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25章、龙争

巨浪丝毫不停,在出水口处分成左右两股,冲向了岸上的军阵。忽闻嗡然之声大起,巨浪似撞在一堵无形的墙壁上,浪头向上空卷得很高,却没能越过屏障。此时巨浪距岸上军阵还有百丈之远,军阵中的很多战士却站立不稳,有些人口中甚至已溢出鲜血,仍在极力坚持。

伯禹这几天表面上在疏浚水道、做出欲开挖淮水下游的样子,但实际上主要精力都放在布阵上。无支祁既能召集众妖在水中结阵,伯禹当然也能在岸上布下法阵。由云起指挥众高人合力,在淮水两岸悄然布下了两座防护大阵。

云起身为炼器宗师,当然精通阵法,而且他还得到过虎娃的指点,今日布下的大阵是从武夫丘剑阵演化而来。先将事先封存法力的各种阵器,作为消耗性的阵枢,又让军阵战士持器站定阵眼位置,维持法阵运转。

当巨浪扑来时,众人启动大阵挡住了众水妖一击,随即敖广挥起夔角、善吒甩起如带着无数钢针般的长尾亦向浪涌中击去,立时发动了反击。如果任由水妖冲击,云起布下的两座大阵肯定是挡不住的,已经有军阵战士被冲击之力震伤了。

彭铿部派出的这两支军阵,抽调的当然都是族中最精锐的青壮,但也不可能个个都是高手。随着敖广和善吒的反击、扼制浪涌冲阵的势头,又听嗖嗖破空之声,六架弩炮同时发射。

众水妖都隐藏在巨浪中,结阵运转法力一体,在这种法力波动混乱的战场上,以大成修士的神识也判断不出它们的位置,更无法直接看见那些水妖。但躲在云端上的一位真仙并未参战,就是巫明。巫明没有直接动手却也没闲着,以神念指引那些操控弩炮的修士。

在这种情况下,弩炮锁定不了攻击的对象,但他们只管按照巫明指示的方位射出去就行。六支炮箭飞入巨浪,随即就被浪花吞没,紧接着在水中突然炸裂,隐约传出惨叫之声。不能指望这些炮箭破了水妖大阵,但可短暂地撕开一线缝隙,射入阵中后就不知道哪个水妖倒霉了。

每支军阵前各摆了三架弩炮,云起和芈连分别亲自操控一架弩炮,接连射出三支炮箭。而他们身侧各有另外两架弩炮,每架弩炮旁各有五名彭铿部的修士。三人操炮,另外两人等候,第一箭射出后,射手撤出战斗,再换一人射出第二箭……射出三箭后,其实就没法再射了。

每架弩炮至少要有三名修士操控,此刻只剩了两人。按照事先制定好的作战计划,这两人要立刻到另一架弩炮旁汇合,这样还可以继续射出两箭。但此刻就听善吒喝道:“炮箭全交给我吧,云起你上来!”

云起和善吒瞬间换了方位。云起飞到半空,接连挥袖扔出一片片的东西,看样子竟是青冈橡的叶子。这些叶子飞到巨浪后方,又传来一阵阵的轰然炸裂声。这些叶子是太乙送给云起的天材地宝、出自其原身,都被云起炼制成了符叶秘宝。

云起虽修为不俗,但远不如善吒凶悍,好在他另有所长,此刻祭出了自己炼制的秘宝,也算暂时将水妖冲阵的势头给压了下去。连射三支炮箭又飞向高空祭出九片符叶,还要运转法力护住己方阵式,云起的脸色也有些发白,显然消耗极大,也受了内伤。

善吒已落到了阵前,控住了一架弩炮,再伸手一卷。六架弩炮每架配五支箭,各自都已经射出了三箭,除了对岸芈连身前的弩炮还留了两支箭,其余的十支此刻都到了善吒手里。善吒睁开额中神目,神光直射而出,一支炮箭顺着目中神光就射了出去。

这种炮箭是可以锁定对手的,只要在神识所及的范围内,就可以变换轨迹让对方难以躲避。可是方才众人的神识都无法穿透大阵、锁定某个水妖的位置,所以只能依靠巫明指引的方位射出,至于射出去的结果却是控制不了。

但善吒不同,在场也只有他可用目中神光直接看穿水妖大阵中的情景。这么做原本极耗神气法力,幸有巫明已指引的方位,善吒的目中神光便不必乱扫,只盯住他想射的水妖就行了。炮箭穿透巨浪而去,只听对面传来一声怪喝,是刀头妖王的声音。

善吒额中神目一闭一睁,又是一道神光顺着这个方位扫出,又一支炮箭紧接着就射过去了。善吒没管别人,就是盯着刀头妖王射!他记仇啊,上次跟随巫知中了埋伏,他突围时就是被刀头妖王所主持的水妖大阵所伤,今天非得把这笔账算回来不可。

刀头妖王怪叫连连,一时却无可奈何。他是这一侧方向水妖大阵的主持者,并不能擅自离开,只能在阵中不停变换方位。可是善吒却总是能锁定他,而刀头妖王只能挨打,却无法直接还手,这也太欺负人了。

善吒咬牙连射六箭,刀头妖王皆硬生生挡住,口喷血沫已然身受重伤,终于被见势不妙的谗草妖王替换到后方。

刀头妖王其实也不是不能发起反击,但此刻是双方结阵斗法,每个人都是战场整体的一环。刀头妖王不能轻易避走,他指挥的水妖大阵又无法立刻扑到近前,所以才会这么被动。善吒盯上了刀头妖王连射炮箭,也为已感到法力难支的云起争取到喘息之机。

岸上军阵的位置令众水妖感觉很难受,恰好离淮泽不远不近,立足处不高不低。这里是伯禹特意选定的战场,在离开淮泽不远的下游淮水之畔,两岸各有一座山,军阵就站在半山坡上。战场空间不大,只够展开两支完整的军阵,而伯禹手中恰恰也只有这些人。

水妖数量虽众,在这种战场上却很难发挥数量以及整体大阵的优势,只得分成两股分别扑向两岸,以部分水妖为前锋结阵兴风作浪。

淮泽水妖当然也可以不这么打,比如直接扑上岸来。可是个别高手虽可上岸冲杀,但绝大部分水妖却没有那么高的修为,只要上了岸离开风浪大阵,其神通法力就会大打折扣。

这时巨浪后方传来一声怪异的长啸,卷向淮水两岸的巨浪突然回撤。不是众水妖决定撤退了,而是指挥作战的无支祁也发觉这么斗稍显被动,他改换了方式收拢了力量,并且亲自出手了。群妖退回淮泽,结大阵卷起巨大的漩涡,淮泽上空出现了壮观的“龙吸水”景象。

民间所谓的龙吸水,通常是龙卷风在宽阔的水面上带起的水柱,而此刻却是由法力带动巨浪卷成飞天之束。这束水柱似直通天际,如龙、如虹、如鞭,带着四散的卷云和浑浊的泥沙碎石,向着岸上狠狠地抽去。

这是无支祁亲自出手了,他命令群妖后撤入淮泽,也是欺负对方军阵无法入水追击,这卷起的水柱却能轰击岸上之敌。

无支祁没有理会云起和善吒所在的北岸,只是集中力量向芈连和敖广所在的南岸拍去。垂天水柱抽来,敖广在半空发出怒吼已化为金色蛟龙。敖广也是龙啊,无支祁竟然在淮泽上空弄出龙吸水的景象,这简直就是在羞辱他嘛!

但这一击实在太强了,敖广也挡不住,他化身蛟龙或可勉强自保,但后面的法阵却很可能会被破去,芈连和那一支军阵也将被卷入巨浪。就在这时,空中又冲出一条背生羽翼的神龙,淮泽岸边瞬间风雨大作。

应龙终于出战了,他等的就是无支祁亲自出手的这一刻,化出巨大原身挥起羽翼扫向了水柱,似鹰扑飞蛇、飞蛇缠鹰,风雨中带着霹雳,众人都看不清斗法的情形了。

分扑向两岸的水妖大阵已经聚拢在一起退回淮泽,而伯禹麾下的两支军阵亦连连后撤,尽量避开斗法波及的范围。

自当年参与围斩蚩尤之战后,应龙还从未这样尽情地施展神通,他带来的风雨太猛烈了。淮泽岸边又卷起无数滔天巨浪,这可不是水妖在兴风作浪,而是应龙施法所致,伴随着雷霆暴雨,还有他与无支祁之间的法力相击。

别看那些水妖平日能兴风作浪,可是外来的风浪太大,卷起泽岸崩颓、泥石四射、水箭纵横时,这些水妖也受不了啊。它们原本结阵卷风浪助无支祁,此刻却无法离得太近,否则在激浪中都控制不住身形,更别提稳住阵式了,也不得不连连后撤。

淮泽东岸一带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不断,时时传来山崩地裂之声,岸上的两支军阵此刻也只能依靠法阵勉力挡住风雨侵袭,不被乱漫的狂风给卷到天上去。这番斗法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伯禹突然喊道:“应龙且住!”

伯禹必须要喊停了,他是来除患的,不是来给淮泽各部带来祸患的。此刻应龙出手,面对无支祁亦难以取胜,只是将众水妖压制回淮泽,但风雨巨浪已造成了巨大破坏。原先淮水岸边的那两座山已被轰塌了,山外的好几个村寨也被夷为平地。

幸亏芈连早就下令将附近的彭铿部族人都转移到远处,但是他们的家园已被毁,房屋财货包括田地等什么东西都没留下,村寨所在已化为坑坑洼洼的成片水泽,此地族人甚至都无法再回来定居。

假如再斗下去,那么岸上部族的损失只会更大。让应龙如此去斗无支祁,实在是得不偿失啊,代价也有些令人难以承受。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