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80章、求赐炎帝令

面对众多质疑,伯禹却以神器铁棒指着沙盘上的云梦巨泽道:“若劈开巫云山脉,水从巴原而下,入云梦巨泽流势变缓,无数泥沙将在此淤积,待水退之后可成沃野千里。如今之计,则须提前迁移各部民众,如当年之事。当年各部民众迁移到高处,迟迟看不到恢复家园之望;而今日再迁,将来可得沃野良田,无非再忍受数年。”

话虽这么说,但是很多君首及君首代表却不敢相信,尤其是大江下游的各部,他们本就已经迁到了高处,深知这种大规模迁徙的代价惨重,如今居然还要再来一次,都觉得难以承受。甚至有人认为,伯禹这么做是为了保巴原,却损害了下游各部的利益,朝堂上一度起了争执。

一看这个局面,有人就趁机建议,先治理大河流域再说,大江流域的事情且放着。重华却摆手道:“伯禹大人,我愿任你为中华治水之臣。但治水之事应从巴原始,若能成功,再谈其余。”

伯禹拜谢道:“臣领命!治水便从巴原始,若不能成功,禹亦无颜再登朝堂。”

这时很多人都看向了禄终,因为按照伯禹的治水之策,要付出最大代价的就是重辰部。禄终则当场表态道:“我赞同伯禹大人的治水之策,重辰部将全力配合。此乃长治久安之举,立大功业留与后人。谁若反对,便是与我禄终为敌!”

代表巴原三国常驻浦阪的骁阳震惊不已,按惯例若有要事,骁阳应派人赶回巴原禀报,而他自己不得擅自离开浦阪。但此事实在太过重大,派别人骁阳不放心,打算亲自回去,而在回去之前,他还想私下拜访伯禹一番,将事情详细问清楚。

散朝回府后,骁阳还没来得及出门呢,突然有客来访。见到来人,骁阳大喜过望,赶紧下拜道:“叔父大人,您居然也在浦阪,是为伯禹治水之事而来吗?”

虎娃点头道:“正是为此事而来,特意和你打声招呼。”

骁阳:“叔父大人来得正好,我正准备亲自回巴都城一趟呢!”

虎娃:“我将护送伯禹大人去巴都城,你就不必着急回去了,且安心待在浦阪关注朝堂吧。”

骁阳关切地追问道:“看来叔父大人早知此事,但伯禹大人真能劈开巫云山脉吗,这不会出什么意外吗?就算真有把握,下游诸部除了重辰之外,真能答应吗?”

虎娃答道:“治水,非伯禹一人之事,乃天下人之事。治水之臣,集众人之智,定治水之策,领天下人行之。至于能否成功,只看人事能否应天地万物之道。”

……

赤望丘秘境,定坐中的玄源长长的睫毛微动,似乎从一场大梦中将要醒来。不远处的虎娃站了起来,悄然走到了玄源身前,玄源恰在此时睁开了眼睛,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玄源坐在琅玕树下的白石上,正好与站着的虎娃一般高。

虎娃柔声道:“阿源,恭喜你堪破生死轮回境、突破了九境修为。”

玄源看着虎娃的眼睛,面色发红似是不胜羞怯,却没有将视线移开。两人就这样默默地对视了很久,玄源才弱声道:“你早已堪破了生死轮回境,有些事我没有告诉你,你却早已知晓,对不对?”

虎娃:“所以我才会接受天子册封,成为奉仙国君。”说着话他上前一步,伸手将玄源揽在怀里,从那块白石上抱了下来……

次日,夫妻二人走出了秘境,站在赤望丘第七峰上空的云端中俯瞰奉仙国、遥望巴原。虎娃已将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玄源,玄源此番闭关,持续多年的多雨天时已过,但因地形地貌的改变,天下各地水患仍在。

崇伯鲧当年立下九年之约,已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粉身碎骨,而鲧之子禹又成为了中华治水之臣。

玄源靠在虎娃怀中道:“你的弟子黄鹤一梦千年,再睁眼时已非当初的人间,此等心境我如今亦有感触……劈开巫云山脉,引东海之水下行,夫君真有把握吗?”

虎娃:“我一人当然无此把握,就看伯禹怎么做了。”

玄源又提醒道:“崇伯鲧盗走了息壤神珠,却将之遗落人间。如今他已不在,将此神器归还给轩辕天帝的责任,就要落到夫君你的身上了。”

虎娃苦笑道:“毕竟是天帝神器,若是轩辕天帝不愿,当初谁能将玄珠盗走?如今玄珠已失,轩辕天帝便有借口派人下界寻回,只是不知会派什么人,用什么办法寻找玄珠?伯禹既继承了崇伯鲧的一切,这就是他的责任,轩辕天帝将派人来助伯禹寻玄珠。”

玄源:“寻玄珠是名,助伯禹方是实,只是不知轩辕天帝的使者何时会下界?”

虎娃:“等伯禹将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了,昆仑仙界就该有真仙下界了。”说到这里突然又想起一事,抓住玄源的手道,“阿源,我们且再回秘境几天吧。”

玄源脸色一红道:“我们不是刚从秘境里出来吗?……眼下这么多事情,应该先赶往巴都城。”

虎娃:“我的本尊在此,已有分化形神之身去了巴都城,再过个十天半月,就在神民丘下等着他们便是,眼下我们还有事要办。”

两人又返回了赤望丘秘境,虎娃取出一枚神丹道:“这就是仙人之九转紫金丹,我一炉炼成了六枚,已有人试过其灵效,的确如此前所预想。你既有九境地仙修为,那就服用一枚吧,此丹可助你修行,将来可更从容地应对天地大劫。”

玄源纳闷道:“你从哪里得到的药引?”

虎娃叹息道:“那是恒娥的眼泪……”

九转紫金丹的丹方有很多种,若是以不死神药炼丹,可成仙人之九转紫金丹;若是以世间凡药炼丹,可成凡人之九转紫金丹。但若想炼成此丹给他人服用,且炼丹者本身不必有地仙以上修为,就必须有特殊的药引。

若是凡人之九转紫金丹,可用千年灵血为药引,虎娃已经试过了,每炉只成丹一枚。可是无论凡人之神丹还是仙人之神丹,每一枚都是神器。没有九境修为者怎么能炼成神器呢?这本身就是个悖论,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药引!

计蒙留下的那团无形精气,带着真仙殒落前特殊的誓愿,是可遇不可求之物。就连神农与太昊也没有想到,九转紫金丹真正的药引竟然是仙人泪!须知仙人几乎是不会流泪的,若是幻化出的泪水也根本没用,必须是真正的仙家形神洒落的眼泪。

虎娃以五种不死神药炼丹,以恒娥在陇西平原上空洒落的泪水为引,一炉成丹六枚。崇伯鲧以身试药,灵效确实如虎娃先前所预期。如今神釜冈中的各种灵植奇药尚有,但是虎娃偶然得到的仙人泪却不多了,仅仅还够再成丹一炉。

虎娃取出一枚仙人之九转紫金丹递给玄源,玄源亦是感慨良久,突然问道:“夫君手中还有几枚神丹?”

虎娃:“以黄鹤的千年灵血为引,炼成的凡人神丹有一枚;以恒娥的眼泪为引,一炉成丹六枚,崇伯鲧用去一枚,我手中尚余五枚。”

玄源:“千辛万苦炼成的神丹,既知其效,你自己竟然没有服用?”

虎娃不好意思地笑道:“哎呀,我给忘了,本想着和你一起服用的。”

玄源:“那我就与夫君一起服丹吧……神丹还有三枚,应献给神农、太昊与九天玄女。”

虎娃:“那是当然,只是神农与太昊二位天帝,其实真正想要的是丹方。”

丹方就是仙家见知。天帝是一方世界之主,在帝乡神土中可造化万物,只要是在自己开辟的世界中,想炼什么神丹炼不成呢?但是话又说回来,那样的神丹也只是仙界的神丹,根本没有办法带到人间来,也只在那一方世界中才有其灵效。而像仙人泪这样的药引,就算在帝乡神土中恐怕也是很难得到的。

……

半个月后,虎娃和玄源来到神民丘脚下。黄鹤、太乙、叽咕、沇里都已拜见了玄源,其中黄鹤和沇里是第一次见到玄源,此刻都在两人身后侍立,沇里手中还牵着那头青牛。巴君少务与虎娃、玄源夫妇并肩而立,正紧锁眉头远望着云雾缭绕的神山。

丙赤和丁赤这两条九境妖龙,在崇伯鲧殒落后一度不知去向,此刻亦化为人形出现在神民丘脚下,他们居然成了伯禹身边的护法侍者。

这两名护法侍者与沇里等人站在一起,神色也颇有些不安,因为伯禹一个人独自登上了神民丘。伯禹是凡人,却能将崇伯鲧留下的那根神器铁棒操控自如,不得不说自有其福缘,但这神民丘壁立如削,绝不是凡人可轻易登临的。

少务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不动用神通法力,就这么步步攀登,伯禹大人能进得了炎帝仙宫吗?”

虎娃:“伯禹大人没必要进入炎帝仙宫,他只要登上峰顶、见到瑶姬姑娘即可。”

少务苦笑道:“这比进入炎帝仙宫可要难太多了。”

虎娃问道:“若是换作崇伯大人,师兄还会为此担忧吗?”

少务:“那倒不会。”

虎娃:“师兄既不为鲧担忧,就不必为禹担忧。”言下之意,只要是鲧能做到的事情,禹就一定能做到。

登上神民丘峰顶,有时确实比进入炎帝仙宫更难。因为在寻常情况下,瑶姬完全可以打开炎帝仙宫,主动指引伯禹进去。今日瑶姬并没有打开炎帝仙宫,却开启了神民丘中的大阵。哪怕是真仙下界至此,若不先破了此阵,想上神民丘,也得如凡人般一步步地登临。

伯禹以神珍铁,也就是那根神器铁棒为杖,攀登了七天七夜,终于来到了神民丘的峰顶,看到了朝霞中俏立的瑶姬。他赶紧上前行礼道:“中华治水之臣禹,拜见瑶姬仙子!”

瑶姬转过身来道:“你果然和崇伯长得一模一样!听说你要见我,所为何事?”

伯禹:“求赐炎帝令。”

……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