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69章、射金乌

其他各位君首代表及其随从都已经离开了,营地中只剩下欢登和他所带来的三十名族人。虽然他们此前在伯羿面前一直都很有礼数,但是内心深处却带着敌意和杀机,还有一股无奈的死志。

凡人别想和仙家玩心眼,营地中这些人暗藏的敌意,伯羿又怎会感觉不到?可是伯羿根本不在乎,他又何尝在乎过这些?想当年他在南荒斩杀妖邪时,那些妖邪哪个不对他身怀敌意与杀机?但伯羿的行止根本不会因此而改变,更何况今日这些人?

这就是伯羿的修行,否则他也不会成为这样一位真仙。所谓无敌,更是指一种心境。欢兜部有那么多族人因伯羿而死,对他心怀敌意甚至杀机也很正常,但那又能怎样呢,伯羿今日该来还是会来。

重华已派人私下跟伯羿打过招呼,说天子帝尧想重新起用他,而各部君首几乎都反对,可是帝尧并没有打算改变主意。这已经是一种委婉的提醒,如果各部君首都不愿意看到伯羿再度出山,那么难免就会发生某些意外的事情,伯羿本人须多加小心。

重华的暗示,伯羿当然能听懂,但是对于伯羿而言,懂与不懂又有什么区别?

哪怕明知这里有陷阱埋伏,伯羿也一样会来,他以往斩杀妖邪时,遇到的这种事情还少吗?欢登和那三十名族人的确对伯羿心怀杀机,但他们又能将伯羿怎样,埋伏在大帐外突然行刺?这种手段或许可以对付别人,但用来对付伯羿简直就是开玩笑!

伯羿走到大帐门口时,欢登在他背后发出那声低喝,伯羿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别人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话了。他转过身来看了欢登一眼道:“是欢兜让你们来送死的吗?”

欢登咬牙道:“我的父母妻儿皆死于你手!……欢兜族中,亦有死士!”说出这番话时,欢登本以为自己早已有不畏死的勇气,可是在伯羿的目光注视下,仍忍不住浑身发颤,仿佛随时都会瘫软在地。

伯羿却叹了口气道:“哦?我事先还真不知,很抱歉,确是我之过。但若时光倒溯当初,我仍会那么做,不知你是否能解。”

欢登闻言,眼神中流露出难抑的悲愤之色,伯羿崩开大陇山死了那么多人,其中就有欢登的父母妻儿,可是伯羿根本就不知道。从伯羿的角度,也许无暇去一一分辨究竟死的都是谁;可是从欢登的角度,这又是什么感受?

欢登声音颤抖着说了最后一句话:“这些年,你已经变了,难道还不自知吗?”

伯羿微微一怔,神情随即又归于平静。欢登这话是什么意思,也许确有所指。伯羿当年位列中华四大战神之首,但还没有如今这样的威名与凶名,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想当初伯羿陪同帝子丹朱南巡,先是在共工部中演法击败了帝江,然后又在南荒深处斩杀众多妖邪。尤其是斩修蛇那一战,奠定了其无可匹敌的威名。须知中华四大战神中,崇伯鲧的声望并不在于其威武,而帝江与禄终曾三战皆平。

若是平常演法还看不出真正的高下,那么伯羿斩修蛇真可谓惊天动地了。禄终当年也曾与修蛇相斗,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将修蛇赶回了云梦巨泽南岸。

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伯羿在人们心目中已经不仅是一位无敌战神,更代表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在大洪水到来之前,伯羿巡视监察天下各部,斩杀了大大小小二十余位执行盟约不力的君首,竟然谁都不敢说什么,他仿佛已可肆意而为。

后来伯羿崩开大陇山,连崇伯鲧都劝阻不了。尽管崇伯鲧主动分担责任,说自己未及劝阻,但别人也能猜到内情啊。这便意味着,若是伯羿想做什么事,天下已无人能阻了。

也许伯羿一直还是那个伯羿,可是在天下人的眼中,他确实变了,变得越来越令人畏惧。这也许就是伯羿的修行,他就是这样一步步求证自己的心境。欢登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一句话,含义颇为复杂,但伯羿已经走出了大帐。

他的脚步在营地中央站定,身后的帐篷、营地周边的木栅、临时搭建的棚子瞬间都飞上了天空,随即在一片虚无中消失不见,欢登和那三十名族人的身形也都暴露在空地中。

欢登和这三十名族人并不是来对付伯羿的,他们在伯羿的目光注视下甚至连站都站不稳,只是被派来送死的诱饵,也许是被逼无奈也许是出于自愿。欢兜氏这么大一个部族,挑选出几十名死士还是没问题的。

营地中没有埋伏,这些人心中对伯羿的敌意和杀机反而成了一种掩护,真正的埋伏是在营地之外,是一座庞大得难以想象的法阵。伯羿走出大帐时,这座法阵就已经发动了,先期离开的君首代表早已不见踪影,就连远处的大河也看不见了。

放眼四望,天地间一片混沌迷惘,此地仿佛已完全与世隔绝,只有所立足的这片营地以及营地中的欢登和那三十名族人才是真实的存在。这样一座大阵,伯羿来时竟然没有察觉,说明早已经准备多日,且只有下界真仙才能布成。

伯羿背手看着远方喝道:“藏头匿尾之辈,既然想杀我,那就请现身吧。”

其实他往哪个方向看都无所谓,在这样的仙家杀阵中,布阵之人可以随意出现在任何一个方位。说完话伯羿一抬头,便看见了金乌老祖。

今天这事,如果金乌老祖没份,那才令人意外呢!金乌老祖此刻化为了原身,是一只硕大的金乌,仿佛悬在极远处的虚空,其背上还坐着一个人。金乌老祖在此人面前,一点都没有所谓老祖的威风,乖巧得就像一只小家雀。

此人的形容在五旬左右,面色黝黑,留着花白的长须,却是副生面孔。伯羿冷冷问道:“你是谁?既已历天刑成就真仙,为何不永享长生逍遥天外,反而回到人间来找死?”

黑脸汉子答道:“本座洪须,想当年在人间修行时,你还没出生呢!金乌便是我的坐骑……伯羿,你可知天下有多少人不想再看到你出山吗?”

伯羿不说话,就是这么背手望着洪须,眼神与方才看欢登没什么两样,既像在看着一个死人又像在看着一个白痴,甚至还有几分怜悯和惋惜之意。

洪须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莫名竟有几分怯意,但在这种场合绝不能输了气势,清咳一声又说道:“你今日已无法离开,世人只知你凶性大发,斩杀了欢登以及大营中的欢兜氏族人。结果惹怒仙家下界,联手将你斩落。”

伯羿面无表情道:“我还没问你呢,你自己倒先答了,想来也是心中没底吧。”

伯羿受重华委托,代表天子来为十一部的新领地划界,身份也相当于天使。在这种场合谋害他,这是重罪啊。所以洪须等人要先布下仙家大阵,不使消息泄露,欢登与那三十名族人也全得死,事后则将责任推给下界之真仙,这是欢兜与金乌君准备好的善后对策。

伯羿本应该问一句——尔等做出这种事打算怎么交待?可是伯羿根本就没问,洪须就先说了出来,可见其有些心虚。洪须闻言微微一怔,怒喝道:“伯羿,若是你有神弓在手,我或许还会惧你三分,可是如今……”

洪须的话还没说完,伯羿就毫无征兆地突然动手了。伯羿无惧,但并不是意味着他只会傻斗,事实恰恰相反,伯羿的斗战经验恐怕也无人能及。像这样一座仙家大阵,要想轰破很麻烦,首先要引布阵之人现身。

假如能直接锁定布阵之人,先将之斩杀或重创,那么再破阵就会容易许多。伯羿站在营地中央朝天挥出一拳,洪须看似在极远处的虚空,但这拳头瞬间就到了眼前,伯羿已化为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

洪须想躲是躲不开了,只有先接下这一拳,他以神念大喝道:“快动手!”

无尽虚空中法力涌动,看不见光华飞出,只是一片混沌来袭,整座仙家大阵发动,无数道攻击都打在了伯羿的身上。洪须仓促间祭出一面圆盘,双手挡在胸前向外一推,正好迎上了伯羿的拳头。

好似听不见声音,感受到的只是沉闷的震动。圆盘碎灭,紧接着洪须的胳膊、前胸、头颅、整个身体都被打碎了。这一拳竟打散了洪须的仙家形神,洪须并没有殒落,形神化散后遁入大阵重新凝聚,但已经受了重创。

伯羿暗道一声可惜,对方毕竟修为高深且早就做足了准备,仙家形神可遁入大阵之中隐藏,他又受到了各种攻击的干扰,这一拳只是重创洪须,却没有将对方彻底斩落。

洪须能遁走,他的坐骑金乌可没有这等本事。伯羿右手那一拳看着好似是打空了,却变拳为掌顺势往下一捞,那巨掌就将金乌给抓在了手中。

当大阵发起攻击时,伯羿也感应到了阵中的对手绝不止洪须一位,虽然他看不见究竟是哪些人,但通过攻击手段也能分辨出若干人的来历,他们竟来自天下各部,且一律都有大成修为。

金乌国的三位大祭当然在其中,欢兜部的两位大成修士也在,可是仅仅凭金乌国和欢兜部也不可有这么多高手。定是有人居中联络,把天下各部能说动的高人都找到了,这其中有很多高人恐怕已很少理会世事,平日也极少露面,今日却齐聚于此。

伯羿降妖除魔的事情做得很多,但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仇家、又得罪了多少高人?比如金乌老祖,是真仙洪须当年在人间的坐骑,而伯羿根本就不认识洪须。以此类推,伯羿亦不知自己究竟斩杀了谁人的子嗣、断绝了谁留在人间的传承?

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天下各部君首几乎都不希望天子帝尧再度起用伯羿,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伯羿永远不要再出现,他们应能请动各部族中隐修的高人。

假如换一种情况,这些高人既不会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谁能活得不耐烦去找伯羿的麻烦?可今日不同,人多可以壮胆,而且有洪须这样的下界真仙布下仙家大阵,众人在大阵中全力袭击伯羿,根本就不用与伯羿打照面。

既然有洪须这样的下界真仙,说明参与的真仙可能还不止一位。伯羿今日的处境,恐怕比蚩尤当年的脱枷之战还要险恶。

蚩尤被黄帝擒获,最终挣脱枷锁一战,也受到了不止一位下界真仙的围攻,还有众多高人的参与。但在当时,也有九黎残部的众高手企图营救蚩尤;而今日,伯羿只有孤身一人,那威震天下的神弓亦不在手中。

但伯羿并无惧色,右手抓住金乌,顺势半跪于地,左手重重地一拳打在地面上。没有声音、没有尘土,大营中连震动都没有,周围的混沌虚空中却发出一片惨呼之声。伯羿的拳头透过脚下的实地,将法力击向了大阵。

伯羿这一拳,当场震得大阵中死伤十余人,都是参与围攻者中修为最弱的。洪须又以神念喝道:“速战速决,不能让他脱困,他也受伤了!”

伯羿的确受伤了,寻常斗法他还可以闪避攻敌,但此刻被困在仙家大阵之中,只能硬生生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仙身虽不会流血,但形神已有损伤,表面虽看不出来,对手却能感应到。

仙家演法相斗,打个十天半月也很正常,但此时此地必须速战速决。若不能短时间内解决伯羿或惊动了外界,哪怕伯羿身受重伤脱困而走,这次行动都算彻底失败了。

仙家大阵中埋伏的人还真不少,虽然死伤了一批,但法阵运转陡然更加凌厉,所有人都知道不能立刻斩杀伯羿的后果,几乎都拼了命施法。伯羿好像对这些攻击毫无感觉,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又站了起来,缓缓拉开了一张弓。

那威震天下的神弓已不在手,伯羿也根本没有使用别的神器的习惯,他只是顺手抓住了一件东西,做出了张弓搭箭的姿势。

伯羿抓住的东西就是金乌老祖,他没有把这只鸟捏死。九境修为的灵禽当然不会像凡人那样昏迷,伯羿封印了他的形神与感知,就像是晕过去一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