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57章、昔人已去

说来也有趣,善吒的第一件“法宝”,就是一条从山崖间摘下来的长索链。那时他的修为尚浅,这索链就是难得的宝贝了,比自己的尾巴威力大,至于后来当然是用不着了。

看地势以及那些索链,就知那不可能是普通人的居所。直至今日,普通民众也没有真正掌握打造铁器的工艺,其他的各种金属也是异常珍贵,人们大多还在混用石器、骨器、竹器、木器与陶器。

而这山崖藤蔓间垂挂的一条条长索,材质却近似于精钢,而且这么多年后都没有明显的朽坏,显然是修士以炼器手法打造的。

昆吾叹道:“若是匆匆飞天而过,事先不知此地之隐秘,也只见崖壁上有诸多岩穴而已,恐难察觉这里是上古仙家遗迹,遗憾已不能见当日情形。”

黄鹤则直接发了道神念给众人,一千二百年前他来过,当时听闻这里是一座神山,神山中有仙人,曾远远窥探。只见依山而建有层层楼阁房舍,崖壁平台上还建造了不少院落,祥云环绕间,有修士乘硕大的飞禽往来出入。

黄鹤又开口道:“我当时修为尚浅,没敢靠得太近,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我知此地有仙家道场,却不知那洞天结界在何处。善吒长老,你既在这山中长大,可曾发现疑似洞天结界的门户位置?”善吒如今的身份是赤望丘的供奉长老,因此黄鹤这么称呼。

善吒摇头道:“我当时根本就不清楚那里是上古仙家遗迹,离开之后很久才意识到,曾又回来搜刮过一些遗留的器物,但除了若干天材地宝之外,并没有太大收获,更别提发现什么洞天结界的门户了。方才您向我展示了上古时的景象,以此为灵引,我倒可以施展一门天赋神通,就算不能直接发现洞天结界的门户位置,也或可查出一些线索。只是这门神通耗费法力甚巨,不仅需要诸位为我护法,且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虎娃:“你且尽力一试吧,我等为你护法。”

善吒又向前飞近了一段距离,停在云端凝神良久,突然张开了额头正中的神目。目中似有神光射出,扫向山崖上的那层层遗迹。与此同时,善吒也将神念发送给在场的众高人,与大家元神互感,让众人都能及时感受到他的神目所见。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宛若时光倒溯。类似的法术,虎娃曾在重华为各部冲突主持公断的场合施展过,就是溯源神通。

但虎娃所创的溯源神通,只是回溯每个人自己的某段时间的经历,而善吒施展的这门天赋神通,却展现了一千二百年前此地的景象。他能施展出这等大神通,一个重要的灵引,当然是黄鹤曾亲眼见过的上古实景。

其他的施法灵引,则是眼前现存的遗迹,还有此地遗留的各种物性气息。善吒就是在这里长大的、于懵懂间开启了灵智,对这里也非常熟悉。这些灵引就是施法的条件,缺一不可,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身为瑞兽诸犍的天赋神通。

善吒目中神光扫过之处,昆吾丘中出现了一片片幻影般的场景,与眼前的遗迹相重合。众人见到了那些楼阁房舍,也见到了上古众修士出入往来,有人攀援索链,有人乘坐妖禽。山中建筑显得很古朴,很多房舍都是半圆形依崖壁而建。

其建筑风格与如今大不相同,倒更接近于古时蛮荒中的穴居村落,但其居住条件以及房舍建筑的材质,可比同时代的普通人要好太多了。突然看见山中出现了上古景象,还有很多虚影状的人在活动,假如换作普通人,很可能以为自己是见鬼了。

善吒目中神光所显,就是古时的真实场景吗?很大程度上应该是真的,他并没有用幻化的手段去伪造什么,但也不能说所有细节都完全真切,毕竟还有推演的成分。

善吒也算是弥补了昆吾方才的遗憾,令他看见了上古仙家在此修行的景象。在黄鹤“到访”的那个年代,此地大约有百余人,他们收服的各类妖禽约有二十余头。

看不清这些人的形容,只是一个个飘动的人影而已,房舍建筑也只有大体的轮廓,但由此也能推知当时的“神山”风貌。虎娃暗叹了一口气,不愧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诸犍,这等天赋神通令人惊叹啊。

为了让众人能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从而能查出清晰的线索,善吒尽量坚持施法更久,神念中展示了此地三天三夜的古时场景,大约用了一顿饭的功夫。然后神目一闭,所展现的景象消失,这位妖王也一头从云端栽落。

昆吾一挥手,把他凌空托住了,再感善吒的神气,已明显变得很虚弱,甚至刚才在空中都站不住了。施展这种大神通,对善吒而言也是极大的消耗,甚至耗费了相当于百年的寿元。还好突破化境后瑞兽诸犍的寿元很长,只是一两次也能消耗得起。

黄鹤惊叹道:“善吒长老竟有如此手段!”

善吒在昆吾的护持下于半空中坐定,喘着气答道:“这是我最近才掌握的手段,以前哪有这等本事?今日是第一次施展,也是因情况特殊,像这种天赋神通,我也不能轻易动用。诸位高人,你们发现什么仙家洞天结界的线索了吗?”

虎娃点了点头,遥指山壁上的某处道:“我发现了。那里在古时是一座院落,我看见很多人从院落中出来。小小院落,怎么会容下那么多人?而看如今遗迹,已毁的院落后不过是一座不大的石龛而已,洞天结界的门户,应该就在那院门处。”

昆吾与黄鹤点头附和道:“是的,我们也发现了!”

善吒施法耗损过度,而黄鹤失去本命精血亦很虚弱,四人就在昆吾丘遗迹中寻了一处洞府暂且休息,而这座洞府就是善吒曾占据的修炼之地。

次日善吒已能勉强飞天而行,但想完全恢复法力恐至少还得半个月。黄鹤也能勉强飞起来了,若无不死神药相助,失去本命精血对他这种妖修而言,想完全恢复恐须上百年;就算有不死神药,也得个用十年八年。

来到那座古时院落门前,院落早已无存,立足地只是高崖间的一块平台,眼前只有一片碎石。前方崖壁上藤蔓垂生,藤蔓后是一座人工凿建的石龛,面积只有数丈方圆。

虎娃说道:“洞天门户应就是那扇已不存在的院门,第一步,需寻找到开辟空间的节点所在。”

昆吾一拍肩膀,身上出现了一件大红色的斗篷,正是祝融氏的传承神器火灵幡。他将火灵幡摘到手中道:“且让我试试,此神器或许就是打开洞天门户的枢键。”

他祭出火灵幡向前展开,一朵火烧云弥漫笼罩了古时院落与石龛所在。这件神器异常神妙,火烧云并没有伤及崖壁上的藤蔓。良久之后,他又收起火灵幡道:“看来我先前的判断有误,此神器并非是开启洞天门户之物,与空间结界毫无感应。贤弟,就看你的手段了。”

既然昆吾想错了、火灵幡不好用,那么在场众人以虎娃的修为最高,虎娃就算神通法力尚弱,但毕竟已是真仙,就的看他能否有办法找到门户并将之打开了。

虎娃下意识地摸了摸前胸,那枚兽牙神器已不在,当初在九重天仙界中已被太昊天帝收回。那枚兽牙曾经是打开步金山小世界、神釜冈小世界的枢键,但未必是打开昆吾丘洞天的枢键,就算它还在,也未必有用。

虎娃或许可以想别的办法,但此刻他有一个更简单的选择,就是伸出右手去摸。若是不知洞天门户的具体位置,虎娃有这只右手也没用,他总不能满天下到处去乱摸吧?此刻回顾昨日善吒所展示的场景,便去摸那扇已不存在的院门。

昆吾等人都有些纳闷,只见虎娃上前三步,伸手在空中摸来摸去,也不知是在施展什么仙家大神通。片刻之后他的手突然顿住,然后向前一推,就像是推开了一扇门,随即众人眼前果然出现了一道门。

不仅是门,连院子都有!大家只觉眼前一花,这个院子就出现了。门户旁扎着一人多高木栅栏,左右两侧连接到山壁上圈成了一个院子。院中有骗小园,园中种植着野麻。野麻是很常见的植物,纤维可织布,种子还可榨油,并不是什么仙家灵植奇药。

院子后方有一座两层竹楼,就与崖壁间的石龛相连一体。

善吒纳闷道:“咦,怎么出来这么个小院?难道这院落就是仙家洞天结界吗,也太小了吧?就是石龛外接了半边竹楼,还种了一片野麻。”

虎娃摇头道:“上古之时,此地真有一个这样的院落,打开洞天门户出入时,就像进出这座院落一般,所以外人难以察觉痕迹。此刻洞天门户已打开,就是眼前的院门,走进去才能知晓洞天结界是什么样子了。如今不知洞天中是何情形,还是小心些为好,昆吾兄持火灵幡与我并肩,你们二人躲在我等身后。”

黄鹤很乖巧地躲在了虎娃身后,用讨好的语气道:“师尊好厉害的仙家手段!您是怎么打开这洞天门户的?”

虎娃苦笑道:“这可不是我的本事,而是太昊天帝的神通,连我都未解其玄妙。”太昊封印在虎娃右手中的神通,拿起息壤神珠后还可动用两次,虎娃刚才又耗费了一次,因为他不想耽误时间。

几人举步走入院门,眼前并非方才那座院落,而是另一片天地。黄鹤下意识的吸了吸鼻子道:“好险恶的地方。”善吒则微微变色道:“曾有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殒落于此!”

再看昆吾已是目瞪口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的名字就叫昆吾,有寄托传承之意,传说中的昆吾丘是古代祝融修炼的仙境,其中仙家异宝无数,更是人间难寻的福地,可眼前又是怎样一片荒凉险恶的景象?

这座洞天结界的规模只有方圆三十里,虎娃不需要飞天巡视一圈,展开仙家元神就可以将之完全探查清楚。进入门户不远,前方是一片沼泽,不少地方露出淤泥滩涂,最中央水深处则是一座大湖,周边淤泥堆积又围成了很多小水潭,有不少水潭里的浑水还在翻滚。

水潭上方飘荡着一层雾气,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气味。沼泽中有不少处温泉,涌出来的是滚水。这样的水中居然还有鱼生存,水中鱼约有半尺长,后背呈青黑色,身体下方却接近于半透明。

除了鱼,水中还有虾蟹,这些怪鱼便以虾蟹为食,而是虾蟹的食物好像是水底淤泥上生长的藻类。这些水藻嫩的呈淡红色、老的呈深褐色,整片乎沼泽远望过去,竟像一池池血水。这些藻类和鱼虾,居然能生活在手摸着都感觉发烫的水中。

沼泽间还有鸟儿在飞来飞去。这里的鸟只有两种,看上去像是灰鹭和白鹭,但与外面常见的鹭有所区别,腿更细更长,喙也更尖接近于深红色。它们可在浅水中行走,啄食那些怪鱼,尽量避开温度很高的滚水泉口,在水温相对较低的区域活动。

露出水面的淤泥滩涂上,落的密密麻麻都是鸟粪,堆积得已有一尺多厚,最下层都已经板结成矿物质地了。鸟粪间还能见到这些灰鹭和白鹭的尸体,其中不少是幼鸟。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鸟类的种群不可能发展到很大,夭折率也很高。

三十里方圆的洞天,这片湖泽就占了超过三分之一的地域。而在湖沼滩涂之外,洞天中是寸草不生,很多地方已经化为戈壁荒漠,高处的山丘怪石嶙峋,上面连一棵树都没有,并无鸟兽生存,更没有人迹。

昆吾看傻眼了,过了好半天才喃喃道:“上古神山、仙家修炼宝地、昆吾丘洞天,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