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4章、白兔

说起来也是帝尧不走运啊,英明一世,绝对可称一代贤君,只是到了晚年后诸事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天下承平日久,国中积患渐深,偏偏又遇到了这样一场大洪水。他如果早就做出禅位的决定,恐怕也不会有今日的处境,但若当初禅位,恐十有八九只能禅位于崇伯鲧。

帝尧在颛顼后人中又扶植了一个重华,用来抗衡和牵制崇伯鲧的影响。可是重华之能超出了帝尧的预期,如今反而成了各部君首心目中的下一任天子、甚至是中华将来的希望,丹朱已无法与之争。

丹朱被帝尧“逐出帝都、放归封地”,为何特意到薄山来向虎娃辞行?重华奉天子命列神器于岩上,这半年来可是让天下各部君首人人自危。虎娃虽说没有看清那些刺客的样子,或者看见了也不认识,但谁知道若有了明确的线索,他能否再做出指认?

丹朱如今争不过重华,但他也有自己的势力,最近也有不少人来找他通风报信,指认了很多薄山上神器的来历,掌握了这些线索,其实就可以间接控制有关的部族。所以丹朱离开帝都之后来见虎娃,或许有什么想法,但是见到虎娃之后,便打消了原先的念头,连提都没有再提。

丹朱告辞离去,虎娃又转身道:“重华大人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重华从夜色中走了出来,向虎娃行了一礼道:“奉仙君辛苦了!”

虎娃摆手道:“谈不上什么辛苦,这也是我的修行。”

重华与虎娃并肩而立,望着丹朱消失的方向,两人好半天都没有再说话。良久之后,还是重华先开口道:“天子许我就在薄城主政,不必迁署于帝都平阳,放归丹朱后,天下各部皆以我为假帝。”

虎娃:“恭喜重华大人了,终于如愿以偿!”

重华:“还是早了些,如此一来便将背负万民之望,亦将直面万民之怨。”

虎娃:“哪能事事尽如人愿?”

重华:“奉仙君就不问我为何会有今日吗?”

虎娃:“我若问你,你将会答——你我皆出身寒微,一步步实行至今得以舒展胸臆,我虎娃既能做得奉仙君,你重华就做不得天子吗?既知你会答什么,我又何苦明知故问。”

重华略显尴尬,苦笑道:“丹朱来见你,他已知此地多件神器的来历,并能提供确凿的指认证据。他本想与你商量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虎娃:“若说掌握这些神器的来历,重华大人所知,只比丹朱更多。”

重华又向虎娃行了一礼道:“所以我特意来找奉仙君商量一事。”话音中带着神念,介绍了他的打算。

虎娃叹了口气道:“重华大人果然做了最明智的选择。其实若说为伯羿大人报仇,伯羿已为自己报了仇,所有出手者他都没有放过。那些刺客皆有大成修为,若不是自愿动手,他人也是很难鼓动的。”

……

次日,重华在薄山公告了天子帝尧的最新决定,正式坐镇薄城主政。重华还宣布了另一件事,经过半年多的公示,奉仙君带来的神器中有八十八件无人认领,其原主人皆在参与围攻伯羿的大战中死去,可勘定为无主之物。

但也不能就说它们此刻无主,因为东西都是虎娃拣到的,并带到了天子朝堂上,既然无人认领,那就都交由虎娃处置。这些神器都是刺杀伯羿的凶器,重华等于将它们都没收了,然后用中华天子的名义赐给了奉仙君。

虎娃则当众宣布,留神器于薄山,有缘者得之。这八十八件神器,虎娃一件都没带走,不仅因为其来历不明、可能还有虎娃尚未察觉的隐患,更因为虎娃要这么多神器也没用,况且这些本就不是他的东西。

所谓有缘者得之,并不是放在薄山中让人随便拿,实际上那些神器都不见了。虎娃以仙家神通将它们都封印于薄山中,至于获得神器的缘法,众人就自行去琢磨吧。

故此后世有分宝岩的传说,有人说是虎娃把神器全部带走了,为了掩人耳目才留下那样的说法。也有人说,在月明星稀的夜里,对着奉仙君曾端坐的那块巨岩跪拜,巨岩上就会浮现出某件神器的影子,有缘者不仅能够得到神器,还能得到奉仙君的仙法传承。

这些传说或真或假,后世果真有人在薄山中得到了神器;但也有人假称得到了某件神器,只为籍此扬名或掩饰某件法宝的来历,这些都是后话了。

重华的这个决定,实际上就是要安抚可能受牵连的各部君首之心。而有关的各部君首,后来也都受到了各种流言的指认,却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事实,他们大多在之后的几年时间内纷纷逊位,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虎娃悄然离开薄山的时候,也是在一天夜间。他隐去那些神器,从巨岩上飘然而起,突然又从半空落了下来,因为他听见了一阵奇异的哭声,低头问道:“白兔,你为何在此哭泣?……哦,原来是凿齿道友!”

只有虎娃知道,伯羿所斩杀的南荒妖邪中,有一位其实已夺舍而逃,当时他亲眼所见,凿齿夺舍了一只兔子。凿齿寄托于一只毫无修为的普通野兔之身,随时会丧生于猛兽之口,也会受到各种伤病侵袭,能活下来的机会并不大,想重新踏上修行之道更是艰难。

没想到今天他又看见了这只兔子,或者说是兔妖,修为竟然已有三境圆满,虽尚不得化为人形,但已能口吐人言。伯羿殒落、重华列刺客神器于薄山的消息早已传遍天下,这只兔子闻讯之后特意赶来。

虎娃在这里坐了大半年,临离去之时,特意赶到此地凭吊伯羿并为之哭泣流泪的,竟然是伯羿曾斩杀的一位妖邪。这只兔子生活在南荒,在这大洪水席卷江河之时想赶到薄山,哪怕有三境圆满修为,恐怕也是历尽艰辛。

白兔答道:“彭铿氏大人莫要再提凿齿之名,我就是只兔子。”

虎娃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突然一弯腰,拎着耳朵将这只兔子提了起来,微微一笑道:“嗯,还是只母兔子!……难为你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到薄山,但这里可不是你待的地方。”说着话将它又放了下来。

白兔:“人间无伯羿之冢,我只能来此凭吊,随后便会离去。”

虎娃:“你若想为伯羿大人报仇,其实刺客已尽伏诛……我念你重新修行不易,在你的耳尖上留下数道符文秘宝,你突破四境修为后便可祭用,若遇危急或可救你一命,亦给你留下了神念心印,将来且好生修行,切莫重蹈覆辙。”

虎娃随手给白兔留下了一道仙缘,包括修行指引以及保命护身的手段。假如白兔没有赶到这里凭吊伯羿,或者它来晚了没有见到虎娃,也就没有这等缘法了。

……

虎娃的本尊仙身早已回到了奉仙国,奉仙国的很多民众,多年来又一次亲眼见到了他们的主君。如今的奉仙国规模比之前大了一倍,总人口接近两万,向谷地周边的山野开拓,又新建了不少村寨。这不是人口的自然繁衍增长,很多白额氏族人是从受水灾的东海边迁居至此的。

奉仙国无事,虎娃又任免了一批官员,接着就回到赤望丘秘境中陪玄源闭关。玄源闭关已有八年,至今未得堪破。虎娃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若是玄源能堪破生死轮回境、突破九境修为,恐怕要等到大洪水退去之后了。

……

虎娃的那具形神分化之身并未收回,离开薄山后又到了一处此前从未去过的地方,那里其实也是他的封地所在,如今有一座城廓新命名为彭城。

如今的彭城城主为禄终的幼子芈连,这座城廓原先就有,在共工氏撤封后,划入了彭铿氏的领地,虎娃也成了中华伯君。

彭城周边的地势其实并不高,但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并未受到水患的太大影响。虎娃的领地位于江河之间,在淮水下游一带,向东已离汪洋不远。大水漫延到这里,很快就从低洼处汇入了汪洋。

如今芈连任城主已有多年,将城廓又进行了一番扩建,规模至少与奉仙国的奉仙城相当。除了原有的部众之外,又有不少重辰部的族人从受灾的地域迁居至此。

虎娃曾经说过,在洪水未退之前,他这位伯君该得的岁入一概不取,皆归重辰部所有,以为巴原借走猪龙的代价。领地中的所有事务也都委托芈连打理,他本人从未过问。

芈连将这片地方治理得不错,就当成重辰本部的地盘一样经营。但虎娃毕竟是这里名义上的君首,城内最好的地段以及城外的封地中,芈连都为虎娃修建了府邸,日用器物以及奴仆下人一概不缺。

上次见到芈连时,他还是位少年,如今已成年且蓄起了胡须。芈连见到虎娃当然很高兴,将领地中各分支部族的首领以及城廓中的官员都叫来拜见,别连自家伯君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有专人向虎娃汇报了这些年来领地中的人口变动、钱粮岁入、赋役支出等情况。虎娃虽托芈连全权处置领地中的事务,但芈连究竟花掉了他多少钱,总得把账说清楚。

此地没有受灾,按照天下各部盟约,这些年也抽调了不少粮食物资支援其他部族,还抽出了壮丁跟随崇伯鲧治水。这些情况也记在支出之列,名义上都是虎娃出的力。

众人对虎娃这个伯君都很好奇,知道他既是一位属国之君,居然又在这里得了一片领地成为中华伯君,听说前一阵子还在薄山列神器公示天下。

待见到虎娃本人之后,众人则更惊讶了,因为虎娃的样子实在太年轻了,看起来只是位十八、九岁的少年。芈连城主称呼虎娃为三哥,可是芈连如今看上去却要比虎娃大得多。

虎娃倒未理会众人的惊异,他只是顺道来看一眼,毕竟身为伯君,一面都不露也不好。虎娃并没有在彭城久留,他告诉芈连,想见禄终一面。

禄终返回重辰部之后,便隐居不问世事,没有外人再见过他。有传言说禄终受伤太重已不治身亡,也有人说禄终是因与帝江决斗引发滔天灾祸而自感羞愧,所以无颜再见世人。若是他在隐秘处闭关,确实不好贸然登门打扰。

芈连交待了一番城廓事务,陪同虎娃一起回到了重辰部。虎娃又见到了昆吾,并在这两兄弟的陪同下拜见了禄终。禄终的近况没有传闻中那样夸张,他这几年就生活在重辰部的祖地中,只是不见外客而已。

当年的中华四大战神,帝江与伯羿已不在,而禄终隐居不出,看其形容与常人无异,根本感觉不出他是已练成蚩尤神功、曾击败帝江的高人,如今仍然只有一只左臂。

虎娃是有事想私下找禄终商量,两人有一番单独的谈话,就连昆吾和芈连都不在身侧。虎娃看着禄终缺失的右臂位置道:“到现在,您的伤势也没有完全恢复吗?”

禄终淡淡道:“有人传言我已伤重不治,其实我伤势已复,只是这门神功修炼到头了,今生再难突破……哪怕蚩尤当年,亦并未到达世间法尽头。”

开口间,已将他所修的神功秘诀以神念告知了虎娃。这本是不传之秘,但在虎娃这位真仙面前,禄终并无保留,甚至都没等虎娃开口相问。

虎娃沉吟半晌,默默推演一番,这才说道:“此路不通,难成真仙。”

禄终点头道:“我已知晓。”

虎娃:“我有一味神丹……”

禄终摆手道:“昆吾早已对我提过,但移炉换鼎之法,与我此生的修行不合,多谢奉仙君的好意了!”

虎娃也不禁有几分黯然。禄终所修炼的神功是得自蚩尤的传承,由炎帝大器诀变化而来、另辟蹊径,若想练成是千难万险,而练成之后则威力极大,否则帝江也不会败给禄终。

蚩尤企图将自己的形神修炼为神器,并凭此硬抗天地大劫、直接飞升成仙。可是这个想法并不切实际,他虽然获得了近乎天下无敌的斗战之能,但最终并未成就真仙。

虎娃已知晓这条路走不通,至少以禄终所修的神功推演,迈不出堪破世间法尽头的最终一步,蚩尤本人当年也没有迈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