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27章、仙游

远处高空中隐匿身形的虎娃也是微微一怔道:“居然是他!”

玄源纳闷道:“夫君认识此人?”

虎娃:“不仅是认识。此人百年前便已成就真仙,飞升后曾进入九重天仙界。但九重天仙界不留其他真仙长居,他登建木一枝而返,亦曾造访瑶池仙界,后来下界另求精进机缘,于汪洋中驾舟潜修,号东海青童。

我当年在薄山顶上列神器于巨岩,其人闻讯而来,非为求神器,而是旁听我讲法半年。我离去之前,他欲拜我为师。我说不必,因他已是真仙,而我当时可讲之法已讲尽,未言者尚属不可述。

他却说既已得我传法,便应拜我为师,且还说我将来可继续指引于他。我推辞不过,暂记其名,并说取薄山神器既看机缘,拜师亦看机缘。”

虎娃当初在薄山顶上坐了大半年,声称欲取神器各凭缘法,实际上是为天下赶来求教的修士讲法。虎娃的点化,才是真正的缘法,众人所得的大道指引,可比那一两件神器珍贵多了。如果谁只盯着神器去,反而不会有所获。

东海青童一直都在场,但他的修为很高,以至于除了虎娃之外,谁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没有现身打扰虎娃讲法,甚至没有开口发问,但是无论谁向虎娃请教,他都默默旁听。

虎娃在薄山所讲之法,闻者各有所得,根据其悟,亦将在人间留下不同的传承,甚至开宗立派各创宗门。

而在众多的“闻道”者中,只有东海青童尽得虎娃讲法真传。虎娃回答他人之语,对方也许尚未悟透,但旁听的东海青童倒是全明白了。到后来,假如东海青童再去九重天仙界,估计已能登上建木第三枝。

在虎娃离开薄山之前,东海青童终于现身相见,他感谢虎娃指引其大道修行,并欲拜虎娃为师。正传弟子当然不能说收就收,尤其是对方已有的修为越高,师尊的态度就会越谨慎。虎娃暂时收他为记名弟子,并说正式拜师且看将来缘法。

得知这段往事,玄源笑道:“看来今日之事便是缘法,他来了,就不必你再动手,有事弟子服其劳。夫君的传人,修为是越来越高了。当初太乙将破化境,后来黄鹤更是上古地仙,如今居然又多了一位真仙……他下界修行却不为世人所知,为何当初不干脆留在瑶池仙界呢?”

虎娃的神情有些古怪道:“不是不能留,而是不愿留,下界修行寻机缘是另有所求。据我所知,他仰慕少昊天帝,明明在其形神所化的世界中,却不得与其人亲近……”

玄源也是一阵愕然,哭笑不得道:“我都有些好奇了,少昊天帝是怎样一位奇女子?听说仓颉先生也很是仰慕她。”

虎娃:“少昊天帝当然不简单,赤望丘传承可就是她留下的。”说到这里眉头微微一皱,似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不解道:“我上次离开后便有感应,九重天仙界已再度关闭、于无边玄妙方广中消失不见。那东海青童是如何得到太昊天帝传讯的?”

夫妻二人又同声道:“句芒仙童!”

……

虎娃和玄源猜对了,此事的确与小仙童句芒有关,但他们绝对想不到句芒此刻在哪里。

就在他们离开洞庭仙宫后不久,句芒的身形便出现在云梦巨泽上空,缓缓飘落于原武落钟离丘所在的岛屿上,似是自言自语道:“原来他们这几年一直躲在这里,难怪我没找着……这两人偷偷摸摸干什么呢?嗯,我得看看!”

说着话银丝大袖一展,罩住了整座小岛,这位小仙童再将大袖一收,岛屿还是那座岛屿,但眼前的场景已变。近处修竹掩映,远望依稀可见奇花灵植间有珍禽异兽栖息,是一处不大不小的仙家修炼福地。

句芒却摇了摇头,似是很有些看不上的样子。他迈步穿过竹林间的小径,走到一处泉流经过的山丘前,仿佛对不远处的精美楼阁视而不见,却眯着眼睛、探头探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知在寻找什么。

走着走着,句芒突然伸手向前一推,虚空中莫名出现了一道门户。这门好像是推不开的,但是他这么一伸手,便已出现在另一片天地中。

这里才是虎娃和玄源所开辟的、真正的洞庭仙宫所在。天地初分,仙家洞天结界规模已有数十里方圆,四时灵息运转,万年清净福地。泉流丘壑、碧潭飞瀑、崖鹤林貂、白谷黄杏、生花簪串、果结朱丹,一派仙境景象。

抬头望去,天空朵朵祥云铺展,高低错落竟依次相接,云上有阶似凝玉而成,宛若登天之径。阶旁亭阁点缀,皆立于云中,竟又有泉流似涓细天河泄落,在云朵堆叠、婉转间又成天瀑云潭,若梦若幻。

句芒似是终于很满意地点头道:“这才像个样子嘛!……他们这几年躲在这里,日子过得倒是挺逍遥!”

虎娃与玄源所打造的洞庭仙宫,有两重门户。最外围其实只是一道仙家禁制,普通人即使来到这座岛屿上,也发现不了这仙家福地。这仙家禁制法阵如无人看守,普通人也可能误打误撞走进福地,但这等机缘实在太罕见了。

仙宫外围福地中的那片竹林,其实也是一个法阵,与虎娃曾布置在彭山幽谷竹林中的一样,它并不伤人,却能令人怎么走都走不过去,只能莫名其妙从原路出去。

若是世间高人偶然看破了禁制来到这里,又穿过了竹林,或者普通人因大福缘继续误打误撞穿过竹林,那也是他们的缘法、自有其收获。通常情况下,就算有人听说了洞庭仙宫的存在,特意找来进入这片仙家福地后,也就自以为找到了。

世间高人若得线索或根据传说刻意找寻,或可破开外围的禁制进入福地,但是真正的洞天结界门户,目前只有虎娃和玄源才能开启,其他人连发现都发现不了。

句芒原不知洞庭仙宫所在,因为世间本无此地,他只是好奇虎娃夫妇怎么不见了?结果虎娃和玄源一出来,倒是让这位仙童察觉了不对,于是便来到这里查看端倪,很轻松地便破了外围禁制并穿过竹林进入福地。

句芒仙童本也没发现真正的仙宫门户,但他认为,虎娃与玄源这六年来若在开辟仙家洞天,应绝不仅只有眼前的规模气象,于是伸手到处乱摸,结果还真让他成功闯了空门,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洞天结界中倒没什么禁制了,谁也不会在自己家里搞那么多机关,有外面那两重门户已经足够。如果虎娃主动迎客,普通人也能来到这里,但想踏足那祥云上的玉阶、到达云端上的宫阙,非得有九境修为不可。

这云阶当然更难不住句芒仙童,他施施然登阶踏云而上,一时心情大爽。尽管早知虎娃夫妇开辟的仙家洞天,应绝不仅止外围福地的规模气象,但是真正进入此间后,句芒也忍不住连连赞叹。

这位仙童身着银丝大袖羽衣,在洞庭仙宫中玩赏了七、八天,并没动仙宫中的任何东西,他更关注的是这洞天结界本身。句芒并非无缘无故来此,以他的仙家见知,当能看出开辟洞天的种种神通手段及其玄理,也是对己身修行的印证。

这一日,洞庭仙宫里的句芒小眉头忽然一皱,随即从原地闪身消失,又出现在云梦巨泽中的岛屿上。他一挥大袖,化出一阵清风遥往汪洋而去。

汪洋中,东海青童踏波涛背手而立,脚下似有看不见的一叶轻舟,随风浪载浮载沉。他微闭双眼,恍若聆听风声鸥啼、浪涌潮音,处于似定非定的状态,或者说他正在闭关修炼。

修士闭关,往往要寻清净福地或洞天结界,以免受惊扰,而他怎么就这般置身于浩瀚的汪洋中?这就是他如今的修炼,寻常人根本察觉不了他的存在,更别提什么有动静能惊扰到他了。

动静之间随波浮沉,人静而天地动、天地静而风浪动,形神仿佛已化天地沧海。仙家修行之妙非常人所能知,他这一入定感悟,恐怕几百年也不会睁眼。已历天刑之真仙,虽下界来到人间,但寻常情况下也不会理会世事。

汪洋之风四时浩荡不休,可此时却有一股奇异的清风从远方吹来。东海青童忽然神情微动,睁开了眼睛,伸手似捉住了风尾,莫名接到一道仙家神意。

此仙家神意就是一条讯息,介绍了淮泽一带如今发生的事情,并无别的多余内容,既没说是谁发来的讯息,更没说让东海青童去做什么。至于东海青童愿不愿意理会、想怎么理会、若欲插手又打算帮谁,全在他自己,发讯者没有任何建议。

是谁能找到此时此地的他呢?这应是太昊天帝的神通手段。东海青童心念一转便有了决定,离开汪洋往西飞向陆地。当他到达淮泽岸边时,伯禹与无支祁的一番大战方歇。

东海青童发现了隐于云端的应龙与巫明,因为这两人插手战场了,却没有发现隐身于远处的虎娃与玄源。他落下云头与伯禹相见,开口便说明了来意。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