃未被斩灭,而庚辰的长戟已斩至。

庚辰挥长戟欲破阵,却遇到了当年在贺兰山同样的情况,他斩了个空,大阵已自行崩解。九十九件神器散落虚空,被这一戟接连斩毁了六件。毁器之威激荡爆发,差点伤着虎娃,还好虎娃又被东华护住。

烈鸿子在哪里?他居然走了!别看他斗法时那般磨叽,脱身时却干脆至极!甚至放弃了这九十九件神器,就连操控它们的真仙烙印都收回了,也等于瞬间收回了所有的分化形神之身。这么做虽能保证修为不受大损,但也意味着这么多年来祭炼的心血功夫白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