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70章、天刑未至

伯羿左手握着一只翅根,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金乌的双翅绷成了弓形,右手将金乌的三条腿握在一起向后一拉,其身躯仿佛就被拉成了一支箭。原身都要被抻裂了,金乌老祖当然也“醒”过来了。

金乌老祖方才还企图挣扎脱困,同时也指望洪须能把他给救回去,此刻却已知绝无幸理,随即就欲自爆玄牝珠。金乌老祖的反应,完全就在伯羿的预料之中,这只灵禽突然醒来欲自爆玄牝珠时,恰好化为一支箭矢被他给射了出去。

伯羿的战斗技巧以及对战场机会的把握已达巅峰之境,慢一瞬便会被金乌自爆波及己身、快一瞬金乌又会改变决定。金乌的身躯化箭飞入仙家大阵爆开,两只翅膀却被硬生生地撕了下来还留在伯羿手中。

九境灵禽自爆形神,更加上伯羿的神箭之威,天地间发出滚雷之声,仿佛无尽虚空都被撕开了一道道裂隙。这比伯羿刚才那一拳的威力大了数倍不止,大阵中又是一片惨呼,又不知死伤了多少人,更有人惊呼道:“洪须前辈!”

伯羿以金乌为箭,射中了大阵中的洪须。洪须本已身受重伤,此刻竟殒落当场!

洪须身处仙家大阵中,通常情况下,伯羿锁定不了他的位置。伯羿所发出的攻击,是由这座大阵整体承受,方才阵中死伤的那些人,并非直接被伯羿击中,而是因其修为相对较弱,被震死、震伤。

可是伯羿这一箭却直接射中了洪须,余波才捎带了大阵中的其他人。一方面因为这一箭的力量已超出了大阵所能承受,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刚才打中了洪须一拳。

从一开始起,伯羿就采用了最有效的战术,那一拳之伤就是印迹,能让伯羿隔着仙家大阵随时感应到洪须的位置。

已受重伤的洪须,又怎能抵挡伯羿威震天下的神箭,竟然被自己的坐骑给射死了。洪须在伯羿出生之前就已成就真仙,他本人与伯羿无冤无仇甚至没有半点关系,此番下界,只是为了给当年的坐骑金乌出头,恐怕绝没想到自己竟会落得这般下场。

若洪须就是主阵之人、这座大阵就是他所布,那么伯羿斩杀洪须之后,再破阵便会很轻松。若仙家大阵一破,围攻伯羿的其他高手便不足为虑,就算伯羿不能将在场之人尽数格杀,亦可脱身而去,谁还能拦得住他?

神箭轰入大阵的那一瞬,法阵运转有停滞甚至崩溃的迹象,仿佛虚空中出现了无数道裂隙,伯羿也感应到了阵中其他修士的位置。理论上在仙家大阵中可以任意游移位置,但总要有人镇守各处阵枢,规模越大的法阵越是如此。

可是这座仙家大阵随即便恢复了运转,并没有留下任何破绽,又有声音喝道:“羿,你竟杀我师兄,今日别想生离此地!”

若只有洪须一人布阵,伯羿杀了他之后便可破阵而出,可惜这座仙家大阵是由三位真仙联袂布成,其中任何一人都可主持大阵。另外两位真仙名叫累倪与澄克定,他们皆称洪须为师兄。

修士或仙家之间称呼彼此为师兄弟,未必就是出自同门,否则一门之中齐出三位真仙,也未免太罕见了。他们是成仙之后才认识的,以有平辈论交,关系十分亲近,有点像巴原上的云起、古令与贤俊。累倪和澄克定与伯羿更是半点关系都没有,他们此番是为洪须助拳。

方才开口者是澄克定,说的简直就是废话,伯羿不杀洪须,难道对方就能让他生离此地吗?对于伯羿而言,这是一场有生以来从未经历过的苦难,他再强悍的修为也经不起这样硬生生的消磨,也必须要速战速决,当即大喝一声,挥舞着金乌双翅向无尽虚空斩去。

天地所化生的灵禽金乌,已有九境修为,其原身之强悍早已远超过一般的法宝,竟然让伯羿徒手给撕了,这也太骇人了!金乌的血液是金色的,洒落时仿佛是炽热的火焰在燃烧,仙家大阵能隔断空间,但每一次金乌的翅膀斩过,却总能瞬间撕开一道空间裂隙。

伯羿随身并没有带法宝,修为强大到一定的程度,除非是极特殊的神器,否则也没必要倚仗了。他就顺手扯下了金乌的翅膀为武器,斩出的动作却不像是挥刀,而似挥出两张巨弓,每斩一记,便有一支神箭射出。

这些箭都是乌金翅上最坚硬的羽毛,每一根都是可以打造神器的天材地宝,相比其他的杂羽数量虽不算太多,但绝对比阵中的修士更多。天下人皆知伯羿神威无敌,但谁也没料到他的战力竟如此凶悍,将两只金乌翅挥舞成一片金色的天幕。

伯羿虽不能立时破阵而出,却能集中力量将大阵撕开一道道缺口,每支神箭射出,便有一声惨叫,有时阵中人连惨叫都不及发出。

仙家大阵的力量在不断被削弱,尽管只要累倪和澄克定还在,这座大阵就能继续运转,但这么耗到最后,就不知是谁先耗死谁了?激斗的过程说起来虽有些复杂,但时间却是极短,随着一支支金色的羽箭射出,大阵中顷刻间又死伤数十人,在伯羿的翅弓连续斩击下,露出的破绽也越来越多。

假如从营地中向周围看去,那一片混沌虚空仿佛在不停地变幻,不时有一道道裂隙出现,闪现出周围的天地景象。仙家大阵本隔绝了内外,任何声光都传不进来也发不出去,但在这样的裂隙出现时,总有短暂的破绽。

伯羿连发五十余箭,大阵中参与围攻的众高手不知死伤情况如何,但基本上都失去了战力,就看累倪与澄克定能否坚持到最后。伯羿本人受伤也不轻,却依然化身巨人稳稳地屹立于天地间。

就是这股无敌气势,也足以令累倪与澄克定心寒,假如早知是这样的场面,他们绝不会跟着洪须参与此事,甚至也会拦着洪须也别来。但此刻说什么都晚了,洪须已死,他们与伯羿之间亦是不死不休。

当翅弓又一次斩开虚空,大阵露出一丝裂隙破绽时,伯羿突然看见远处的天边飞来一道流光,来者高喝道:“君首大人,我来了!”

来者是伯羿的传人逢蒙。虎娃曾托人打探,有谁拜在伯羿门下学过他的神箭射术,结果却哭笑不得。伯羿对自己的箭术毫无藏私之意,谁都可以学,包括部族中的子民,甚至连帝江都向他请教过。

逢蒙出身于大陇山西坡上的村寨,少年时就是族中的勇士,也得到了伯羿的神箭传承,可以算是伯羿最得意的传人。平日伯羿不在部族中时,逢蒙便是族中最强大的修士,他以伯羿为榜样,也曾斩杀过不少妖邪,如今已有九境修为。

平日有些亲近族人奉承逢蒙,私下里称他为中华第五战神。逢蒙心里也许很高兴,在外却从不敢以此自居,但由此也可见逢蒙的本事。可是这样一位高手,声名只在本部族之内,外人却很少提到。原因亦无他,伯羿本人的光芒太耀眼了。

伯羿此番来为十一部划明地界,并没有带任何随从,逢蒙可能是不放心私下跟来,或者恰好在附近有事,被此地斗法惊动了。伯羿见逢蒙从远处飞来,看架势就要冲入仙家大阵中,却已来不及提醒和阻止。

因为他以翅弓斩开空间裂隙只有短短的一瞬,大阵的破绽随即又弥合。逢蒙的本事,伯羿当然清楚,尽管修为已颇为不凡,但也不能与那仙家大阵对抗,与伯羿本人更是差得很远。别看伯羿在大阵中斗到现在面不改色,假如换成逢蒙站在这里,估计早就被轰得连渣都不剩了。

洪须等人既布下仙家大阵对付伯羿,当然也会防备外人来援。若是逢蒙不明就理,一头扎入尚未破开的大阵之中,恐怕连对手是谁都看不见,只能被动地遭受攻击,更无法冲过大阵来到伯羿的身边。

逢蒙最佳的选择,是远远地在外围袭扰牵制,而不是一头向大阵冲过来。但刚才那一瞬间看他的来势,显然是要直接冲阵,他尚不了解这仙家大阵的威力。

伯羿的应变也是极快,以双方的情况,斗法已不可能再僵持太久,要么伯羿破阵而出、要么累倪与澄克定将他斩于阵中。此时那顶天立地的巨人怒吼一声,仿佛是以双臂为弓,将那两整只金乌翅都射了出去,瞬间撕开空间、分别射中了累倪与澄克定的身形。

伯羿奋起余力射出了两支最后的神箭,只攻不守,浑然不顾累倪与澄克定正在运转法阵向他轰击。此时仙家大阵中的其他高手已经死伤殆尽,也只剩下了累倪与澄克定,这两位真仙的法力消耗也是极大。

混沌被撕裂,仿佛爆开成无数虚空乱流,天云震颤,又恢复了一片清明景象,这座仙家大阵终于被破开了。围绕着这座营地周围十里,已倒下了七十余名修士,有人只剩下一片血肉残渣,各式法宝落了一地。

累倪与澄克定被金乌翅直接斩中了,仙身涣散跌落尘埃,差一点便当场殒落,此时已无再战之力。除了他俩,仙家大阵中没有人还能活下来,就算方才有人受伤未死,此刻也被破阵的余威波及,连声音都未及发出便送了命。

这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伯羿也受伤极重,那巨人身形仍然屹立,可看上去却一阵恍惚,仿佛已呈半透明状、朦胧间能折射出对面的光影。逢蒙正从远处飞天冲来,并张弓射出一箭。

逢蒙手中的弓虽不是伯羿那张名震天下的神弓,但也是一件神器。他这一箭射出的时机没有问题,如果他想救伯羿破阵,就应射向刚才大阵中出现的那道裂隙的位置。伯羿却陡然露出惊怒之色,朝着逢蒙一拳打出。

原因很简单,破阵的瞬间,逢蒙这一箭就成了射向伯羿的。这不是巧合更不是什么误会,因为逢蒙没有收箭。逢蒙的神箭射术是伯羿亲传,他的弓弦上并没有真正的箭,而是以神通法力凝成,这可不像凡人射出的箭,离弦之后就管不着了。

假如逢蒙不想误击伯羿,转念间就可将射出的箭湮灭,就似将祭出的法宝收回,可是这一箭仍带着无匹的威势直击伯羿,可以说是逢蒙有生以来射出的威力最强大的一箭。

面对伯羿这种人,其实无所谓什么偷袭不偷袭,逢蒙只是选择了一个出其不意的、最致命的时机。惊怒的伯羿心念到拳头到,一拳将这支箭打碎成虚空乱流,拳头去势不止,已迎向了逢蒙。

逢蒙射出那一箭便收起了弓,身形向后飞退,但伯羿的拳头更快。无奈的逢蒙又祭出两件神器,一柄长刀和一柄弯钩,化为两只怪兽咆哮迎去。伯羿的拳势不变,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地打过去,怪兽被打碎、又恢复成长刀和弯钩的模样落地。

拳头最终还是落在了避无可避的逢蒙身上,已经分不清是击中了哪个部位。伯羿所化的巨人,拳头都像一座小山,直接将逢蒙轰飞出去,落在数里外的尘埃中。逢蒙已竭尽全力去挡这一拳,落地时却已经筋骨寸断,身子就像一摊烂泥。

伯羿这一拳便废了逢蒙,等于是要了他的命,连阳神化身之能也灭了,以逢蒙的九境修为方可暂时撑住,但已经离死不远。除非是虎娃这样的高人,能及时赶到并不惜代价地全力救治,否则逢蒙也只能躺在地上等死而已,还不如早入轮回新生。

逢蒙却硬撑着没死,他只是在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伯羿,似乎想和伯羿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伯羿至少该问他一句为什么?

可是伯羿却让逢蒙失望了,根本就没有问他为何要这样做,甚至连看都没有再多看他一眼,只是缓缓收回了拳头,抬头望着无尽虚空深处。惨烈的大战已结束,伯羿的敌人全部倒下了,参与围攻的七十多名修士尽皆身亡,最后偷袭他的逢蒙也只能在那里等死。

累倪与澄克定倒还活着,他们的身上看不见伤痕,远远地盘坐于地正在尽量凝聚仙身,已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在这种情况下还想逃是逃不掉的,伯羿好似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给摁死。

虎娃就是在这个时候赶到战场的。虎娃从未来过陇西平原一带,所以无法直接下界抵达,他先到了巴原北荒,然后翻越群山以最快的速度飞天而至。虎娃远远地看见了逢蒙偷袭伯羿被一拳打飞,也看清了战场上的情形。

这一战的过程,虎娃虽没有亲历,但也可以想见其惨烈。他还没有来得及赶到近前,又突然以神念喝道:“伯羿大人当心!”

本以为激战已结束,不料却在这个时候又突起变故。那落于尘埃中的长刀与弯钩已无人御使,逢蒙当然不可能再催动这两件神器,它们却自行飞了起来。有两人莫名现身,一人身着皂袍,体形瘦小;另一人脚蹬麻鞋,很是粗壮。

这两人就是这么凭空出现的,现身时各自手握长刀和弯钩,然后两件神器化为光华直插伯羿所化的巨人两肋。距离太近了,根本无从躲避,尚在远处的虎娃除了提醒伯羿也来不及做什么,就算他已经到了伯羿身前,恐怕也帮不上忙。

突然现身的两人皆有真仙修为,论神通法力也皆在虎娃之上。虎娃虽在山河图以及神农原、九重天仙界中修炼了七年,修为法力也早已远胜当初巅峰之时,但毕竟时日尚短,不能与这两位已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的真仙相比。

伯羿破开大阵并一拳打飞逢蒙,就算是天下无敌的他,也已经力竭了,方才没有立刻杀了苟延残喘的累倪与澄克定,也可能是想暂且稳定仙身所受的损伤。此刻突然出现的袭击,远方的虎娃没反应过来,伯羿本人也来不及躲开。

逢蒙最后祭出的两件神器,来历很有问题,想必是别人给他的,就是幕后策划者所准备的最后手段。虎娃在神农原参悟百草鞭时,才领悟了神器中的真仙烙印玄妙,这两件神器显然也带着真仙烙印。

最后现身的两位真仙,原先根本就不在人间,若是此地顺利斩杀了伯羿,也用不着他们出手,此刻是借助神器中的真仙烙印自无边玄妙方广下界,出其不意地合击。

屹立于天地间的巨人凭空消失,又恢复了伯羿平常的样子。伯羿没有躲,攻击都打在了他的身上,可是在收回巨人身形时,双臂一展竟将那两人的胳膊抓住了,顺势把他们都拖到了身边。

两位真仙极力欲挣脱,却无法脱身,这可不是凡人的手抓住凡人的胳膊。伯羿控住了他们的仙家形神,然后又抬头似望向无尽虚空。

方才发现逢蒙袭击自己时,伯羿眼中有惊怒之意,但此刻已恢复了平静,坚毅的神情中竟带着一丝不甘的抗争之意。无尽虚空中仿佛出现了一个无声无色的漩涡,天地间弥漫着无可抗拒的毁灭之意——天刑将至!

正准备从天而落的虎娃在半空顿住了身形,接着又向后疾退,因为他也感应到了天刑将至,天地间的毁灭之意锁定了伯羿的形神,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无法再靠近那里。

两位真仙被伯羿攥在手中,露出惊恐之色。伯羿却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双臂用力,就似捏碎了什么东西,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手中的两位真仙形神散灭,似化为无形精气重归于天地灵息。长啸声还在回荡,伯羿的身形亦仿佛是随风被吹散。

天地间的毁灭之意缓缓消失,天刑并未降临,因为伯羿已经不在。伯羿竟硬生生地将那两位真仙给“捏”死了,他本人也随即殒落,这位无敌战将仿佛未留下任何痕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