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24章、完美的下场

组建十阵军队的任务已经分派下去,一千人的正规作战部队,还需要好几倍的后勤人员支持配合,这就是其他各支小部族所领的任务了,也都当场分派完毕,并由伯益登记造册。假如将来谁没有尽力完成任务,便依册处罚;等到治水成功之后,亦依册奖赏。

组建军阵还需要时间,眼下也还没有斩除淮泽水妖,但事情要从能做的做起。伯禹的计划是明确的,组建军阵的同时便开始治水,治水的第一步就在彭铿部的领地中开始。

彭铿部的领地,横跨了下游的淮水两岸。淮水下游也有多处淤塞,伯禹的计划是在彭城以及东祝城辖境内疏浚水道,将淤塞处挖开,更将河床加宽加深,引淮泽之水下泄汪洋。

如此可以不直接在淮泽中擒妖,却能削弱那些水妖为祸的根基。淮泽有很多地方水很深,其中央甚至还有深不可测的仙家洞府,直接挖掘下游水道也不可能将淮泽全部放干,但却能将周边一带较浅处的水都引出去,使其面积大大缩小,也等于保护了周边各部族。

此工程由云起指挥,打造各种器械率民夫挖掘水道。这是伯禹与芈连早就商量好的事情,三天后就开始动工。照说应该从更下游的淮水入海口一带动工更佳,因为那里远离淮泽,可是伯禹偏偏决定在淮泽出水口处先动工。

浩瀚淮泽中,原先的水道已难辨踪迹,淮水只剩了下游的这一段,伯禹就在这出水口处的两岸,各放了两个囚笼,囚笼里关着四位伯君。云起指挥众民夫使用各种器械疏浚水道,敖广则施展神通在水中帮忙。

伯禹站在南岸的一座小山丘上,周边并不见其他随从,只有两匹枣红马拉的白香木车停在山腰。下方岸边的云起以神念对敖广道:“想当初你直接冲开了大江水道,如今为何不能冲开区区淮水下游水道?”

敖广没好气地答道:“冲开大江水道,远非我一人之力,乃是借东海下行水势……伯禹大人如今只让我在这出水口处缓缓掘泥,看看那些水妖会有什么反应?……真是奇怪,这些日子那无支祁怎么毫无动静?”

就在这时,巫明的声音传来道:“尔等注意,水妖将至,还有两炷香的时间!”

……

伯禹第一次召集众部族首领商议治水的当夜,不仅涂山被水妖突袭,就连查探妖邪情况的巫知等三人也中了无支祁的埋伏。淮泽水妖的动作不可谓不快、态度不可谓不嚣张,但为何自那夜之后,直到现在都再没静了呢?

伯禹确实让淮泽水妖打了个措手不及,深感无支祁难斗,但无支祁同样也是吃惊不小啊。

无支祁早就得到了相柳暗中送来的消息,做好了安排。他派叉尾妖王率三百水妖结阵进犯涂山,首先是想试探青丘凭借涂山洞府禁制还有多少余力?其次更重要的是,试探伯禹究竟会不会为涂山部出手?假如伯禹出手,其人又拥有多强的实力?

叉尾妖王这边的动作主要是试探,如能得手当然是更好,不能得手也能得到想要的情报。无支祁本人则聚集了水妖主力,花数日功夫布下了大阵埋伏,他知道伯禹定会派人查探淮泽情况,就是要将来者一举拿下或者歼灭、让伯禹知道他的厉害。

结果这两边的行动都没有达到目的。叉尾妖王并没有试探出伯禹身边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只是撞飞了一条化境蛟龙,然后就被一巴掌拍回淮泽了,还有不少小妖被震晕。而无支祁在淮泽深处精心布下的陷阱,发动之时居然连一个人都没留住,让对方全给跑了!

无支祁虽亲自出手重创了一位真仙,但并未试探出伯禹的底细,也不禁暗暗心惊,暂时并未轻举妄动,暂且等待相柳的消息。考世先生倒是又悄然来到淮泽,却告诉他,相柳大人以及相柳部的军阵无法按原计划抵达,原因是禄终“捣乱”。

无支祁虽与相柳有勾结,也表示考世先生献的计策可以考虑,但他并未打算真让相柳插手。而相柳的计划,是在无支祁与伯禹相持不下时,他再出面“调停”,但无支祁并不认为自己斗不过伯禹。

但此时又听说相柳来不了了,无支祁仍然感到有些失望,他又托考世先生去打探伯禹那边的详细情报,此人究竟有什么底气敢与他这位淮神相斗?

无支祁这边暂时没动作,可是伯禹的动作却很快。他立刻就整顿了淮泽周边部族、将四位伯君收入囚笼、开始组建十阵军队并挖掘淮泽下游的出水口。

整顿各部、禁绝对为祸妖孽的祭奉,这是斩断了无支祁在岸上建立的势力根基;而开挖淮泽下游的出水口,又是在削损无支祁于水中的基业。无支祁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绝不能让伯禹放手施为,于是召集众水妖结阵,从淮泽深处杀向彭铿部之地。

这恰恰就是伯禹想要的结果,亦通过此举试探无支祁的反应、引无支祁主动上岸相斗。这边开挖淮泽下游出水口暂时只是个幌子,就是想看无支祁能不能忍得住、会不会率水妖前来袭扰?

但是水妖潜伏于淮泽中,什么时候会来、来多少、是什么阵仗,这些都是必须及时掌握的情报。而轩辕天帝新派下界的巫明,就是最佳的预警人选。

这不是个别人的单打独斗,至少八百水妖集结布阵,再从淮泽深处杀过来也需要时间。巫明离得老远就发现了,他告诉岸上众人,水妖大概在两炷香的时间后抵达。这一带的民夫迅速撤离,却有两支军阵分别在淮水两岸摆开,面对淮泽严阵以待。

北岸军阵由云起率领,南岸军阵由芈连率领,军阵前方各推出了三架特制的弩炮。这是云起打造的大型军械,专为猎杀高手而准备。想当年在巴原,已有大成修为的盘瓠也差点被这种弩炮所伤;而云起所打造的弩炮,威力更胜当初樊室国的军营之物。

并不是云起赶制不出更多的弩炮,而是难以找到那么多高手来操控弩炮。每一架弩炮都需要至少三名四境以上的修士操控,每射出一支炮箭,主射手都会神气大损,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只有大成或更高修为的修士才能单独发箭,若连续发箭也会受内伤,射出的炮箭越多则伤得越重。

而且打造这种特制的法器炮箭须用到珍贵的天材地宝,炼制起来颇不容易。也就是云起亲自动手再加上以前的存货,如今才赶制出来三十支。每架弩炮才能分到五支炮箭,还不知能否都射出去呢。

伯禹所要求的十阵军队还没有全部组建完毕,但彭铿部所出的两支军阵却是现成的,这几日他们接受了云起的布阵训练。这两支军阵不可能入水擒妖,但能在岸上布防据守,而且特意退到了离淮泽较远的高处。

军阵上方的半空,敖广和善吒各持法宝而立,他们的任务就是掩护军阵、避免被对方冲溃。

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伯禹这边就准备完毕了,军阵战士皆面色凝重如临大敌,但敖广和善吒却战意沸腾,显得很是兴奋。又过了不久,只见淮泽水面上有一条白线飞速涌来,随着万马奔腾之音,白线越来越近,原来是一堵浪墙。

无支祁能将乌合众妖训练得这么好,在水中结阵法力融为一体,操控风浪袭击,不得不说其手段很不简单。淮泽出水口的两边岸上,垒有四个土台,土台上各放着一个囚笼,笼中关着的正是商章、鸿蒙、兜户、犁娄四部伯君。

方才忙碌的民夫都撤走了,这四个囚笼却留了下来。子丘已启程返回蒲阪,但他要绕很远的路且此番是孤身前来,不可能将这些案犯给带回去,所以暂时还收押在伯禹这里。伯禹率众疏浚水道,就把四部伯君放在淮水两侧的岸边,名为阻妖。

在很多民众看来,他们就是淮泽周边各部祭奉无支祁的带头人、是无支祁最忠实的爪牙,无支祁总不能连他们都害吧?那么就将这四个囚笼堵在岸边得了!

四位伯君在囚笼中见巨浪将至,皆惊骇欲绝,纷纷高呼道:“淮神救我!”

站在后方山丘顶上的伯禹,闻言脸色微沉。这四位伯君在这种时候,喊的居然不是“伯禹大人饶命!”反而是向那无支祁求救,看来仍是不知悔改啊!但伯禹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冷眼而观。

四个囚笼哪能挡住滔天巨浪?淮泽水妖也根本没有救人的意思,那凝聚着众妖法力的巨浪瞬间就将囚笼拍得粉碎。四位伯君转眼便化为一片血肉飞沫,死得是不能再死了,连骨头渣都没影了。

伯禹没有越权直接处决这四位伯君,但也没有饶了他们。他让云起打造的法器囚笼,若是拿回去慢慢解除禁制,自可将人给弄出来,可是在仓促间强力破开,那就会连囚笼中的人一起粉碎。两军对阵,众水妖哪有在囚笼前停下、慢慢解除禁制的功夫,巨浪毫不犹豫地就碾压而过。

伯禹素有仁厚之名,但岂是不会杀人,他给了这几人一个最完美的死法。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