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63章、长而不宰

帝江撞破的是山河图的门户,一片汪洋中突然出现了空间裂隙。而九天玄女如今没有给山河图再留下任何门户,这里就成了另一片完全独立的世界,与人间再无联系。可是那座天成洞天,却不是任何仙家能够祭炼掌控的。

也就是说世人还可能进入天成洞天,但进入的仍是一片似天地未分、混沌未明之地,山河图中的世界却仿佛从人间永远消失了,如今只有镇元和虎娃还在山河图中。

虎娃又问道:“其实我们还在山河图所化的洞天世界之内,只是别人再也进不来了。哪怕再有帝江之事,也只能撞入天成洞天中的虚空,却再也撞不入山河图中?”

镇元点头道:“的确如此,奉仙君还有何问?”

虎娃回身望着这方世界道:“我怎么觉得这里有些眼熟,很像轩辕天帝所开辟的昆仑仙界?”此地山河确实有些眼熟,虎娃曾去过轩辕天帝所开辟的昆仑仙界,除了那仙界中央的通天巨峰之外,景象极似眼前的大陆。

镇元淡淡笑道:“我虽没有去过昆仑仙界,但亦知奉仙君此话不妥,不是这里像昆仑仙界,而是昆仑仙界像这里……轩辕成就天帝之前,也曾在此修行,还凿建了洞天中不少的山岳呢,那时他从九重天下界,已有真仙极致修为,可能就是在此领悟天帝成就的吧。”

原来如此!虎娃曾觉得神农原仙界的景象就酷似人间的神釜冈小世界,只是规模要大得多。而昆仑仙界的景象酷似这山河图中的世界,而仙界中央的那座巨峰,应与九重天仙界中央的建木相对应,都是有渊源的。

山河图中的世界中央是一片大陆,约有千里方圆,四面为汪洋环绕。大陆的形状并不规则,略呈马蹄形。恰在虎娃立足之地,汪洋延伸向大陆内部,形成了一个海湾。天成洞天的入口在此,山河图原先的门户也在此。

汪洋看似无边无际,其实也是有尽头的——那永远也走不到的尽头。假如登舟入海,前行数百里便到达了这个世界的边际,人却感觉不出来,仿佛还可永远前行。

虎娃再行一礼道:“多谢镇元大仙指点!可晚辈还有不解之处。山河图既是一件洞天神器,轩辕天帝当年为何能在此凿建山岳呢?”

若是普通的仙家洞天结界,只要掌控了它,以大神通继续凿建当然没问题。可是这里是山河图所化,而山河图又不是轩辕的神器,这郑室虎娃的疑问所在。

镇元微微一皱眉,沉吟着答道:“这恐就是山河图的神妙之处了,也许只有天帝修为才能打造出这等神器。天成洞天原先是谁都无法开辟凿建的,只能呈现出天地未分、混沌未明的状态。而将山河图与天成洞天融为一体,图中的世界便化为洞天中的山河,即能以仙家大神通继续开辟天地、凿建山河,但谁都无法将这座洞天单独掌控,你明白了吗?”

说实话,虎娃还不是很明白,可能是修为还未到境界吧,只隐约有所悟。他又问道:“开辟空间结界的神通我当然知晓,可是这么大一片洞天山河,不可能都是从人间移入,那虚空搬运之法又是怎样的手段呢?”

镇元朝天依照大袖,微微皱眉道:“五境修为便可感天地灵息。世人望天,无尽虚空外并非虚空,尚有日月星辰、尘埃万物。所谓虚空搬运之法,无非是以大法力耗费岁月之功,运转天地灵息凝炼山河,虽非凭空造物,亦相当于虚空搬运化物了。这是九境修为便可感悟的神通,奉仙君已成真仙,为何还要问我?”

其实镇元说的这些,虎娃早已知道,他只是求证更高境界的玄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虽有感悟,但从未施展过这等神通,也从未亲手开辟过仙家洞天结界。我方才自忖,就算我开辟洞天结界,也不可能有此地山河之妙,所以才向镇元大仙请教。”

虎娃的确没有亲手开辟过仙家洞天结界,他修行至今不过区区三十多年,突破九境地仙修为更是没几年,不可能做过这种须耗费岁月长久之事。而另一方面,他也没必要去亲手开辟仙家洞天结界,已拥有的地方已经不少亦不小了。

像步金山小世界甚至神釜冈小世界那等地方,虽然神妙,但并非不可思议,以虎娃的修为亦能开辟出来,所缺的不过是神通法力以及岁月之功,但是眼前这方世界的玄妙却超出了他所能理解。

镇元摆了摆大袖道:“其实开不开辟仙家洞天,于修士而言亦无所谓,就算没做过这种事,也一样能成就真仙。但将来若想求证天帝成就,最好还是在人间亲手试试,方能有真切感受,这也许是将来求证天帝成就的根基。所谓修行之事,有时问人不如问己。这山河图中的世界就是个好地方,奉仙君可以尝试如当年的轩辕一般,施展神通凿建山河,宛若在人间开辟仙家洞天结界,玄妙却有所不同……如今此地事毕,我先告辞了!”

镇元颇有傲气,往往懒得和人说太多废话,这倒不是他刻意看不起谁,以其修为身份,确实也没多少人能入他的眼了。虎娃方才多少有些啰嗦,镇元不厌其烦地回答了他那么多问题,其中有些甚至是废话,已经够给面子了。

镇元一是看虎娃修为潜质确实出色,堪称前所未遇,表现也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另一方面,虎娃毕竟也帮了一个多月的忙。虎娃这个忙其实并不能算帮镇元的,因为镇元本人也是来帮忙的,他们算是并肩协力。

仙家行事倒也干脆,镇元说完话向虎娃回了一礼,随即直冲虚空消失不见,并非去了别处,而是飞升至无边玄妙方广世界。虎娃若想回到人间,也只能用这个办法,先飞升,然后再下界,否则是回不去的。

如此说来,若并无真仙成就,那么就等于被困在这个世界中了。虎娃随即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今后谁还能再进入这里?山河图中的世界也还是人间,却和虎娃所来的人间是完全独立的另一个世界。

真仙下界,理论上可以出现在人间任何一处,但也只能是他在人间曾涉足的地方。也就是说,曾经来过山河图中的仙家,如今才能下界再到这里。就虎娃所了解的情况,恐怕也只有九天玄女、镇元以及他自己。

轩辕也来过这里,可是成就天帝之后就不可能再下界了,太昊天帝也一样。虎娃好像还算漏了一位,句芒仙童应该也行,如果太昊天帝还愿意、也有理由再那样做的话。

虎娃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假如这山河图中也有生灵开启灵智修行、历天刑成就真仙,飞升之后,能否下界出现在虎娃曾生活的人间?答案是不能!

因为虎娃曾生活的人间世界,是他们的足迹未曾到达之地。那样的仙家无论下界多少次,所回到的只是山河图中的世界,除非他们有办法从山河图中出去,比如顺着虎娃的来路到达西荒高原。

在这片世界中飞升的真仙,自己不能办到这一点,那么能否在他人的帮助下办到呢?比如山河图中有生灵历天刑飞升为真仙,到达某处仙界,得到来自人间世界的真仙的某种指引,能否下界到真正的人间?

也许能也许不能,虎娃对此尚无答案,许是他的修为境界未至,而且他还没真的遇到这种事情,等到将来才能去求证。

他今天请教了镇元很多问题,对真仙修行之妙也有了切身的感受。在其修为境界能理解范围之内的,其实不用问,自己也能渐渐参悟;若超出他的修为境界,就算镇元答了,他也不能完全明白,所以修行还要是靠自己去求证啊。

镇元走后,虎娃独自一人留在了山河图世界中。这山河图中并非没有其他生灵,山中有草木禽兽,水泽中也有游鱼虾蟹,都是从人间移进来的物种,很多是虎娃此前没有见过的,甚至是已经在外面的人间灭绝的,或者在这个独特的环境中发生了变异。

镇元给了虎娃一个建议,虎娃也觉得很有道理,他便留在这里修炼,尝试从未施展过的开辟洞天结界神通。其实这等神通手段,他在突破九境初转之后就掌握了,但有什么能力并不等于一定要去使用。

山河图世界的门户消失后,没有任何人能从外界来到这里,也就没有任何人清楚虎娃在这里的经历。虎娃在此地修炼了三年,也算是一次很特殊的闭关。

开辟洞天、凿建山河,虎娃在这里做了什么?虎娃行事往往给人的是惊叹,而并非惊异,仔细想一想,往往都是别人在理论上也能做到的,只是实际上能不能做得像他那样,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和在巴原上率领军民所做的事情一样,虎娃在这里也筑成了一道长堤。

这道大堤总长三百余里,是虎娃独力以仙家大神通凿建,恰好将汪洋延伸入内地的那一片海湾圈在其中,看上去仿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内陆湖。虎娃背手从这道长堤上走过,两侧都是海面,前后却连接陆地。

假如后人以这道长堤为基础,可以继续用仙家开辟空间的大神通,向外出汪洋处延伸大陆。当山河图中的世界化为天成洞天里的山河后,这里就成了一片可以生长的天地。

虎娃虽然以仙家大神通凿建了这道长堤,但是这道长堤就是属于这个天地的,并不是属于他的,任何人来做这种事情,结果都一样。

历天刑成就真仙后,所谓的仙家形神是什么,其实就是世人很难形容的“我”的概念,对此虎娃已有清晰的感受。“我”的概念其实还可以延伸,比如亲手打造的神器,可以融入形神;亲自开辟的洞天结界,可以祭炼掌控。

但这个天成洞天并不属于“我”,却可以被改造与成长,山河图就是改造它、使其可以继续成长的手段。

虎娃之所以在这里足足修炼了三年,一方面凿建这道长堤需要这么长时间,另一方面他也在等待玄源出关。堪破生死轮回境需要多久,谁也不清楚,虎娃虽身处这个独立的世界中,但对玄源的状况也有莫名的感应。

玄源在两年前就已经堪入了生死轮回境,但一直未堪破亦未殒落,仍在定境之中。而如今的巴原包括中华各地,都已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洪水之灾,黎民百姓之困苦艰难可想而知。他们若知玄源和虎娃的经历,也许会很羡慕这些仙家吧。

就像黄鹤所说,也许只是睡一觉,或者一次闭关,或者行游天外的逍遥,人间的这场大洪水便已经过去,该解决的问题世人都已经解决,就看解决的结果是好是坏了。世人有世人的遭遇,仙家也有仙家自己的事情。

三年后,虎娃终于决定不再继续留在山河图中了,他还有事要去仙界。若玄源出关,他也可随时下界返回赤望丘秘境,并不耽误多少事情,随即便飞升而去。

再次来到无边玄妙方广中,重新凝聚仙家形神,虎娃印证了一件事,就是真仙下界之后再度飞升,同样要经历所谓的天地大劫。在人间留下的一切痕迹,天地亦会相还,否则他就无法脱离。

虎娃下界,主要是助崇伯鲧与少务治水,行的都是万民赞颂的大功德之事,也没干过别的,更别提与谁动手斗法了,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天地大劫。但是来到无边玄妙方广中,虎娃也感到一阵恍惚晕眩。

崇伯鲧说的没错,在巴原上有上万人对他心怀怨恨。随着时间的推移、处境变得越来越艰难,那些人对他的恨意就越来越强烈,虎娃也尝到了滋味。有上万人怨恨,当然也有更多的人感激,对元神的冲击倒伤不了虎娃,只是让他一阵恍惚而已。

可就是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的一阵恍惚,等虎娃回过神来,便意识到人间居然已过去了近半年,这来自于玄妙难言的仙识感应。下一瞬间,虎娃便进入了神农原仙界,再一步踏出,便来到了神农天帝的身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