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61章、泽国

巴原上的民众并不知晓崇伯鲧的存在,只听说是彭铿氏大人施展神通堵住洪水,那么举手杀万人者,也会被误认为是虎娃。

崇伯鲧提醒虎娃,等着受人唾骂与怨恨吧。巴原上每一百个人里只要有两、三个人会怨恨虎娃,加起来也会超过万人。哪怕他们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虎娃也能感受到这种怨念。

另一方面,崇伯鲧举手便杀万人,就算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天地是分明的。这么说也许不公平,但天地本身无所谓公平不公平,既然已经插手世事,所有的行为都有其后果,要不你就干脆别插手。

崇伯鲧也是在告诉虎娃这位真仙,将来在人间行事,就要考虑清楚这些。至于崇伯鲧本人,这就是他做出的选择和担当,哪怕早已知晓,仍不会改变决定。

见巴君已再拜恳求,崇伯鲧点头道:“三日后的正午,应是今冬巴原下游江河水位最低之时,此处将山崩地裂……息壤神珠是我取自昆仑仙界,也应还给轩辕天帝,也请巴君将来能协助寻回此物。”

少务三拜叩首。昆吾也说道:“二位贤弟,既然三日后大水即将涌向下游,我也该立刻返回重辰部通知消息。临别之前最后问一句,不知重辰还可帮巴原什么忙?”

少务起身看了看虎娃,他不太清楚重辰部的情况,这种问题还是要征求虎娃的意见。虎娃想了想道:“重辰部早先为筹划与九黎战事,曾豢养了一批猪龙,能否连同那操控猪龙之人一起都借给巴国?”

那些猪龙可在云梦巨泽中来如自如,能保护船队、协助运送各种物资,在水漫巴原时它们可是相当有用的,也是巴都城与巴原各地继续保持联系的重要保障。

昆吾沉吟道:“下游也会遭遇洪水,那些猪龙对重辰部亦有用,不能全部借给巴国,但贤弟既然开了口,我也不能不借。这样吧,我分出一半,也就是四十头,不知这些猪龙还有操控之人如何送到巴原来?”

虎娃将紫金葫芦递给昆吾道:“猪龙可以暂时装在此物中,连同它们所需的食物和水,由大哥亲自送来。至于那些操控猪龙之人,巴君会专门派高手去接,多运送几趟也就行了。”

虎娃的紫金葫芦和太乙的大道宝瓶相类,并不是纯粹的空间神器,它的妙用很特殊,可以暂时收摄活物。前段时间虎娃曾用紫金葫芦协助崇伯鲧堵住洪水,此神器的妙用又经过了一番祭炼,变得比以往更加玄妙。

他将此神器交给了昆吾,连同掌控它的仙家神魂烙印一并传授,不知昆吾有没有本事在葫芦里装上一湖之水,再连同四十头猪龙一起都带到巴原来。若昆吾的神通法力勉强,也可让禄终帮忙,禄终一定是可以做到的,但这话虎娃并没有直接说。

昆吾带着紫金葫芦离去,虎娃和玄源又将少务送回了巴都城。少务召集群臣朝会,宣布滔天洪水十日内将至,大家做好应对准备。其实该做的准备早就做了,更多的准备只是从心理上承受大洪水真正到来的那一刻。

少务再没有多说什么,随即就宣布散朝,然后私下对虎娃道:“师弟,师兄感觉累了!”

虎娃叹息道:“那师兄就好好歇几天吧,这里有几枚琅玕果,你且服用调养。”

少务语带疲惫道:“托师弟的福,我这几年也得到过好几次不死神药,手中还有,师弟就不必再给我了,我只想好好歇几天。”

接下来的几天,少务根本就没有上朝。这么多年来,从未见过巴君如此倦政,其实这并非是少务真的放下了国事,他的确太累了、身心俱惫,更重要的是于心不忍。

好在除了少务,国中还有群臣各司其职,诸事早已安排好,大家依令执行便是。息壤神珠所化的山脉消失,在少务拜见崇伯鲧的三天后,大洪水到达巴都城周边则是七天后。在虎娃率众所筑的长堤上,巴国军民严阵以待,眼见漫无边际的滔天洪水涌来,很多人的双腿都发软。

洪水拍击在长堤上卷起巨浪,大地都在轻轻颤抖,远方的水面上到处都是被冲起的各种杂物,杂物间还能见到浮尸。好在这道长堤经受住了考验,并没有被洪水冲毁。巴都城所在的盆地,由彭山、丈人山、眉山与长堤环绕,已被大水与外界隔绝。

在这段时日,少务一直躲在深宫中没有露面,他不想看见这一切,早已做好各种准备,该怎么做举国军民皆已心中有数、政令也是清清楚楚,只有等待与承受灾难的到来。

但是少务在巴原上的威信,又经历了一次戏剧性的逆转,从最低谷瞬间到达前所未有的顶点,这多少有点像阿土城主在下界城的经历,世事总有似曾相识之处。

万民皆赞颂巴君之英明贤德,眼见为实啊,要不是少务及时下令组织民众迁移,并严禁止民众返回危险地带,如今那些难民也都没命了。

对于所有侥幸逃生者而言,就是国君救了他们的命,后怕之余又怎能不感激?至于那些违反国君命令又返回危险地带的人,不论是流寇还是叛军,已经没机会再表达感想了。

洪水的来势如此汹涌,是因为上游突然山崩地裂,民众也终于相信了各城廓官员曾说的话,是彭铿氏大人施展大神通堵住了洪水,如今终于撤去了神通。幸存的绝大多数民众,对虎娃也同样充满感激、赞颂他的大功德。

但绝大多数人并不等于所有人,正如崇伯鲧所预言的,少数人在心中对虎娃也有了别的看法,甚至暗暗怨恨与唾骂。不要说这些想法有没有道理,世上总有不讲道理的人。况且巴原上死了一万三千多人,这些人还幸存的亲眷又有多少?

只不过在如今的气氛下,没有人敢将这种话公开说出来,在民众中虽是少数,但绝对数量加起来也不少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虎娃是莫名代崇伯鲧受赞誉,同时也替他背了怨恨。巴原上无人知道崇伯鲧做过的事情,更不知是巴君亲自去求崇伯鲧大人放手的。所以那些怨恨虎娃的人,并没有理由去怨恨巴君。

水漫巴原,低洼地带往日人烟繁茂的城廓村寨,如今已尽成泽国。东海已看不清边界,沿着大江包括周边的各条水系,随着水位的升高,已与东海连接为成片的湖泽。

崇伯鲧大人也来到了巴都城,但虎娃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只是仙家形神分化之身,其本尊法身已在丙赤、丁赤的护卫下返回中华之地了。治水恐怕要持续近十年,崇伯鲧身为中华治水之臣,也不能久留巴原。

但巴国同样是中华属国,所以崇伯鲧特意留了一具分化形神之身,来到巴都协助巴君治水。别的属国不可能都有这等待遇,须知崇伯鲧如今奔赴各地的分化形神之身只有九具,由此亦可见他对巴原的重视,因为巴原关系到整个大江流域。

崇伯鲧来了,巴君终于走出了深宫,重新振作开始处置国事。随着洪水真正地到来,治水的第一步已经告一段落,就是及时迁移民众,但这也仅仅是第一步,距离洪水完全退去仍遥遥无期,各地只是建立了临时安置营地,并动用了各城廓的储备粮食与各种物资。

战略储备总是要用尽的,接下来巴君要操心的,就是在洪水未退之前,如何养活这么多民众。重新在高处开荒、播种,并且将所有的粮食物资统一保存与分配,尽快建立灾后的新秩序。这是巴原上灾难最深重的时代,但同时也是形势最好的时代。

因为从这一刻开始,巴原民众这才真正做到了万众一心。面对突如其来的滔天洪水,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憾,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无助。

巴原其实已被洪水分割成很多片地域,幸存的各部族也明白,面对这样的灾难不可能独善其身。少务的威信达到前所未有的顶点,也意味着所有民众都对他有了深切的依赖和寄望之心,也在迫切地期待着巴君最新的命令。

别看巴君身在巴都城的王宫中,而巴都城所在的盆地平原又被大水环绕,但他如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被万民遵从。目前需要解决的就是交通问题,如何将已被大水分割国境重新联系起来,早在洪水到来之前,少务便已命令各地抓紧时间打造船筏。

巴原各地的民众与巴君之间,如今只能靠使者乘坐船筏联系并运送少量物资。虎娃向重辰部借猪龙,就是为了发挥这种用处。

崇伯鲧虽以分化形神之身来到巴都城,但并不是空着手来的,他还带来了一件神器,就是帝江所留下的碧水烟丝。这本是共工氏历代传承的信物,在决斗之前帝江托崇伯鲧保存,可如今共工氏已经没有了,这件神器也就不知该传承给谁了。

崇伯鲧将碧水烟丝交给虎娃道:“我想请奉仙君帮个忙,如今看似大洪水已至,可还有莫大隐患,那就是九天玄女能否成功补全天幕。奉仙君能否带着这件神器去西荒高原一趟,看看能帮什么忙,最不济也能及时获知情况……至少要有真仙修为,方能接近那里。”

玄源本来想陪虎娃一起去的,崇伯鲧的最后一句话却打消了她的念头。夫妻二人飞天离开巴都城,在彭山上空遥望着漫漫洪水,玄源道:“有些事,我们其实也帮不上太多忙了,就算是少务,他该做的也都做了,且看世人如何自救。听夫君说了黄鹤的故事,又见今日这场滔天洪水,我忽然心有所感,欲回赤望丘秘境闭关。”

虎娃既喜亦忧道:“阿源,你终于也要堪入生死轮回境了吗?”

玄源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从八境九转圆满,到堪入生死轮回境这一步实在太难了,看似就在眼前,却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当年命煞就为此困扰多年。若能成功勘破生死轮回境,便能突破九境修为,理论上自身的寿元无限、长生方能有望。

可是这一段修行考验,没有任何人能帮得上忙,若是渡不过,那便会在定境中殒落。虎娃留给了玄源一枚玉箴,类似于他在步金山小世界中得到的黑色玉箴,其中有关于生死轮回境的某些指引,但并非真正的生死轮回境。

玄源可事先体会这玉箴中的玄妙意境,若无法堪破,后果恐怕是修为再难精进,若可以堪破,真正勘入生死轮回境时便更有把握。以虎娃将各层境界演化到极致的手段,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想了想,虎娃又取出那枚九转紫金丹道:“这是眼下世间唯一的一枚,你且拿着。”

玄源接过玉箴,却递回九转紫金丹道:“请问这味神丹,能否助人堪破生死轮回境?”

虎娃实话实说道:“不能,但它却能助凡人重塑炉鼎。你若突破九境修为后,留在身边亦能以防万一。”

玄源却摇头道:“既不能,就不要给我了,你想献宝,也待我突破九境修为后。而且以此神丹重塑炉鼎,也必须有亲近之人护法,在你手中对我更好……我已知神农天帝欲炼制神丹是为何用,夫君也定为师尊剑煞忧心,不妨带着它再去一趟神农原或九重天仙界,问清楚此丹究竟合不合用?”

虎娃觉得玄源的话也很有道理,于是就收起了神丹,先送玄源返回赤望丘,安顿好宗门以及奉仙国事务,又陪玄源进入赤望丘秘境看着她闭关入定,这才赶往西荒高原。

虎娃这位国君做得真是逍遥,绝对比巴君少务逍遥多了,只要将奉仙国的事情安排妥当,俗务就不必他再过多操心,甚至在与不在都没什么两样。虎娃在世上还有两片领地,封号皆是彭铿氏,一片在巴原彭山,一片在中华彭城。

巴原彭山如今已是清修道场,没必要虎娃亲自坐镇。而中华彭城,就是他新受封领地上的城廓,在共工氏撤封后新起的名字,并委派禄终幼子芈连为城主。

虎娃为巴原向重辰部借四十头猪龙,当然也不是白借,是以彭城封地上的利益做交换的。虎娃本人并不打算去亲自打理这片封地,一切事务都委托给重辰部,这就相当于重辰部将势力范围延伸到了淮水一带,而且所有利益都暂归重辰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