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62章、镇元大仙

西荒高原上雪山皑皑,这里高峰顶端终年积雪不化,更何况此刻正是严冬,很多条河流皆已封冻,确实是水势最小之时。

但近年来持续多雨,在冬季亦是风雪不断,待到来年开春之后,冰雪融化再加上新的降雨,下游的水情会更严重。这也是崇伯鲧和少务不约而同地、都想选择在这个时候将洪水泄入下游的原因。

西海高湖已消失,只留下一道连绵的山脉,而低湖的面积居然也比原先小了一圈,因为大水将很多段湖岸给冲开了,湖水漫向了高原各地,最终向低处汇流涌入江河。

西海变小也是一个大问题,这意味着高原上的湖泊蓄水能力大大减弱,下游水系要过很长时间才能渐渐达到新的均衡状态,很多处的地形地貌都会改变。

虎娃眼下关心的并不是西海,他站在半空仰望高处,西海上空极高远之地,如今是乌云密布,云层中还有阵阵电闪雷鸣不断。此天象已经持续大半年了,并不是寻常的雷电,似是仙家施法,应是在祭炼什么东西。

虎娃凝神观望片刻,便飞入那电光乱闪的云层中,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了,却能感觉到形神正在受到某种洗炼,感觉一阵阵麻痹。若是修为稍弱恐立时魂飞魄散,果然只有仙家修为才能接近这里。

他随即就在元神中听见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奉仙君,你来得正好,且将碧水烟丝给我。”

进入云层之后虎娃却看不见电闪雷云,只觉一片混沌,竟失去了空间以及方向感,不知九天玄女在何处,更没有见到她本人。听见这个声音,虎娃赶紧取出碧水烟丝道:“神器在此,不知我还能帮什么忙呢?”

虎娃从崇伯鲧手中接过碧水烟丝时,就发现这件神器自己其实可以动用,就算是人间其他未得传承的大成修士,祭炼一番也能催动这件神器,宛如世上很多没有留下仙家神魂烙印传承的神器。

但碧水烟丝又并非没有仙家神魂烙印传承,虽然未得传承的大成修士也可以拿去用,却并不能发挥其真正的玄妙,而且其原主人只要一动念,便可将这件神器收回。这可能就是真仙炼器手法之妙吧,虎娃亦有所悟。

如今帝江已死,碧水烟丝在人间的传承就断了,虎娃拿起碧水烟丝时便用右手一抹,其原有的仙家神魂烙印已被洗炼干净。太昊天帝耗费仙家大法力封印在他右手中的神通,最后一次也终于用掉了,这也让虎娃感到一阵轻松,就像自己的右手又回来了、完全属于了自己。

碧水烟丝一取出,就立刻消失于混沌中,应该是被九天玄女摄去,虎娃却搞不清她是怎样摄走的,心中不禁暗暗赞叹太昊天帝妙算无遗。封印在他右手中的神通可使用三次,最终还是将碧水烟丝送到了九天玄女这里。

九天玄女答道:“我这里,奉仙君恐帮不上忙。你既是下界真仙,我且放你入山河图中,或可相助镇元。”

虎娃随即就在一片混沌中感应到了清晰的指引,立时遁身而去,就像穿越了无形的空间,然后又感到一片深寒。这深邃的寒意能令人血肉冻结,幸亏虎娃已是仙身,倒也无碍。他应该已进入了山河图中的天地,放眼却是蓝碧色光彩迷离。

上下左右全是冰,似是以仙家大法力凝成,就连神识也穿透不了冰层,他应是置身于一座巨大的冰山中央,若虎娃是血肉凡躯,应该当场就会被冻在冰层中。

他当然也有手段能穿越冰层而出,但情况不明也为了省些法力,直接祭出了一张侯冈所赠、仓颉先生亲手炼制的遁空神符。

下一瞬,虎娃果然穿越空间遁出了冰层,却又是一片混沌虚空不见天地,亦不知身处何处,随即元神中又听见一个声音:“你是何人?”

虎娃赶紧答道:“奉仙君虎娃,见过镇元大仙!九天玄女放我进来,想看看能否助您一臂之力?”

声音中带着仙家神意,介绍了自己的来历以及来意,随即就感觉天地移转,然后出现在另一片山河世界里。他身后是一片山峦起伏的大陆,立足处是陆地边缘一个马蹄形的海湾,远方汪洋一片,放眼望不到边际。

水边端坐着一位仙家,大袖垂绦,三缕长髯,一派仙风道骨,卖相是极佳的。此人的一只袖子展开罩住了一片水面。虎娃隐约能感应到,那袖中自有天地,笼住了一片空间,而自己方才就是从那个空间里出来的。

帝江撞开了山河图的门户,并非是像常人理解的那样把汪洋的底部撞漏了,而撕开了一个空间裂隙。镇元施法拢住汪洋,好让九天玄女及时补全天幕,这是何等惊人的大法力!一味如此施法也不能持久,所以他想了一个更聪明的办法,将袖中汪洋给冻住了。

虎娃穿越空间至此,便进入了那被封冻的冰山里。仓颉先生所祭炼的遁空神符虽神奇,但也并非无所不能,且那毕竟不是虎娃自己施展的神通法术。他穿出了冰层,却仍在镇元的大袖中,又被镇元放了出来。

世间很多山野精怪往往也自称大仙,但在高人看来那不过是个笑话,而虎娃称镇元为大仙倒是名副其实,这位可是与太昊同时时代的仙家。

镇元也不废话,当即点头道:“你施法稳住这块浮冰,并使其不消融,不知能否办到?”

镇元已经在这里坚持大了半年,尤其是刚开始那一刻施展的大神通法术,对他而言也实在消耗太大。但是镇元又无法停手,只得在这里咬牙坚持,处境比当初催动息壤神珠的崇伯鲧还难受呢。崇伯鲧好歹可以选择放手,他却不能放手,此刻终于等来了虎娃。

虎娃虽为真仙,但论神通法力如今尚远不能与镇元相比。若是在帝江刚刚撞开天幕之时,虎娃不可能拢住一片汪洋并将之封冻,但此刻稳住冰峰并保持其暂不消融,还是勉强能做到的。

虎娃也是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神器虽多,但竟好像有点不足用,没有妙用威力多么强大的。这只是一闪念的感慨,他随即就祭出计蒙留下的那杆旗幡道:“暂时办到当然无妨,就不知能给镇元大仙争取多长时间。”

镇元松了口气道:“哪怕只是缓手片刻也好,可容我稍事休息。”

说着话他撤开了大袖,只见海面上是一块丈许方圆的浮冰。虎娃方才刚从这浮冰里穿出来,知晓其玄妙不是眼见的这般简单,置身其中那就是一座冰山啊。镇元的大袖并非神器,而是仙家形神所化,他方才施展的是大袖遮天神通。

虎娃不禁又想起了句芒,那小小仙童所穿的银丝羽衣也又有一双大袖,太昊天帝果然与镇元大仙是故交,想必也擅长这一手神通。心念转动间,虎娃已祭出旗幡卷住那块浮冰,旗幡与浮冰仿佛都在汪洋中消失不见,其实是被暂时封印了。

虎娃竭尽全力,不敢有丝毫分神,因为他自知神通法力尚弱,只能勉强封住这看似一块浮冰的巨大冰山,当然也无暇与镇元再多说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虎娃的消耗是越来越大,但法力运转又似连绵不绝,总能将将坚持。

虽然消耗越来越大,但虎娃封住冰山,使其不动亦不消融却越来越轻松,因为他同时还用最后一丝余力在祭炼旗幡。

这杆旗幡是上古雨师赤松打造,传给计蒙后遗落人间,其中的仙家神魂烙印又被仙童句芒洗炼干净,拿到虎娃手中时宛如初生之神器。要想彻底掌控它,使之成为就像自己所炼制的神器一样,首先要体会其当初打造时的妙用,再逐步将之祭炼。

虎娃之前只是将其初步祭炼而已,如今要用到这杆旗幡,又接着边用边炼。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这杆旗幡掌控得越来越精熟,同时结合自己的感悟,赋予它更多的神通妙用。毕竟赤松打造这件神器时,手段并非完美,虎娃相当于从神器初成之时重来一遍,再将其改造与改善。

神器妙用越来越顺手,虎娃施法当然越来越省事。镇元坐在岸上的一座小山顶上静静地休息,他说需要虎娃帮他稍微缓缓手,就真的只是想缓一缓手而已,并没指望他能挺多久。可是等来等去,总不见虎娃有什么动静,更不像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样子。

虎娃的神通法力尚弱,镇元所当然能看出来。但将法力运转到极致的毫厘之间,却似绵绵若存,修为根基之精纯、手段演化之神妙皆是他前所未见。

三天之后,镇元站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虎娃,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将虎娃替换下来了。可是这一等,居然就是一个多月,镇元也不禁露出惊异之色。

虎娃倒没什么别的想法,他就是想坚持更长时间,能让镇元休息更久。不知九天玄女补全天幕还要多长时间,守住山河图的缺口主要还是靠镇元子,他只是来帮个忙而已。

他仿佛随时就会坚持不住,却始终不见任何动静,就这样忘记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元神中忽有所感,冰山深处的空间裂隙消失了,天地灵息与外界完全断了联系。如果这是一片仙家洞天结界,此时并不是门户被关闭了,而是门户消失了,就仿佛并不存在一般。

这时他又听到镇元的声音:“奉仙君请放手,九天玄女在人间已补全天幕!”

虎娃撤回了旗幡,这件神器的样子与原先相比有了玄妙的变化,仿佛只是旗杆三尺长、旗面一尺方圆的小型令旗,旗布也成了杏黄色,随即融入形神不见。然后虎娃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翻着跟头飞向了高空。

这是镇元祭出左手大袖,将虎娃卷到了空中,右手大袖一展,裹住那块浮冰远远地向外抛出。浮冰化为一座巨大的冰山,轰然落入数百里外的汪洋,激起的巨浪如海啸般朝岸上扑来。假如虎娃还坐在原地,此刻也会被这巨浪卷走。

虎娃在空中稳住身形,也觉得一阵阵虚弱,但同时又有一种玄妙的感应,假如重新恢复巅峰状态,神通法力将大有长进。脚下的巨浪尚未平息,汪洋尚在涌动,潮水扑上岸边直冲至百里之外,山丘树木一片狼籍。

虎娃定了定神,正式在云端上向镇元行礼道:“拜见镇元大仙!……请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镇元捻须道:“奉仙君修为之精纯、手段之精妙令人惊叹啊!方才发生了什么,相信你也有所感应。此地已与人间隔绝,若无真仙修为,便是再也回不去了。”

所谓补全天幕,只是一种便于世人理解的形象之说。天何曾有幕?帝江撞开的只是山河图的门户。为了防止再出这种意外,九天玄女直接将山河图完全封闭了,图中山河自成一方完全独立的世界,没有任何门户,便不可能施展穿行空间之法回到人间。

虎娃接着问道:“请教镇元大仙,这里究竟化为了怎样一方世界?”

镇元苦笑道:“山河图为九天玄女与太昊天帝合力打造,太昊成就天帝后方最终成器,恐是古往今来天下最玄妙的一件神器了。你问这是怎样一方天地,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与你一样都是第一次见识这等变化。你我所处的世界,既是山河图,又非山河图。”

仙家神意勉强用语言描述;此地最早是天成洞天,但洞天结界中一无所有,宛如天地未分、混沌未明。镇元当年发现了这里,就在这一无所有之地突破了地仙修为。后来太昊天帝让九天玄女把山河图置于此地铺展,于是这天成洞天中就有了一方山河世界。

这与仙家凿建洞天结界的过程类似,但太昊与九天玄女是先开辟山河图,然后再将山河图融入天成洞天中,山河图的门户就与这片洞天结界的入口融合,令其在天地灵息中自行祭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