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09章、裁巫云

在场众高人见到防风氏时,下意识皆腾身而起,悬空站在离地两丈多高的地方。因为防风氏是一位巨人,身高三丈三尺,在他面前,正常人就似孩童一般,个子只到他的大腿,连说话都得仰视。

防风氏的修为少说也有九境,完全可以变化形体如常人高矮,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在场其他人照说也可以将身形变化到三丈三尺,但那样未免有刻意效仿之嫌、显然失落了下乘,可是纷纷仰视他又感觉太别扭,所以不由自主都站到了半空与之平齐的高度。

大家的身形都飘起来了,只有虎娃和少务还站在那里,少务很是尴尬,而虎娃神色如常。少务未动,是因为他没这个本事;而虎娃未动,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念头,自己是多高就是多高,该站在哪就站在哪,不因防风氏而动。

玄源随即又飘落到虎娃的身边,还轻轻挽住了虎娃的胳膊。其他人一见虎君夫妇如此,也纷纷飘身而下,至于虎娃的弟子门人更是回到原处恭谨而立,只留下了三丈三尺高的防风氏突兀地杵在那里。

巫知的声音又在众人脑海中响起道:“防风氏身横九亩,眼前现三丈三尺之身,已是变化后的样子。其人据称是炎帝后裔,实情不得而知,但必有上古龙伯族血脉,应是其祖辈与百越之民通婚所留……”

身横九亩?这是形容防风氏躺下来睡觉的时候,身子占地有九亩之广。龙伯是上古异族巨人,或者说是一支特殊的妖族,传说因获罪于天帝受罚,如今已绝迹。

虎娃与各支妖族打过的交道很多,清楚龙伯绝迹恐不是仅因为受天帝惩罚,而是不少妖族本身就很难繁衍传承久远,往往数百年就是极限了。妖族其实也是人,大多为化境以上修为的妖修与人族通婚留下的后嗣,却保留了祖先原身的某种天赋或特征。

但妖族无法与外族通婚诞下后嗣,只能在族内繁衍,往往人口基数又很少,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全族人几乎都是近亲结合的后代,又大多生活在偏僻险恶之地,对抗环境变化和生存危机的能力很弱,往往便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有时甚至不为人知。

防风氏本身并非龙伯族人,但他却身负龙伯族的血脉,说明其某位祖先应该是至少有化境修为的龙伯族人,曾在百越之地与人族通婚留下后嗣,这后嗣又与迁居至此的九黎族人通婚,然后才有了防风氏。

九黎中的巫黎、水黎、花黎三大部古时迁入百越之地,与当地蛮荒的野民部落融合,繁衍至今才有了百越诸部,如今防风氏成了百越各部联盟的首领,重华登天子位后亦册封其为中华伯君。

防风氏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后,随着修为境界的增长,渐渐激发了龙伯血脉中的某种天赋,或者他特意在修炼这种天赋,如今已化为身横九亩的巨人。这有点类似于妖修的原身,但防风氏本人又并非妖修,这种情况比较特殊。

其实只要有四境修为,妖族也可以变化为常人之形,更何况是如今的防风氏。若平常总是显露身横九亩的原身,在部族中当然多有不便,三丈三尺高已是防风氏变化之后的样子,仍然如此高大威猛,可知其人的心境。

虎娃一眼看见防风氏,就已大致清楚其底细,但以上这些话可不是虎娃说出来的,而是巫知告诉在场众人,巫知就连站在远处的旱魃与应龙都没放过,有的人比如少务,刚开始露出恍然的神色,接下来就有点发怔,甚至又露出头皮发麻的样子。

巫知几乎无所不知,介绍的内容也太多了,在众人元神中一开口就不停,从当年的龙伯一族讲到世上的种种妖族,详细介绍了妖族的诞生、繁衍、修炼点,分析了防风氏他妈、他爸、他爷、他奶……可能的各种情况,又推测了上古百越野民与九黎三部的融合过程。

巫知还介绍了他所推断的防风氏“原身”特点,此人的心性如何,为何平时要显露出三丈三尺高的样子,身体各个部位都有什么特征,甚至还有平日各种生活细节的分析。

幸亏防风氏本人听不见,否则非得把躲在暗处的巫知揪出来当场翻脸不可。但除了防风氏之外,再场其他人可都能听得见啊。

防风氏也有点纳闷,他一到场,众高人便不由自主的拔地而起与其平齐,他只是微露倨傲之色,也忽略了还有一位飞不起来的巴君少务。结果虎娃站在那里没动,众人又都落回了原地,防风氏则眯起眼睛特意瞟了虎娃一眼。

虎娃神情恬淡与其对视,仰头就像在看一棵大树或一头巨兽,以修士之礼拱手,算是和他打了招呼。可是在场其他人一时间都静默了,有人在苦笑,有人在发愣,有人甚至露出惊骇之色,他可不知这都因为巫知。

人都到齐了,大家都愣着干什么,不至于是因为从未见过像自己这样高大威猛的巨人吧?防风氏有些不满地说道:“伯禹大人,该办正事了吧?”

伯禹点头道:“诸事早已筹备多日,如今要劈开巫云山中最后一条水道,由防风氏大人亲自动手。”

虎娃问道:“防风氏大人,不知你可有趁手神器?”

见大家要办正事了,而且这件正事非常重要,巫知也非完全不知趣,适时在众人的脑海中住了口。若按虎娃原先的计划,避开巫云山中最后一条水道,不论是他还是禄终动手,用的神器都是太极图所化的斧头,若是防风氏需要,便借给他。

防风氏低头俯视道:“若是劈开巫云山,以我的神通徒手亦可,但为稳妥起见,最好还是借助一件趁手的神器,所以想请虎君交给我一物。”

虎娃随口道:“不知防风氏大人欲借哪件神器?”他已经准备把太极图拿出来了。

不料防风氏却答道:“我不是借,而是向虎君索取。此器名为斩空刃,为上古九黎宝物,后来亦为百越之族传承神器,当年由一位长老执掌。此人却携器不知所踪,后来斩空刃出现在陇西平原,又被虎君带到了薄山。”

在场有好几人脸色都变了。当年伯羿殒落后,虎娃列神器于薄山之顶的巨岩,几乎没有人敢去公开索回。有一位看不清形势的纪桑部君首倒是跑去要了,当时推说是族中某位大成隐士擅自所为,结果纪桑部被帝尧撤封,落得与共工、欢兜部一个下场。

都这么多年了,虎娃再没遇到过谁还敢来找他索回神器,他留在薄山顶上的众神器由天下修士各凭机缘而得。如今防风氏竟然说出了这番话,难道就不知纪桑部的下场吗?可是看防风氏的样子,他还真不在乎。

远处的真仙应龙忍不住沉声道:“防风氏,当年谋害伯羿大人之事,难道你防风部也参与了?”

防风氏闷声答道:“携斩空刃失踪的那位长老名叫蔬立,非我防风部族人,而是出身百越之地的花越部。想必那蔬立长老本人已葬身伯羿之手,假如当今天子还要追究的话,我回去之后可奉帝命灭了花越部。但斩空刃亦是我的祖先所传神器,一度为花越部执掌,我如今想将之收回……劈开巫云山恰好要用到此器,这也是缘法所在,不知虎君还想提什么条件?”

百越之地,生活的大大小小部族上百,那位蔬立长老确实不是防风氏本部族人。但如今外人提到百越之地,其实就指是防风氏的地盘,他已是那里各部族联盟的首领。当初防风氏不点头,花越部的蔬立长老会莫名其妙带着斩空刃去参与刺杀伯羿之事吗?

但防风氏的这套说辞,也的确挑不出错处来,他就是明明白白地公开索要斩空刃,而且在如今的情况下,他也不怕谁能因此将他怎样。伯羿已殒落,帝尧早已退位,天子重华当朝,天下受水患之苦良久,而防风氏在偏远的百越之地独霸一方,中华天子又能将他怎样?

虎娃没说话,只是看了伯禹一眼。伯禹开口道:“就请虎君将斩空刃交给防风氏大人吧,如今天下大事,以治水为最重。但防风氏大人既然已经公开说明前因,拿回斩空刃后,望为天下治水多出力……伯益,你此刻就取出书册,将花越部勾灭!”

伯禹就是从百越之地走过来的,邀集各部族共商治水方略、划分利益和责任,其中当然也有花越部参与,都由助手伯益登记造册。如今当场在羊皮书册上将花越部的记录勾销,就是表明了态度——当这支部族已经不存在了!

防风氏眯起眼睛道:“伯禹大人不请天子下令吗?”

伯禹语气平缓道:“我为天下各部治水,便是奉天子之命,凡是与治水有关诸事,皆是代天子而行。防风氏大人欲索回斩空刃,是为治水之用,此事便是与治水有关。你既已说可奉天子命灭了花越部,那么就去做吧。百越诸部若有误会,我自会派人向众族老宣讲清楚。此事便到此为止,天子亦当下令褒扬防风氏大人指证花越部之义举!”

按防风氏刚才的意思,若天子下令,他可以灭了花越部,届时便说是中华天子让他干的,那样可能会引起百越诸部对中华天子的不满。这就是在暗示伯禹——天子最好不要下这样的命令。

可是伯禹的态度也很明确,既然你说出来了,花越部就非受处罚不可。这个责任也别甩给中华天子,伯禹自己就背了,至于百越诸部会怎么看待,他还会派人到百越之地将事情向众族老说清楚,告诉大家是防风氏亲自指控了花越部。

伯禹的态度也算是公正严明、毫不含糊了,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他甚至是天子重华,的确不能因此将防风氏本人怎样,而且眼下治水还需要防风氏的支持。想当初帝尧晚年时,面对天下事估计曾有很多无奈吧,即使换成天子重华当朝,同样亦有无奈。

除非能如历代天帝那般,以自我形神开辟一方世界,否则谁又能让天地间万事万物皆遂己意?

既然伯禹已经这么说了,虎娃便朝着空中一招手。这天蒲阪城内外的很多人,都看见薄山顶上有一道光华升起、飞向西南方消失不见。而这道光华最终落在东海案边的虎娃手中,化为了一件神器,正是防风氏所说的斩空刃。

此器有一根似是骨质的长柄,尖端似斧又似镰。虎娃将它递过去道:“防风氏大人,斩空刃在此,你今日取回望好生掌控,能为天下治水出力更多,莫再要有当年蔬立之事。”

虎娃本可以直接将斩空刃扔给防风氏的,却就这么双手平端着向前递出,显得很有礼数。但防风氏的个子实在太高了,若想从虎娃手中接过斩空刃,就得弯腰低头深躬、屁股撅得老高,样子会显得十分滑稽可笑。

防风氏本欲站着凌空摄取斩空刃,却发现斩空刃在虎娃手不动,不得不亲自伸手接了过来。玄源以神念悄然对虎娃道:“百越地处偏远,防风氏亦狂傲自大。但以其修为,还不至于愚笨无知,今日特意开口索回斩空刃,也是一种试探。”

的确,防风氏还不至于鲁莽无知,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可能就是在试探某种态度与底线。而从伯禹的反应来看,他应该已经得到了结果。

防风氏持斩空刃在手,摇身为化身横九亩的巨人,这是他的“原身”;再一摇身,又化为顶天立地的数百丈巨人,这是他的变化神通。斩空刃也随身形延展、保持同样的比例。如何劈开巫云山早已有缜密的安排,其他众人皆飘身退后。

第一个动的并非防风氏,一只黄鹤驮着伯益,展翅越过巫云山向大江下游飞去。他们要通知大江两岸各部民众,洪水马上就要到了。虽然迁移的计划早已安排下去,但最后还是防备万一,警告仍逗留在险地的民众赶紧离开。

不仅要通知两岸民众,也要通知山野中的禽兽退避,否则黄鹤也不必驮着伯益了。不仅两岸禽兽要转移到安全地带,生活在大江中的水族也要转移到各条支流中方能确保安全。至于这些禽兽与水族会不会听从伯禹的警告而转移,就是它们自己的事情了。

洪水从上游涌来的速度虽快,但穿过巫云山再涌出云梦巨泽,至少还要好几天,黄鹤驮着伯益飞行的速度比洪峰快得多,最后一次示警的时间也足够了。

待黄鹤飞向天际消失不见,防风氏所化身的巨人挥起斩空刃,奋力劈向东海东岸的一条山脉。起初时没有声音,而山脉在利刃之下仿佛化为了齑粉,无声无息地被剖开。利刃再向前一划一带,走得并不完全是直线,而是顺着岩层地脉的走向,劈出了一条水道。

这一劈真是干净利索,完全符合伯禹的要求,堪称完美。虎娃自忖,就算是他持太极图所化的利斧亲自动手,恐也不能如防风氏完成得这么漂亮,防风氏确实有狂傲的资本!

看似就这么简简单单、无声无息地一劈、一划、一带,已退到远处的众人感觉天地都在晃动。假如不是虎娃施法护住了少务,这位已有五境修为的巴君恐会当场晕过去,那种无形中受到的冲击,只是天地灵息荡漾的余波而已。

仿佛时空都已停滞,感受虽然只是一瞬,但等到防风氏收回斩空刃时,其实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时辰。这对防风氏而言消耗也是极大,法力几乎用尽,随即又化为身横九亩之躯,如一座小山般就坐在东海岸边闭目涵养。

滚滚雷声这时才传来,不仅是大水涌入被劈开的峡谷回音,巫云山上空真的在打雷。虎娃已飞上云端,垂手似展开了一只无形大袖,拢住了刚刚被劈开的水道入口,同时高喝道:“敖广、沇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