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16章、涂山氏之女

就算目力超凡、在暗处亦能视物,通常也只能看清形状,却很难分辨色彩。可是当伯禹看见这少女时,竟感觉幽暗的夜幕也变得那么明媚,这不仅是眼睛看见的,也是心神中的印象。

漫天星光在这一瞬仿佛化为流辉飘落,只为映衬她的形容,似给其披上了一袭若梦若幻的白纱。她的下巴微尖、脸颊还有些许婴儿肥,若玉琢般精致小巧的鼻尖,鼻梁很直,容颜形容不出的娇美。

尤其是哪一双眼睛,在夜色中都是那么明澈,让人莫名联想到月光下静谧的清潭。可是迎向她的目光时,似能感受到某种神秘的吸引力,好似心神都会融化其中。

……

洞庭仙宫中,玄源也不禁开口赞道:“好媚的女子,真乃人间美色,就连伯禹都观而失神。”

虎娃道:“在守备严密之地的中枢,大半夜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任谁都会吃一惊的。待看清她的形容,无意中感其神气生机,有些发怔也难免……但此人并未施展魅惑神通,也没有任何敌意与恶意,只是出现的有些奇怪,且看看她想干什么。”

白天各部首领议事的经过,虎娃已知,通过伯禹随身佩戴的神器玉环。这是一种仙家手段,虎娃没兴趣也不会随时窥探伯禹的隐私之事,但遇到有必要了解事情或伯禹受到意外惊扰时,虎娃的本尊仙身自然就会有所感应,可通过那神器玉环察知情况。

当年崇伯鲧将那神器玉环交给虎娃随身携带,也是这般玄妙。

今天发生的事情很重要,虎娃也在暗中观察伯禹究竟会怎样应对。直至伯禹派出巫知、然后独自忧思时,虎娃才没有继续窥观。后来伯禹独自登上了山顶,因那女子突然现身而吃了一惊。这是个意外状况,虎娃也有感应,随即通过神器玉环又“看”见了山顶上的情景。

不仅他看见了,坐在亭阁中虚指画圆,前方半空中便浮现出那山顶上的景象,与身边的玄源一起观看。其实两人之间交流以神念即可,但借助这等手段更有意思。

若是四千数百年后的后世之人看见这一幕,会纳闷这两人是坐在仙宫里看电视吗?屏幕可够大的,简直比电影院里的巨幕还大,而且展现的还是全息立体景象。

……

见伯禹一时失神,那少女有些羞涩,又微微低头道:“大人为何这样看着小女子,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伯禹微微一怔,也感觉就这样盯着人家姑娘家有些失礼,亦低头行礼道:“静夜无人,姑娘突然至此,禹颇感错愕,故此有些失礼,请见谅!……请问你是何人?又怎会知道淮泽妖孽之事?”

待回过神来,伯禹也意识到那姑娘方才话中的关键,竟问他是否在为淮泽妖孽忧心?她用的称呼可不是淮神,而直接就称妖孽,显然知晓更多的内情。

少女放下手中之物,盈盈欠身回礼道:“我乃涂山氏之女,乳名青丘,大人叫我阿青即可……您欲问淮泽妖孽之事,请坐下慢慢说吧。”

这大半夜的,在空旷无人的山顶上面对涂山氏之女,这里就在涂山部的领地中,周边山下的高手很多呀,看似静悄,其实不少人都能察觉山顶上动静,伯禹也觉得有些不自在。而青丘一句话就让他坐下了,因为说的就是伯禹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原先两人都站在山顶上,若是有人眼力特别好,在远处山脚下或能望见他们朦胧的身形。此刻找了片平坦避风的地方,背靠山石坐好,从山下便无法直接看见了,而这座山中只有他们两人。

青丘不知又从何处取了一张毡毯,就铺在两人之间的地上,然后打开了那带把器物的盖子。此物竟然是一个精巧的食盒,中间有好几层屉,姑娘素手如玉,又取出了几碟菜,是一荤三素、两热两凉。

热的荤菜是一尾烩鱼,旁边一盘热的素菜是菽豆拌以调料,另外两盘凉菜都是此地的特产,虽然简单,做的却精致。青丘摆好菜道:“大人为治水之事日夜操劳,今日又召各部首领商讨,忙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吧?”

伯禹还真没吃饭!他一大早就召集各部首领议事,人多嘴杂诸事繁多,一直商量到日落时分,然后他又返回居住所和巫知等人私下议事。而涂山部特意派来伺候食宿的众仆从,都知道伯禹大人心情不好又有要事处理,未得吩咐皆不敢前来打扰。

其实伯禹想要吃东西,吩咐一声就可以了,但他根本没这个心情,也就忘了。他身边的高人不少,真仙、瑞兽皆有,可偏偏都是些在凡人日常生活细节上粗枝大叶的老爷们,居然都没想起这茬。

伯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可是见到这位青丘姑娘后,她的眼神话音,包括那无形的气息,都令人感觉身心舒适,莫名暗生与之亲近的向往之欲,胸中郁垒不知何时已被一股温柔之意悄然化解,突然间就有了食欲。

伯禹接过青丘递过来的一副牙箸道:“这些都是阿青姑娘特意为我准备的?多谢费心了!也替我多谢涂山氏大人!”言下之意,他显然认为青丘是涂山部君首涂山氏大人派来的,也在暗自琢磨,涂山氏有什么事自己不来,却大半夜把女儿给派过来了,这究竟是何用意?

青丘却轻轻摇首道:“大人误会了,今夜来此,并非是父君的吩咐,而是小女子自己的意思。”

……

在山脚下的营地里,丙赤吸着鼻子,以神念对丁赤道:“那青丘姑娘做的菜,好好吃的样子!”

丁赤回道:“你又没吃着,怎知味道?”

丙赤:“我能闻得着啊,都要流口水了。”

丁赤:“我看你就是馋的!鼻子几乎能赶得上山水君了。”

丙赤:“我的鼻子本就比山水君更灵。”

丁赤:“那是你的修为更高,不是鼻子更灵。若是山水君也有你这等修为,你和他再比比试试!”

丙赤:“我和山水君比这个干嘛?……嗯,闻之有欲,身心皆萌。”

丁赤:“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是什么人做的!……咦,不对呀,看你这垂涎欲滴的样子,究竟说的是菜,还是那做菜的姑娘?”

这两条妖龙所谓的“闻”,当然不是像平常人那样直接用鼻子去闻,包括山水君盘瓠在内,他们的嗅觉已随着修为已化为一种神通感应,能感应到的不仅是普通的气息,也包括无形的神气以及难言的生机律动。

人和人之间都是有互相感应的,有事就是生机律动之间的某种玄妙呼应,普通人往往意识不到也难以形容。这种感觉很微妙,往往包含在彼此的莫名印象中。比如某些人一见面就觉得彼此很亲切,对方给他的感觉莫名就很舒服;而还有一些人,第一眼看见就觉得很不对付。

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生机律动,彼此之间也有微妙难言的感应,就会形成这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它可能是双向的,是两个人之间特有的感觉,也可能是单向的,是某个人给很多人留下的感觉。

比如就有那么一种人,会让身边的大部分人看见他、与他打交道时,皆有种如沐春风之感,甚至不自觉中就会受其染化。

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些都是无意中的感应,但对于另外一些人就不同了。比如修为强大的瑞兽,若刻意展开神气、释放威压,会让山野禽兽皆敬畏蜇伏。又比如当年的孟盈丘宗主命煞,媚骨天成,就算她不刻意施展魅惑神通,形神中也带着难言的娇媚与诱惑气息,别说男人,就连女人见了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可以看得出来,山顶上的那位青丘姑娘,并没有施展什么魅惑手段、企图去控制或迷惑伯禹,她就是那么自然地坐在那里,便给伯禹心生亲近与怜惜之感。若不谈这些微妙难言的感觉,她也的确很美。

丙赤又说道:“伯禹大人真是艳福不浅啊!方才青丘姑娘拿出那张毯子铺在地上,我还以为她要……结果是摆出了几盘菜,请伯禹大人品尝。”

丁赤:“你以为她要干什么,行野趣之事吗?你真是个没品的家伙!星空下灵丘顶上,与美人对坐而品美味,这才是妙趣啊,然后嘛……更能得其乐!”

丙赤:“丁老九,你懂得还挺多呀!早已突破九境修为,又被锁了四百多年,你还是一腔凡心吗?”

丁赤:“八丙,你别说我呀,我说的是伯禹大人……这种事情,我们还要继续窥观吗?”

丙赤:“我们有保护伯禹大人的责任,要不再看一会儿?”

丁赤:“你还不如说再闻一会儿呢!难道你还担心那涂山氏之女会是刺客吗?就算她真是刺客,又想怎样行刺伯禹大人呢?是在菜里下毒,还是用牙箸为凶器,还是干脆用自己的身子……”

丙赤:“让伯禹大人沉溺温柔,而忘治水之事。若有人不想伯禹大人治水成功,这也不失为一条妙计!”

丁赤嗤笑道:“还妙计呢,你这脑子长到天际去了吧!周边各部中,涂山部是除了彭铿部之外最迫切希望治水成功的,对大人的支持也最为坚定。要不然伯禹大人干嘛要在这里议事,还住在了这里。”

这两条妖龙在跟随伯禹治水的一路上,就化为两匹枣红马拉着那辆白香木车,平常交流说话也只用神念,除了不需要专门派马夫喂草料,看上去并无任何异状。像相柳、防风氏那等高人,当然能看出这两匹马的底细,但沿途各地大部分人皆不知情。

丙赤和丁赤就这样跟随在伯禹身边,也便于暗中保护。在伯禹每日宿营和休息时,丙赤和丁赤也会在暗中警戒。青丘出现在山腰往山顶走去时,丙赤和丁赤也吓了一跳,这姑娘怎么莫名就上了山?

待青丘在伯禹面前做了自我介绍,这两条妖龙才松了一口气,她既是涂山氏之女,想必是涂山部的守卫从另一个方向放上山的,走到山腰位置才被他们发现。其实就算没有丙赤和丁赤贴身护卫,谁想行刺伯禹也几乎不可能得手。

伯禹是仓颉先生的弟子,自有仓颉所赐的神符护身。就算来不及祭用神符,伯禹还随身带着崇伯鲧所留的神器玉环呢,那玉环经过虎娃的重新祭炼,留有虎娃的分化形神手段。除非行刺者比虎娃更高明,否则神器玉环会挡下突发而至的各种危险。

两匹枣红马收回神识不再窥观,这时敖广却走进院子道:“伯禹大人哪去了?”

丙赤与丁赤赶紧同声道:“大人上山了,有私密要事处置,你千万不要去打扰,亦不能窥观。”

敖广似有些不满道:“大人派那两妖瑞跟随巫知先生,去查探淮泽妖孽情况,却不派我去我!善吒虽有手段,但不擅水战,至于善察,更是不会打架,假如真的碰到妖孽动手,我怕他们会吃亏呀。”

丁赤:“善吒、善察不是妖瑞,是祥瑞!有巫知真仙在,不会有问题的,敖广道友就放心去休息吧。”

敖广回屋了,丙赤又对丁赤嘀咕道:“伯禹大人随身带着神器玉环,就算遇意外也能保无虞,此刻不需要我等护卫。但是你说,奉仙君会不会也在暗中窥观?”

丁赤赶紧摇头道:“你可别乱说话!说不定会被彭铿氏大人听见的,便知晓我们在背后议他。”

……

那山丘顶上,伯禹提箸将青丘亲手所做的几盘菜都品尝了一番,只觉口齿生津,不禁连连称赞。青丘又取出一个细口玉瓶和两个玉杯道:“有菜怎可无饮,此饮非酒,却清芬醇美、胜酒之妙。”

她手持玉瓶斟上一杯妙饮,微微欠身放在了伯禹面前。伯禹端杯微微一愣道:“地乳精华?竟是此等珍惜之物!”

青丘笑道:“伯禹大人真是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端倪!但这并非地乳精华原浆,而是此地特产。你我所在之山名涂山,涂山部兴于此,便以涂山为名。与之隔水相望之地,大人此刻也能望见轮廓,那里有座山名为荆山。荆山中有美玉,这玉瓶、玉杯便是荆山玉所制。在荆山地脉深处,有地乳源头,地乳精华化散入泉流而出,名为白乳泉。这杯中妙饮,便是白乳泉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