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3章、帝尧放丹朱

只能说纪桑氏死于愚蠢,神器虽好毕竟只是一件死物,他难道就不为自己的性命以及整个部族的命运考虑吗?真以为悲愤中的天子不会杀人灭族!纪桑部的下场令天下民众拍手称快,几乎没有人表示同情,这也令牵涉其中的各部君首胆战心惊。

有人想到,这或许是一个打击敌对势力的好机会。榆魁部有一位长老公开指认,他认出了一支神梭是雨卢部的传承器物,三十年前曾在雨卢部的某位长老手中见过。天子帝尧又一次下令,以处置纪桑部同样的方式处置雨卢部。

但是这一次,重华率群臣苦苦劝阻了帝尧,因为雨卢部坚决否认这一指控。雨卢氏大人坚决否认那支神梭是雨卢部之物,至于雨卢部的某位长老三十年前是否使用过这件神器,族中众人皆不知情。而那位长老在十年前已亡故,如今亦无法查证。

重华认为,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因这一句话就降罪于整个部族。最后有一场在薄山顶上的当众对质,雨卢部君首就是不认那支神梭是他们部族之物,重华又问虎娃能否确认?虎娃当然确认不了,他根本就没有看见当时使用那件神器的人!

于是此事不了了之。但后来当众指认雨卢部的榆魁部,被周边各部族远离,谁也不愿再和他们多打交道;而受指认的雨卢部君首,回去后不久就不得不主动让位于他人了,再过不久便郁郁而终。

有了这么一件事,再没有人公开站出来指认他人,顶多只是私下传出流言。

虎娃心里清楚,这段时间有不少君首私下里都找过重华,但没有人公开说什么。以重华之见识、精明以及人脉之广,岂能不知有哪些君首牵连此事。但是在这个时候,重华不想亦不能于国中兴大狱,这八十九件神器,差不多牵连到三十多个部族。

真要是都按照纪桑部那么处置,由部族盟约而缔结的中华帝国,在经历了八年洪水之患后,还不得就此分崩啊!但是重华的态度很明确,依据而查,那呈放在巨岩上的神器就是表明了这种态度。说句实话,有不少部族的把柄都已抓在了重华手里。

天子帝尧因重华追查不力而怒,几次传令训斥,但是很快帝尧就得操心另一件事了。天下各部君首联名上书,因为万民苦水患之久,为求百年之后长治久安,请天子早立摄政之人。

摄政是什么意思?帝位是禅让,而受禅者须得到天下各部的认可,除非是天子意外身亡,否则新帝是不会突然冒出来的。摄政者亦俗称“假帝”,并非是指假的天子,而是“暂假帝事,以考贤德”之意。

比如后廪安排少务为新君,也是让少务先主持了一段时间的国事,在民众眼中看来是为考察其才能,其实也是一段培养的过程。待继任者将国中局势差不多都能掌控了,这才正式受禅继位。天子传位如此,就连各部君首的传位也是这样。

各部君首请求,现在就应确定一位摄政之人主持国事。伯羿殒落之后,帝尧失去了最重要的倚仗,如今又惹得天下各部不安,这个要求是没法再推脱了。帝尧下令由重华摄政,并令帝子丹朱辅政。

摄政之人将来未必就能继承天子位,但重华是帝尧早就做好的安排,欲让他像当年的仓颉一样,届时推让帝位于丹朱,成为一个过渡人物。假如十年前便立摄政之“假帝”,这个位置就是崇伯鲧的,可若崇伯鲧摄政,将来就不会有别人的机会了。

而如今形势有变,只要洪水未退,身为治水之臣的崇伯鲧就不可能回到帝都摄政,而且这些年无论在朝在野,崇伯鲧的声望已大损。

帝尧与重华之间是有默契的,或者说帝尧自以为有默契。重华出身低微,因贤名才干被帝尧起用,帝尧还将两个女儿都嫁给了他。对于帝尧的安排,重华应心知肚明,帝尧希望重华推让,而重华果然推让了。

重华在朝堂上坚辞不受,力荐丹朱摄政为假帝,而自己辅政丹朱。这令帝尧大感意外,因为重华推让的时间有点早了!帝尧的安排,实际上是让重华全力帮助丹朱,在这个过渡阶段创造机会,让丹朱渐渐掌控局势,在天下各部中取得足够的名望与支持。

暂时由重华摄政而丹朱辅政,其实就是给将来丹朱继位所做的铺垫,重华怎么也得等到大洪水退后再推让丹朱,不料重华直接就把丹朱顶到了前面。如果丹朱今日摄政,坐镇于被洪水困绝的帝都,除了代替帝尧承受民怨指责,他还能有什么别的作为呢?

可重华就是这么推让了,并受到了天下众君的一致赞颂。宝座上的帝尧终于感到了彻底地无力,不知不觉中,重华居然在天下各部中有了这么大的影响与号召力,甚至已超过了崇伯鲧,丹朱难与之争。

最终的结果,还是丹朱摄政为假帝、坐镇帝都朝堂,而重华辅政、仍在薄城视事。

天下各部君首有事,并不到帝都平阳中去找丹朱,而是直接去薄城找重华大人请示。当然了,这也不是不敬天子、不尊丹朱,最好的借口就是交通不便。众君仍持应有的礼数,诸事找重华大人裁断,并托重华大人去向丹朱请示。

重华表现得也足够恭谦,所有重大的事务一律派人去请示丹朱。但在这种情况下,丹朱又能独自做出什么决定呢?具体事务的执行,还是得由重华经手。

虎娃的本尊仙身早已回到巴原,还留了一具分化形神之身坐在薄山顶上,巨岩上摆满了神器。此事已传遍天下,后世竟有人将这块巨岩称为分宝岩,还以讹传讹,附会出很多其他的神话故事与神话人物。但在此时,这里可绝不是什么好地方。

半年后的一天夜间,没有月光,只有漫天星辉。虎娃突然从巨岩上飘然而落,向前行了一礼。因为夜色中走来一个孤独的身影,正向他行礼,来者竟是丹朱。

虎娃惊讶道:“丹朱大人,你不在帝都主政,怎会来到这里?”

丹朱道:“丹朱不肖,主政无功,因过受父皇训斥并降罪。天子已下令将我逐出帝都、放归封地,今日是特来向奉仙君辞行的。”

虎娃这半年来留分化形神之身坐在薄山顶上,并没有过问天子朝中的任何事情,但此地发生的一切也都在他的眼中,只是默默旁观。

重华选的这个地方非常好,削峰顶为平台,站在这里可以遥望中原水情,东可见被大水围困的平阳,南可俯瞰随季节涨落的大河,西可望见大陇山与贺兰山一线,天下众君议事也多往来于山下的薄城。

虎娃坐在这巨岩上,既似超脱世外,又似身在其中,俯仰天地之纹理、观人间万事万物,这也是他的一场修行。想当初太昊、神农、轩辕、少昊、高阳等人在修成真仙后,也都如此于世间修行,而后才求证天帝成就。

另一方面,虎娃也在参悟巨岩上的诸多神器,由此也可参见天下各部族、各宗门之修,与己身修行相印证。

虎娃有在神农原仙界中参悟百草鞭的经历,以此为根基,如今再参悟这些神器,当然是水到渠成。只是神器太多,代表的传承以及秘法宗派也是五花八门,有不少甚至超出了虎娃原先的见知,更有助于他将每一层境界的修为都演化到极致。

虎娃为凡人时修行如是,成仙后修行亦如是。须知能打造神器,至少也代表了九境修为,而虎娃也清楚,九境修为也未必能够修到九转圆满、到达世间法的尽头,就看每一支传承所选择的道路了,而他要寻找的是与大道本源相合之妙。

天帝行事真是玄妙莫测。太昊当初借了虎娃的右手一用,是否早已想到,他会用那只右手将碧水烟丝送到九天玄女那里?神农让虎娃参悟百草鞭,又是否早已想到他会有今日在薄山的经历?也许是,也许不是,可能皆在有意无意之间。

虎娃虽不过问中华政事,但对于发生了什么还是清楚的,可是今日丹朱来得却有些出乎预料。愕然片刻,虎娃以神念叹息道:“天子也许多虑了,瞽叟与象至今安然,就算重华欲登大位,行事也绝不会不利天子与您的安危。”

在虎娃这种仙人面前,说话就不必拐弯抹角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虎娃开口就把问题的实质给点破了。说什么天子呵斥丹朱不肖,将其逐出帝都、放归封地,其实是在担忧丹朱的将来会遭遇不测。

帝尧已经看出了重华的野心,重华将来欲登大位,能不能容丹朱活在世上确实是个问题。与其将丹朱继续留在帝都,做一个已被重华架空的所谓的“假帝”,还不如将他放归部族封地。这样既能保证丹朱的安全,也可以等待形势变化再图将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丹朱是个名号,其实也是个部族的封号。帝尧之子名朱,封于丹水,故名丹朱,其封地内所辖的部众亦称丹朱部。丹朱部的领地位于钟南山之南、钟南山余脉伏牛山的南麓,丹水出之,向西南方汇入大江。

那个地方位置非常险要,可以说是江河之间的战略要冲,也是中原大河流域与南方大江流域之间的一道屏障。与丹朱部东南境相邻的是三苗大部,而三苗大部再往南,则是重辰大部与原先的共工大部。

丹朱部领地的西北方向,则是崇伯鲧为君首的夏后氏部族。崇伯鲧与少务打通的那条连接巴原的道路,另一端的出口其实离丹朱部的领地也不远。

崇伯鲧若按惯例,其实亦可被称为夏后氏大人,可是他个人的声望崇高,反倒没人这么称呼他。有很多人是因为部族而显名号,也有人的威望早已超越了其出身的部族。

重华欲登天子大位,很可能会和夏后氏部族产生矛盾,这对丹朱的安全来说反而是一个保障。而三苗大部,以前就是丹朱最坚定的盟友。

丹朱被放归封地,可经营固守,也可等待形势变化再图大志。重华则不敢轻举妄动,平阳城中的天子也能待得安稳,这就是帝尧此举的用意。

虎娃却说帝尧想多了,重华是绝不会做出危害帝尧和丹朱安全的事情的。想想重华最初是怎么名扬中华各部的?众君夸赞其贤德才干,但是民众更喜欢议论的是他们感兴趣的琐事,那就是重华与他的父亲瞽叟、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象之间的故事。

传言中瞽叟虐待重华,象甚至多次欲谋害重华。但如今瞽叟和象还好端端地生活在薄城,瞽叟安养天年,象甚至还做了官,他们成了显示重华仁德活生生的见证。

帝尧起用了重华,还将两个女儿嫁给了重华,在朝堂中培养了他这么多年,重华才可能施展才干一步步走到今天,这是天下皆知的事情。重华早年曾当过丹朱的助手,前段时间名义上还是丹朱的辅政,帝尧与丹朱,也相当于他的父亲与兄长。

只要这个大义名份在前,重华就绝不会对帝尧和丹朱不敬,表面上也不会让人挑出任何毛病来。虎娃可以说已经很了解重华,所以他告诉丹朱,请帝尧尽管放心。重华能不能做得天子,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假如他真有这个本事,也绝不会去伤害帝尧和丹朱。

丹朱却亦以神念叹道:“瞽叟与象,如今声名如何?我父子相望而不见,只要我远在丹水,我父不仅安全无虞,亦可保全一世贤君美名。”

原来丹朱的想法和帝尧还有微妙的差别。帝尧将丹朱放归封地,不仅是保护儿子以及自保的手段,内心深处可能还指望着,丹朱等待形势变化再争一争吧。丹朱虽然同意父亲这么做,但他却认为这是保全帝尧一世贤名的手段。

虎娃道:“那我就祝丹朱大人一路平安!您将无事,而天子亦将保全一世贤君美名。”

以虎娃的身份,当然不会给帝尧和丹朱什么承诺,他说的话更像是一位仙人的预言。丹朱不会有事,帝尧亦能保全英名。其实如今的形势,说帝尧晚年德衰也未尝不可,天下已有这种议论,丹朱倒是用心良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