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55章、黄鹤之忧

听完了这番解释,五位族长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又伏地跪拜,向少务与宗盐致谢。宗盐将双手握在一起,捏着指节道:“如今妖邪已灭,巴君也将话说明白,你们便对族人解释清楚,今后不要再以部族祖训为借口、耽误治水之事。这一次就不责罚尔等了,如果下次再来时,发现你们还是没有赶上进度,可休怪我无情!”

问题解决了,宗盐便开始吓唬人了。五位族长连连叩头道:“请放心,我等一定尽派族中青壮、全力赶回进度,必不能耽误治水大计!”

少务又说道:“你等耽误的进度较多,幽风部恐难独力赶上,但也不必太过担忧。再过两个月,伯禹大人所派的筑路队伍就该到达幽风部,沿贺兰山方向至此的大道也该修通了,天下各部的支援便可送达,应能助你等抢回进度。”

当天黄昏,幽风部众族人分食剑齿兽肉,吃得是兴高采烈,天黑后各自安歇。那时的普通人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最早的原始部族还会围着火堆跳跳舞,再后来天一黑就是各自回家睡觉。剑齿兽的肉果然大补,有滋阴壮阳助兴之效,食之令人浑身发热、思饱暖之欲。

用后世的粗俗俚语形容,这东西,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女人和男人都吃了……床榻受不了!

可想而知,天黑后的村寨里是怎样一派风光。各家各户皆传出夹杂着喘息、呻吟的动静,闻之令人面红心跳、想入非非。

幽风部的事情处理完了,宗盐和少务也没有在此久留,次日便继续出发,沿着山中小道赶往下一个部族。临别之时,幽风氏率领众族人下拜道:“幽风部感谢二位大恩,将每年为恩人祈福,祝巴君与宗盐大人长命百岁!”

宗盐却板着脸反问道:“你什么意思?巴君可是吃过不死神药的,怎么可能只活百年?”

幽风氏一怔,赶紧改口道:“那就祝二位恩人长生不老!”

少务哭笑不得道:“过了,这又过了!”

等走得再也看不见送行的众人了,少务才以略带责怪的语气道:“宗盐姑娘,我知你的手段高超,但昨日独自去对付凶物未免太过危险,好歹事先和我商量一番,有更稳妥的计较再行事嘛。”

宗盐又瞪眼反问道:“你有什么更稳妥的计较吗?把你留在村寨里,我一个人去收拾凶物,这才是最稳妥的!不瞒你说,前天夜里白兔已经悄悄探明了那凶物的老巢,我当时早就准备好要过去动手了。”

少务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情况不明,你一人孤身犯险总嫌冒失,我们完全可以将事态掌控得更好。尽量打探清楚那凶物底细,若是没有把握,可以给跟在我们后方的善吒传讯,大家一起动手,最好把八丙和丁老九也叫来。”

宗盐:“你的意思,不就是嫌我当时没叫上你嘛!……善吒我见过,本事应该不小,但八丙和丁老九是谁呀?”

少务:“其实你也见过,就是为伯禹大人拉车的那两匹枣红马。”

宗盐:“它们俩啊!我还真没看出来有多大能耐,好好地站在那里都能失蹄趴下,我还说要给伯禹大人换两匹骏马呢。”

少务:“你这回可是看走眼了,它们可不是普通的马,而是两条有九境修为的赤蛟。”

宗盐:“这么大的来头!可名字怎么这般奇怪,既然叫老八和老九,那么前面应该还有七个才对。身为九境蛟龙,为何要化身为马给伯禹大人拉车啊?”

少务:“姑娘说对了,它们前面确实还有七条蛟龙。至于这它们的来历,我曾听侯冈先生说过,想当初轩辕黄帝平定天下之时,曾锁擒九条妖龙……”

少务讲起了四百多年前的传说,就连隐身在云端的黄鹤都挺好奇地凝神而听。黄鹤一梦千年至今,这千年来发生的世事相当于他见知中的一片空白。而宗盐听得则更是专注,若论见识,她恐怕连少务的零头都赶不上,这一路上听少务谈古论今,她不仅是渐渐佩服,甚至是有点崇拜了。

等少务讲完了黄帝锁擒妖龙的传说,日头已经到了中午,他们看见了白兔留下的标记,表明这附近有山泉可以停下来取水休息。两人赶路时一般每天吃两顿饭,早饭是在幽风部吃的,下一顿饭要等到黄昏宿营时,中午只是停下来休息并喝点水。

宗盐知道少务平日并不习惯饮用生水,再加上昨日刚刚下过雨、山中潮湿泥泞,她便找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升起一堆火,又取出陶罐烧水,这时白兔也蹦了出来。前方这段路已经探得差不多了,白兔说道:“看来今天夜里你们又得在山中露宿了,明日才能到达下一个村寨,那里的地界已是阴山南麓。”

宗盐:“我们用了四个多月,才沿贺兰山到达阴山,看来得快点走了。先前我怕走得太快,大叔你跟得太累,可是前日见你持剑斩杀伥鬼,修为也很是不错,看来可以再加快点速度。”

少务:“姑娘尽管加快速度,大叔我自然能跟得上。”

白兔却不无担忧地说道:“我们前段时间一直没遇到什么意外,直至在山野中惊动了那头剑齿兽。往前走,山那边就是大荒深处了,有很多从上古时修炼至今的强大存在。”

宗盐微皱眉头道:“白兔啊,你看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得注意些?尽量避开某些凶险未知的地段,以免再发生什么意外。我倒是不怕,就是少务大叔……”

少务赶紧摇头道:“不可如此!我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勘定最合适的交通路线,怎可刻意避开未知的地段,若不将周边情况都探查清楚,又怎能保证将来道路通行的安全?像剑齿兽那样的事情,其实宗盐姑娘和白兔道友做得很对,应该早早查明并解决,不能留下隐患。再说了,我们沿着山脊这边村寨之间的地域行走,不会进入大荒,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凶险。先以探明情况、勘定路线为主,若是遇到了什么妖邪凶物,能收拾的便顺手收拾了,若是感觉难以对付,再叫人来一起收拾。”

在山野中遇到了意外,宗盐为了少务考虑,正打算接下来是不是要避开一些未知区域。而少务的意见却恰恰相反,正因为山野中还有这些未知凶险的存在,恰恰要将这些情况都一一探明。

在内心深处,平生第一次施展武夫丘剑术斩杀众多伥鬼的少务,隐约竟有了几分少年情怀,他没捞着与宗盐一起勇斗剑齿兽,但还想着找机会亲自出手荡平妖邪呢。

说是若遇到没把握搞定的妖邪凶物,便叫后面的善吒等高手一起来,实际上他们沿着阴山南麓从西到东走了上千里,遇到状况都是自己搞定的。白兔很谨慎,暗中探明了深山中的各种情况,沿途确实有不少妖邪凶物存在,但在宗盐眼中没有什么搞不定的,这一路几乎是平推过去,斩杀了大大小小不少妖邪,就连少务都觉得很过瘾。

这倒是苦了暗中跟随他们的黄鹤,总是提心吊胆地关注着周边的各种动静。但是情况还好,正如少务所说,他们只沿阴山南麓有人烟的地带行走,并没有越过山脊进入北边的大荒,碰到的妖邪凶物都是可以对付的,总算是有惊无险。

宗盐和少务不仅斩杀了不少妖邪凶物,还惊走了不少。黄鹤也暗暗心惊道:“宗盐这姑娘也太猛了,假如不是有少务在身边时时提醒,她说不定就手持神戟追杀到山那边的大荒深处了。”

性子这么猛的姑娘,是怎么突破七境修为的?须知从六境九转圆满突破到七境初转,要经历所谓的“真人返璞”之劫,后世修士又称之为“真空劫”,会神通法力尽失,不仅处境很凶险,而且对心境也是一种磨砺考验,越是好勇斗狠之人就越难渡过。

黄鹤转念一想,宗盐也并非是好勇斗狠之人,她虽经常威吓那些没按期完成治水任务的部族,但在少务的劝阻下还是很愿意讲道理的、只要她明白了道理。宗盐的确生猛,但她从来也不凭着身份和武力欺压他人,这一路上都是按照少务的意思在办。

另一方面,这姑娘天生神力,就算失去了神通法力,平日在部族中也没有什么搞不定的事情。像她这种人,“真人返璞”之劫可能在无意中就过去了,甚至都没什么感觉。

但黄鹤也隐约为宗盐有些担忧,因为她这一路得罪了太多的人,不仅包括那些没有充分理由却未能按期完成任务的部族,还有山中那些妖邪凶物。这些人是她和少务一起得罪的,但少务将来返回巴原后,以他的身份,估计也没人敢去报复,可是宗盐就不一样了。

宗盐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部族的首领,如今却结了不少仇家,待治水大事结束后,未必没有人会暗中寻仇。伯羿当初宰了大大小小二十多个部族君首,宗盐没那么夸张,但也差不多揍过这么多部族首领,还斩杀了三位族长,她赶走与斩杀的妖邪凶物则更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