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58章、再造洞天

这里哪是什么洞天福地,简直比巴原上最荒凉的穷山恶水还要险恶,别说是修炼宝地,它甚至不适合普通人生存。虎娃叹了口气道:“上古年间,当然不是这个样子,它被完全封闭了,与世隔绝的时日太久,空间还在,环境却崩溃了。”

虎娃还用神念做了一番解释。开辟洞天结界,是仙家空间神通演化,但并非完全是虚空造物,还要运转天地灵息、施展搬运之功,形成独特而稳定的环境。

如何能够保证一片相对独立的空间中,灵枢运转生生不息?这不仅要用到仙家大法力,还要以推演神通缜密构设。

至少要有九境修为,才能做到这些。理论上开辟的洞天规模越大,天地灵息的运转以及洞天内部特有的环境就会越稳定。

如果在开辟并构设洞天结界时,推演过程出现了微小的偏差,在通常情况下问题还不明显。只要时常开启门户,并有仙家驻守其中营建,很容易就能保持环境的均衡。但若是长期封闭,其中已无人打理,久而久之环境就可能发生崩溃。

眼前所见的场景,就是洞天结界中原有的环境崩溃后、又达到的另一种自我均衡状态,能生存下来的只有这些飞鹭以及藻类和鱼虾了,呈现出一片穷山恶水景象。

虎娃曾打开的步金山小世界,其实也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那里已不是上古时的环境,但天地灵息运转重新达到的自我均衡状态,与古时相比变化并不是那么明显。

规模越大的洞天福地,开辟时推演构设得越缜密,与环境的自我均衡状态就越接近,并能容纳多样性的物种生存繁衍。

至于神釜冈小世界,也与世隔绝了很久,但环境与神农天帝离去时几乎没什么变化。而这座昆吾丘洞天的开辟者,论修为法力当然远无法与神农天帝相比,估计开辟这片仙家结界时,起初只将它当成一座修行洞府,随着岁月推移,规模则越建越大。

小型的洞天结界,也只是仙家洞府而已,称不上小世界。比如黑白丘仙家洞府,在那条夔龙殒落于天刑后,早已成了一片废弃之地。而昆吾丘洞天的开辟者,起初构设洞天时推演可能有微小的失误,以至于与世隔绝多年后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因为这里的规模太小了。

昆吾却惊叹道:“这么大的地方,足有三十里方圆,奉仙君居然还说它小?”

虎娃不禁哑然。三十里方圆的仙家洞天,其实已经相当不小了,假如当成修行洞府,谁家能住这么大的地方?比一座城廓还要大得多!不是这里的规模太小,而是虎娃的眼界太高,因为他见过其他更广袤的小世界。

四人飞过这片湖沼,在荒漠平原中央发现了一具硕大的遗骸。这是一只大鸟,看样子并非是被人斩杀而是自行殒落,因为它伏地的姿势非常端正,翅膀收拢在身体两侧,身体有七丈余长,却只有一只脚。

尸骸并没有腐坏,筋骨血肉皆已化为琉璃状,就连浑身覆盖的硬羽都很完整。善吒居然认出了这是什么鸟,来自一种仿佛是天生的感应,它是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毕方。

天地所化生的灵禽只要长成,便本能地懂得修炼,修炼有成后更是寿元长久,但只要未能成仙,毕竟也有穷尽之时。也不知这毕方修炼的是什么天赋秘法,又或者这片天地中没有其他的生物会啄食其遗骸血肉,保持完整的遗骸如今已化为了琉璃状。

眼前遗骸也是难寻的天材地宝,有些部位的筋骨包括一些羽毛甚至是打造神器的材料。虎娃查探得很仔细,其玄牝珠已消散,这只灵禽殒落得很彻底,时间大约是在七百年前。

这只毕方可能是此地上古仙家收服的坐骑,它或许死于寿元已尽,或许死于修炼中遇到的劫数,如今已无法分辨了。但殒落后尸骸伏于荒漠竟无人理会,说明它可能是此洞天中最后一位“修士”,其他人应早已殒落。

见到一具无人掩埋的毕方遗骸,给善吒带来的震憾是难以形容的,他呆立良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最后才开口问道:“能否将其焚化?”

昆吾没说什么,默默地一展火灵幡,熊熊火焰焚烧了毕方的遗骸。这只上古灵禽缓缓化去,没有烟也没有灰烬,可是最后还剩下了一枚五彩的结晶和七根斑斓的彩羽。就连火灵幡的妙用都无法将之焚灭,昆吾施法反而成了某种祭炼的过程。

善吒神情黯然,他定是想到了自己,是否有朝一日也会是这样的结局呢?虎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将这灵禽的遗物暂且收起,我们再到前面看看。”

穿过荒漠是一片丘陵,高处的山丘里发现了洞府遗迹。古时这里有建筑,而且是竹制的,早已风化朽坏,只留下一片残桩。虎娃突然指着一处道:“曾有九境修士在此殒落,形神化散重归天地灵息,并没有留下遗骸。”

曾有一位上古仙家殒落于此,令虎娃有些惊讶的是,这位上古仙家并非死于天刑。九境修行亦是层层艰险,若是缺乏指引或无人护持,甚至有可能在定坐中就意外殒落了,虎娃也难以推断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位上古仙家的殒落之地,虎娃找到了此洞天中遗留下来的唯一一件法宝,是一根神器鹤嘴锄。

一千二百年前,黄鹤来到这里窥探时,昆吾丘还是一片兴旺景象,可是时光再过五百年,一只灵禽毕方殒落于仙家洞天中,却连遗骸都无人收拾。古时修士聚集的神山,其传承应该早已断绝,其中的修士或殒落或离开,如今已难觅踪迹。

除了一具灵禽毕方的尸骸和一件鹤嘴锄状的神器之外,洞天结界中再没有其他发现,也不像步金山小世界中还留有传承玉箴。也许当年黄鹤到来时,正是这座神山兴旺的顶点,随后便由盛转衰,到最后只剩下一只毕方还留在主人的殒落之地。

事实是否真是这样,虎娃只能推断亦无法确认,他看着昆吾道:“昆吾丘洞天已经找到,昆吾兄又打算如何处置这里呢?”

昆吾的感觉很复杂,甚至形容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心情,他扭头看着黄鹤,又问虎娃道:“贤弟还要留黄鹤在这里疗伤吗?”

善吒已经从震惊与恍惚中回过神来,但黄鹤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像根木头桩子似地跟着众人行走。他几乎是完全傻掉了,一千二百年前,他来到这里欲寻求仙缘指引,却被吓跑了;没想到一睡千年之后,就连上古仙家都已殒落,而神山已成废弃之地。

见黄鹤还在发愣,虎娃直接在他的元神中发声问道:“你还想留在这里疗伤吗?若是觉得此地不适合,我可以带你去别的洞天结界。”

黄鹤突然打了个激灵,伏地下拜道:“师尊,我不想去别处,就让我留在这里修炼吧,方才心境似有难言触动,应正是我的悟道机缘。”

虎娃点头道:“损失千年灵血,就算有不死神药相助,你想完全恢复也差不多要用十年。你已有地仙修为,在此地不仅要恢复修为法力,更可体会当年上古仙家凿建洞天之妙,并运转天地灵息重新打造洞天环境。”

虎娃将那件神器鹤嘴锄以及毕方遗留的仙材都给了黄鹤,鹤嘴锄中有其原主人留下的仙家神魂烙印,他人难以发挥其真正的神通妙用。其实虎娃只要用右手一抹,就可以将神魂烙印洗炼干净,但他却不想将最后一次宝贵机会浪费在这里,神器就原样交给了黄鹤。

黄鹤亦有九境地仙修为,待恢复神通法力、甚至将来修为更高之后,可以自己尝试着以岁月水磨功夫,重新祭炼这件神器并将之掌控;至于改造这片洞天结界中的环境,更是九境修炼之功。

有朝一日,黄鹤若能将这片洞天结界改造成他所希望的样子,便是彻底掌控了这座仙家小世界。黄鹤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居然有机会成为昆吾丘洞天之主。

虎娃只是打开了洞天结界的门户,并没有掌控这座洞天,他把这件事情交给黄鹤来做,这也是黄鹤将来的修行。至于出入的门户,虎娃又重新留下了仙家禁制,并将传承教给了在场的另外三人,他们将来都可以自行出入。

黄鹤虽然还很虚弱,但这片洞天中也没有什么存在能威胁到他,留在这里恢复修为很安全,更难得的是,黄鹤到此后心境有难言触动,许与千年前的经历有关,这正是属于他的修行机缘。

见黄鹤要留下,善吒也小声道:“奉仙君、昆吾大人,我也想留在此地修炼。”

虎娃答道:“你想在此地修炼当然无妨,还能和黄鹤做个伴,但眼下却有另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前往巴都去找巴君,各地城廓共工与众国工多年来享国之供奉,如今巴君下令征召他们共防洪水,若有抗命甚至滋事者,你就用镇国神剑好好劝说。”

善吒因为昨日施展的神通消耗甚巨,还要休息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所以暂时也留在了昆吾丘洞天中,虎娃与昆吾则先行离开了此地。

离开昆吾丘洞天,昆吾叹道:“上古神话之美妙令人向往,没想到现实却是这般情景,更没想到火灵幡并非开启昆吾丘洞天之物。”

虎娃道:“世事总有变迁,兴盛一时而后衰亡之事,自古并不罕见。古时祝融氏可能来过这里,也曾在洞天中修炼,但这里可能并不是他所开辟的仙家结界,他也只是访客而已,却给后人留下了传说。”

昆吾:“无论如何,我找到了昆吾丘,也算是了结了此生一个心愿,这还要多谢贤弟!眼下贤弟又打算去哪里呢?”

虎娃想了想道:“既然千年灵血已得,我便打算炼制九转紫金丹。炼制此丹需有人护法,本想叫玄源或太乙来,可是他们如今都有事难以脱身,就请大哥帮个忙吧。若昆吾丘洞天景象令大哥失望,我带你去见识另一座仙家小世界,你一定会惊叹的。”

……

神釜冈小世界,是神农天帝留在人间的传承之秘,若是换作以往,虎娃是不会带昆吾来的,但此刻关系确实更近,虎娃也不再向他隐瞒,只是请昆吾保守此秘,除了禄终之外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就连芈连也暂时不必知晓。

来到神釜冈小世界,昆吾果然惊叹连连,八百里方圆仙家洞天,遍布灵植奇药,而且能分出四季之天时。尤其是最中央那座山丘更是修炼宝地,安放了一尊与整座洞天融为一体的神器药鼎。

世上已无离珠树,这种不死神药不知要经过多少岁月后才会重现,但神釜冈小世界中还有虎娃种下的一片朱果林。离开不到半年时间,朱果林居然已经长到了一人多高,而且已经开花结果,有二十余枚果实刚刚成熟。

这也长得太快了吧!在正常情况下绝无可能,这是计蒙留下的无形精气滋养的结果,如今真仙无形精气已耗尽,朱果以后的生长就会变得很慢了。虎娃仔细研究了朱果的灵效,此果有火毒,普通人绝不可服用,但对修士而言却有难得的辅助修炼之效。

虎娃上次炼制紫气神丹,用了一味五色神莲,其而这次虎娃要尝试炼制九转紫金丹,已得到千年灵血为药引,便想更进一步,不用任何不死神药,只用世间普通的灵药。于是他又改进了一番丹方,取十三枚朱果入药,然后开始尝试着炼制。

两个多月后,神釜冈小世界上空的滚滚惊雷终于散去,神丹出炉时的天地异象消失,为虎娃护法的昆吾收起了火灵幡。再看那神器药鼎之中,一枚紫气光华流转的丹药飞出,被虎娃摄于手中。

昆吾纳闷地问道:“神丹已成,贤弟为何是这种表情,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