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76章、衣服干了

姑娘大惊,循声望去,只见旁边的山石上坐着一名长得粉嫩粉嫩的童子。小孩的个子当然不高,却刻意坐在一块很高的石头上,身着奇异的大袖银丝袍。

刚才这里并没有人啊,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姑娘颤声道:“你是谁家的孩子,说什么呢?……我方才不慎落入江中,好不容易才游上岸,在这里只是想烤火暖暖身子。”

莫名现身者正是仙童句芒。句芒微微一撇嘴:“鸿蒙氏之女,我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又干了些什么,就没必要再说这种话了。”

想当初伯禹在淮泽处置了商章部、鸿蒙部、兜户部、犁娄部的四位伯君,将他们关入囚笼列于淮泽岸边、在战阵前丧生于水妖兴起的风浪中。这位姑娘的父亲,就是那位已送命的鸿蒙氏大人。

姑娘被句芒一语点破了身份,脸色立刻就变了,下意识地站起身来便向句芒走去。她见周围没有别人,而对方只是一名童子,已起了杀人灭口之心。可是她随即又看见了句芒的眼神,莫名打了个冷战、瞬间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坐在山石上的童子毫无惊慌之色,只是目光中的嘲笑已变成了冷笑,刺得姑娘的眼睛发疼、心也一阵阵发紧。他能莫名出现在这里、点破她的身份,来历必不简单,很可能是一位修为莫测的高人,姑娘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姑娘寒声道:“我就是鸿蒙氏之女奇相,那又怎样?”

句芒淡淡道:“不怎么样!但你偷象罔的东西干什么,你可知那是何物、又有何用?”

奇相的神情忽然又变得激动起来:“我不知那是何物、有何用,只知它叫玄珠,是天帝特意派使到人间、向伯禹索要之物。它应该是天帝的宝物,却被伯禹遗失。”

象罔从伯禹手中取过玄珠,随手放入大袖,当时混在路旁民众间的奇相都看见了,象罔和伯禹所说的话她也都听见了。随后她便跟踪象罔而去,说来也巧,恰好在原鸿蒙部之地追上了象罔,使计盗走了象罔袍袖中的玄珠。

句芒一摊双手道:“可是你偷玄珠干什么呢?”

奇相:“当然是为了报仇!”

句芒:“你和玄珠有仇?”

奇相:“你既知我的身份,又何必明知故问?我当然是和伯禹有仇!”

句芒:“我知道你的身份,可是真的不明——伯禹与你有何仇?”

奇相:“家破人亡之仇!”

奇相是鸿蒙部伯君之女,人长得又美,当然是极受宠爱。鸿蒙氏大人精挑细选,相中了鸿蒙部一位最年轻有为的分支部族首领,欲配奇相为夫婿。

奇相却不太愿意,仰慕、追求她的人多了,父亲挑选的夫婿在部族中虽出色,可未必能令她满意,于是就暂时拖着未嫁。紧接着,伯禹就为治水来到淮泽。

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由子丘公审,当众拿下了商章、鸿蒙、兜户、犁娄这四部伯君。这四个部族将祖祠改为祭奉无支祁之地,不仅奉无支祁为淮神、充当其在岸上的爪牙,而且每月举行秘祭仪式,挑选童男童女活祭。

参与此事的族中其他首领也被拿下了,其中就有奇相的未婚夫婿。伯禹并没有亲手杀这些人,也没有把这些人押到蒲阪城处置,而是在与淮泽水妖的两番大战中,将囚笼列于岸边,让他们死于水妖卷起的风浪。

奇相那年只有十六岁,转眼间家破人亡,风光无限的人生跌落至谷底,只在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从此勤修苦练,发誓要报仇。她的确堪称意志坚韧,一位娇滴滴的姑娘居然练成了一身好功夫,差不多相当于将开山劲修炼至武丁功之境。

伯禹当初只惩治了与罪行有关的部族首领,并没有追究其他无辜的族人,当然更没有去为难奇相这个十几岁的姑娘。奇相之父毕竟做了几十年的伯君,其人虽身死,部族中还有一些忠心旧仆,也保留了不少财货,奇相才可能坚持勤修苦练,否则早就不知沦落到什么地步了。

奇相自幼听惯了阿谀奉承,向来自恃甚高,一旦失去了尊荣的生活,心中尽是屈辱,这屈辱也是她修炼的动力。当奇相自以为功夫已成,便想着去刺杀伯禹报仇。可是她想多了,她那两下子到了真正的高人面前,也和没练过差不多。

她混在大道旁跪拜的民众中,终于看见了伯禹,可是别说刺杀了,想靠近都靠近不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莫名出现了天帝派来的象罔,堵住了天子的行驾,还代表天帝向伯禹索要玄珠。伯禹撮土化珠的情形,她没看清,却听清了玄珠乃是天帝之物。

于是她改变主意,决定智取,跟踪象罔并成功盗走了玄珠……

句芒的话打断了奇相的回忆,只听这位仙童冷笑道:“鸿蒙部伯君当众被拿下时,话说得很清楚,并非是伯禹与他有仇,而是他罪有应得。甘受妖孽驱使、为其爪牙,对内残害族人,对外谋算邻近之部,与洪水、妖邪同为祸患。世人怎可不除之?有人总认为是天地与她有仇,但是天地无言,总得找谁当成仇人,于是你就找到了伯禹。但你从象罔那里盗走玄珠,又关伯禹什么事?”

奇相面露狠色道:“关伯禹什么事?我要置他于死地!如今世上,哪怕是天子恐怕都不能轻易惩治伯禹。可就算世上无人能对付他,天帝总能收拾得了他!”

奇相为何认为盗走玄珠,就能置伯禹于死地,这基于她本人的见知。天帝是怎样一种存在,奇相不可能清楚,只认为其至高无上、无所不能,其意志不容丝毫违逆。

记得她十二岁那年,有人弄丢了父亲的一件宝物,父亲大发雷霆、命其限期寻回。据说那人后来将宝物找到了,然后父亲派人去取,却又在路上丢失。那人以及父亲派去取宝物的人,都受到了严厉的处罚,以至于送了命。

那时奇相的年纪还小,觉得那获罪之人可怜,还曾向父亲求情。那人虽弄丢了宝物,却也找了回来,是父亲派去取宝物的人又给弄丢的,前者好像也不应该受到那么严厉的处罚。

父亲却告诉她,弄丢宝物已是大罪,让那人亲自寻回就是赎罪的机会,可是宝物最终没有寻回,也就等于那人没有赎罪成功。如果当初不是那人丢了宝物,又怎会发生后来的事情,伯君更不会失去宝物。

假如这样就可以饶恕,那么谁都可以编一个借口,就说宝物已找到、结果又丢了,以此摆脱自己的罪责。有可能丢失宝物者就是贪图宝物者,他交还宝物时很清楚是谁将宝物送回、走的又是哪条路、将宝物放在什么地方携带,自己又给悄悄偷了回去。

至于伯君派去取宝物之人,是在那人的手中接过宝物后弄丢的,在宝物还没有送到伯君手中之前,他等于是丢了那人应该找回的东西。

伯君丢失了宝物,最终没有寻回,而丢失宝物者却没有受到处罚,那么伯君的威严何在?假如是这样,部族中的宝物不都被丢光了?父亲就是这么向奇相解释的,奇相对此印象非常深刻。伯君尚且如此,那么天帝的威严更是无以复加。

在看见象罔从伯禹手中取过玄珠的那一刻,奇相就突然想到了这个自以为能置伯禹于死地的妙计。

句芒闻言却连连摇头道:“在人世间,我也曾见过心地比你还要阴险狠毒之人,但我却没见过比你更荒唐的报仇。你难道认为,假如没有寻回玄珠,天帝便会降下惩罚,甚至要了伯禹的命?”

奇相凄然道:“难道不是吗?我不知你从哪儿来,但你亦不知天帝威严!不论这样做能否报仇成功,但已是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

句芒:“假如事情真是你想的那样,失落玄珠而不能寻回,天帝便会降下惩罚。而你这个盗走玄珠之人,又该当何罪?被你盗走玄珠的象罔,又何其无辜?”

奇相咬牙道:“为报家破人亡之仇,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要能置伯禹于死地即可!……至于象罔,他既是天帝使者,假如找到我、欲拿回玄珠,想必也能惩处伯禹。”

句芒做出很纳闷的神情,反问道:“象罔惩处伯禹?”

奇相:“那玄珠对天帝而言,想必也是很重要的宝物,象罔若将其丢失亦将获罪,否则又何必一路紧追不舍?他若能找到我并想取回玄珠、使其本人能避过天帝的惩罚,就得先答应我的要求、去惩处伯禹。至于你,既识破了我的身份,又将我拦在了这里,想必也是为玄珠而来?我不知你是想帮伯禹,还是贪图天帝宝物。但我告诉你,玄珠并不在我的身上,我已将它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

句芒的表情已经不知该怎么形容了,坐在那里直摇头道:“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刚才连我都想杀了灭口,对不对?至于那象罔,你才不希望他找到你呢,只要能置伯禹于死地、满足你的愿望,象罔去死也无所谓。可是你真的以为象罔追着你,是为玄珠而来吗?”

奇相:“难道不是吗?”

句芒以手抚额,好像感觉很头疼的样子,又向奇相身后摆了摆手道:“他来了,你自己问他吧!”

奇相赶紧转身,只见象罔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这里,他出现得无声无息,就站在火堆旁,还是那副很茫然的样子。居然还是被他追上了,奇相退后一步道:“你终于还是找到我了!”

句芒却在她身后开口道:“象罔,你追一个姑娘家追了这么远,到底是为啥呀?”

象罔却没有理会句芒,只朝奇相道:“姑娘,你说回头再看看衣服干了没有,我来告诉你,衣服已经干了,你看见了吧……只是你的衣服,倒是又弄湿了。”

奇相目瞪口呆,象罔追了她这么远的路,追得她差点都崩溃了,难道就是为了告诉她一声、并让她亲眼看看,衣服已经干了?她却不可能明白,对于象罔而言,从淮水之滨走到大江南岸、走了近十天,与随便走几步路也没什么区别,时空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奇相过了好半天才张口结舌道:“你,你,你追我到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

象罔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是的。”

句芒又插话道:“那你干嘛折腾她,是故意的吗?看把人给追的!”

象罔终于看着句芒道:“故意?故什么意?我一直就是这么走啊,只是她每每总是策马远去。她曾经在后面跟了我一段路,我跟她一段路也未尝不可……这位姑娘既然知道我的衣服已经干了,那么象罔也就告辞了。”

说完话,这位仙家转身便走,半个字都没提玄珠的事。句芒在笑,一脸坏笑。而奇相已经傻眼了,这是什么天帝使者,就是白痴中的白痴嘛!他难道不知道丢失了天帝的宝物吗?

见象罔要走,奇相在他身后尖叫道:“你不知我盗走了天帝玄珠吗?”

象罔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道:“你洗衣服的时候拿走了,那东西对你没什么用,对我也没什么用,你拿走就拿走吧。”

哪怕奇相想破脑袋,也绝想不到象罔竟会是这样的反应,几步冲到他面前,几乎是吼了出来:“天帝不是派你来人间寻找玄珠的吗?”

象罔:“我是来寻玄珠的,但不是来找你寻玄珠的。在你拿走之前,玄珠已得。”

奇相几乎都要揪住象罔的衣领了,尖声道:“可是你又弄丢了呀,被我拿走了!”

象罔:“玄珠没丢,它还在,只是被你拿走了。”

奇相:“天帝究竟是怎么吩咐你的,你不将玄珠带回去,就不怕天帝降罪吗?”

象罔低头看着她,就像白痴看着傻子,不紧不慢道:“天帝派我下界,只是问伯禹是否寻得玄珠。玄珠已得,那就没别的事了。你从我这里拿走了玄珠,并非等于得到了它,更不等于谁失去了它。”

奇相的声音已经有点嘶哑了:“天帝难道没有告诉你,拿到玄珠之后怎么办?”

象罔:“天帝只让我问玄珠得与未得,没说拿到玄珠之后怎么办。他还告诉我,可以在人间游历一番。遇到你,也是我的游历。”

奇相:“天帝没有让你把玄珠带回去?”

象罔:“天帝并没有说,既然姑娘拿走了,那就拿走吧。”

奇相几乎是凑到他耳边吼道:“天帝派你来人间寻找玄珠,言下之意就是让你把玄珠带回去,你到底懂不懂天帝的意思啊!”

象罔:“天帝在帝乡神土中开口,没有什么言下之意,仙家能听见什么,便是什么意思,若是没有听见的,那也是尚未证悟。我当然明白天帝的意思,是姑娘你不懂。”

句芒已经在石头上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说道:“象罔道友,玄珠已得,人间已游,衣服也已经干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象罔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我该返回仙界了。”说完话便飞身而起,身形在半空如烟云般消散不见,转瞬间便无半点痕迹。

奇相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她的脑子已经完全乱了,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句芒仍然在笑,笑容却渐渐变冷,就如那渐渐熄灭的火堆,而奇相的衣服还没有干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