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元始天尊
第003章、再无人识

除了辽远的星辰,冷寂真空中一无所有,虎娃甚至没有意识到已经追了多远、多久,事先也根本想不到自己竟会来到这个地方。别说是虎娃,就连刻意引他追来的烈鸿子也想不到最终会停留于何处。最高明的陷阱,就是设陷阱之人事先也没有确定的地点,可随机而布,这样便是谁也发现不了。

此处确实是绝地,世上无人知道虎娃去了哪里,更无人能找到他。烈鸿子是在向前飞遁的途中布下的仙家大阵,虎娃此前从未见过谁有这么高明的阵法造诣。此刻大阵已发动,他倒是看出了一丝端倪,不得不感叹烈鸿子的手段虽高超,但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烈鸿子在虚空中兜的那么一圈,撒下了无数神器,每件神器中都有他本人祭炼的真仙烙印。在神器中留下真仙烙印,需炼入一道分化形神之身。而分化形神之身,本就是仙家修为法力的一部分。炼制这样的神器通常不可能太多,有一件印证修为即可,三、五件都很罕见。

那么无数真仙烙印,就等于烈鸿子的修为法力被无数次削弱。在其他仙家看来,烈鸿子这么做简直就是疯了,同时也会感叹他有多么浑厚的修为法力!

说是无数其实也是有数,虎娃能看出来,烈鸿子总共祭出了九十九件神器,也就是说他至少曾斩了九十九次分化形神之身炼器。然而这些神器本身也可以分化万千,比如虎娃的石头蛋早年是以合器之道祭炼,如今可分化无穷,所以才会给人以无数的感觉。

换做其他任何一位真仙,这种做法都是疯狂的甚至是毫无意义的,只会自损其修为。可是对于烈鸿子而言却另有玄妙,因他擅长阵法,拥有了这些神器便可以随手布下仙家大阵。只要这些神器都在阵中,修为法力便丝毫无损,也算在此一途走了极端。

虎娃隐约还发现了另一件事,这些神器中的真仙烙印另有特殊的玄妙变化,恐怕只有真仙极致境界才能办得到,也只有真仙极致境界才能察觉。

每一件神器中炼入的分化形神之身,都可以变换为烈鸿子的本尊仙身,而且并没有和神器完全凝炼一体。只要还有这样的一件神器留着,烈鸿子就不会真正被斩灭。

比如虎娃今日就算斩灭了烈鸿子显化的形神,又收取了九十八件神器,也不过相当于禁锢了他九十八个分化形神之身,只要有最后一件神器跑掉了,就等于烈鸿子跑掉了。

由此看来,烈鸿子可能会被击败,但想将之斩灭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将九十九件神器尽数收走,谁能保证烈鸿子是否在别的地方还留了一件?

但在这种情况下,烈鸿子也不是不会付出代价,比如虎娃可以设法一一毁掉那九十九件神器,更高明的做法是以仙家大法力将其中的真仙烙印尽数洗炼除尽,那便等于将烈鸿子的修为法力削落到极虚弱的地步。

赤章发现自己落入大阵埋伏中,下意识地选择,就是趁着阵法还没完全运转顺畅,便抢在第一时间企图破阵而出。照说虎娃也可以这么做,但他只是背手而观,任由烈鸿子将将仙家大阵完全运转开,仿佛是想领悟其中的手段玄妙。

他这种反应,就连烈鸿子都感到有些不解,又不知过了多久,烈鸿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道:“虎君真是好胆色,可是仅有胆色是不够的,你难道不知已错过了唯一的脱困良机?”

虎娃淡淡道:“这就是当年埋伏伯羿大人的仙家大阵吗?能亲眼看见阁下布此大阵,这等机缘才是不能错过,往后也再难得了。”

虎娃此刻已明白,为何烈鸿子会修炼这么极端的手段?他不可能生来就是疯子,疯子也更不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恐怕还是因为伯羿。

能在留于神器中的真仙烙印上另做文章,使分化形神之身并不与神器完全融合,只是相当于某种器灵的存在,还能随时变换为本尊仙身,这应是烈鸿子的独门秘法。至少虎娃目前是做不到的,他就算不去效仿,也很值得研究一番。

或许正是因为烈鸿子有此手段,当年才能侥幸于伯羿手中逃脱。但烈鸿子恐怕也被伯羿吓坏了,既然凭借这独门秘法保了命,后来就疯狂地打造更多的保命神器,面对伯羿那样的敌人,有多少条命恐怕都不保险啊!

另一方面,这不仅是保命手段,更是布阵手段,很契合烈鸿子本人的阵法造诣。这些神器随时可以布成仙家大阵,应该就是准备用来对付伯羿的,烈鸿子还想着报仇。

当初对付伯羿的仙家大阵,就是烈鸿子亲手布下,他本人却没有出手,当然也没有动用这些附有分化形神的神器。他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那样一个机会,准备的手段却没有派上用场,如今却恰好用来对付虎娃。

烈鸿子又问道:“我不知虎君哪来的底气,难道自比当年伯羿吗?就连伯羿亦殒落于我的大阵之中,你难道还想脱身?”

虎娃反问:“仅凭一座大阵,也想对付伯羿大人?当年伯羿大人面对的并非是你,我亲眼所见,他也并未战败!而我如今面对的其实不是这座大阵,仅仅只是你一人而已。你说此处是我的绝地,何尝不也是你自己的绝地。我从未想过要脱身,就是来杀你的。”

虎娃若想突围,早就可以动手了,他却一直看着烈鸿子布阵。烈鸿子是在飞遁途中随手布成大阵,可见其造诣之高,但阵法之道变化无穷,哪怕大阵已布置完成,总可随着推演运转得更完美。总之给烈鸿子更长的时间准备,这座大阵也就更稳固,而虎娃就是分明让烈鸿子这么做。

虎娃可不是被烈鸿子追到这里来的,而是他将烈鸿子追至此处的,目的便是要斩杀此人,又怎么会首先想着脱身?这座大阵主要的妙用就是封困、让虎娃逃不走,可是虎娃根本没想逃啊!被困就被困呗,他的目的就是斩杀对方,在阵中动手并没有区别。

如果虎娃第一时间便想着破阵而出,甚至脱身逃走,反倒是落了下乘,对其心境也是极大的冲击,说不定就会被烈鸿子斩杀于此。

烈鸿子已明白了虎娃的意思,就是要尽全力放手一战,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打算,他语气低沉道:“赤章已死,只要斩落虎君,便再也无人识我。今日一战,就算为赤章报仇,也了断我在人间的缘法牵绊。”

他们俩在天外虚空中不知飞遁了多久,恐怕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而那赤章早就被斩杀,烈鸿子是有感应的。这话听得虎娃也很感慨,这位烈鸿子定然也是上古仙家,如今竟默默无闻。

也许在上古时他曾很有名吧,但在那个年代,信息极端不发达,再有名也传播不广,若未立千古功业、留后世传承,转眼便无人知。

比如黄鹤,千年前又有多少人知晓,千年后更是无人再识。曾经认识他的人和他所认识的人,早已先后逝去,这恐是长生者难以避免的经历,也难怪烈鸿子会有那种冷漠疏离的神情。

赤章已殒,只要再斩杀了虎娃,便再无人识他,烈鸿子说的绝对是真心话。如今认识烈鸿子的人还有多少?当年围攻伯羿的刺客中肯定有,可惜他们已经都死了。与他有仇的伯羿也殒落了,此刻就连当年的坐骑赤章也不在了。

烈鸿子出现在贺兰山上空时,侯冈、黄鹤等人根本就没看见他,只有虎娃追到了天外。如果他将虎娃也斩杀了,便真是无名无迹之人,恐怕谁也不会再认识他,甚至无人听说过他的名字。就算还有人能在人间见到他,也不会知道他是谁、曾经做过什么。

烈鸿子如此默默无闻,某方面也可能与伯羿有关,谁让他被伯羿逼走了那么多年呢?感慨归感慨,虎娃可一点都没有手软的打算,仍淡淡道:“你的仙家大阵早已布成,还在磨蹭什么呢?”

烈鸿子:“难道虎君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只想早点死吗?”

虎娃:“我只是见你总在的推演改进阵法,觉得辛苦而已。这座大阵无非是想困住我、令我不得逃走。而我根本没打算逃走,你无论怎么布置都无意义。我如今终于体会到你当初的心境了。你疯狂地收集与打造神器,祭炼这等奇异的手段,准备得越稳妥,心中却越没有把握。只要伯羿还在世,你根本就不敢露面,别说找他报仇了。如今面对我时,仍是这种心境,总想着多做一些准备再动手。你想斗阵是不是?我也会……”

虎娃点破了烈鸿子的心境,烈鸿子勃然而怒,终于运转大阵要动手了,而虎娃却抢在他之前取出了一枚“鸡蛋”。

看上确实是鸡蛋,无论是形状、大小、色泽、质感,与普通的鸡蛋别无二致,在虚空中祭出却爆发为无数道剑光,虎娃的形神也化入这些剑光之中。虎娃只用了一件神器,但这件神器亦可分化万千,在封困大阵之中又布下了一座剑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