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2章、悬刃

伯羿殒落的消息传开,天下各部震动,天子帝尧震怒。

虎娃将那些器物和人证都带到了薄城,交给了重华。重华大惊失色,又赶紧和虎娃一起率众乘船赶到了帝都平阳,当面向天子帝尧禀报。虎娃并没有参与审问之事,但只要欢登那些人没有大成修为,便总有办法拷问出他们所知的真相。

设埋伏刺杀一位正在执行帝命的天使,而且这位天使还是受中华天子册封的一等伯君,参与者皆有灭族之罪啊。天子帝尧悲痛欲绝且震怒不已,下令追查真相,要将所有的参与者都揪出来严惩,此事就交给重华负责。

欢登最终开口了,但说实话,欢登也不清楚围攻伯羿的那么多高手是从哪里来的,他只是接受了部族的指使,挑选了三十名死士代表欢兜部去那里而已。欢兜部与金乌国在幕后策划了这场刺杀,当然确定无疑,可是别的线索却无法追查。

除了欢登和那三十名一无所知的死士,当时在现场的,也只有奉仙君虎娃可以做证,但虎娃只看见了逢蒙以及四位并不认识的真仙,其他人连面都没有见到。这种事情,仅凭猜测是做不了证据的。

虎娃在帝都朝堂上终于见到了天子帝尧。这位享天下已久、也曾励精图治的贤君,如今已年过百岁。在那冠冕垂毓下,帝尧的形容带着深深的疲惫,伯羿之死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帝尧应有修为在身,虽百岁高龄亦不显苍老,可是虎娃也能看出来,这位天子早已过了精气神的巅峰时期,哪怕寿元未尽,但体力精力渐渐不如往昔,对很多事情都感觉力不从心了。前段时间天下各地的流言,想必帝尧也听见了,打算重新起用伯羿就是想挽回局面,可惜无敌的伯羿竟然也殒落了。

如今的帝尧还能再倚重谁?席卷中华的大洪水历时近八年仍未消退,万民的积怨无处宣泄,他也很难再从容地控制局势了。但无论如何,帝尧也不打算放过任何参与刺杀伯羿的凶手,人证没了还有物证,他严令重华一定要追查到底。

帝尧在朝堂上一再追问虎娃,当时究竟认出了什么人、能否记住那些人的形容?而虎娃也只能实话实说,除了逢蒙、累倪、澄克定以及最后出手的两位真仙,其他人的样子他都没看清。死在伯羿手中的那些修士,最后皆面目全非,转瞬间便消融不见。

可是帝尧不甘啊,刚开始是追问,到后来几乎就成了逼问,朝堂上的气氛一度显得非常紧张。若不是重华大人及时开口打圆场,并承诺一定会尽心尽力追查,而且还暗示帝尧应该感谢虎娃,才避免了天子与奉仙君之间可能会发生的冲突。

虎娃倒没计较天子帝尧的失态,其实他很能理解这位老者,换谁都会觉得难以接受。重华说的对,此事的确应该感谢虎娃,因为他带回了人证和物证,否则想查都不知道该怎么查。

是谁居中策划了这件事?很可能主谋已经不在了。当时有五位真仙出手,这些真仙可是不会听从他人摆布的,弄不好就是他们居中联络并主使。刺杀伯羿的计划看似天衣无缝,若是顺利得手,恐怕谁也不会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事后怎么说都行,只可惜最终未能如愿。

从被洪水困绝的帝都平阳回到依山新建的薄城,在重华的府邸中,重华私下里问虎娃:“奉仙君已亲眼看到,天子在朝堂上震怒,严令我必须追查出所有的凶手。可我对此全无线索,如今天下形势,也不可能妄兴大狱,该怎么办,奉仙君可否教我?”

虎娃摇头道:“我只能带回人证物证,并指认我所知的一切。其实该怎么做,重华大人心中早有定计,又何必问我?”

重华:“帝女恒娥真的已飞升而去了吗?”

虎娃点头道:“是的,这是我亲眼所见,我想她已不会再回人间。飞升之前,天降光华如雪,令那些刺客皆骨肉消融不留痕迹。”

重华默然良久道:“如今您就是唯一在场之人,无论我怎么做,也需要事先得到奉仙君的支持。”

虎娃:“我不会干涉重华大人如何处置国事,既然天子严令你追查,那你就应按礼法追查。至于结果如何,谁也难料,只在于重华大人处事的态度。”

重华回到薄城视事,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令缉拿欢兜部的君首欢兜。欢兜身为朝中重臣,以往就住在帝都平阳,前段时间也跑到薄城来居住了。在伯羿殒落的消息传来前,他已悄悄地溜走了。

别的刺客身份或许查不出来,欢兜部却是跑不掉的,他这位君首当然要被治罪。重华派人找到了欢兜,据说欢兜抗命拒捕,被弓弩当场射杀。欢兜被诛大快人心,君首死了,但并不能免除整个部族的责任。

欢兜大部最终的命运与当年的共工大部一样,被撤封远徙。欢兜氏一族获罪被流放崇山,地点在大江南岸的九黎五部之间,是一片荒凉险恶之地。

九黎五大部正式受封之后,也划明了各自的部族领地,在他们的领地之外,南荒中还有大片无主之野,欢兜氏一族就被流放到了那一带。伯羿有恩于黎民万众,将欢兜氏族人流放到那里,其实是双重的惩罚,同时也是分化原九黎势力的一种策略。

人们渐渐已不再提九黎以及黎民之名,南荒中就是受天子册封的五支大部,如今又来了获罪远徙的另一支欢兜部。重华对欢兜部的处置已经算仁慈了,因为还有近万名普通族人毕竟是无辜的,获罪者只有欢兜本部的千余人。

至于金乌国,就别想再复国了。原先有八支部族正要迁入陇西平原,重华便命令他们缉拿已闻讯躲进贺兰山中的金乌君。抓到金乌君之后,可连其亲族一起就地问斩,并收拢安抚金乌国残存的民众。重华承诺,剿灭金乌君有功的部族,可分享原划给金乌国的土地。

这样一来,金乌君想不死都难,很快就被揪了出来,连同数十名亲族一起被诛,金乌国也永远消失了。金乌君临死之前供认,策划这一切的就是金乌老祖。金乌老祖请来了当年的主人洪须,洪须又邀集与之有交往的真仙,并联络了很多高人。

金乌君供认的当然是事实,却没有天子帝尧想要的更多指认。金乌老祖请来了洪须,然后又联络了哪些人、都有哪些部族的君首参与了此事?并没有答案。因为金乌老祖以及洪须等真仙皆已殒落,想问都没地方问去。

至于伯羿部族,则是最难处置的。逢蒙也参与了此事,先要追查逢蒙的亲族,结果逢蒙已无亲族,他那一支亲眷族人皆已丧生于洪水。

伯羿并无子嗣,只好在伯羿本人的亲族中再立一位君首。天子帝尧倚重伯羿,但对伯羿的本部族人却没有什么好印象,竟然出了逢蒙这种谋害君首的败类。

划给伯羿部族的陇西之地仍然依照前约,但伯羿已死,其部族须整顿。在重华的建议下,天子亦下令重新做了一番处置。

该部族人全部迁到陇西,交出原先的领地,并且撤消封号,重新封为有穷氏。有穷之名,或来自于“人力总有穷时”之叹。撤封之后再重新册封,并不是换一个名字那么简单,部族全体迁移,很多人失去了原先的贵族身份。

中原之地仍遭水患,但是陇西新出现了八百里沃野平原,迁入多支部族定居,竟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景象。在重华的主导下,这也意味着中华各部一次重要的向西迁移,将中华天子控制的势力范围延伸到陇西一带。

欢兜的死,令很多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而金乌君也没有供出更多的内容。没有人证,但还有物证。重华又做了个决定,将虎娃带来的那八十九件神器,都呈放在中条山南段主峰顶端的一块巨岩上,让天下各部之众辨认其来历。

中条山中那座高耸入云的主峰,如今被称为薄山。薄山的山顶被削平,就是重华平日观望水情之处。平台的边缘有一块巨岩,上面呈放着诸多神器。

虎娃专门留了一具分化形神之身就坐在岩石上。谁要说某件神器是自家的东西,就到这里来从虎娃手中将其领走。在虎娃面前,想确认真假很容易,神器不是世间普通的财宝,几乎不可能被冒领。

这是来领神器还是来领罪呀?各部君首几乎都不敢吱声。等了一个多月,纪桑部的君首纪桑氏大人终于私下里找到重华,说其中有一支神锥是纪桑部历代传承的镇族之宝,原由族中长老纪飚掌管。

纪飚长年清修不问世事,最近却不知所踪,纪桑氏大人听闻此等惊天变故,才发现神锥竟然被放到了这里。

纪桑氏大人的说法可能是真的,但也可能是为了推卸责任,只说这是纪飚的私人行为,与他这位君首以及部族无关。如今纪飚已死,他希望能够收回镇族之宝,并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赔偿。

类似的事情,以前有没有发生过?好像也是有的。比如凉花川修士凉济能,受好友所托企图拦截归乡的侯冈,被擒后自尽身亡,却留下了宗门传承神器凉花索。

可如今这件事的性质不同,伯羿已殒落,连其部族都撤封了,就算纪桑部想赔偿,该付出怎样的代价、又能向谁去赔偿呢?

重华告诉纪桑氏大人,私下来找他说这些没用,真想索回神器,就得到薄山顶上当众说明此事,然后才好处置。

纪桑氏大人还真去了。虎娃见到他时心中也是叹息不止,难道这么明显的局都看不出来吗?天下总是不缺找死之人啊,想必重华也在暗骂其人之蠢吧!

纪桑氏大人带着一名族中修士找到虎娃,请求取回神锥,虎娃最终确认了那支神锥是其部族传承之物,将神锥从巨岩上取下交给了他。纪桑氏大人接过神锥还没转身呢,便被当场拿下了。

重华拿下了纪桑氏大人及其随从,在做出处置之前,先将此事经过上报天子帝尧。帝尧在震怒之中直接下令——纪桑氏灭族!

尽管纪桑氏大人辩称此事与他无关,只是纪飚的私人行为。但是执行帝命的重华却说得清楚,神锥既为纪桑部的镇族之宝,怎可所托非人?纪飚持之为祸,纪桑部便有责任。

纪桑部若想取回神锥,必须要付出代价,那么天子帝尧要他们付出的代价就是灭族。神锥可作为纪桑氏大人的陪葬之物,其册封的氏号被撤,二百余名本部族人获罪流徙,其余普通部众并入周边的其他部族。

这是天子帝尧直接下的命令,重华只是执行者与解释者,所谓灭族,实际上他只杀了纪桑部君首一人。

重华大人还特意网开一面,那些获罪的纪桑氏本部族人,若是愿意跟随崇伯鲧大人到治水第一线,待洪水退后即可免罪,对欢兜氏本部族人,他也是这么处置的。

纪桑部的下场大家也都看见了,可见天子帝尧确实是下了狠心要追究到底,而且这样的决定谁也阻止不了,至少在公开的场合无法劝阻。须知伯羿虽得罪了很多人,令天下各部君首畏惧,但是敬仰与缅怀他的人,比畏惧与仇视他的人更要多无数倍,尤其是各部普通民众。

比如黎民万众皆受伯羿大恩,而伯羿崩开大陇山,大河下游各部也受了他的恩惠,绝大部分普通民众当然不会害怕伯羿,他们只会感激他。伯羿殒落,各部民怨沸腾。

所以帝尧处置纪桑部的手段虽狠,但没人敢公开反对,否则就成了和本部民心作对。看见了纪桑部的下场,当然再没有人敢来薄山领回神器。那巨岩上呈放的一件件神器,反而成了悬挂在各部头顶上的一柄柄利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