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08章、防风氏的要求

等事情都处理完了,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伯禹吩咐伯益备车,谢绝了众族老及各部首领的挽留,在日出时分便告辞离开,行事之果断出乎意料。他说走就走,当然也有很好的理由,因为治水之事紧急,还要与大江两岸各部商谈,不能在相柳部一地停留太久。

这位夏后氏的君首仍然赤脚步行,众部族首领一直将他送到城外,清晨的一阵凉风吹来,很多人的脑袋都变清醒了。有不少部族首领昨夜争执得面红耳赤,心太贪、胃口有点大,想吃下的地盘太多,结果在后来领的任务也更重,此刻回想起来,好像有点完不成啊?

这怎么办?所有事情都在伯禹大人的书册中记着呢!有人赶紧找他人私下商议,请求协助的同时又让出了相应的好处。

相柳回到府中,独自坐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伯禹治水,无论将来能否成功,目前已很难公开阻止了,除非能除掉这个人。但这种事情绝不能乱来,他真要这么做了而且又让别人知道了,不仅会成为各部之敌,就连部族内部的各支势力也都会反对他。

若想稳妥,除非是相柳本人亲自动手。伯禹的修为如何看不清楚,在大多数时候他就像一个凡人,但相柳知道他绝不普通。至于伯禹的助手伯益,应有大成修为,但在相柳眼中也不足为虑,但那拉车的两匹枣红马却是九境妖龙所化。

相柳自恃再高,也没把握无声无息地除掉伯禹、还能掩盖住任何动静,动手时万一走脱了一条妖龙或者被他人察觉,那他也等于死定了。相柳的神通法力乎已不弱于当年帝江,但那又怎么样,他还能比伯羿更强吗?

况且伯禹在大江流域的治水之策已定,就算其本人不在了,天子照样可以换人来实施。另一方面,伯禹治水之策对相柳部也有好处,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拥护,真要对其人动手,不妨等他治理了大江流域的水患再说,到那时也许有更好的机会。

治水先从大江流域始,然后才是中原地带,若这里的治水已成功,但中原治水尚未完成,中华各地仍被洪水分割,相柳部则可更好地独霸一方。就在相柳这么思忖的时候,有属下来报,伯禹已渡江而去,进入东南方向防风氏的地盘。

伯禹走得好快啊,相柳终究没有下定动手的决心!相柳又想起,他曾经和防风氏联系过,那边也煽动了不少以炎帝旧部自居的族老将拦路诘问。看来那些人不仅拦不住伯禹,反而又会成为伯禹的助力。

……

虎娃离开蒲阪城向西南而行,按照原先的计划,他带着少务和盘瓠将通过夏后氏部族的领地,再由崇伯鲧开辟出的那条道路回到巴原,先进入迎仙城,然后坐船回到巴都城,这是少务继位以来路途最长的一次巡视。

可是刚刚离开蒲阪城,少务便对虎娃说,他想去陇西平原看看。那里新出现了八百里沃野,已有近十个部族迁居开垦,并且是伯羿殒落之地。少务从未亲眼见过伯羿,但也听说过这位无敌战神的诸多事迹,想去缅怀凭吊一番。

更重要的是,伯禹曾告诉他,避开巫云山脉引巴原之水下行后,再集合万民之力经过一番改造,巴原上也会出现大大小小很多片新的沃野,其中最大的一片就在东海故地,另一片较大的沃野,便是崇伯鲧曾以息壤神珠堵洪水的下界城与拢江城一带。

少务当然想去看看陇西平原如今的情况,也好对将来的巴原心中有数。对于这样的要求,虎娃很痛快地点头答应,众人便改变行程沿着大河北岸西行。

由于很多地方洪水未退,少务又要考察沿途风土人情,所以虎娃并没有带着他飞天,而是沿着中条山、贺兰山麓等高处绕行。又一次走在中条山中,休息时虎娃背手望天,此番下界回到人间又经历了这么,尤其是见到皋陶后,有了更多的人间感触与感悟,若此时再回九重天仙界,应已能踏上建木第四枝了吧?

就在此时,突然听盘瓠说道:“小獬豸,你出来吧!”

树丛间似凭空伸出来一只独角,然后一头瑞兽蹦了出来,摇身一变,化为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模样,唇红齿白、双眼皮长睫毛,样子长得很是粉嫩,脑门顶上却有一个明显的鼓包,被浓密的卷曲黑发所覆盖。

少务吓了一跳道:“盘瓠师弟,这是……?”

那少年主动答道:“巴君不必惊讶,我就是獬豸,之所以化成这副样子,也是神通修为,更是为了出门方便。”

少务瞪了盘瓠一眼,心道他在司士大人府中撩拨瑞兽还不够,居然还把人家给勾搭跑了,赶紧上前道:“小獬豸,你是要出城玩耍吗?”

獬豸摇头道:“不只是出城玩耍,我还想跟你们一路去巴原看看,山水君邀我去山水城做客。”

少务哭笑不得道:“你是天下各部敬畏的断狱神兽,若突然离开蒲阪,皋陶大人断案时怎么办?”

獬豸笑了:“皋陶大人公正严明,难道仅是因为身边有一头瑞兽獬豸吗?天下人好传神异事迹而已,就算没有我,也不妨碍皋陶大人分毫……若有人见瑞兽獬豸不在,就企图作奸犯科,那可是自找倒霉了。”

少务以询问和求助的目光看向虎娃,究竟带不带这头瑞兽小獬豸一起走?莫名其妙将蒲阪城中的断狱神兽给拐跑了,这事又该怎么解释?

虎娃笑呵呵地问道:“你这头小獬豸,既化为人形行走,可曾起了名字,不能总称你为獬豸道友吧?”

獬豸:“听说巴原有头瑞兽诸犍名叫善吒,你就叫我善察好了。”

虎娃又对少务道:“这位善察道友说的不错,皋陶大人之公正严明,又岂仅仅因身边有一头瑞兽獬豸?如今断狱神兽不在,若有居心叵测之徒趁机欲行不轨,正好让皋陶大人试试五刑手段。”

獬豸欣喜道:“太好了,那我们就一起出发吧!”又扭头朝盘瓠道,“你要一定带我山水城找绿萝。”

看来这俩家伙这段时日不仅有私下约斗,还嘀咕了不少事情。獬豸从小在皋陶的身边长大,并没有出过远门,阅历哪有盘瓠丰富?他听盘瓠讲述各地轶事,是越听越感兴趣。

尤其是盘瓠告诉他,山水城有一位理师大人绿萝,虽然没有獬豸的天赋神通,但问案的时候常常能把人给问哭了,有罪之人最后皆痛哭流涕坦诚其行。獬豸听了,就想去见识见识绿萝的厉害,便还打算和绿萝互相问诘一番。

既然虎娃都这么说了,少务一转念又笑道:“善察先生,您去山水国玩得尽兴了,不妨也到巴都城来一趟,最好能抽空在理正大人署中坐镇一番。”

……

在伯禹领天子命离开蒲阪一年后,又再度来到巴原东海岸边与虎娃、少务等人重聚。这次盘瓠又没来,他和獬豸还在山水国呢。虎娃和玄源的身后站着敖广与沇里,而被放逐的真仙旱魃居然也来了。

虎娃传了旱魃一套仙家法诀,使她可暂时收敛起气息、不致对环境产生异常影响。这令旱魃感觉有些不适应或者说不自然,她身着红裙站在较远的地方,身形面目如被一团火焰包裹,看得不是很真切。

另有一位古时被放逐的真仙也来了,此人站在另一个方位,尽量与旱魃拉开距离,身着羽袍,形容五官似被一团水雾包裹,同样看得不是很真切。他不是虎娃叫来的,而是伯禹请来的,号应龙。

应龙亦曾隐居南荒深处,伯羿在南荒斩杀妖邪时将其惊走。他后来到了西荒高原上的西海一带盘踞,又被崇伯鲧劝说离开。江河上游那几年水情有异,多少与应龙有点关系,但主要责任并不在他。所以崇伯鲧对他网开一面,并未有任何责罚。

应龙也算与崇伯鲧打过交道、受了他的恩惠,今日也来助伯禹治水。

伯禹为何走了整整一年才来到巴原?其实这已经算快的了。他从蒲阪城出发,首先南下来到相柳部,然后又到了东南方的百越之地,再从百越之地西行,沿江穿过原九黎各部的地域。

这一路上,他将教化之典刻于树干,并与沿途各部族商讨治水,安排好了种种协作方案,事务之复杂一言难尽。伯禹是赤脚步行,带着伯益穿过巫云山脉,自神民丘脚下绕至东海岸边。幸亏有两条九境妖龙随行,否则车都跟不过来。

还有一人时跟着伯禹一起来的,他就是百越之地各部族联盟的首领防风氏。伯禹在百越之地推行教化遇到了一些挫折,因为百越的习俗与皋陶所作五教的内容有所抵触,但商谈治水方略却比较顺利。

他同样出示了炎帝令,将拦路的各地族老都带到了防风氏那里,并当着百越各部首领的面,展示了元神造影之术。让大家看见,先是有一场大水将从上游而来、会淹没很多地方,等这场洪水过后,又会留下怎样的地形地貌、在此基础上可以怎样改造。

百越之地受这场洪水影响的时间并不长,至多半个月而已,然后在大江入海口一带,会冲瘀出大片沃野平原,并留下很多湖泽。只要稍加改造,将来都是良田家园。这动态的光影展示过程,让在座者明白了会发生什么、眼下与将来都要做什么事情。

伯禹所展示的元神造影神通,居然并非巫知所传的秘法,且另有精妙之处。他得到了崇伯鲧的一世见知传承,又怎能不会类似的手段?巫知不仅没有因此少说两句,反而又细细点评了一番,指出伯禹施法还有哪些未足之处,比较这等手段与他所创的秘法各有哪些优劣,足足讲了好几天。

百越诸部首先要做的就是在规定时间及时撤离,把能搬的东西先搬走,待洪水过后再回迁,然后按伯禹的治水方略重新建造家园。相关部族都有明确的责任和利益划分,伯益皆登记在册。

防风氏对伯禹的治水方案没什么不满意的,因为他的处境与相柳不同。就算伯禹为天下治水成功,百越之地仍处于大江入海口以南、相对于中原偏远的西南地带。当地各部越富足,独霸一方的防风氏就越能越强大,中华天子离得太远,也无法节制他。

但防风氏却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劈开巫云山脉最后一条通往东海水道,须由他亲手动手。因为伯禹虽然展示了大水过境的情景,但能不能真正做到还是另一回事,避开水道要控制得十分精妙才行。

防风氏的地盘处于大江入海口附近的低洼地带,若上游劈开巫云山脉时稍有失误,洪水过境的规模就会大不相同,弄不好会冲毁太多的地方。防风氏的这个要求,事先谁也没想到,他又有什么资格提出这种要求呢?

其实虎娃原本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件事,他原先的打算,要么是自己亲自劈山,要么请禄终出手。但是见到防风氏本人之后,便也同意由防风氏的要求,至少做这件事,防风氏比虎娃甚至禄终都更适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