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41章、九头相柳

虎娃倒不担心自己收拾不了相柳,而是不想对周边造成破坏。他毕竟没有见过相柳动手,不知其人有何等神通手段,万一在搏命时让其冲出包围或者战况失控,后果可能相当严重,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出帝江撞开天幕那等意外。

相柳见势不妙,反应也很快,既然无法冲入水中,手中的飘带化为浓雾铺展,其人已向涂山部的方向急遁而去。相柳也不傻,已明白过来对方在担心什么,涂山部所在乃是淮泽一带如今人烟最密集的地域。

只要冲到了那里,东华和应龙等人就不好尽全力动手了,对方一旦有所顾忌,便是他脱身的机会。

前方忽有九道长虹升起,如一道冲天的屏障,挡住了相柳的去向。这是青丘在涂山洞府中启动了仙家禁制,她曾以此手段阻挡淮泽水妖进犯。涂山洞府仙家禁制之力尚未完全恢复,仅凭青丘恐挡不住相柳的全力冲击,但阻上一阻却没问题。

可是相柳连冲到涂山上空的机会都没有,应龙的翅膀又带着风雨挥来,于半空再度将相柳截住。相柳翻了个跟头没有硬往前撞,却在空中发出一声怪吼,摇身化为一条百丈余长的九头巨蟒。

玄源惊讶道:“这是什么神通?似吞形之法!”

相柳并不是妖修,这九头巨蟒并非他的原身,可眼前情景亦非幻化。虎娃道:“我在九黎之地见过类似的巫蛊秘术,想必少昊天帝当年也见过,吞形诀并非凭空而创,应多少与之有些渊源。观此巨蟒,倒令我想起了修蛇。”

玄源:“修蛇可没有九个脑袋。”

虎娃:“蚩尤神功,是祭炼自身形骸。九黎乃蚩尤后人,另有秘法传承,以本命蛊虫、蛊兽融于自身,宛若吞形……至于这九个脑袋,则是另一回事,应是相柳修炼九境阳神化身不得法,或是他自以为另辟蹊径、能更添秘术威能。”

天下各种修炼秘法很多,尤其是修为到了大成之上,各派传承重在境界感悟,而修行往往各凭机缘,会出现五花八门的神通手段,谁也难料有人会修炼出什么样的秘术。但万变不离其宗,将每层修为境界皆演化至极致的虎娃,自能看出端倪。

他看出相柳修炼的是类似吞形之法的九黎秘术,所吞之形又类似修蛇,并在此基础上修炼九境阳神化身,看上去却有些不伦不类。难说相柳所走的路是对是错,但至少是走偏了,可是神通威能不小。

巨蟒的九个脑袋分别朝着三个方向,每颗头颅都像一座小山,吐信射出八道红光。在这八道红光的掩护下,最中间的那颗头颅又喷出一道暗黄色的水柱,直向应龙而去。

他这是干什么,想用口水喷死应龙吗?水柱带着一股腥风,见风便燃起了火焰,火焰还伴随着浓烟。虎娃以神念提醒道:“应龙莫沾,有剧毒!”

应龙已是真仙,并非凡人血肉之躯,根本就不怕寻常的毒物。但是九头巨蟒的毒涎却能侵蚀仙家形神。若是被其沾上了,火焰和浓烟还会造成持续不断的伤害,除非散去形神重新凝聚仙身方能甩脱,但那样便等同极大的损耗。

不用虎娃提醒,应龙已向高空倒飞,同时双翅一拢,暴雨倾泻浇向火焰,狂风已将毒涎卷到了远处。毒涎落在淮泽岸边,土地立刻化为了黑色并向下凹陷、被腐出一个大坑,坑中泥土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仍往外冒着火焰和毒烟。

相柳也知今日若不拼命就没命了,所以也发了狠,施展出看家绝技。分别射向东华和虎娃的红光只是打个掩护,他等的就是应龙退开的这瞬间机会,身形一展就欲脱困而去。盘旋的巨蟒陡然在空中绷得笔直,却没能在第一时间走掉,玄源手中已飞出一道丝光,将巨蟒的尾巴给系住了。

虎娃的石头蛋化为的剑雨已劈开射来的红光,又汇成一柄巨剑奋力斩去,将巨蟒正中间的那颗头颅给斩了下来。没有鲜血飚飞,眼前的景象很是诡异,蟒首落下后随即便化为飞烟,那脖颈处的断口一缩,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又长出一颗头颅,只是巨蟒的气息似是弱了那么一分。

巨蟒一声嘶吼,竟奋力挣脱了玄源的束缚,蟒尾上一片血肉模糊,无数鳞片化为飞灰,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模样。看上去他好像没受伤,但这是一种自损形神的打法。

巨蟒的后半身向前一卷又向上一弹,顺势向应龙抽去,竟呯的一声将应龙给撞开了,蟒尾上又是一片血肉模糊,也将应龙翼上的羽毛打落了不少。东华的法术亦攻杀而至,他拨动琴弦化为一根无形的线,在空中又勒掉了最旁边的一颗蟒首。

蟒首被斩落后再度重生,相柳竟似打不死一般。虎娃和玄源已现出身形来到半空,九头巨蟒的四颗脑袋各转方向再度喷出毒涎,带着浓烟和火焰分别射向四名对手。虎娃挥袖,将射向他和玄源的两道毒涎凌空拢起,收到山丘上的丹炉中。

东华挥手卷起了一片无形浪涛,将毒涎卷到了岸边;应龙则是故技重施,不敢让毒涎沾身,祭狂风大雨将其吹浇而落。淮泽岸边随即又多了好几个黑色的陷坑,伴随火焰和毒烟升起。

虎娃已祭出一朵五色神莲护住了玄源,空中挥剑又斩落一颗头颅;而应龙后退的同时双翅挥出无数羽刃,接连斩掉了两颗头颅。至此巨蟒被连斩五首,气息又弱了不少。相柳心知敌不过四人合击,拼着又丢了三颗头颅仍然直扑应龙,有三颗头颅同时张开巨口又欲喷射毒涎。

虎娃一招手,山下青牛的鼻环飞上了半空,一化为三,正在打在那三颗头颅上。蟒首被砸垂了下去,好半天也无法再抬起,但蟒身却继续卷向了应龙。

九头巨蟒吐出的毒涎能侵蚀仙家形神,落地之后更能使那一片地方寸草不生并带着剧毒,应对起来非常麻烦。好在当巨蟒某一颗脑袋被斩落后,短时间内便无法再吐毒涎,须等到其完全长成。

无论是脑袋被斩还是吐出毒涎,巨蟒的气息都会减弱,相柳这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但围攻他的对手却不愿与之换命。相柳只扑应龙也是正确的战略,身为高人当然能看清战场形势,应龙若退他便有机会突围,应龙不退他便用蟒身将其缠绕。

假如应龙真被巨蟒缠住了,其他人再攻击时便会有所顾忌。应龙若不想与相柳同归于尽,也得重凝仙身摆脱,在那一瞬间便是相柳的逃遁机会。

应龙未退,但相柳亦未得逞,虎娃的石头蛋已化剑阵拦在应龙身前,此时却有一根铁棒斜扫而至,竟将硕大的巨蟒给挑飞了。伯禹乘坐两条赤色妖龙所拉的白香木车飞天而至,远远地便祭出了神珍铁棒,同时以神念喝道:“勿在此地斩他,以免遗毒淮泽。”

今日这么多高人合击,斩杀相柳不难,可是相柳如果濒死爆发、毒涎乱喷,后果很麻烦,可能把这一带的大片土地污陷成毒坑,假如再有大量毒涎落入淮水,还不知会给周边以及下游造成怎样的影响。

这也正合虎娃之意,众高人随即皆腾空向着九头巨蟒追去。伯禹那一棒很巧妙,虽将九头巨蟒砸得不轻,却也等于将他挑飞到了包围圈之外。相柳当然会见机逃遁,而伯禹的目的就是让他逃,众高人呈口袋形追击,相柳也只能往一个方向逃。

虎娃等人并没有着急追上他,不久之后已越过淮水下游到了汪洋上空,在这里可以尽情地动手了。伯禹乘飞车举着铁棒掠阵,东华和应龙陡然加速从两翼包抄,而虎娃已祭出了金刚琢与石头蛋,却突然又将神器在空中定住。

因为有一位独臂巨人从虚空中现出身形,仿佛是早就等在这里,飞遁中的九头巨蟒正撞向他的胸前,此人竟是禄终。相柳暗道不好却已避无可避,九口齐张,三十六枚尖牙一起咬向禄终。禄终却连躲都没躲,所化巨人伸手一把就将蟒身与九头相连的蛇颈攥住了,并顺势一抖。

九颗头颅刚抬起来,又给抖下去了,一口都没咬中,看架式简直是险之又险。蛇颈被攥住,蟒身却顺势一甩将禄终给缠住了,企图发力将其绞杀。

巨蟒缠绕在禄终身上绷紧,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片片巨大的鳞片碎裂崩落,不知用了多大的力量。九颗被抖垂的头颅再度扬起,又打算喷射毒涎。禄终却仿佛对巨蟒缠身浑然不觉,右手攥着蛇颈奋力一挥、向海面砸去。

不远处有一座岛,应是岸上山脉延伸入汪洋中的山峰露出了水面。九颗头颅被甩直了挥出去,毒涎全部喷偏了。每滴毒涎落在海中,周边十丈内的海水就如沸腾一般,还有被毒死鱼虾漂了上来。

这已是相柳的最后挣扎了,九颗头颅都砸在了那座海岛上,动静宛如天崩地裂,露出水面的山峰都被砸塌了,九颗头颅也全部被砸得血肉模糊。禄终冷喝道:“当初就想宰了你,可是你这胆小鬼却不敢给我出手的机会,今日终于抓住了现行!”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