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65章、一枝一世界

虎娃又想到了人间很多故交好友所拥有的神器,不知有没有这个埋伏?回到人间后若有机会,别人也愿意的话,虎娃不妨帮他们都检查一遍。

虎娃不禁又想起了息壤神珠,仔细回忆一番,他也没法确定息壤神珠中有没有轩辕天帝留下的真仙烙印?因为当初拿起息壤神珠时,虎娃还不知道这么回事呢,想必是没有吧。这并不是说轩辕没有这等手段,而没有必要一定如此打造神器。

留下这种真仙烙印,须耗去分化形神之身,相当于永久性的自损修为,以如此手段打造出的神器,几乎就是标志性的本命法宝了,比如神农天帝的百草鞭。虎娃如今也悟透了这等炼器手段,将来倒是也可以试试,但也绝对不能弄太多。

可以首先用石头蛋练练手,这是一直伴随虎娃修行成长至今的法宝,也相当于虎娃的信物和标志性的神器了。如果将来修为更进并有余暇,倒是可以试试继续以此等手法,炼制紫金葫芦和太极图,而那杆杏黄旗其实也不错……

继续打造神器之事,只能以后再说了,三个月后虎娃起身,向着神农天帝曾端坐的高台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又将百草鞭挂回了原处,转身离开了神农原仙界。

虎娃刚一走,神农的身形便出现在高台上,一脸惊愕之色。须知这根百草鞭,就和虎娃的石头蛋一样,在神农自人间修行之初就开始打造了,一直伴随着他的修行而成长,其妙用就包含了神农炼药的秘法传承。

虎娃上次来的时候,神农其实就打算将此独门秘法传给他了,但那时虎娃刚刚飞升为真仙,且神通法力尚弱,神农怕他短时间里参悟不了,所以才没有着急那么做。这次虎娃又来了,而且真的炼成了一枚九转紫金丹,神农这才将百草鞭交给他,因为感觉虎娃的真仙修为应已有精进。

可实际情况仍出乎神农的预料,假如换一位普通的真仙,想将百草鞭参悟透彻,说不定得用上百年,就算数百年亦有可能啊。就算虎娃天资出众、极擅炼药,就连九转紫金丹的丹方都能创出来并炼制成功,那么也得用个几年或者几十年吧?

三个月,仅仅三个月,其实严格算起来,是不到两个月时间!假如不是神农与百草鞭之间自有感应,知道虎娃在一个多月前就已参透了传承,他甚至会以为虎娃是知难而退,自己主动放弃了。

虎娃居然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已参透了百草鞭秘法,为了给神农面子,还特意在那里多坐了一个多月。看虎娃离去时的神情,并没有特别自傲,好像完成这一切只是自然而然,他知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惊人?

虎娃却不知自己让神农受惊了,他多用的那一个多月,其实是为了参悟真仙烙印之妙,研究神农是如何打造的百草鞭,收获比神农预想的更多。

此时距他受崇伯鲧之托离开巴原前往西荒高原,时间已过去快四年了,玄源闭关仍无动静,下一瞬间,虎娃由无边玄妙方广又进入了九重天仙界。

说来也有意思,虎娃此番再度飞升,原本也想去昆仑仙境看一眼,毕竟那里的景象很像山河图中的世界,或许还能再研究出一些此前所未知的玄妙来。但是虎娃曾助崇伯鲧“偷”走了息壤神珠,而如今息壤神珠遗落人间不知何处,在其尚未寻回之前,虎娃实不好再去。

此念一起,仙家形神有莫名感应,昆仑仙界的指引仿佛从无边玄妙方广中消失了。看来要么虎娃打消这个念头,要么息壤神珠已寻回,否则他便去不了昆仑仙界了。

……

太昊天帝如蛇银发曳地,金色的眼眸看着面前的虎娃,他身边站着九天玄女。虎娃此前虽和九天玄女打过交道,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其本人的形容,心中也有些惊讶。面前只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那无形的气息并不是冷清,而是一尘不染的纯净。

虎娃已见过太多的美女,如命煞之娇媚简直可颠倒众生,恒娥更是号称天下第一绝色,但在九天玄女面前,恐怕都会有些自惭形秽吧。而在虎娃眼中,最美最有女人味的,当然只有玄源,谁都无法与玄源相较。

太昊形容妖异、神情冷峻,带着一股弥漫天地的威严,淡淡道:“奉仙君,你又来了。”

虎娃下拜行礼道:“再度飞升至此,多谢太昊天帝之助。”

九天玄女摆手道:“奉仙君不必多礼,其实我们也要多谢奉仙君之助。”

假如太昊不帮忙,虎娃就拿不起息壤神珠,崇伯鲧也就没法以之堵住巴原上的大洪水,所以虎娃要来当面致谢。但另一方面,虎娃进入山河图相助镇元,也等于是帮了九天玄女的忙、助她顺利补全天幕。

虎娃又取出那枚九转紫金丹道:“得到太昊天帝您的指点,我在人间寻得了千年灵血,以此为药引并以世间凡物为材,炼成了这一枚九转紫金丹。我方才已见过神农天帝,确定了神丹灵效,虽有用却不似当年预想。”仙家神意中已介绍了他拜见神农的经过。

太昊将九转紫金丹摄了过去,摩挲片刻又将它交给了九天玄女,神情看不出是惊喜还是遗憾,只说了一句:“以千年灵血为药引,一炉只成丹一枚,实是浪费了那么多灵植奇药。”

九天玄女却面有忧色道:“其实这不仅是神农的执念,也与天帝成就有关……”

太昊却打断了她的话道:“不过短短数年,我感觉奉仙君修为应又有精进,实在令人惊讶。”

虎娃赶紧答道:“能入山河图世界中修行,感悟天地造化之妙,又得神农天帝指点,参悟百草鞭秘法,因而又精一层。我也要多谢九天玄女前辈能给我如此机缘。”

虎娃的修为更进确实令人惊讶,这与绝大多数的真仙不同。已历天刑成就真仙,超脱生死永享逍遥长生,来到帝乡神土后其实已无必要有更高的追求了。继续修为精进,又图个什么呢,人们做事情总要有他的目的。

求证天帝成就?那其实遥不可及又凶险万分。真仙修行可不仅是打坐闭关啊,要想修为境界更进,一味逍遥是不可能的,需要切实行止的积累,而后才有悟、而后才能证。这往往就需要真仙再回到人间去,才能经历精进机缘,同时也有殒落的风险,但是有这个必要吗?

已斩尽尘缘、超脱生死、成为永享逍遥长生的另一种存在,修为是否继续精进倒也无所谓了。而且真仙修行,不再是任何人可以指引的,只有自修自悟。无论是镇元还是太昊、神农,其实都不能直接告诉虎娃怎样修为更进,只能点化其机缘。

有人成就真仙后就不再想这些事了,这才是常态,像虎娃这样成就真仙后便立刻下界,短短数年后境界又有突破,才是异数。倒不是虎娃有一颗刻意精进之心,他想的并不是自己的修为境界如何,而是一直在参悟大道之玄妙,对他而言倒是自然而然。

听见虎娃的回答,太昊微微点了点头,终于露出一丝笑意道:“来到此地的真仙,若仍有继续精进之心,便会登上建木之枝,否则九重天仙界亦不会留他。在奉仙君之前,已有八位仙家登上了建木第九枝、修至真仙极致,奉仙君也可试试。”

仙家神意中有介绍,九重天仙界的“规矩”很特别。从人间抛却凡蜕飞升至此的“天仙”,他们无法离开,当然也只能在建木下的天地中永享长生。但是像虎娃这样历天刑而成就的真仙,若不发愿继续登上那一枝枝象征着更高修为的世界,太昊便不允许他们留在九重天仙界。

能不能登上更高枝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个愿心是另一回事。对于仙家而言,愿心就是实行,有人可能登上一、两枝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那么九重天仙界便不再留他。

自九重天仙界开辟以来,共有八位仙家登上了建木最高处的第九枝。第一位当然是太昊本人,通天建木是帝乡神土的一部分,假如太昊没这个本事,也不可能开辟帝乡神土、成就天帝。另外七位分别是九天玄女、神农、轩辕、少昊、高阳、镇元、仓颉。

九天玄女并未求证天帝、开辟另一方帝乡神土,这也可以理解。而后来者神农、轩辕、少昊、高阳皆求证了天帝成就;至于镇元和仓颉却没有,或许并非不能,而是另有所求。但无论如何,能否依次登上建木九枝,就是对真仙境界的一种印证,发此愿,亦是修为继续精进的机缘。

太昊说出这番话,就是给了虎娃这种机缘,就看虎娃愿不愿意接受了。若虎娃不接受,就得离开九重天仙界,太昊并不留他在帝乡神土长驻。虎娃上次来,太昊并没有说这番话,因为知道他很快就会走,今日应是另有考虑。

虎娃仰头道:“一次登上九枝,我恐怕没有这个本事。”

九天玄女笑道:“你别想着一次就能登上第九枝,一步步慢慢来吧,真仙只要不意外殒落,倒无所谓岁月,一次不成可以多来几次,只要有此愿心,离开九重天仙界之后还可再来尝试,直至登临最高处第九枝的那一方世界。”

虎娃眨了眨眼睛道:“那好,我现在就试试。”

说试就试,虎娃抬脚向前迈出一步。登上建木更高枝,怎么会是向前走呢?应该爬树或者向上飞才对呀,这只是一个习惯性或者说象征性的动作。建木并非凡间的树木,所谓九枝也不是真的九根树枝,而是各为一方世界。

其实虎娃根本就不需要抬脚,心念一动即可到达他所能到达的世界,这一步迈出,仿佛仍在原地,眼前的景象几乎没变。但虎娃并没有失败,他已登上建木第一枝世界。

身处一片山河世界中,世界中的中央是一株参天建木,建木上还有八枝。太昊与九天玄女就站在树下看着他,仿佛姿势都没变过。他们并不是随虎娃一起登临,一直就站在原地,却同时出现在建木九枝的任何一方世界。

太昊的神情还是那么冷峻,淡淡开口道:“奉仙君有何感受?”

虎娃没有开口回答,而是绕着树走了一圈。可是无论他走到哪里,只要再转过身来,太昊和九天玄女就站在树下正对着他的方向,这株建木的样子也没有变化。这是建木的玄妙,并不是虎娃始终走在原地,他真真切切是绕着建木转了一圈,前方又看见了自己的背影。

是的,虎娃的确看见了自己的背影,他绕着建木行走,又追上了正在行走的自己,凡人是没有办法理解这种现象的。虎娃若是参悟不透这等玄妙,其实也登不上建木第一枝。

当虎娃追上自己时,他还是那个他,然后转身又面对太昊天帝与九天玄女。九天玄女道:“历天刑飞升至此的真仙,想登上建木第一枝并不难。你既有所悟,那么再试试第二枝世界。”

虎娃刚才是什么感觉?他恍惚觉得自己的修为被削去一层,又重新回归凡人九境。

其实真仙下界回到人间,就算神通法力再强,所施展的神通也超不出九境。比如山河图再玄妙,但严格说起来,也与洞天神器相类。而九境修士亦可打造洞天神器,至于能不能打造出山河图,则是另外一回事了。

虎娃还悟透了一门神通,就是真仙分化形神之法,他曾见崇伯鲧施展过。虎娃曾在神釜冈小世界中布下形神大阵,足迹踏过之处都留下一个虎娃,此神通当然是以九境阳神化身为根基;而真仙分化形神,亦是以此为根基,只是玄妙不同。

听闻九天玄女之言,虎娃又向前迈了一步,进入了第二枝世界。不出意料,还是同样一片天地山河,太昊天帝与九天玄女正站在树下看着他,只不过再抬头时,顶上建木只余七枝。虎娃转身回望,发现了帝乡神土的变化,莫名多了不少飞禽走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