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49章、当年之剑

说话间,虎娃伸手遥遥一指宗盐的眉心,似是将宗盐定在了那里。半晌之后,宗盐的双肩一动,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虎娃愕然道:“彭铿氏大人,您传授了我什么?”

虎娃淡淡道:“宗盐族长任务艰巨,我特传授一门神通秘法,若好生修持,将来或可救你一命。此秘法重在凝炼神魂,但你也一定要注意,切不可效邪修为祸世间。”

虎娃给她留下了一道神念心印,包含的内容十分玄奥。短时间内宗盐也无法完全解悟透彻,只知这是一门修炼神魂的秘法。而虎娃说完这番话后,转身便消失不见。他是借助神器玉环以分化形神之身现身于此,此刻已离去。

宗盐得到仙家高人所传的神通秘法,回去后参悟修炼,发现这一门凝炼神魂的秘术,正是天生神力的她以往修行所缺。待修炼有成后,元神竟可离体出游。这其实是凝炼阴神的功夫,阴神离体不可触物、不可太久太远,否则会伤及形神。

随着行功精进,修炼此秘术甚至可以短暂托舍于其他人或禽兽,在暗中窥探其隐私或用某种察觉不到的方式影响与操控其行止。这就是邪修行止了,而虎娃早有警告,让宗盐修此法只凝炼神魂,切不可效仿邪修为祸。

其实很多种神通秘法,假如换一种方式施展,都可能成为某种邪术。比如最普通的、突破三境修为标志的御物神通,一样可以用来偷东西啊。

虎娃传授宗盐的秘法,脱胎于纯阳诀又非当年高阳天帝所传的纯阳诀,而是他自行演化的手段。若是被后世所谓的神道修士所得,定会欣喜若狂。但虎娃无意让宗盐去当什么山神、鬼修,这姑娘本人也根本没那种想法,他是另有用意。

淮水岸边,玄源问虎娃道:“你给那宗盐姑娘留下了什么神念心印,难道是告诉她前世之事?”

虎娃摇头道:“当然没有!世间生灵,无所谓什么前世不前世,命煞之事与她无关,我只是传了她一门神通秘法……”神念中解释了秘法玄妙。

玄源蹙眉道:“你是打算将命煞之身给她吗?可是以她的修为,就算修炼了这门秘法,也不可能完美托舍。”

虎娃:“若她将来能突破九境修为,自有夺舍之能,甚至可以九境阳神化身夺舍,根本就不需要我再传授什么秘法。若她没有突破九境修为,修炼这门秘法只是缘引,若真有什么变故,其实还要我施展仙家手段相救。”

玄源:“你认为她将来会遭遇什么变故?”

虎娃:“我亦不知,只是留一线缘法。当年曾眼见命煞殒落,今生若有事,亦是给她留一线生机。”

玄源又若有所思道:“不知少务见到宗盐,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虎娃:“我也很想知道!”

说完这番话,虎娃挥手祭出一道光华飞向天际,似是送出了什么讯息。于世间欲寻的生灵已见,在淮水边的这一段修行亦圆满,他和玄源亦离去。临去前,虎娃又给山脚下的青牛留下一道神念心印,让它自行前往洞庭仙宫所在,沿途跋涉也是一番修行游历。

虎娃和玄源返回洞庭仙宫、宗盐修炼神通秘法,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伯禹回去之后,立刻召集身边众人详细介绍了他将治理河泛之地的方略,然后派伯益前往蒲阪城,请求天子重华正式下帝命给天下各部。这是需要很多部族齐心协力多年的浩大工程,请天子直接下命令是最好的方式。

可以想象,这个治水方案肯定超出了很多部族预计,有帝令在手,伯禹也好从容行事,能免去很多麻烦、最大程度的减轻压力。劳民伤财之举总会遭受抱怨,如此一来,大家抱怨的主要对象就不再是伯禹,而变成天子重华了。

这不是伯禹想甩责任,而是重华身为中华天子就必须承担的事情;另一方面,这也表示了伯禹对天子权威的尊重。伯禹为天下各部治水至今,已获得万民的赞誉,而这些赞誉同样也是给天子重华的。伯禹毕竟是天子的臣属、领帝命治水,他的功业也是重华的功业。

重华继任天子时,也是中华各部承受苦难最神重的岁月,绝对是临危受命,举措稍有失误就可能身败名裂,乃至祸国殃民。但他却把局势掌控得非常稳,中华各部不仅没有分崩离析,反而在苦难中恢复生机、让万民看到了更美好的将来。

重华天子如今的威望,隐然已超越了当初的帝尧,甚至被众君首赞誉为比帝尧更出色的一代贤君。从这个角度,几乎已没有人能比重华做得更好了,随着伯禹治水取得越来越多的成效,中华天子的威望也越来越高,此时再下什么命令,天下各部响应云集。

伯禹派助手伯益去见中华天子,并派托丙赤和丁赤驾白香木马车护送,然后又朝巫讴行礼道:“先生,禹能否请你与伯益同行?沿河泛之地行走各部,或有可能发现玄珠踪迹。”

巫讴点头道:“这个建议不错,我确实应到河泛之地去走一圈。”

伯益的任务不仅是请求天子下令,还要将帝令传达给各部。天子有令,各部当然不敢不执行,但被动的执行命令与真心的愿意配合,情况是完全不同的。巫讴能言善辩,可以回答民众的各种诘问,能将天子的命令以及伯禹的治水计划解说透彻,让各部民众都能理解为何要那么做。

伯禹的治水计划具体实施的第一步,就是由伯益请求天子的命令,然后由巫讴陪同伯益将天子的命令送达各部,并向当地民众解说。

至于中华天子会不会认同伯禹的治水方略,这也是对重华的考验。水患已有二十年,如今中华各地已治、唯留河泛之地,可用另一种方式很顺利地圆满收尾,立下不世之功。是否还有必要发动天下各部进行这么浩大的工程,留下未知的变数甚至可能使声名受损?

而伯禹并不认为重华会拒绝这个要求,其实他很了解这位中华天子。

……

虎娃在淮水边祭出的那道光华,远远的越过南山、再进入大巴山脉,飞入了不为人知的昆吾洞天。片刻之后,有一只黄鹤从昆吾洞天中飞出了群山,向着巴都城方向翱翔而去。

这一日,刚刚结束了例行的朝会,忽有内侍禀报巴君少务,王宫外有一自称黄鹤的修士求见。少务知道黄鹤的身份,其不仅是虎娃的弟子,亦是一位上古地仙,不敢怠慢,立刻在平日处置政务的偏殿中召见了黄鹤。

少务与黄鹤私下里交谈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一顿饭功夫之后,少务又命人将瀚雄召进王宫。朝会散后瀚雄刚刚回到府中,又被少务派人给叫回去了,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意外变故,赶紧乘车前来。

在偏殿中见到少务时,少务并没有坐在国君的宝座上,就站在厅中等候。瀚雄正要行礼下拜,便被少务一把托住了。少务没有独自坐回宝座,而是挽着瀚雄的手臂就在旁边并肩坐下。

瀚雄很吃惊啊,有些不安地问道:“主君,究竟发生了何事,您这么着急把我叫来?”

少务:“师兄啊,这里只有我们兄弟两人,就不必再叫什么主君,称我少务师弟即可……虎娃师弟有事请我帮忙,我将去国远游,恐要好几年后方能回归。”

瀚雄愣住了。让一位国君不仅离开王宫而且离开他的国家,一去就是好几年,这种事情听上去未免太荒诞了,但偏偏就发生在眼前。能一句话就让少务这么做的,恐怕只有虎娃了,甚至连天子重华都不行。

瀚雄愣了半天才讷讷道:“这么长时间啊……那巴国怎么办?”

少务:“仍如我以往出行时那样,由公子少廪监国、师兄你来辅政。但是这次情况又有点不同,我要到三年后方得回归。在这三年,少廪若肖,我归来时便正式禅位于他;若其不肖,那便不必说了。明日朝会时,我将宣布此消息,今日特意先与师兄打声招呼。”

所谓“肖”,就是像的意思,少务给这个儿子起名叫少廪,就是寄托了对其祖父后廪追思。少廪治国,能不能像他的父亲少务、祖父后廪那样出色,便是少务考验嗣君的标准。

其实对少廪来说,他治国可要比父辈们轻松与舒服多了。巴原内乱已平、水患已治,只需守成即可,若他还算贤明的话,应不难通过这三年的考验。

少务又详细告诉了瀚雄,虎娃找他为何事,并要求瀚雄保密,对外只宣布巴君将随奉仙君远游、三年后方可回归,然后问瀚雄还有什么话要托他转述给虎娃?

瀚雄想了想说道:“当初我和虎娃、盘瓠师弟前往武夫丘,在红锦城遇一老者摆摊出售山货与一柄剑胚。当时不识其人就是剑煞宗主,虎娃师弟指点我买下了那柄剑胚,并说此物乃是神器之材,可随修为精进而不断祭炼。我得此剑胚后随身至今,虽已将其祭炼为法器,但以我的修为,今生恐无望将其祭炼成真正的神器了。它留在我手中实在可惜,请少务师弟将其携去、转交给虎娃师弟,令此器不至蒙尘埋没。”

少务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点头答应了。如今少务与瀚雄皆已年过七旬,瀚雄是武将出身,又有修为,身子骨还挺硬朗,便今生应很难突破大成修为了。至于长生成仙,瀚雄本人更是没有想过,对于世上绝大部分人而言,那就是渺茫的传说。

同为武夫丘上的师兄弟,瀚雄的修为成就,无法与虎娃相提并论。但所谓成就,也要看是在哪一方面、又与什么人相比?瀚雄这一生在巴原上已是位极人臣、尽享尊崇,远非普通人可以想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