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7章、灵宝大成

田逍当年有二境修为,虎娃曾出手帮他调治身体中留下的暗伤,他一辈子都留在村中劳作,年近百岁无疾而终。薇薇只是一个普通的柔弱女子,嫁给灵宝尤其是搬到巴都城后,过的当然都是舒适日子,却在三年前病故,年纪刚到四旬,不算长寿但在这个年代也不算夭寿。

其实灵宝亦有二十多年未回白溪村了,他的样子也变了不少,若不做自我介绍,村中恐已没什么人能一眼认出他来。此刻听虎娃提及往事,当年在此地操练村民斩杀流寇,大胜之后又娶了薇薇的经历,恍如昨日。

虎娃又说道:“灵宝,你到树顶上去看看今日之白溪村,不知有何感触?”

灵宝飞身上了树冠,默默放眼四望,忽如福至心灵,就站在枝叶间朝树下的师尊跪拜,然后就在树冠中端坐,进入了定境。猪三闲纳闷道:“大师兄这是怎么了?”

虎娃:“他已堪入梦生之境,你我不必打扰。为师也只能顺势点化,能否突破大成修为,就看他的机缘了。”

灵宝是虎娃的座下大弟子,此次虎娃召众传人相聚,灵宝却发现自己的修为不足一提,黄鹤这位上古仙家就不说了,人家毕竟是带着修为投师的,可是连小妖叽咕竟然都突破了大成修为,而他已困在五境九转圆满多年,却迟迟不得更进一步。

灵宝是巴国的镇国大将军,位高权重,可是在同门的眼中又算得了什么呢?感觉不仅既尴尬又黯然,同时还有些心焦。虎娃当然清楚弟子的心思,也明白灵宝越这么想越是难以堪破,反而会形成心障,所以才把他叫到白溪村待了半年,今日又来点化一番。

像这种事情,师尊也没有办法保证弟子一定能突破大成修为,只能随缘点化。

灵宝也年近五旬了,他的根基不错,如今精气神仍在巅峰状态,但若再过几年迟迟不得堪破大成修为,恐也很难再有机缘了,不是人人都有山爷或水婆婆那等好运。但虎娃也着急不得,在这水漫巴原多年之后,才找到了最好的机会。

猪三闲望着树冠,不无羡慕道:“师尊有手段点化他人堪入梦生之境吗?”

虎娃点头道:“只要修为已至五境九转圆满,我总有手段让其堪入梦生之境,但这未必是好事。若机缘未至、心境未破,恐沉迷于梦生之境永不得脱。”

猪三闲:“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还是自行堪入吧,就不必师尊帮忙了。”他的修为境界和灵宝一样,如今也是五境九转圆满。

虎娃微微一笑:“灵宝也是自行堪入梦生之境的,他方才忽有所触,随即入定闭关,为师且留在这里为他护法……三闲,你在这里也有大半年了,有没有回山膏族的村寨看看?”

猪三闲:“我和灵宝大师兄不同,这些年有空经常回村寨的,最近大部分时间也住在村寨里。山膏族的村寨虽不受洪水影响,但这些年持续多雨潮湿,我那些族人也时常生病,我还给他们治病呢。”

说到这里,猪三闲突然又似想起了什么事,一拍脑门道:“若大师兄一时半会没有堪破大成修为,师尊还得在这里待一阵子,我能不能带个人来见您?这也是那小崽子的福气!”

虎娃:“小崽子?好啊,你现在就把他带来吧。”

猪三闲闻言便纵身跳到了墙外,身形在月光下化为一阵黑风出了村子,越过白溪后,应是前往深山中的山膏族村寨了。不到一个时辰,猪三闲就回来了,手中还抱着个孩子。这孩子长得肥头大耳,又黑又胖,乍看就像一只小猪崽。

孩子当然不是真的猪崽,而是个山膏族人的幼儿。猪三闲的修为不错,跋山涉水如履平地,将孩子一路抱得很稳,还以法力小心护持,使之不为夜晚的凉风所惊。小崽子还在熟睡中呢,下意识地吮着右手的大拇指。

虎娃笑道:“这是你儿子吗,他叫什么名字?”

猪三闲呵呵笑道:“师尊的眼力真好,一眼就看出他是我儿子!这小崽子刚出生时太瘦弱,我都怕养不活,现在看还算壮实,名叫猪八两。”

虎娃:“难怪你经常回村寨呢,巴原上那么多美女,你都看不上吗?”

猪三闲:“我从小在山膏族村寨中长大,族人们皆认为肥头大屁股才是美,更重要的是能生孩子呀!”猪三闲是妖族出身,妖族并非妖修,他们其实也是人,祖先为化境妖王,还保留了祖先原身的原的特征,但无法与外族通婚繁衍后代。

虎娃打趣道:“非得肥头大屁股才更美吗?”

猪三闲讪讪道:“那倒未必。”

虎娃点了点头,指着睡梦中的小猪八两,意味深长道:“嗯,你儿子将来就未必会这么认为。”

猪三闲:“今日他能让师尊您看一眼,也是他的福气。将来他若修行有成,也请师尊再赐福缘。”

虎娃:“你想要我赐他什么福缘?”

猪三闲:“师尊能不能赐他一件神器?我记得当年与师尊第一次见面,就被师尊用一根神器长棍狠狠抽了一顿,印象深刻,很是羡慕啊。”

虎娃又笑道:“好,我答应你。将来他若修行有成,凭今日之缘,我将专门为他打造一件神器。”说着话,伸手摸了摸猪八两的脑门。而猪八两用拱了拱虎娃的手心,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猪三闲又将孩子送回了村寨再返回,这大半夜的,往深山里来回跑了两趟,倒也是脸不红、气不喘、来去如风。到了天明时分,当朝阳照在树冠上时,灵宝终于睁开眼睛飘然落地,其生机神气仿佛与昨夜已有不同,却形容不清区别在哪里,两鬓也添了几许霜丝。

灵宝什么话都没说,只默默向虎娃俯身下拜。虎娃笑道:“你入定境多年,终得堪破,恭喜你突破大成修为。”

猪三闲也在一旁道:“恭喜大师兄!”

……

崇伯鲧在太行山上望水。如今的洪水,已不是从远方的西荒高原滚滚而下,但持续的多雨,各地每年都会有山洪暴发。山洪是就近从高处涌下来的,总会威胁到那些已迁移到高处而居的民众,筑堤屯田应对山洪,也是每年都要做的事情。

太行山上的只是崇伯鲧的九具形神分身之一,他的原身则在东祝城外的羽山上,远望着汪洋。江河西来,最终皆东入汪洋,却因为这场大洪水改变了地形地貌,很多平原低洼地带将留下永久的湖泽,偏偏天时多雨,那些迁居到高处的民众亦不得安宁。

潮湿多雨的天气带来的不仅是洪灾,在冬季会让体弱者受寒染病,在夏季更容易导致瘟疫流行。万民承受了多年的苦难,多年治水无功的崇伯鲧也承受了天下民怨。

崇伯鲧当初在巴原上一抬手便有万人丧命,内情却不为人知;但是近九年来,因为洪水的原故,直接或间接丧生的人不可计数,这些人以及他们的亲眷心中又怎能没有怨愤。

九年之期将至,崇伯鲧知道将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远望汪洋的神情不仅有几分落寞与无奈。一阵清风吹来,崇伯鲧不禁微微一怔。只见东方的汪洋边出现了一道人影,初时恍惚似银丝乱闪,待清风拂面时,来者已经到了身前。

看此人形容是名童子,身着银丝羽衣,垂着一双大袖,手中竟提着一张长弓。那张弓如果竖起来,几乎比他的身子都高了。崇伯鲧当然认识此物,那曾是伯羿手中威震天下的神弓,他却不认识这个莫名现身的人。

崇伯鲧行了一礼道:“仙童何来?”

来者答道:“我叫句芒。”

这完全是答非所问嘛,崇伯鲧又问道:“您手中的神弓何来?”

句芒答道:“顺手拿来。”

伯羿的神弓如今收藏在帝都平阳,这东西也能顺手拿到?崇伯鲧却叹道:“无敌之威,在于伯羿其人,而不是这张弓……仙童既来此,是找鲧有事吗?”

句芒:“我看你方才的神情,是不是想上天啊?”

这两人之间的问答交谈,简直是太跳跃了,旁人恐怕都听不懂,也不知包含了怎样的仙家神意。崇伯鲧答道:“我是有事想向天帝请教,可是息壤神珠未寻回,我去不得昆仑仙界;欲去九重天仙界往见太昊,亦未得指引。其实就算我能去,恐也去不了。”

真仙下界后再回无边玄妙方广,天地亦会将他在人间留下的一切相还。崇伯鲧承受天下万民之怨,若此时飞升,那还不得神魂消散啊?就算神魂不尽散也会受到重创,散失的是他一世修行的诸多见知。

句芒:“崇伯大人有何心事,不妨说来听听。”

崇伯鲧:“我之心事,天下万民皆以为自知,却不知我另有所思,正想向仙童请教。”

……

仙童句芒再度现身于人间,从帝都平阳“顺”走了伯羿神弓,又到羽山与崇伯鲧见了一面,也不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一个月后,虎娃骑着一头青牛也来到了羽山。羽山在东祝城外,而东祝城据虎娃的封地彭城并不远,但虎娃来的地方可不近。

虎娃将青牛散放到山脚下,自己步行登上了这座并不高的山峰,向崇伯鲧行礼道:“原来您在这里,此地可望见汪洋,却不受洪水所扰。”

崇伯鲧还了一礼道:“虎君是奉天子之命而来吗?”

这个称呼挺有趣,虎娃既是奉仙国君,又是彭铿氏部族的伯君,崇伯鲧称他一声虎君倒也恰如其分。虎娃摇头道:“天子之命与我无关,来者应另有其人。今日是想向崇伯鲧大人致谢,也找您有两件事。”

崇伯鲧:“何事?”

虎娃:“当日在奉仙国君的册封仪式上,射出那一箭的人,我已找到,就是伯羿的传人逢蒙,特来告知一声。另外,我还想请崇伯大人帮个忙。”

崇伯鲧:“不知鲧还能帮虎君什么忙?”

虎娃:“试药!”他取出了一枚新炼成的九转紫金丹交给了崇伯鲧。这味神丹初现世间,还没有谁服用过,连虎娃自己都没有,说是试药也未尝不可。

崇伯鲧持九转紫金丹在手,默然片刻又长叹道:“我非因意外而毁仙身、神魂未散尚可重凝。多谢虎君好意,这枚神丹于他人或有大用,却于我无用。”

虎娃:“我只想请崇伯大人帮忙试药。”

崇伯鲧转念一想,又点头道:“好的,我就帮这个忙。一月前曾有一位仙童名句芒来找过我,我也曾向他求教心事。他教了我一个法子,而虎君今日来此,这个办法就更好用了。”

虎娃:“哦,你见到了仙童句芒?您有何心事,他又教了您什么法子?”

崇伯鲧:“天子之使已至,我先服用神丹吧,否则恐来不及。人间还有何事,鲧将一并交待。”

虎娃:“那你就先服用神丹吧,我且为你护法。”

……

崇伯鲧收回了在各地治水的仙家形神分化之身。各地民众可不知其中区别,只以为崇伯鲧本人这些年来一直就在他们身边。而崇伯鲧走时亦有交待,治水九年之期将至,他将回复天子之命。各地民众皆以为崇伯鲧去了帝都,却不知他在羽山。

禄终仍是独臂,乘云辇到达羽山后,将云辇以及两头蛟龙都远远地打发走,独自步行登上山顶,只见崇伯鲧闭目端坐,气息玄奥难测,而虎娃就站在不远处。

禄终没有惊动崇伯鲧,只以神念对虎娃道:“奉仙君倒先来了,崇伯大人在做什么?”

虎娃:“我新炼成了一味仙家之九转紫金丹,请崇伯大人帮忙试药。”

禄终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是两回事。”也不知他的语意何指。

两人就在原地等了三天。三天后崇伯鲧终于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朝虎娃道:“此神丹果然玄妙,可辅助真仙修炼种种神通,并有重塑仙身之奇效。但虎君亦应知,仙家形即是神、身即是心,形散则神灭、心消则身亡。除非是应对天刑中伤形之威等特殊情况,否则此神丹的护身之功对真仙亦无用,更大的用处是在于辅助修炼。而其物用太过难得,非大福缘不可受之。第一个服神丹者是我,而我旋即身灭,不知后人得知会有何感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