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61章、轮回的桎梏

沿着建木九枝世界层层而上时,虎娃仿佛有种错觉,好似修为境界一层层被削去,待到他登上第九枝世界,又好似重归初境。

若换作一个不能理解这种现象的人,会认为这是太昊天帝的神通强大,所造化的九重天仙界能将真仙的修为层层削去。太昊确实修为高超,只要在他所造化的九重天仙界中,飞升至此的真仙,在他面前与寻常凡人也没什么两样。

但虎娃的感悟却与此不同,他的修为境界并未真正被削去,情况恰恰相反,每登上一枝世界,便意味着真仙修为更进一重。未成仙之前的修行,有凡人九境,而登上建木九枝,则对应着真仙九重。

登上第九枝世界,修为好似又重归初境,但这初境还是当年的初境吗,他还是当年那个凡人吗?初境是什么感受,宛若婴儿来到世上,自我的觉醒,混沌中显现清明。对于妖修而言,也是一点灵智的萌芽显现,它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身。

修士迈入初境的手段,往往从清静中得,或借助某种感观的凝炼,如垂帘逆听,排除外缘干扰去感受自身的存在,进入一种纯净的状态,宛如婴儿睁开了眼睛。不过这双眼睛是能够看清楚自己的,伴随的神通往往如内视,能察知身心的变化与种种微妙的感受。

人们往往并不清楚自己的状态,比如哪里出了毛病、哪里不对劲,但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后,首先求证的便是这一点。

用语言很难形容登上建木第九枝世界后,仿佛重归初境宛若凡人,是突破了怎样一种修为、求证了怎样一种心境?但可以勉强打个比方。

比如修士突破了三境可以御物,能人所不能,这是一种成就;而突破四境可以御器,又是三境修士所不能,这是一种更高的成就。

正是因为这种比较而产生的差异,才会显得某位修士更高明,也正是因为修士的成就是通过修炼获得了他人所不具有的神通法力,所以在别人看来才会显得了不起。那么由此就导致了一个问题,成就是通过与他人比较而获得的吗?

对于人间的很多事而言,这简直就是一句废话。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挣钱更多、官职与爵位更高、拥有的领地更大,往往就意味着地位与成就更高。再稍微引申一下,甲的修为是五境,乙的修为是六境,当然便意味着乙更高明。

可是在一种无从亦无须比较的状态下,又如何去衡量一个人的成就呢?比如无边玄妙方广中一无所有,只有这么一个人,他又如何来衡量自己的成就?换而言之,如果所谓的成就一定要通过与他人比较,便意味着要依靠他人的存在才能获得,那么又何谈大自在超脱?

仙人之所以是仙人,在凡人看来,是因为他们长生不老、神通广大。但假如有这样一个世界,人人都是长生不老,皆掌握各种神通手段,在这个世界里他们都显得很平凡,那么他们是仙人还是凡人?

在很多凡人看来,假如真有那样一个世界,当然是令人羡慕的,但在这个世界中,无非是一群长生不老、神通广大的凡人,没有因比较而感觉到更超脱。而这种心态或者说心境,就是所谓凡人的桎梏,或者说轮回的桎梏。

凡人的桎梏往往体现在各种文学想象中。比如人们想象有这样一个世界,有灵气、有秘法可以修炼,比如练剑吧,这里的剑并不是单纯的剑,只是一种修为境界的象征。从普通的剑士开始,层层升级为剑师、大剑师……剑圣、剑帝,然后可以飞升。

那么飞升之后呢?换了幅地图、换了个世界,大家都是剑帝,这个世界里的剑帝就相当于前个世界里的剑士,于是从头来吧,剑帝士、剑帝师……剑帝圣、剑帝帝,或者换一种称号,然后又可以飞升超脱出这个世界,神通更广大。

周而复始,似曾相识,还是那样的人和那样的事。这是超脱吗?不不不,这就是轮回!在自我中轮回,在他人中轮回,在心境中轮回。哪怕是尽情放飞虚构的想象,仍然是在无尽的轮回中。

而成仙的真意,就是跳出这样的轮回、求证大自在超脱,所谓的长生不老、神通广大,不过是脱离轮回束缚的一种表像,而不是跳进另一个轮回中。

虎娃的修为是轮回吗?看上去倒是有点像,曾经在人间突破九境,又在九重天仙界登上建木九枝,逐渐求证真仙极致修为。可是虎娃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回归平凡,甚至重新回到了初境,宛若纯净的婴儿。

他并非是那抱在手中的婴儿,仙人已是形神一体的存在,所谓的仙人与初境的凡人感知没有区别,只因大道如此、所证与大道相合。

若想求证天帝成就,就必须有踏过建木九枝的修为,境界如此,就没有必要依赖他人的存在而获得地位成就。比如天帝,他就是世界。这是大自在,也是跳出轮回的超脱。这还是难以去描述,只能去尽量体会,以勉强可以理解的方式。

比如经常有人劝别人,或有人如此自我激励——我一定要强大,强大到不必在乎什么。但人们怎样才能拥有强大的自我,做到真的不在意,而非口中说说或者硬撑着不在乎,那必须依托于足够丰富的内在。

比如诸位天帝,帝乡神土本身就是自我求证的过程。但这种成就绝非凭空而来,他们最早也是凡人,一步步修行至今,最终求证了大自在超脱。

建木第九枝世界中有什么?什么都没有!进入这里,体会到的只是内性自在的清明。

建木第四枝世界中好像也是一无所有的,却能随缘而化,但它和最高的第九枝世界又有所区别。虎娃登上第四枝世界时看见的是洞庭仙宫,那是太昊天帝依照他的仙家神意流转造化而成。

但是在第九枝世界里,虎娃要造化出自己内在的世界,否则他只能离开。没人知道这一步的修为境界该如何去求证,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式,或者永远也求证不了。但这里毕竟是太昊天帝开辟的帝乡神土,太昊还给虎娃留下了一点指引,然后便让他自行随缘造化了。

建木第九枝世界有多大?既是一无所有,当然无穷无尽,虎娃第一眼看见的,只有一盏灯。

这是一盏很古朴、很简单的灯,一个陶碟中装着火麻籽榨的油,一根草茎一半浸入油中,另一半伸出碟外,顶端点亮着一团火光。这就是虎娃平生所见过的第一盏灯,就这么孤悬于一无所有的世界中,它就是太昊天帝给虎娃留下的一点指引或者说提示。

这盏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太昊天帝又怎会如此了解虎娃的修行缘起?这一点都不奇怪,想想当年的山神理清水是什么来历?虎娃最初的修行,对太昊而言并无秘密,他早年所获最大的机缘,也是得自太昊遗迹。

虎娃看见这盏灯,心念微动,随即世界就变了。这样的一盏灯当然不会凭空出现在世界中,它最早是山爷点亮的,然后虎娃就看见了山爷。这个世界中有了什么?有了一间石屋,石屋外是黑沉沉的夜色,石屋中的桌子上却有一盏灯散发着光和热,桌前站着山爷。

虎娃仿佛又重新成为当初那个孩子,其实身为真仙已是形神的存在,境界至此,曾拥有的形容也都是此刻的他,是什么样子倒无所谓。山爷站在灯前,正自言自语道——

“世上原先并没有灯,直至有人创造了它,然后才有了一种名叫灯的东西。但无论人们清不清楚什么是灯,将碟子、草茎、火麻油这么用,它就会出现,然后可以给它起一个名字,比如叫做灯。也就是说,在世上根本没有灯之前,其实灯已经存在了,只看人们知不知道它,又能不能发现它、点亮它。如此看来,这世上的万事万物在没出现之前,其实都早有其存在的道理,否则它们就不会出现。万事万物之间的玄妙、无论我们知不知道、知道多少,它就一直在那里。”

这段话对于当时的虎娃来说,的确是太过深奥了,但正是此刻进入建木第九枝世界后的心境。虎娃站在石屋中,向山爷行了一礼,正式面对这个世界,却突然又有了一种玄妙的感应,九重天仙界仿佛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这变化并非来自于虎娃,而就是来自于九重天仙界。真仙飞升至此若想离开,原本有两条途径,第一条路是无处不在的,随时可以走或者是被太昊天帝驱逐,另一条路就是像仓颉先生等仙家曾经做到的那样,踏过建木九枝世界、超脱而去。

虎娃现在却感觉到九重天仙界被封闭了,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但那时虎娃在九重天仙界之外,所感应到的只是九重天仙界消失了。

九重天仙界消失,对于其外的人来说,就是感应不到它的存在。但是对于九重天仙界之中的人来说,一切都没有变化;对于虎娃这样的真仙而言,也意味着外面的世界不复存在,只留在自己的记忆与见知中。更特别的是,虎娃发现自己也出不去了,别说离开九重天仙界,就是想回到第八枝世界都不可能。

这意味着虎娃无法离开这方天地,更别提动念下界了,甚至无法感受到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九重天仙界以前也不是没出过这种状况,但虎娃没有想到,自己还在九重天仙界中,太昊天帝就来了这一出,这不是坑人吗,将他困在了一个天地牢笼之内。

想必那位仙童句芒应该又一次出现在人间了,他在人间出现,所对应的就是九重天仙界消失,这位仙童没事又去溜达着去干什么了?

这意味着太昊天帝离开了九重天仙界吗?当然不是,九重天仙界还在这里,便意味着太昊还在,因为帝乡神土就是太昊的形神。但是从这一刻起,虎娃恐怕得不到太昊的现形回应了,九重天仙界中的一切,便是按照太昊的心境在自然运转。

虎娃一直没有搞清楚仙童句芒是怎样一种存在,也许是太昊天帝的一种求证手段,但虎娃本人的修为尚未到达那个地步,只能勉强理解一、二。虎娃如今想回人间的话,必须先离开九重天仙界,而离开九重天仙界的唯一办法,就是踏过建木第九枝世界。

否则虎娃就得等九重天仙界重新开启了,要不然他连外界发生了何事都无法感知。九重天仙界何时重新开启是未知之数,也许数百上千年都有可能,虎娃要想出去,更靠谱的办法还是自己踏过建木九枝。

太昊天帝这是何意,是不想让他插手人间的事、还是在考验他的修为?或者是想试试这九重天仙界能不能关得住他?

事已至此,虎娃也没有办法,甚至主动斩去了急躁的心念。要想堪破建木第九枝世界,可不像开山修路,没有明确的时间,境界不到永远都堪破不了,时间没有意义,着急更没有必要,既然走到了这里,就该把一切都放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