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1章、恒娥的眼泪

远处的虎娃完全被惊呆了,尽管已身为真仙、不会轻易为人间诸事动容,但此刻仍感到了难以形容的震憾。他来晚了吗?就算虎娃能提前赶到,其实也无能为力,只要那仙家大阵未破,外人就插不上手。

布下这个陷阱的人,本就没想给伯羿任何脱身的机会,还通过伯羿的传人逢蒙准备了那么阴险的后招,但谁也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惨烈吧?

虎娃当然不会去救治逢蒙,他甚至有些纳闷,逢蒙为何到现在还硬挺着睁眼不死?另外两位苟延残喘的真仙累倪与澄克定却已经回过神来,他们侥幸逃过了一劫,此刻是虚弱得不能再虚弱,只想着赶紧离开。

在这种情况下飞升至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简直就和找死一般,而他们也已经发现了虎娃,却不知来者是敌是友,趁着尚未被虎娃的神识锁定,便打算悄悄溜走。虽是虚弱之身,但毕竟是有真仙修为,两人仍精通各种高明的遁术。

虎娃确实没有以神识锁定累倪与澄克定,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两位真仙,也没有看见这番大战的具体经过。但累倪和澄克定的念头刚起,却发现形神根本动不了。就在这时,天空洒落了一片清冷的光芒,宛如纷纷扬扬的雪花。

这些“雪花”落在累倪和澄克定的身上,随即便开始融化,与之一同融化的还有他们的仙家形神。这两位已毫无还手之力的真仙,竟然就这样彻底殒落了。

“雪花”还落在了参与围攻伯羿的那些修士的尸骸上,这些尸骸尽皆面目全非,有的已是血肉残渣,此刻也好似随着那些“雪花”一同融化,最终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逢蒙还躺在地上,方才他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伯羿殒落,而伯羿在殒落前却没有多看他一眼,更没有问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令逢蒙的眼中浮现出深邃的怨色,又有一丝难以形容的悲伤。

当漫天清冷的光芒洒落时,逢蒙便知道是谁来了。他勉强移转视线望向了天空,却没有发现恒娥的身影。恒娥只是出手施法,却并没有在他面前现身,或者说以逢蒙此刻的状况,根本就看不见云端上的恒娥。

他希望能看清恒娥的样子,更希望恒娥能在云端上看他一眼,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等来的仍是失望。“雪花”也飘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形神血肉也开始消融,逢蒙瞪大了眼睛仿佛在回顾自己这一世的经历。

身为部族中的英雄、伯羿最得意的传人,逢蒙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勾结外敌欲置伯羿于死地!他也不希望再看见伯羿出现,这种心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就是从当年第一眼看见恒娥时,他内心中早已存在的种子终于开始萌芽。

曾有亲近之人奉承逢蒙,说他是中华第五战神。逢蒙自己却清楚这只是一个笑话,说出去只会令人嘲笑。逢蒙并不认为自己的本事不够大,情况恰恰相反,他从来都是高估了自己,但只要有伯羿在,他就别想得到内心深处所期盼的一切。

中华四大战神,伯羿、崇伯鲧、禄终与帝江,且不说修为如何,名望从来都是和地位相的,他们都是中华帝国的一等伯君,名扬天下,因此功业事迹才会被万民传颂。但是谁也不会注意到逢蒙,到了本部族之外,甚至没什么人听说过他的名字。

逢蒙从小就以伯羿为偶像,他得到了伯羿的神箭传承,也像伯羿那样斩杀妖邪,可是后来他却绝望的发现,自己永远也成为不了伯羿。在伯羿的无敌威名之下,人们不会关注到部族中的另一个英雄,他不过是一名得到了伯羿神箭传承的勇士而已。

逢蒙出身寒微,是大陇山西麓一个小村寨的普通人家孩子,当他有了傲人的修为之后,当然也获得了贵族的身份,但也就到此为止了。伯羿给了他威震天下的神箭传承,却无法给他在修为有成后所希望得到的、更多的东西,可以说只要伯羿还在,逢蒙就得不到他想要的一切。

这种念头,逢蒙成年后也许一直都有,却压抑在内心深处连想都不敢去想,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清醒地认识到。从崇拜、模仿到羡慕、嫉恨,转变究竟是在何时发生的?逢蒙至今仍记得很清楚。

那一年他率领一支队伍,运送部族向天子进贡之物,同时也给生活在帝都的君首伯羿送去部族中的特产。他有机会进入了伯羿在帝都的府邸,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绝色恒娥。只是短暂的照面而已,恒娥也只是淡淡地道了声辛苦,神情语气很是清冷。

可是就那么一眼,逢蒙便再也忘不了恒娥……但他这个念头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连说都不敢说,哪怕是面对最亲近之人时。

天下仰慕恒娥者甚众,逢蒙有这种心思也不算什么,可他却莫名生出一股怨忿之心,为何只有伯羿才能够得到她,而别人连想都别想?听说恒娥在嫁给伯羿之前,连伯羿的面都没有见过。举世英雄男儿,难道只有伯羿吗?

这股怨忿之意毫无道理,但它确实是存在的,似乎是一个引子,让逢蒙意识到一直以来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念头。逢蒙当然不会将这种想法流露,其实他也清楚,伯羿根本就不在乎谁会恨他或者怕他。

逢蒙对伯羿的心绪,最终彻底转化为恨意,还有一个重要的事件。伯羿崩开大陇山,受损失的可不仅是欢兜部与金乌国,伯羿部族亦有村寨被冲毁,死了两百多名族人。逢蒙出生的村寨亦被毁,死者中有他最亲近的族人。

伯羿被罚交回神弓归族思过,逢蒙心中暗爽,原来这位无敌战将也会被指责、受惩处,而且伯羿归乡,恒娥并没有陪他一起来。可是不论逢蒙心里怎么想,却伤不了伯羿一根毫毛,伯羿仍然还是那个伯羿,而他也永远还是那个逢蒙。

伯羿部族中虽然死了不少族人,但没有人开口指责君首,不论心里怎么想,至少没有人敢说这种话。伯羿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全体族人都会坚定地表示支持。逢蒙虽恨伯羿,但也从没有想过自己能把伯羿怎么样,更别提去暗害伯羿了。他虽自恃甚高,但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做到那种事。

可是在两个月前有人找到了他,说出了斩除伯羿的计划,当时谈了什么理由、什么原因也许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逢蒙最终答应了参与。对方有承诺,斩除伯羿后,将举荐他为部族的君首,且至少会得到中华各部数十位伯君的支持。

在逢蒙看来,这个计划是万无一失的,甚至不需要他出手,对方之所以找到他,只是作为以防万一的补救手段。三位真仙,率领七十二位至少也有大成修为的高手,悄然布下仙家大阵,伯羿难道还能脱身吗?

不料所有人都低估了伯羿,伯羿真的破开了那座仙家大阵、击倒了所有的敌人,逢蒙最终还是出手了。逢蒙更像是最后的一个诱饵,刺杀伯羿真正的后手,是他最后祭出的两件神器,有两位真仙会出其不意地下界刺杀伯羿。

可是伯羿那一拳向他打来时,逢蒙才意识到自己离伯羿究竟差了多远。伯羿当时已身受重创、苦战力竭,而他却仍然挡不住伯羿那一拳,被打落尘埃后,自己这一生也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逢蒙很希望听见伯羿问他一句为什么?假如是那样,他就可以把一切都说出来,使自己这一生的积郁都得到的释放。可是伯羿却连问都没问,甚至再没有多看他一眼,逢蒙心中是怎样地愤怒、哀伤、不甘与绝望。难道在伯羿面前,他永远都是这样渺小而卑微的存在吗?

他亲眼看着伯羿殒落,然后恒娥终于赶到了。他很想再看恒娥一眼,或者说让恒娥再看他一眼,可是他根本就看不见她。那些“雪花”飘落在他的身上,形神血肉正在消融,仿佛他与旷野中其他的尸骸没有什么区别,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为伯羿陪葬。

逢蒙最后听见的声音,是有人在他元神中说的一句话“无敌当然是一种境界,其实无名亦是一种境界,甚至还是人间大幸运,可惜你……”逢蒙并不知说话的人是虎娃,然后他就已经不存在了。

虎娃当然看见了云端上的恒娥,他默默地行了一礼,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恒娥望着伯羿消失的地方,似是喃喃自语道:“我当年答应过父君,会一直在人间陪伴你,而如今你却已不在……”

恒娥说话时流下了两行清泪散于风中,随后飞升消失于无尽的虚空中。虎娃同时听到了她留下的一道仙家神意:“既然奉仙君已经来了,此地之事就拜托你善后。”

真仙哪怕受了再重的伤,连流血都不会,怎么会有泪呢?可是虎娃真的看见了!伯羿不在,恒娥在人间已无尘缘牵绊,当即便飞升而去,恐怕是再也不会回到人间了。

虎娃却有些傻眼,仙家行事有难言之缘法,他若是根本就没来,此地之事自是不必理会,可是他却特意下界赶到了,如今就得由他来善后,而且只能由他善后。

算上伯羿,此地今日殒落了六位真仙;算上逢蒙,还殒落了七十三名修为在大成之上的高人。恒娥离去前洒落的清辉,消融了他们所留下的痕迹。但那片大营中居然还有人活着,欢登与三十名欢兜氏的族人皆倒地不醒,但也皆毫发无伤。

这是一个奇迹,谁都没想到的奇迹!欢兜和那三十名死士只是一个诱饵,原本谁都没有想到他们还能活下来。仙家大阵只全力攻击伯羿,而伯羿化为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脚就能把他们全踩死,却偏偏没有理睬,甚至还等于护住了营地中的这些人。

伯羿今天杀了多少高手?每一个向他出手的人最终都没有活下来,而欢登与那三十名死士,自始至终的确没有出手攻击过伯羿,他们也根本插不上手,这也许就是伯羿没有理会他们的原因吧。

除了这三十一名活口,在大帐周围方圆十里的区域还散落了一地的法宝,都是攻击伯羿者留下的,几乎都是各式神器。虎娃并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他此前并不认识他们,甚至也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但他们留下的东西却也是物证。

看来有不少君首都参与了这件事,出动了部族中平日已极少露面的潜修高人,既然要来杀伯羿,来者所携带的当然是最趁手的法宝,或者是部族中隐秘传承的神器。这些人来之前,定然是自信满满,有如此修为当然不会无谓找死,却没想到最终一个都没活下来。

虎娃开始清点器物,足足拣到了八十九件神器,就算是虎娃本人,也未曾拥有过这般丰厚的身家,这也太骇人听闻了!

其中有些神器带着仙家神魂烙印,若未得传承则难以发挥其真正的神通妙用,除非以仙家修为并以岁月之功将其慢慢洗去或封印,然后再重新祭炼掌控。有的神器则没有仙家神魂烙印,以大成修为祭炼一番,留下自己的神念心印便可掌控,可能是各部族传承的镇族之宝。

有两件神器最为特殊,就是逢蒙最后祭出的长刀和弯钩,其中留有隐蔽的真仙烙印。最后偷袭伯羿的那两位真仙就是凭此下界的,他们的修为不凡,早已历天刑成就真仙,虎娃却不知道他们是谁?那两人连个名字都没留下,就这么死得毫无痕迹。

既然留下真仙烙印的原主人已陨落,这两件神器倒也不存在隐患了。其他的神器虎娃都一一仔细检查,并没有再发现真仙烙印,皆将之收起。

虎娃在战场上还拣到了十八支金乌羽,都是伯羿曾以之为箭射向仙家大阵的。伯羿射出的箭当然不止这么些,但那些本可打造神器的天材地宝大多已在激斗中损毁,只留下了最后这十八支完好无损的金乌羽。

这些金乌羽不仅没有毁坏,还经过了无意的祭炼,妙用威力十分强大,绝对是值得收藏的宝物。金乌羽被虎娃收了起来,但另外那八十九件神器却不是留给他自己的,连同那三十一人一起,都是要交给天子的证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