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6章、树痕

虎娃又拍了拍少务的肩膀道:“所以我要师兄先坐稳。巴原之患,恐怕要到中华之患解决得有所眉目时才有办法。但师兄请放心,我已有所考量,届时自会设法化解,但此事也不是我一人可为。”

少务抓着虎娃的胳膊不放手:“届时需要为兄怎么做,师弟尽管吩咐。”

虎娃:“有些话,如今明言尚早,尚须观察形势之变,到时候我自会告诉师兄的。”

少务终于重新坐好了,突然又想到另一件事,开口道:“九年之期将至,崇伯鲧大人治水,是不可能见成效了。”

虎娃叹息道:“只能说时运不济,但崇伯鲧大人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了。”他说话时,不禁又想起了不久前与禄终的那一番谈话,但有些事情,也不好对少务多说。

少务见到虎娃后,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他走出了坐镇多年的巴都城,开始巡视巴原各地,就像以往乘车巡视国境那般,只是车队换成了船队。

其实大水只淹没了巴原约十分之一的地域,但都集中在繁华富庶的平原地带,因此影响才会那么大。如今八年过去了,高处已建造了新的村寨田园,少务时而舍舟乘车,时而再换舟楫,一路上安抚各地民心,足足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再度回到巴都城。

虎娃则是直接在巴都城中消失了,他收回了这具分化形神之身,莫名感觉真仙修为又进一层,假如此时再飞升九重天仙界,估计能登上那建木第四枝了吧?

但虎娃并没有飞升仙界,他又留下一具分化形神之身,在赤望丘秘境中为玄源护法,本尊仙身却离开了赤望丘。虎娃召回了弟子太乙,又和太乙一起去了昆吾丘洞天,见到了黄鹤与善吒。

迎仙城的建造早已完工,假如不是这场洪水,樊翀已打算辞去城主之位回赤望丘清修了。善吒依前言,手持镇国神剑助少务稳定局势,然后又回到了迎仙城,待城廓建造完毕,便来到昆吾丘洞天修炼。

虎娃来的时间正好,黄鹤将将恢复了修为,正着手祭炼改造这片曾发生环境崩溃的洞天结界,善吒也能帮上一些忙。见虎娃到来,这两位妖修当然大喜过望,赶紧上前拜见。虎娃又把他们三人都派了出去,将自己分散在各地的众弟子皆召来。

虎娃的众弟子如今不可能皆有飞天成就,在洪水泛滥之时都聚齐了可不容易,也幸亏有太乙、善吒、黄鹤这三位高人护送。就连远在南荒的小香,都被太乙给带来了。小香还是第一次见到众同门,居然还有黄鹤这样的上古仙家。

灵宝、猪三闲、藤金、藤花当然都来了,小妖叽咕也赶到了。叽咕是与沇里一起来的,穿过崇伯鲧所开辟的那条道路,居然还牵了一头青牛。牛是牵着而不是坐着,因为它是虎娃的坐骑,先前留在了侯冈那里。

虎娃让叽咕突破大成修为后再回来,如今他来了,说明修为已破六境。

昆吾丘洞天中还来了另外两位大成修士,就是众兽山宗主羊寒灵与步金山副宗主云起。羊寒灵曾为虎娃的护法侍者,虽非正传弟子,但也算得上是传人了。至于云起,并未正式拜入虎娃门下,但也一直以虎娃为师。虎娃这次召云起来,便是同赐一段福缘。

云起是从步金山来的,还带来了两匹白马,这两匹白马曾为虎娃拉车,后来已有通灵之兆,并被虎娃放入步金山小世界中自行修炼,如今差不多已有二境修为,初显灵智,但尚不能口吐人言,那头青牛也一样。

虎娃将他们都叫到昆吾丘洞天,是为了召开一场法会,与以往在彭山中的公开法会不同,这次是门中的传承讲法。虎娃为师尊这么多年,却难得将门人弟子聚得这么齐整,第一次门中讲法,已在他成仙之后。

虎娃讲法,并无分别,包括那两匹白马和那头青牛都在场听讲,但是每名弟子所领悟到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他们有各自的修行。而且虎娃留下了神念心印,也足以让他们在今后的修行中参悟多年了。

门中讲法之后,众传人各自散去,自己回不去的,则让在场的其他高人送回去。云起告辞前下拜问道:“闻我师今日讲法,可否传他人共参玄妙?”

虎娃笑了:“我今日讲法,只言道境。闻者有所悟,能与行相印,便是闻者所得之法。你不仅可与古令、贤俊两位好友共参,亦可传于步金山、古雄川弟子,但那已是你等之法。”然后又环顾在场众人道:“为师不立宗门,尔等所悟,亦可立尔等传承。”

虎娃最终留下了太乙和黄鹤,又命灵宝和猪三闲先回白溪村等他。

灵宝和猪三闲皆在巴国任军职,尤其是灵宝位高权重,此时本应追随少务巡视各地,因虎娃召唤而来到昆吾丘洞天,师尊居然又让他们回白溪村等待。白溪村,就是虎娃当年离开蛮荒后所到达的第一个村寨,也是他初遇灵宝和猪三闲之地。

灵宝和猪三闲虽不明玄妙,但也听从师命行事,回到了白溪村故地,这一等就是大半年,师尊未至,他们也不敢离开。

虎娃去了哪里?他带着太乙和黄鹤离开昆吾丘洞天,又去了神釜冈小世界。太乙一进入神釜冈小世界,便问道:“师尊这是又要炼制九转紫金丹吗?”

虎娃点头道:“是的,你们二位给我护法。此番炼丹,成丹时天地异象之声势恐更加浩大,我怕你一人应付不了,所以把黄鹤也叫来了。他如今已恢复修为,弥补了本命精血之损。”

黄鹤一听虎娃又要炼制神丹,当即吓了一跳,赶紧表态道:“师尊,我亦可再献千年灵血,但是您炼制这味神丹,究竟需要多少枚啊?若所需太多,弟子只怕将来受不了啊。”

虎娃笑了,打趣道:“就算是杀鸡取卵,也不能总盯着你这一只啊?你是我的传人,又不是我的仇人!”随即又叹息道,“我已得到了另一味药引,此番将炼制仙人之九转紫金丹,不知一炉能成丹几枚,成丹后灵效又如何?”

虎娃此番炼制九转紫金丹,用的就是神农天帝最初留下的丹方,仍以琅玕、五色神莲、离珠、服常、玗琪为主药,唯一的变化就是,又加了一味以前想都没想过的药引,可谓是空前绝后了。

玗琪是少昊天帝赐给伯羿的,伯羿又送给了虎娃,虎娃如今还剩最后一串。人间已无离珠树,但离珠神药尚有留存,虎娃手中还有数枚。新加入的药引,就连太昊和神农都没有提过,是虎娃前段时间无意中得到的。

数月之后,神釜冈小世界上空天地异象缓缓散去,药鼎中悬浮着六枚紫气流光的神丹,虎娃也露出了些许疲惫之色。仅仅是炼药还不至于让他如此疲惫,但他是第一次如此尝试,所以消耗比之前炼药要大得多。

太乙关切地问道:“见天地异象,便知师尊神丹已成,不知灵效如何?”虎娃直接回了一道神念,不仅介绍了这味九转紫金丹的灵效,更包含了此神丹的传承。

服用此丹之后,只要定坐运转周身神气,法力增长即可精进无碍。而它最重要的奇效就是,若炉鼎被毁,只要神识未散就可以重新凝聚,甚至可以重新凝聚仙身,对于真仙而言也是难得的神物。

可是虎娃今日炼成的仙人之九转紫金丹,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普通人甚至是一般修士根本无法服用。修为不到九境地仙,服用此丹,等于消融炉鼎血肉的致命毒药。

九转紫金丹可不是普通的灵药,丹方千变万化,涉及天下各种灵材奇药的物性之妙以及分辨蕴化之法,本身就是一支传承。比如虎娃今日炼丹,除了药引之外只用了五味主药,这几乎是后人不可重复的,丹方本身就包含了自神农至虎娃的修行实证。

再比如虎娃曾用千年灵血为药引,炼成了一枚凡人之九转紫金丹,世间若无不死神药,同样可以成就此丹,主药和药引皆有不同,灵效也有所区别。有些奇药灵材他人未必能找得到,但根据这道丹方的传承,也可以用别的东西替代。

若能达到可自行变化丹方的境界,那便是天下外丹饵药之道的极致了。但是为了便于后人炼丹,虎娃还是留下了三张相对比较固定的丹方。其一就是他今日所炼成的神丹,以五种不死神药为主药。

其二是特意传给太乙的,虎娃也曾尝试过。以一味五色神莲为君药,以世间其他凡药灵材为臣药。如果世间还有堪比五色神莲之物,也可以入药,就是丹方得做出相应的调整。这就要看后人的本事了,或许要经过多次尝试。

其三最简单,就是完全用世间凡药灵材,这就是凡人之九转紫金丹。虎娃曾用了神釜冈小世界中的三百六十种灵药炼成一枚,此番又加了五种,变成了三百六十五味灵药配合药引。

其一、其二,都是仙人之九转紫金丹,其三是凡人之九转紫金丹,灵效相类却又有所区别。仙人之九转紫金丹,须修为在九境之上才能服用,而且炼制者亦须有地仙以上修为;凡人之九转紫金丹,倒没有这个限制。

但无论是哪一种九转紫金丹,都必须有药引,才能给他人服用。药引不仅决定一炉能成丹几枚,若是以千年灵血为药引,则只能炼成凡人之九转紫金丹。

听上去凡人之九转紫金丹好像没有仙人之九转紫金丹那么神奇,但从炼药之道的角度看,实际上代表了更高的境界,是虎娃在神农当年的基础上更进了一步。

因为它连凡人都可以服用并凭之移炉换鼎,对于修士而言,这简直就是辅助脱胎换骨的绝佳灵药,甚至比不死神药服常更神奇。

两名传人得到丹方,随即伏地拜谢。太乙道:“多谢师尊,弟子一定善护传承。若有缘法,亦会尝试炼丹。”

黄鹤则眨了半天眼睛,才说道:“哎呀,太难了,我恐是不成。若是将来炼不成九转紫金丹,师尊会不会责罚我?”

太乙都让他给逗乐了,不禁莞尔道:“就算是上界众真仙,修行也各有擅长,哪能都有师尊这般手段?黄鹤师弟若不擅长此道,就不必强求,师尊又怎会罚你?再说此丹乃可遇不可求之神物,不是想炼就能炼成的。”

黄鹤赶紧点头道:“是的,是的,师兄所言极是!如此神物,若无缘法,绝不可轻易予人,否则恐对方承受不起,得之还不如不得。”

虎娃看着黄鹤笑道:“你这话说得倒是不糊涂。”

……

等了大半年,灵宝和猪三闲终于在白溪村等来了师尊虎娃。大洪水对白溪村的影响并不算太大,也没有淹没飞虹城。但由于长年持续多雨,飞虹城外的泯水以及白溪村外的白溪水位都很高,也淹没了两岸的不少田地。

白溪村无恙,当年的旧寨墙还在,而白溪北岸有很多田地被冲毁,村民们又在高坡上开垦了新的田地。虎娃并没有惊动此地村民,只是唤两名弟子前来相见,地点是村中的一棵大树下。

这棵大树在一户人家的后院里,此院落如今已无人居住,但还一直保留着原先的样子,就是当年薇薇姑娘的家。薇薇嫁给了灵宝,后来搬到了巴都城中的大将军府居住。但这个院落还一直留着,也没有其他人敢占据,村中甚至每隔几年都会重新修葺一番。

这棵大树当年就比水桶还粗,如今又粗了一圈,树干上有两个奇怪的眼形木瘤,竟是一前一后长在对称的位置。虎娃指着树干上的痕迹道:“灵宝,你还记得那是什么吗?”

灵宝躬身答道:“那是师尊当年以石头蛋施法,贯穿树干而过。若将那两个木瘤揭开,树身中应尚留有一孔。”

虎娃叹道:“当年痕迹犹在,可是田逍老汉已不在了,过去多少年了?”

猪三闲插话道:“应该是二十四年了。”

灵宝神情有些黯然道:“逍伯是前年过世的,而薇薇三年前就不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