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62章、广寒仙界

虎娃走出了石屋,面前是夜幕下的路村。建木第九枝世界中本不存在路村,它是随着虎娃的脚步而呈现,这既是考验他的修为境界,也是考验他的神通法力。能踏上建木第九枝世界,便已达到了真仙极致修为,有了随缘造化之功。

虎娃在建木第九枝世界中,首先印证了太昊天帝在第四枝世界中施展的神通手段。第四枝世界中的洞庭仙宫,是太昊随虎娃的仙家神意流转而造化;而在这里,路村是虎娃自行造化,是虎娃本人的见知中拥有的世界。

或许每个人的自我意识中都可以拥有一个世界,它来源于见知、来源于生活的经历与积累、来源于种种思考和感受。所区别的是,这个世界是否足够完整清晰、是混沌还是清明,这也意味着每个人是否有足够丰富的内在、能否支撑起一个完整而清晰的世界。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世界能否真的存在,它本身必须不能与自我相悖。在建木第九枝世界中的修行,就是要展现每个人的自我世界,最简单的方式,便是造化每个人曾真正经历过的一切,这便是太昊天帝给虎娃留下那盏灯的用意。

如何堪破这建木第九枝世界呢?最简单的办法就在眼前,虎娃回到路村,从修行之初开始,造化他所经历过的世界,比如在路村中修炼,然后离开蛮荒进入巴原,种种机缘和际遇亦会随着世界的出现而重现。

然后他再飞升至九重天仙界,再一步步踏上建木第九枝世界……当六十年后再度“回到”这里时,或许就能领悟堪破的机缘。

有人可能不太理解这个过程,虎娃不是在建木第九枝世界中无法离开吗?怎么又回到路村重现修行所历的世界,然后又飞升至九重天仙界、再度踏上建木第九枝?这便是所谓世界的含义,这便是所谓造化的玄妙。

一无所有的世界,本身是无穷无尽的,虎娃施展的造化神通是无中生有,既然可以造化出路村,也可以造化出在人间经历的一切,还可以造化出他见知中的九重天仙界,再造化出他曾见证的通天建木。

建木第九枝世界中,还可以有一方天地,还可以有一株建木,建木中还可以有另一个第九枝世界?听上去不可思议,但这就是随缘造化之妙,仿佛无穷无尽。

这对虎娃来说也是一场历练,也许想求证天帝成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过程,伴随着神通法力的增长。而且虎娃还可以再换一种方式,造化出的并不是完全与当初相同的世界,他会遇到不同的事情,会让曾有的经历按照他所希望的另一种方式发生,重新开启另一场修行。

修行中的很多机缘是难以重复的,往往出于幸运和偶然,假如换一种方式重来一次,未必会有同样的结果。可是虎娃若仍能修炼成仙、回到建木第九枝世界,这就说明他已清晰地印证了自己的修行之路、真正谙合大道之妙,已能留下完整而清晰的传承指引。

虎娃看着夜幕下的路村,这是他第一次无中生有造化出的世界,却没有选择像那样做,因为他已有一丝明悟。重新从路村走出蛮荒前往巴原,造化所见的世界、印证修行中的经历,直至再回到建木第九枝世界,或者他见知中属于自己的建木第九枝世界,无论重复多少次,仍意味着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那么做或可帮助一位真仙将自己的修行之路印证清晰,最终或能领悟大道真意。可是虎娃是自悟修行,已将每一层境界演化到极致。他信步从路村“走”了出去,山路在脚下铺展,他,他“走”向了清水氏的城寨废墟。

仿佛时空在倒流,世界在消失,这个孩子又重新变成了婴儿……

婴儿可以自己行走吗?需要体会这行走的含义,只是在造化中展现一切,他是被山爷从清水氏的城寨废墟抱回路村的,如今在自我造化的世界中回归。有很多事,当年的山爷并不清楚,除了虎娃和玄源之外可能也只有山神知晓。

虎娃在九重天仙界中所经历的一切,包括他所施展的神通手段,对太昊天帝都毫无隐秘可言。这一切都会化为太昊的见知,这就是帝乡神土的玄妙。

在寻常情况下,假如一位真仙在帝乡神土中施展的手段不为天帝的见知所容,他可能就会被驱逐出去;但在虎娃如今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恐怕只会施展不出来。

可迄今为止,虎娃在九重天仙界施展的所有神通秘法,都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不论它们原先是不是太昊天帝所知的,至少都是能与太昊的见知相容的,而虎娃施展出来之后,就算是太昊原本不会的,今后也自然就会了。

但在建木第九枝世界中,虎娃除了施展新领悟的造化神通,几乎没有演化任何神通手段,他在走向回归。婴儿本是无中生有,而如今却又重归于无……

当“有”重归于“无”之后,建木第九枝世界自然也不复存在,虎娃的仙家形神重新凝炼于无边玄妙方广中,他就这样离开了,却不知岁月已过去了多久。九重天仙界已经关闭,虎娃既然已经踏过九枝世界而出,此刻便再也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无边玄妙方广一无所有,虎娃的形神孤寂而现,仙家神意动处,感应到的是诸天万界。

所谓诸天万界,是实指亦是虚指,就是指无边玄妙方广中所开辟出的世界。比如虎娃能清晰感应到的就是神农原仙界与昆仑仙界,那是他曾经去过的地方。高阳天帝所开辟的北冥仙界,虎娃从未涉足,但也随时可去,只要是缘法所致。

九重天仙界不见了,但瑶池仙界还在,虎娃能够感应到瑶池仙界的存在,同样也能感应到他还进不去,因为少昊天帝不欢迎或者说暂时不欢迎。除此之外,虎娃还能在无边玄妙方广中感应到另一些世界的存在,但也仅仅是感应而已,若无缘法他亦无法进入。

当他踏出建木九枝之后,就能感应到诸天万界,尽管有些地方无法进入,但这已经是很了不得的成就了。那些与虎娃从来没有缘法、素不相识之人,也可能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却能被虎娃所感应,已说明虎娃的修行包容这些仙家所悟。

无边玄妙方广中不是只有五位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吗?的确是这样的,可是虎娃却能感应到别的世界,甚至是随缘而生、随缘而灭的世界。

虎娃出现在无边玄妙方广中,他的形神就是一方世界,随手也可以造化出一个路村或者别的天地场景。但这是只属于他的世界,就像曾经在建木第九枝世界中所做的那样。

可是这样的造化神通,与开辟帝乡神土不同,只是代表了真仙修炼到极致的物化之境,只对于虎娃本人有意义,而对于虎娃之外的其他任何人都相当于不存在。

虎娃可以随手造化出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可以很简单,可能只是一栋房子、一座洞府,随缘而生,他离开之后也会随缘而灭。

虎娃能感应到诸天万界,他本人的形神已是诸天万界之一,这种随缘生灭只对自己有意义的世界。若是别的仙家所造化,虎娃当然也进不去。

……

伯禹率众治理河泛之地,开挖大河新河道的工程已接近尾声,三千余里的长渠借助原先的各条河谷地势衔接,基本已达到了引大河改道的要求。宗盐与少务仍在巡视各部,这是三年来他们第五次到达幽风部,也是他们巡视河泛周边诸部的最后一圈。

两人再次受到了幽风部的热情接待,还是住在族长家的院子里,一路随行的白兔留在村外的山野中并没有露面。就在这天夜里,白兔却突然受到某种惊动,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似乎在遥望着另一个世界。它莫名感应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却不太清楚究竟是何事。

诸天万界中又多了一界,那一界并不在月亮上,而在无边玄妙方广中。白兔夺舍前为凿齿时,修为也仅仅是九境,并没有飞升成就真仙。如今夺舍后修为更低,却还保留了当初的见知,因此朦胧有所感应,却不能领悟真切。

在无边玄妙方广中,虎娃的感应却是清晰而真切的,竟然又有一处新的帝乡神土出现,这是谁成就了天帝?诸天万界中只有五处帝乡神土,九重天仙界“消失”后,虎娃仍能感应到四处,并能进入其中的三处。

但如今的的确确又有一处帝乡神土出现,而且是虎娃能够进入的,这说明有人求证了天帝成就,而且此人与虎娃之间还有缘法牵连。是仓颉、镇元?都不是,虎娃感应得很清楚,竟是恒娥!

虎娃心念一动,随即出现在这片帝乡神土中。与神农原仙界或九重天仙界的景象不同,虎娃的身形现于虚空,遥望一轮圆月在前,这便是恒娥所造化的广寒仙界。虎娃从虚空中向那一轮圆月飞去,形神融入清辉,又是另一番天地。

四周是一片散发着清辉的琼林,形似琅玕,却有枝无叶,亦无花果,就像一丛丛透明的水晶珊瑚。前方是一座宫阙,巍峨高耸、玉阶生辉,这世界中清泠的气息无处不在,见之如见恒娥,因为它就是恒娥的形神所化。

虎娃平日的心境,自然与这种清泠孤寂的气息不同,他若想进入这方世界,也得收敛自己的形神、不与恒娥的心境有任何冲突。虎娃修行至今,已经历与见证了那么多,他当然也能体会恒娥的心境,所以也能办得到。

恒娥既已成就天帝,修为当在虎娃之上,可是见仙界如见其人,其心境亦在虎娃所悟的大道包容之中。

虎娃并不是被惊动后进入广寒仙界的第一位仙家,他刚刚出现在琼林中,有一人已经迈步来到了宫阙前,看背影赫然竟是仓颉先生,他到得比虎娃还早,恒娥已现形相见。

仓颉刚刚和恒娥打过招呼,恒娥站在玉阶前行礼道:“无论如何,要多谢您在昆仑仙界中给我的指点,否则我也无法求证这一步。”

仓颉则叹息道:“开辟广寒仙界,以形神化为帝乡神土,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也是你自行修证,我只是告诉你,它是怎样一种成就。”

恒娥:“正如我所愿,所以要多谢仓颉先生……”话刚说到这里,两人突然都望向了琼林这边,因为虎娃来了。

虎娃迈步来到玉阶前,恒娥行礼道:“见过虎君!”

虎娃赶紧还礼道:“在这帝乡神土之中,不敢称君,您叫我虎娃即可。”

仓颉笑呵呵地说道:“小子,你来得挺快嘛!……咦,你的修为已经到了这等境地?”

虎娃又向仓颉行礼道:“我刚刚踏过建木九枝世界,随即发现无边玄妙方广中又有帝乡神土出现,原是恒娥仙子成就天帝,特来恭贺。”

恒娥却摇头道:“不敢称天帝,亦不敢称帝乡神土,无非一座广寒仙宫。”

这绝非谦虚之辞,在广寒仙界中由恒娥亲口说出来,就代表了这方世界的天地真意,令虎娃也有些恍然。恒娥确实求证了与列位天帝一样的成就,广寒仙界也是一处帝乡神土,可恒娥却不会、也不可能以天帝自称,更不能让人称她为天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