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28章、天外飞来

东海青童自报家门后,众高人皆过来见礼,就连应龙与巫明也落下云端现身。敖广道:“前辈号东海青童,与晚辈颇有缘法啊!晚辈亦来自东海……”

只是此东海却非彼东海。敖广所出身的东海,其实是巴原上的大泽。而青童所谓的东海,是指汪洋靠近陆地的海域,就其地理位置来看,接近于后世所称的“黄海”。而后世所称的“东海”,更接近于上古时所谓的南海。

这里是战场,并非待客之地,众人交谈多附神念,很快就将如今的淮泽形势以及方才那场大战的经过介绍了一番。

东海青童道:“我在东海修行,久经风浪。来日再有大战,若淮泽水妖兴风作浪,我当助伯禹大人克制其术。若再借得几件趁手神器,则更稳妥。”

话音刚落,众人忽有所感,皆扭头望向天际。八道光华从天际飞来、直奔东海青童。而东海青童动念间已知发生了什么,伸手一引,那八道光华悬在他身前停住,竟是琴、瑟、钟、鼓、笛、笙、筑、磬等八件神器。

这八件神器的形制皆是乐器,而乐器在当时很多场合也是礼器,很多高人喜欢将法宝打造成礼器的样子,而形制也与其妙用有关。

远处云端上的玄源愣了愣,随即笑道:“看来真是自家弟子,你出手可够大方的!当初那么多人欲求一件神器而不得,如今你一次就给了他八件。”她已经看出来了,那八件神器都是从薄山方向飞来的。

虎娃也有些惊讶道:“这么多?这可不是我给的,是他自凭缘法而得,只是这缘法是我当初所留……居然都是乐器,看来与克制水妖神通有关。据我所知,这其中有四件,就曾是商章、鸿蒙、兜户、犁娄这四部的传承之物,还真是巧了!”

这八件神器,好像也不能算是虎娃所赐。虎娃当初留的只是仙家缘法,并非是指定谁就能拿到哪件神器。方才虎娃在云端上亦未施展任何神通法术,那八件神器是自行飞来“投奔”东海青童的。

但是另一方面,这八件神器也等于是虎娃所赐,若无当初的仙家缘法,它们今日也不会飞来。而且这些神器的原主人皆殒落于围攻伯羿的大战中,虎娃捡到它们时,当然没有得到仙家神魂烙印传承。

后来虎娃用仙家大神通,包括他在神农原仙界中闭关所悟的炼器手段,逐一重新祭炼了这些神器。往后再得到这些神器者,也同时会得到虎娃所留的神器传承。

山顶上的众人亦是吃惊不小,等回过神来已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上前祝贺。东海青童收起神器,朝天跪拜道:“多谢师尊赐器!”

东海青童并没有发现虎娃,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是自有玄妙感应,他跪拜的方向并非是神器飞来的薄山,而是恰好面对虎娃的位置。待跪拜已毕,伯禹问他道:“您的师尊是何人?”

东海青童答道:“奉仙君、彭铿氏大人虎娃。”

伯禹上前把臂笑道:“原来是一家人!”

正在说话间,巫明突然又抬头看向南方的天际,东海青童与应龙亦同时望去。居然又有一位真仙赶至,转眼间便落在了近前。来者形容枯瘦、肤色黝黑,向众人拱手道:“本座乌木由,受神农天帝之托下界,前来相助伯禹大人收拾淮泽水妖。”

远处云端上的虎娃道:“原来是他。”

玄源好奇地问道:“夫君与这位仙家亦相熟吗?”

虎娃:“谈不上相熟,但在神农原仙界曾有一面之缘。其人擅治伤,在人间时曾为木黎部大巫公,幼时乳名乌木,成年后为大巫公时又称木黎由。三百年前历天刑成就真仙,飞升至神农原仙界,不复人间九黎大巫公身份,便自号乌木由。”

虎娃第一次飞升至神农原仙界时,除了神农天帝外,只有与他在人间有缘法牵连的赤松和啸山君特意现身迎接。当时他来去匆匆,并未见到神农原仙界中的其他众真仙以及九境飞升的所谓天仙。

而众仙家在仙界各自逍遥,无事也不会相扰。除了相熟投缘之人,很长时间都不见面也是正常情况。

虎娃第二次去神农原仙界时,乌木由曾特意前来拜访。因为虎娃曾去过九黎之地,并助伯羿除掉了所谓的蛊神。这些都是乌木由飞升很多年后所发生的事情了,但乌木由仍然很关心。虎娃向他介绍了如今九黎各部的很多情况,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玄源微微点头道:“虽说历天刑成就真仙时,已将人间的一切相还,但缘法未必斩尽,只看本人之念了。乌木由曾特意拜访你询问九黎情况,说明其对人间仍有念。而伯禹治水,亦有大恩德于九黎各部,所以神农天帝便派他下界相助,以尽其缘。”

这时乌木由与伯禹等人见礼已毕,又有一位真仙助阵,大家更觉惊喜。敖广向来多嘴,凑热闹又问了一句:“乌木由前辈,您是不是也想找一件趁手的神器呀?”

乌木由答道:“正有此意。我当年曾用过的神器留在了人间,可惜听说后来被木黎部遗失……”

话还没说完,这位仙家突然住口,又扭头远望,只见从薄山方向又飞来一道黯淡的光华。乌木由伸手一招,光华飞入他的手中化为一根藤杖,通体颜色很深呈现出乌木光泽。乌木由黯然半晌,这才感叹道:“乌藤杖,就是木黎部的传承神器,我在人间时也曾执掌,如今却换了传承。”

远处云端上的虎娃也忍不住叹道:“这还真是他的缘法!”

这是连虎娃都没料到的情况,他方才亦未施展任何神通法术牵引,乌藤杖是自行从薄山飞到乌木由手中的。这件神器本是木黎部传承之物,但九黎诸部在南迁的过程中和其他各部多有冲突,也有不少族人离开,并融入了其他部族。这根乌藤杖后来不知遗落何处,没想到今日又回到乌木由之手。

众人纷纷上前恭贺乌木由,乌藤杖今日终于物归其主,而乌木由也是感慨良久。伯禹原本早就打算收兵回去了,可是接连有两位真仙赶到,所以又在原地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大家又聊了半天,天上已经不再往下飞神仙,终于结伴回营。

又添了两位真仙助阵,众人再想对付淮泽水妖当然是信心大增。走在路上的时候,芈连问道:“伯禹大人,众水妖已退回淮泽,今日一战并未损其根本,接下来您如何打算?”

伯禹答道:“我们不能总是等这水妖袭扰,有来便有往,且下一份战书、约定时日与战场,邀它们列阵决战。以那无支祁脾性,必定会来,且会聚齐众水妖大举前来。”

芈连又问道:“既主动下战书、激那无支祁率众决战,那么决战之期当定在何时?”

伯禹沉吟道:“今日之战,谁都没有奈何得了谁。但诸位受了伤,需要时间调养恢复,彭铿部的两支军阵亦需重新整编,还要待另外那八支军阵组建完毕,怎么也得再等月余时间,就定在下个月的望日吧……主动下战书,也可暂且稳住无支祁,免得总有零星袭扰、不胜其烦。”

乌木由插话道:“我擅疗伤,可为众人施治。”

伯禹:“那就烦劳您先为善吒、芈连和云起治伤。”

……

伯禹这边需要时间休息和准备下一场大战,淮泽水妖那边的情况也一样。无支祁麾下的水妖阵亡数十、受伤近百,他本人则挨了伯禹当头一棒,刀头妖王受重伤,另外两位妖王谗草和叉尾也都有伤在身。

回到淮泽深处的仙家水府休整了数日,无支祁又命小妖将受伤的馋草抬来,仍与它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对付伯禹?馋草妖王虽受了伤,但脑子还没坏,它平日就是负责给无支祁出谋划策的。无支祁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很多都出自这位谗草妖王的主意。

一条硕大的白鳝鱼,浑身鳞皮剥落、伤痕累累,斜躺在软榻上,有气无力地口吐人言道:“大王,上一战虽有些许折损,但那伯禹亦未奈何我等。我淮泽大军未能一举克敌,其实吃亏在战场地势不利,否则已将对方拿下。我等的优势是在水中,若上岸太远则不利施展神通。而那伯禹的优势是在岸上,就算能邀高手并整编军阵作战,也无法奈何淮泽中的浪将。如今正是相持之势,而那伯禹已领教了大王之威,当初相柳派考世所献之计,如今倒可以考虑。”

恰在这时,有小妖来报,伯禹派人投书于淮泽。小妖不识字,馋草妖王倒是识字的,它也算是淮泽中难得的妖才了。取过投书看罢,馋草鼓着鱼眼道:“那伯禹约大王您在淮泽岸边列阵决战,时间定在下月望日。”

水中妖类未受教化,当然不懂中华历法,大多是不太会算日子的。很多部族平民同样也不懂历法,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月份,因为那来自月亮圆缺。每月皆有朔望之日,所谓朔日就是无月之日,所谓望日就是月圆之日,就算天阴看不见月亮,大家也能知道。

而妖类是自悟修行,天生就对月亮圆缺很敏感。所以伯禹下战书定的日子,也符合妖修的见识,一说就清楚是哪一天。

无支祁勃然怒道:“我还没去找他报一棒之仇,他居然主动来下战书了?决战就决战,届时杀他个片甲不留!”

馋草妖王赶紧劝阻道:“大王且息怒。伯禹邀您列阵决战,正是见面商谈的机会呀!否则我等欲行考世所献之计,又如何约伯禹见面呢?”

无支祁眉头一皱:“你的意思是说——就趁这个机会跟他谈判、让他答应我的条件?那么带多少人去呢,是否需要率我淮泽浪将列阵宣威?”

馋草妖王:“当然需要,虽是谈判,但也要摆出决战的架式,不仅要带人去,而且应该将能动用的战力全部带去。据水列阵扬威,令那伯禹不得不答应您的条件。”

无支祁冷笑道:“他敢不答应!就算他能聚众在岸上顽抗,但在淮泽之中又能奈我何?我肯谈判,只是给他一个体面而已,他还得感激我才是!”

馋草妖王:“此事想必伯禹也做不了主,只有中华天子才能册封淮渎君。”

无支祁:“我这么做,也是给中华天子一个面子,中华天子岂能不答应?伯禹想安安稳稳做他的中华治水之臣,就先做好代表天子册封淮渎君的中华天使吧!”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