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沧海桑田
第003章、口无遮拦

仙家做事干脆,仓颉说走便要走。虎娃却招手道:“伯禹大人将来还要行遍天下治水,有坐驾则更方便。既然天子尚未赐云辇,我这里有一车相赠。”

藤金、藤花将一辆白香木马车牵了过来,虎娃又一指少务道:“此车当年为巴君所赠,以最上等的白香木打造、经修士法力祭炼,轻便坚固异常。我曾乘它行遍巴原,又以仙家法力打造成器,如今赠予伯禹大人,可当云辇之用。”

不论伯禹将来可能取得的成就如何,如今他还是一位白身贵族。他能成为夏后氏的君首并被册封中华伯君,只是崇伯鲧的遗泽。他被重华任命为中华治水之臣,也是有前提条件的,首先要成功实施在巴原的治水之策。

可以说除了虎娃和禄终,如今的中华各部君首以及民众对伯禹都很陌生。伯禹本人尚寸功未立更谈不上有所作为,不可能有轩辕云辇乘坐。再说了,崇伯鲧当年已经毁了一辆云辇,伯禹没得坐也是应该,而今日虎娃又送了他一辆车。

还没等伯禹推辞呢,丙赤、丁赤便上前躬身道:“我等愿为伯禹大人挽车。”

不仅车有了,拉车的妖龙也是现成的,伯禹行礼道:“那就多谢奉仙君了!”然后转身朝仓颉道,“请师尊先上车。”

虎娃又笑道:“伯禹大人不必客气,其实我也想搭个便车,与您同去天子朝堂。”

伯禹:“奉仙君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您的车,想坐尽管坐。”

虎娃也上了车,少务突然叫道:“等等,我也想搭个便车!……久居巴原,从未拜谒中华天子,斯为憾事,如此良机岂可错过。”

少务自从出生以来,从未离开过巴原,他曾到过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巴原周边的武夫丘、山水城与奉仙城。虽然对于绝大部分普通民众而言,那样的地方就是人间的尽头了,但少务却知道天下很大,他也想出去看看。

在平常情况下,少务是绝对走不开的,他得坐镇巴都城处置国事,可如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治水更重要呢?伯禹治水就从巴原始,治巴原之水又要牵涉大江下游各部。

别的部族或属国的君首去朝堂上拜谒天子很正常,但是巴君亲自去拜见天子却不同寻常。巴国太大了,实力太强了,却又处于近乎封闭的巴原,总会引人忌惮,而且前往蒲阪的路途艰险遥远,说不定会出什么意外。

少务本人的安危如今关乎整个巴国的国运,尤其在已遭受了十余年洪灾的情况下,巴国还能维持稳定,也依仗于少务这位国君的威望。假如少务出了意外状况,换另一位国君肯定不能像他这样掌控住局面,所以少务更不可能轻易离开。

可眼前的情况不同,到帝都朝堂上商讨治水之事,了解天下各部最全面的情况,对少务而言就是最重要的国事。难得有这辆“云辇”乘坐,还和仓颉以及虎娃在一起,定能确保安全,出什么样的意外状况都不怕,少务又怎能错过,当机立断就做出了决定。

站在不远处的禁卫将军吓了一跳啊,赶紧上前道:“主君事先并无交代,突然离国远去,国事如何安排?而且您连一名侍从都不带吗?”

少务摆手道:“奉仙君亦前往蒲阪,本君又与其为伴有何不可?……至于国中之事,暂由公子少廪监国、瀚雄大人辅政,你将此令传回巴都城。”

看看这一车人,有仓颉、虎娃、丙赤、丁赤,还需要侍卫吗?国君出行,当有禁卫仪仗,可是这一辆车能坐得下多少人,有少务一个位置就不错了!虎娃也是孤身前往,少务怎么可能还带着侍从?巴君就差当场呵斥这位没眼力的禁卫将军了。

少廪是少务的长子,在这个时代,贵族给孩子起名喜欢用祖先的名字,具有特殊的寓意。少廪之名就有追尊其祖父后廪之意。其实后廪这个名字,也同样是在向祖先致敬,因为巴国曾有一位国君名廪。巴国还曾有一位国君名叫太务,后廪给儿子起名少务,也是这种含义。

伯禹又躬身道:“能请巴君同车,是禹之幸,正可与天下众君共商治水大事。”

那时的车都不太大,还好这辆白香木马车原是国君的坐驾,车中可以安置两排座位,恰好能坐四个人还显得很宽敞。伯禹请少务先上车,自己再登车,这辆车也就坐满了,至于丙赤和丁赤则是拉车的。

少务坐下后又对伯禹说道:“想当年,我们师兄弟三人亦曾陪着你父君崇伯大人同游巴原、相交甚欢,只可惜今日山水君盘瓠未至。”

伯禹道:“那真是遗憾,将来有机会,我定要去拜见山水君。”

他的话音未落,车也没动呢,就听远方有人喊道:“不好意思,二位师兄,我来晚了!有点事情给耽误了。”

少务起身道:“盘瓠师弟,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这里的事更重要?”说话间有一人从天而降,已落到了车前,正是山水君盘瓠。

除了伯禹之外,其他的人盘瓠全认识,笑嘻嘻地上前一一行礼拜见,还很亲热地拍了拍丙赤与丁赤的肩膀。伯禹下车与盘瓠见礼,盘瓠瞪大眼睛道:“若不是你的样子年轻了些,我以为就是崇伯呢!……咦,你们都坐上车了,这是准备去哪啊?”

虎娃和少务在神民丘下等了伯禹一个月,事先也派人通知了盘瓠,盘瓠却有事未能来。但这条狗还真不禁念叨,少务刚刚提到他,他就赶到了。盘瓠身为国君也没个正形,出门没有仪仗卫队,就是这么一个人飞天而落,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少务下车答道:“伯禹大人已拜仓颉先生为师,要去天子朝堂商议治水之策,我与虎娃师弟打算同去。”

盘瓠:“这样啊?那我也去凑个热闹!”

少务:“这可不是凑热闹的事情。”

盘瓠:“开个玩笑嘛!我好歹也是受天子册封的中华属国之君,当初我们三个都是由崇伯大人为天使册封的,如今随伯禹大人共商治水之策,也正好去天子朝堂去见识一番……这辆车却是坐不下了,我就跟着车一起飞吧。”

仓颉坐在车上笑道:“盘瓠,你可飞不过这辆车!”

经虎娃以仙家大神通打造的白香木马车,又有丙赤、丁赤这两条解除了束缚的九境妖龙牵引,已不亚于当年的轩辕云辇。盘瓠有七境修为,可御神器飞天,但也是飞不过这辆车的。

伯禹赶紧说道:“有座有座,当然有座!车上还有最后一个座位,恰好就是为山水君留的。”

盘瓠:“那怎么好意思,我还是坐在御手的位置吧。”

虎娃乘坐白香木马车时可以不需要御手,但这辆车原先是少务的,车前还留了御手的位置,并排坐两个人都行。伯禹和盘瓠推让了半天,最终还是盘瓠坐在了车中,伯禹为御手。其实御手也就是做个样子,丙赤和丁赤根本不需要谁来指挥和驾驭。

两条赤色妖龙拉着白香木马车飞上云端消失不见,玄源面带微笑看着天际,似乎早已料到这个场面,而在场的其他人皆目瞪口呆。众人原以为只是在此等候伯禹下山,不料仓颉先生突然现身收伯禹为徒,然后山水君盘瓠也赶来了,而且三位国君又都陪同伯禹离开了巴原。

只有那头青牛朝着天空哞哞叫了几声,它眼见着两条神龙拉车载着虎娃而去,可能是有些羡慕或者不甘吧,自家才是正经坐骑啊!

师兄弟三人陪着尊长仓颉坐在车中,看伯禹在御手的位置上好像为他们驾车的样子,盘瓠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想当初我们师兄弟三人学艺已成,从武夫丘下山,陪同长龄先生同车而行,我记得那次就是少务师兄亲自驾车,如今车中尊长换成了仓颉先生。”

少务忍住了才没有戳穿盘瓠话中的破绽,那时候的盘瓠可不是坐在车上而是趴着,更谈不上什么学艺已成,他还是一条狗呢。

别人没搭茬,只有伯禹挺给面子地说道:“久闻巴君少务,为巴原有国以来最有成就的一位贤德之君,登位前后,皆事事恭谦。”

少务:“不敢,伯禹大人过誉了!”

盘瓠又说道:“当初少务师兄亲自驾车拉着我们去巴都城,到了巴都城之后他便成了巴君。如今伯禹大人亲自驾车拉着我们去帝都,将来恐怕也会成为中华天子呀!”

一车人都闭嘴了,盘瓠狗嘴说话没遮拦,别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茬。这种话都能乱讲吗?伯禹可不是其父崇伯鲧,除了出身背景之外,如今只是一个毫无作为的后氏年轻君首而已。

见大家都住口不言且神情有些古怪,盘瓠也觉得无趣,坐在车中看着天际的流云飞卷,过了一会儿又没话找话道:“这车真快呀,比我飞得快多了,我们很快就能到蒲阪了吧?”

虎娃终于开口道:“师弟稍安莫急,我们恐怕还要过些日子才能到达蒲阪。”

盘瓠纳闷道:“为啥,蒲阪城没那么远吧?”

虎娃:“师弟忘了当年在龙马城外的事吗?我与你在那里初见仓颉先生,还陪同仓颉先生行游数月。当时先生身边另有传人侯冈,如今换成了弟子伯禹大人。”

盘瓠的狗嘴虽无遮拦,但狗脑袋倒也不笨,随即反应过来道:“哦,伯禹大人刚刚拜师,确实需要好生向师尊请教,然后再上朝堂。”

仓颉也忍不住笑道:“山水君可比当年机灵多了!”他也没有戳破盘瓠当年还是一条狗的情况,也算是为这位国君留了点面子。

白香木“云辇”虽飞得快、坐着也舒适,但众人并没有着急赶路,每天前行不远便找一处山水灵秀之地落下云端。伯禹或坐在那里向师尊请教,或陪着师尊在附近行游聆听指点。

仙家修行不知岁月,也不知仓颉下一次现身人间又是什么时候。伯禹已拜仓颉为师,仓颉总得找机会给弟子传法,所以他才会与伯禹同行,几人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

仓颉门下得其正传者共有三人,分别是皋陶、侯冈与伯禹。侯冈跟随在仓颉身边的时日其实并不长,得到的传承以符文神通为主,而且他是侯冈部的继承人。仓颉将自己以文字整理记录的上古史料交给了皋陶,皋陶得到的传承并非以神通秘法为主。

如今仓颉再教弟子伯禹时,则是包容万类,兼顾了皋陶与侯冈所得的传承。无论是讲解天地间万事万物的纹理、从而演化出符文神通,还是介绍上古各种史料、演化出圣人治世之道,都没有回避少务等三位国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