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13章、先人之路

次日天明,虎娃以为少务就要启程返回巴都城了,不料这位巴君一大早又摆开了酒宴。天刚亮就喝酒啊?自古巴原都没有这个习惯!

酒是祭神之物,通常都是在祭礼之后,由国君赐下方得享用。贵族也可能私酿一些酒,平日在自己家里喝也没人管,但不合适公开摆宴。国君设宴有时也会上酒,但也都是先找一个敬天奉神的借口,然后酒都让人给喝了。

巴君昨日设宴,把酒搬上来之前,也有礼官做了个简略的敬天祭神仪式,感谢上天与祖先护佑、方能劈开巫云山成功,然后大家才开喝的。

巴原遭水患这么多年,民众日子过得都很苦,只能勉强维生而已,少务以身作则,经常好几个月都不吃肉,像这样喝酒还真是有生以来的头一遭。

随行的侍从与官员都知道国君这么做好像不太对,但谁也不敢吱声呀,早有礼官自作主张又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敬天祭神仪式,然后把酒搬上来了。玄源自没兴趣一大早跑来喝酒,只有虎娃和盘瓠相陪,至于侍从都远远地打发到看不见的地方了。

少务昨天就喝多了,这大清早酒还没完全醒呢,又接着频频举杯,总之不是敬师弟一杯就是敬祖先一杯,或者敬漫天神灵一杯,就着香喷喷切成薄片的炙肉,喝了不少啊。虎娃和盘瓠也能理解少务的心情,便没怎么劝阻,反正陪着他一起喝吧。

喝着喝着,少务居然哭了,一把抓住虎娃的手开始说个没完,甚至像是在胡言乱语:“师弟啊,你是看着我长大的!”

这话从何说起?少务的年纪比虎娃大,虎娃在武夫丘上与他初识时,少务都已经二十多了。若说虎娃是看着盘瓠长大的,倒也说得过去,但啥时候成了他看着少务长大的?已明显醉了的少务仍自顾自说道——

“是你们把我送上了武夫丘主峰、拜剑煞宗主为师,又是你们把我从武夫丘送回了巴室国,让我能成为巴君。当年父君将大位交给我时,希望我能效仿祖先盐兆的功业,再度一统巴原,恢复往日的巴国。

几番国战之后,我确实做到了,平定内忧外患,一度意气风发,自认功业不在祖先之下。可是洪水突如其来,巴原自古从未受此灾祸,竟出现在我的手中!就连巴都城也被大水困绝,万民流离、山河破碎,为何偏偏是我有如此之遇?

深夜无眠,常扪心自问,我有何失政、失德之处?竟遭此天谴!难道是因为当年兄弟相残?还是宗室之内乱攻伐?或是有愧难言之事?仔细想来,似有不少,但为使万民有望,我不得不振作,其实心中亦想长醉。

及至今日终于舒怀,洪水退后,我已可看到将来之巴原,祸患之后另有新生,自祖先盐兆至今,谁也没有想象过如此功业,此乃留于后世千秋之功,一切苦难都是值得。持国器至此可称无憾,唯不知后继者如何……”

难怪少务要将所有侍从远远地赶开,是不想他们看到主君如此失态,等眼泪抹完了又开始呵呵傻笑。巴君这一天是喝得酩酊大醉,没有处置任何事务。等到第二天早上,再见少务时,他的酒居然已经醒了,在亲卫仪仗的簇拥下,威仪无以复加。

少务向虎娃与盘瓠辞行,率众返回巴都城,这次走的是陆路。很多地方洪水刚退,道路仍充满泥泞,车马行走异常艰难,可少务坚持就要这么走回巴都城。

望着人马远去,盘瓠对虎娃道:“少务师兄昨天喝多了,他这些年可真不好过啊,有事没事,自己居然会想那么多。若说他有无失德、失政,还真挑不出什么错来,否则天下君首都没几个好人了!所谓兄弟相残,他说的是谷良、会良、仲览之死吗?那几个家伙该死,杀也就杀了!巴国内乱攻伐,倒确实是宗室之祸,但终结在少务手中。他做得已经够好了,没必要因此自责,甚至是疑神疑鬼……”

虎娃叹息道:“人要想给自己做过的事情找理由,总会有各种借口的,而少务师兄已经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了。所以他并不是要向谁解释自己所做过的事情、等待别人的赞誉或赞理解。面对多年灾祸,巴原万民惶恐,身为巴君既惶恐亦无奈,当然难免会多想。

活到他这个地步,想的只是给自己一个交待,一生所行诸事,是否真无亏欠?有些事情,当时是否应该那样?少务师兄的经历,不可能尽为你我所知,他也不是从第一天开始就是现在的巴君。有些事的确是他想多了,但还有些事,比如命煞青盐……算了,不提这些了。

好在今日洪水退后,他也终于释怀,这场酒没白喝!其实少务师兄的年纪,如今也不小了,功留千古之巴君,倒也没有什么遗憾,只看后人如何了。”

盘瓠:“少务师兄已有六十多了吧,再过几年就七十岁了。好在他有修为在身,又修菁华诀入门,不死神药更没少吃,仍是年富力强,长命百岁没问题。瀚雄师兄的情况也差不多,可惜这次没有见到,回头我去巴都城找他喝酒。”

虎娃:“少务近年来每当不在巴都城时,都由公子少廪监国、瀚雄辅政,所以瀚雄师兄走不开。”

少廪就是瀚雄的外甥、长龄先生的外孙、少务的长子。其母是瀚雄的妹妹,几年前已病故。瀚雄如今位高权重,官已经没法做得更大了,这些年的精力都放在培养外甥身上,谁都能懂他的心思。

少务不止一个儿子,少廪之母已不在,若没有强有力的外戚支持,少廪将来也很难坐稳巴君的位置。

少务这些年外出时,干脆指名由公子少廪监国,并由瀚雄辅政,就是给了一个明确的信号,以安瀚雄与少廪之心,同时也安定满朝群臣及万民之心。假如少务出了什么意外,少廪就可以在巴都城中直接继位了。

从局外人的角度可以看得很清楚,少务这是在观察、培养与考验继承人,假如少廪他可以成为一位合格的巴君,那么将来禅位之事就是顺理成章。可是少廪如果不成器,将来就有麻烦了,假如选定的继位者不是少廪,少务又该如何处理新君与瀚雄的关系?

其实继承人成不成器,标准很难说,少务最头疼的问题或者说最大的遗憾,就是很难找着一个儿子能与自己相比。在这一点上,其父后廪则比他要感觉欣慰得多,少务能超过其父后廪甚至是祖先盐兆,可是少务的儿子恐很难再超过他。

想当年,少务就流露出让少廪拜虎娃为师的意愿,但他的用意可不是让少廪跟着虎娃去修行,而是定下这个名份以巩固其地位。其实就算少务不会选择别的继承人,但他若长命百岁,又不主动禅位的话,少廪又能安心等多少年呢?

以少务之聪明,怎会看不透这些。待巴原治水大局已定,他又对少廪的表现还算满意,再过几年就该禅位了,否则国中又有隐患。但是能看得透,和真的做出决定又是两回事,而这种事情,又不可能由他人来决断。

当初在武夫丘上结义的五兄弟,除了大俊早亡,余者的人生轨迹各不相同。他们一心一意要做的事情,就代表了这一生各自所能企及的最高成就。

盘瓠又问道:“少务师兄有时难免想多了,因其有生至今所行,总难免有惭愧难安处,那么师兄你呢?”

虎娃闭目良久,这才答道:“我不会,因为我没有,这倒不是说我没有犯过错……师弟你呢?”

那到底是没有什么呢?虎娃并未明言,但盘瓠自能听懂。盘瓠闻言道:“我得琢磨琢磨,还真没像他那么想过……且回山水国再琢磨吧,师兄有什么好玩的事,别忘了叫我。”

盘瓠飞天而去。玄源的身形出现在虎娃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道:“我已突破九境修为,如今正可陪夫君一起游历,还想请你指点我的修行呢。”

虎娃笑道:“你,就是我的修行。前天的话还没说完,我曾涉足之处,除了仙界,你最想去什么地方看看?”

玄源答道:“山河图。”

虎娃沉吟道:“如今你还去不了,但我可以想想办法,将来总有一天能带你去游历的。”

山河图的门户已经完全封闭,与人间隔绝自成一方世界。如今除了虎娃、镇元、九天玄女之外,已经没有人能再进入那个地方。就算是虎娃想去,也得先飞升无边玄妙方广,再“下界”到达山河图世界。

玄源:“你是说待我成就真仙之后,再修为连连精进,然后将一件留下真仙烙印的神器交给你,由你带入山河图世界中,然后我才能进入那里吗?……这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就算我能成就真仙,也不知能否修得那等境界!”

就目前看来,这确实是进入山河图世界唯一的方法,但要求太高了。虎娃却笑道:“终有一天,你亦会成就真仙,仙家无岁月,不必说何年何月。其实当年的山河图世界,只要有化境修为便可进入,既然能将门户封闭,亦有办法再将门户打开。”

玄源:“难道你有办法,能将山河图门户打开?”

虎娃:“我如今尚无此修为,就算有此修为,还要看太昊天帝是怎么想的……山河图世界且不说,你现在想去哪儿呢?”

玄源:“我也想见证伯禹治水之功,东海与巴原的情况已知,那就去下游的云梦巨泽看看。”

虎娃:“去云梦巨泽?巴原有一条捷径,也带你去见识一番!”

玄源:“我听说过那条路,是太昊天帝在人间所留的空间门户。”

两人要去云梦巨泽,却没有飞天往东,反而来到北边不远的黑白丘中。黑白丘曾被大水环绕,成了东海中的一座孤岛,如今洪水退去又矗立在岸边,他们进入了上古夔龙所凿建的仙家洞府。

这里尚称不上是小世界,规模也只有数里方圆,洞府分前院和后园,前院是一片废墟,后园是死寂之地,那条上古夔龙就在此殒落于天刑。但是夔龙殒落后,太昊天帝又来过,竟留下了一道空间门户可直通云梦巨泽。

虎娃上次以一具毫无修为的仙家阳神化身穿过这道门户,是凭借仓颉先生炼制的遁空神符护身。如今他是本尊仙身,也不必借助神符,就连玄源都不必。两人穿过空间门户后,出现在一个很大的岩洞中。

这里是云梦巨泽中的一座岛,岛上有一座山,此山曾名武落钟离山,这个岩洞就在半山腰,向外可望见云梦巨泽浩瀚的水面,想当年虎娃也曾在战场上将吴回救到这里。玄源带着疑惑之色惊叹道:“好高明的手段!虎娃,你如今能够打造这样一道空间门户吗?”

虎娃摇了摇头道:“神通法力尚有不足,其实就算神通法力足够,修为境界好似也差了那么一层。别看这只是一道简简单单的空间门户,耗费的心血与仙家法力惊人!花同样的功夫,在巫云山中硬生生凿出一条道路都绰绰有余。”

玄源:“那么太昊天帝为什么要打造这样一道空间门户?好像根本没什么用吧!”

这道空间门户,须有九境地仙修为,才能安然无恙地穿行过来,否则就需要遁空神符一类的仙家秘宝护身。假如已有九境地仙修为,从黑白丘到达云梦巨泽又何必费这个劲;若是消耗遁空神符那样的仙家秘宝,也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事情。

在太昊的年代,这一带完全就是上古蛮荒,其实根本没必要有条路,没谁会远距离穿过巫云山脉迁徙。到了炎帝世系末年,倒是有人远徒巴原,就是盐兆和武夫带着一支族人首先来到了武落钟离山,或许就因为祖先留下的传说。

可是他们也不可能穿过这道空间门户到达巴原,而是渡过云梦巨泽、翻过了巫云山脉。所以玄源感觉很纳闷,太昊莫名打造这么一条空间通道,耗费惊人的心血与仙家法力,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虎娃揽过玄源的腰,望着山外的云梦巨泽道:“我们不能以今日之知,去衡量古人所遇。这道空间门户是先人所开辟的一条路,太昊当时或许也不知通往何方。他是自古以来的第一位天帝,独自摸索前行,当然会尝试种种手段以印证其修行。这道空间门户也许不是做什么用的,或者说在太昊当时看来,什么才叫有用?它应太昊在探索前行时所做的尝试,印证种种仙家手段,而后有所悟所得。对于太昊而言,这就是它的用处,也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前人遗迹。在巴原北荒,太昊同样留下了遗迹。”

玄源点头道:“若无少昊天帝留赤望丘一脉传承,也无我当初之修行。若不是后来有了你,我今日亦感茫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