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17章、淮神

地乳精华能滋养生机、补益元气,其灵效与琅玕相类,虽不如琅玕果这等将生机菁华凝炼得那般精纯的不死神药,但其灵效却更容易被吸收炼化。普通人就算不懂行功炼化之道,服之亦有效果,而一般人就算把琅玕果吞下去也没用。

它堪称天地间的奇物,虎娃曾在步金山小世界中得到过此物。步金山在上古时名为参卫丘,步金山小世界亦称参卫丘洞天,为飞荒等六位上古仙家祖师打造。虎娃如今方知,那六位仙家祖师开辟洞天时,恐怕有一多半的精力都用在了打造地脉灵枢上。

那诞生地乳精华的洞窟,包括洞窟所在的那一整座山,原先应该就在那里。几位仙家祖师应是先发现了诞生地乳精华之处,然后就选择在那个地方凿建仙家小世界。比如虎娃与玄源开辟的洞庭仙宫,就是以上古时的武落钟离山为根基。

地乳精华是天地造化的奇物,能诞生它的地方,都是山川灵枢汇聚之地,有时从表面上是很难看出来的。这种地方一旦地脉灵枢被破坏,地乳精华也就会消失。

在涂山部的领地中、离涂山不远之处却有这么一座不算高的荆山,荆山下的地脉深处,竟有诞生地乳精华的源头。地乳精华珍稀,每年能诞生的数量也不过数杯,承接与存放之器应用美玉制成,且用玉质法器才最稳妥,否则其灵效很快就会散逸于天地间。

荆山深处的地乳精华源头处,恰有一道天然泉流经过,地乳精华持续随泉流涌出地面,相当于被自然地稀释了。荆山下又恰好多美玉,所以泉水涌出地表后还能保持灵效不失,呈乳白色,被称为白乳泉。

乳白色的泉水涌出地面不久,就会变得完全清澈,被当地人视为神异,但其实是地乳精华的灵效已渐渐散逸消失,这个过程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

当地传说,饮白乳泉之水可延年益寿。但真正的灵饮,只在泉水刚刚涌出泉眼之时,普通人若将泉水打回去之后再饮用,地乳精华之效几乎已散尽。这样的泉水倒也不能说完全无效,说不定还真能治病,但更多的是人们自己情志加身的效果。

青丘姑娘今夜拿出的却是灵效最佳的白乳泉,刚出泉眼就被美玉所制的专门法器收存,倒在玉杯中仍呈白乳状。这倒不是说灵饮浑浊,若有人能“看”得清楚,会发现水中有无数细微的光毫闪烁。假如这些光毫散去,白乳泉就会变成普通的清泉。

普通人亦可服用地乳精华,但若不知炼化之道,其灵效大部分是浪费了。而这白乳泉经过天然泉流的稀释,却是恰到好处,饮之甚至无需刻意炼化。灵效最佳的白乳泉不是酒,但服之比美酒更醉人。

伯禹低头看着玉杯中的泉水,其中有无数细微的毫光闪烁,将之缓缓饮下,有醉人的幽香沁透形神。也不知这是白乳泉的香味还是夜风中的芬芳,抑或是青丘的气息。

……

洞庭仙宫中,虎娃讶道:“白乳泉?世间竟有这样的妙饮!”

玄源掩口笑道:“虎娃,你这是在羡慕伯禹吗?”

虎娃摇头:“我哪用得着羡慕他,只是惊讶而已。”

玄源一招手,面前案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精美的琼玉杯。她又取出一只玉壶将玉杯斟满,杯中就是地乳精华,持杯递给虎娃道:“夫君请用!”

……

涂山上,青丘向伯禹介绍了那所谓的淮神来历。

今日自称淮神者,名叫无支祁,很可能是一水族妖修。为什么只说是很可能呢,因为极少有人见过它的真面目、更不清楚其底细来历,就连青丘姑娘也无法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无支祁神通广大,在淮泽深处建造了洞府,其麾下聚集了众多水妖。

无支祁不知从何而来,甚至在几年前都没人听说过这位“淮神”。它应在很早之前就是居于水中修炼的妖物,或许也曾像沇里那样悄悄享用人们供奉给淮神的祭品,却不为人知。

这场大洪水,使各地湖泽成片,通过各条支流,淮水甚至能与大江与大河流域相连。洪水导致了淮泽的出现,也给了无支祁自称“淮神”、兴风作浪的机会,趁机收服各条水系中的妖类,使之成为“淮神”的属下。

崇伯鲧当年治水,主要精力是让迁移到高处的民众能站稳脚跟得以生息,暂时还顾不上水中的事情,所以不知无支祁也属正常。

无支祁可能在大洪水到来之后,便已自称淮神、聚集水妖了,在淮泽中已经营势力多年,但它若只在水中折腾,人们也注意不到更是管不着。等到这位“淮神”真正冒出来兴风作浪之时,恰恰就在崇伯鲧殒落之后。

也许是无支祁自以为气候已成、势力足够强大,以当今形势,也没人能把它怎么样了。青丘并没有凭空猜测什么,她只是介绍自己所知的情况,伯禹据此能推断出大致的经过。

伯禹也发现自己对无支祁之事并非毫无察觉,只是这些年天下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有些情况就算注意到也不会去多想。但经青丘姑娘一提醒,伯禹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关联。

比如崇伯鲧殒落后,淮泽一带发生过很多怪事。有时明明晴空万里,却突然风浪大作,将岸上的人和牲畜都卷进去了。岸边的民众难免会猜疑是淮神发怒,于是赶紧准备牲畜血食祭奉淮神,然后便风平浪静。

现在想来,那时出现的怪异风浪,很可能就是无支祁或它手下的水妖搞出来的。起初可能是无意所为,却因此享受到民众的祭品供奉,这也是给水中妖类提了一个醒,从无意变成了有意试探。它们不时卷起风浪上岸,从而得到更多的祭品血食。

凡是勤加祭奉淮神的部族,其近岸之地,就不会遭受大的风浪袭击。但另一方面,这也导致其他各部民众远离淮泽、不敢再靠近水边。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淮神”现世了,它自称名叫无支祁,告诉岸边几个大部族的首领,应按要求祭奉它。

崇伯鲧殒落后,淮泽中曾有怪异风浪,伯禹或多或少听说过,但有水妖无支祁自称淮神,命岸上各部首领祭奉的事情,伯禹今日还是第一次听闻。

无支祁并没有理会那些小部族,它只是给邻淮泽的几个大部族的首领“托梦”,不仅要求这些部族祭奉,还要求他们听从自己的命令。只要听它的话,就不会受风浪袭扰、妖物残害,但若不听,当然就不会有好下场。

水患已久,淮泽周边各部族的总人口相比全盛时只剩下三分之二,所居住的土地也只有洪水前的一半,大家的日子当然不好过。但也有少数几个部族因地理位置较好,趁机吸纳了迁移来的人口和各种资源,逐渐发展壮大。

彭铿部比当年更显繁盛,也是因为领地中居住的人口多了,而城主芈连又治理得相当不错。相柳部在原共工大部的领地中独霸一方,是因为他们的势力原本就最强,而那片地域又被大水与外界分隔,使相柳部趁机坐大。

淮泽的情况比较特殊,周边有大大小小几十个部族,伯禹白天就召集了五十多位首领以及首领代表,并没有哪个部族有绝对的强势地位。所以无支祁选择的,只是相对强大的那几个部族,然后通过他们去控制淮泽周边的所有部族。

这几位大部首领听命于淮神之后,又导致了形势的进一步变化。其他小部族从此便无法在水边安居,别说是打鱼了,就算在靠近淮泽的地方引水灌溉、开垦田地,都会经常被水中突然涌起的风浪袭击,若是众人避走不及,往往就会丧命。而同样紧邻淮泽而居的几个大部族却平安无事。

于是就有不少人纷纷投靠这几大部,成为其附属势力甚至直接被其吞并。至于其他不愿意被这几大部吞并的部族,只得渐渐远离了淮泽岸边,他们本就是为躲避洪水而迁移到高处的,如今还要再躲得更远,处境当然更加艰难。

这些事都是那淮神在暗中操控的。此妖狡诈且很有手段,并不直接出面,而是通过几个大部族控制了淮泽周边的形势,使其都成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那几个大部族虽然不得不听命于淮神,但是他们也得到了好处,势力越来越大,还趁机占据了紧邻淮泽的大片地盘,所以对淮神就更加言听计从。

那几位首领甚至还自鸣得意,因为其他的小部族首领想听命于淮神都没机会呢,淮神并没有选择别人而选择了他们。到后来,他们甚至以淮神在岸上的代言人自居。

无支祁的手段隐蔽,普通民众根本就没有机会直接接触到所谓的淮神。假如不是青丘姑娘今夜说破内情,就连伯禹也难知究竟。听到这里,伯禹又问道:“阿青姑娘,你怎会知道得这般清楚,就如亲眼所见?”

青丘答道:“因为这就是我亲历之事。当初无支祁分别给五位伯君托梦,便是涂山部、鸿蒙部、商章部、兜户部、犁娄部的伯君。涂山氏大人在我的劝说下拒绝了无支祁的要求,而其他四位伯君都答应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