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56章、昆吾丘

虎娃方才其实一直在观察黄鹤,特意点明昆吾为黄鹤的师伯,就是想看黄鹤会有什么反应,是否有上古仙家的倨傲之心,轻视昆吾为后世之人且修为并不如他?

有些心境,仅看黄鹤在虎娃面前的表现,是体会不出来的。黄鹤有求于虎娃,他欲在九境修为中继续前行、直至迎来天地大劫成就真仙,当然想得到虎娃的指引,拜师并无伪饰之意。

但像黄鹤这样的弟子,心境是最难把握的,他是否真的尊重师徒传承之道?假如有一天,他的修为已超过了师尊,行止又会怎样?这种问题不需要等到将来再去验证,看他此刻的行止便可推演出结论。

后人总有超越前人之处,就算眼下弟子尚未超越师尊的成就,但很可能已超越了其他的尊长,在成就已不如自己的尊长面前,又会是怎样的心境呢?这恰恰就是值得考察的,别看黄鹤叩拜虎娃很痛快,若要他向昆吾行礼却很犹豫,便能说明某些问题。

假如是那样,这位记名弟子也就做不成真正的弟子了,虎娃不敢收也收不起,但此刻他对黄鹤的表现倒是很满意。

拜谢了师伯昆吾,黄鹤又向虎娃道:“这千年灵血,就是弟子献给师尊之礼!”

说着话双手一捧,凭空凝聚了一滴本命精血,悬在上方鲜红的液滴只有拇指肚大小,却是修为法力所凝。再看黄鹤的气息已迅速衰弱下去,仿佛这一千年他并非是在沉眠,而是一直在做苦力活呢。

虎娃摄过这滴精血道:“你也太心急了!”

这黄鹤做事真的不能以常理测度,自以为想了个聪明的主意,眼一闭就沉眠千年,此刻拜虎娃为师,还没等虎娃说什么呢,转眼已将本命精血献上。

虎娃知道他索要的千年灵血,乃是妖物千年修为法力所凝的精华,若献出将大损其修为,但并没有亲眼见证过。此刻看见黄鹤的样子,他便清楚假如换一种情况,想开口索取人家的千年灵血,对方非得跟他拼命不可!

献出千年灵血的黄鹤,状态非常虚弱,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难以恢复,这于他而言就意味着莫大的殒落风险。虎娃本没有打算就在此时此地取千年灵血,没想到一不留神黄鹤已经献了出来,想拦都来不及。

虎娃拿出一小把五色神莲的莲子道:“你且将这不死神药收好,以你的状态,眼下还不适合在世间行走,为师会为你寻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你好生恢复,也会留下九境修行之指引,让你在恢复时好生体悟。当修为完全恢复之后,说不定就有机缘突破九境二转。”

昆吾也提醒道:“黄鹤啊,你目前的状态并不适宜服用禄吾丹,应待到损伤完全无碍后再说……三弟,你打算让黄鹤去哪里疗伤休养呢?”

虎娃:“当然是仙家洞天结界中最为稳妥,而我恰好知道几处。”

虎娃所知的仙家洞天结界,有炎帝仙宫、赤望丘秘境、黑白丘洞府、神釜冈小世界、步金山小世界。

赤望丘秘境和炎帝仙宫不适合外人进入,黑白丘洞府的规模又太局促,神釜冈小世界涉及的隐秘又关系重大,虎娃本打算把黄鹤送到步金山小世界,也就是传说中巴原九丘之一的古时参卫丘洞天。

参卫丘洞天,就是名为飞荒的那只白鹤与其他五位上古仙家所共同开辟,如今里面还生活着三支妖族呢,与黄鹤多少有些缘法。

昆吾却说道:“提到仙家洞天,我倒是知晓一处,此番来巴原正欲寻访,本打算陪三弟来找黄鹤之后,便请三弟也帮我一个忙。”

虎娃:“哦?大哥要去找一处上古仙家洞天吗,不知在什么地方,想让我帮什么忙?”

昆吾却反问道:“贤弟,你可知我父君为何给我起名昆吾?”

这虎娃上哪儿知道啊?一旁的黄鹤却喘着气叫道:“哎呀,我猜到了!师伯要找的地方就是昆吾丘吧?我知道在哪里,难道那里如今也没人了吗?”

昆吾丘,亦是巴原九丘之一,据说为上古时祝融氏所打造的仙家洞天。重辰部就继承了祝融传承,昆吾随身带的火灵幡就是历代祝融氏的信物,当然也知道上古隐秘的传说。但不幸的是,后世的重辰部君首只知有这么一个地方,却谁也没有去过,更不知它的具体位置。

据历代口口相传之秘,昆吾丘乃是最早的祝融氏大人修炼的仙境,位置在巴原东北的蛮荒群山中,其中不仅有无数仙家异宝,更有珍贵的上古仙家传承。

祝融氏的尊号传承到吴回、禄终手中时,中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代、世间也不知有过多少战乱纷争,关于昆吾丘,留下的也只是传说。只说它在巴原东北方向的蛮荒群山中,这个范围可太大了,哪能轻易找得着。

这次昆吾奉父命来到巴原,也想顺道寻访昆吾丘所在,父亲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本身就有寄托传承之意,昆吾当然比历代祝融氏都更想找到昆吾丘,他也打算请虎娃帮忙。若论打架,如今的虎娃绝不是昆吾的对手,但论其他方面的不少手段,说不定虎娃更加高明。

虎娃不仅已是真仙,而且熟悉巴原各地包括周边蛮荒中的情况,更重要的是,虎娃曾经找到并打开了上古传说中的参卫丘洞天。古人大多是相信运气的,修士更相信福缘的,找虎娃帮忙,说不定也能发现古时昆吾丘洞天所在。

虎娃并不知昆吾丘在何处,不料昆吾刚一开口,黄鹤居然知道,这真是意外之喜!

昆吾赶紧道:“那就烦劳你来引路,带我与你师尊去一趟昆吾丘。若能打开那仙家洞天结界,你便留在那里恢复修为,也替师伯掌管那片洞天。”

虎娃也很感兴趣地问道:“黄鹤,你是怎么知道?仔细说来听听。”

黄鹤知道昆吾丘的具体位置,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就是他那个年代,传闻有仙人在昆吾丘中修炼。至于那昆吾丘中是否有仙家洞天结界、那些“仙人”又是什么来历,黄鹤就不清楚了。

黄鹤是一只鹤妖,开启灵智后也曾去过很多地方,按照人间修士的说法就是寻仙访友吧,主要是想在懵懂中得到更高境界的传承指引。他偶尔听说了有那么一座神山叫昆吾丘,丘中有仙人修炼,便也去寻访。

结果他并没有拜入昆吾丘门下,却被昆吾丘中的仙人给吓跑了,甚至都没敢露面打声招呼。因为他远远地看见了昆吾丘中的修士骑着鹤在天上飞,他怕自己也被人家抓走当坐骑,然后就跑到了见鹤城一带。此事在他心中留下的阴影不小,再后来就不敢到处乱跑了。

昆吾听闻始末,哭笑不得道:“原来你还有这段经历,幸亏当年没有被人抓走,否则今日也无缘拜入奉仙君门下了,而如今你倒不必再怕了。”

黄鹤赶紧道:“不怕不怕,当然不再怕了,愿为师尊的坐骑!”

昆吾又笑道:“你还是好生调养吧,现在这样子连飞都飞不起来。”黄鹤此刻很虚弱,连说话都带大喘气,别说施展飞天神通,就算化为原身估计也无法扑腾翅膀飞上天了。

虎娃亦笑道:“我已有坐骑,就用不着你了。”

修士所谓的坐骑,亦相当于护法使者,往往都因缘法而得,通常都是其本人亲自点化的妖修,并不是随便找一头牲畜就可以。仙家高人并不一定有坐骑,虎娃也不太讲究这些,但当初以化身陪侯冈归乡之时,他得了一头坐骑青牛。

其实在步金山小世界中,虎娃还留下了两匹白马。白马原先是拉少务所赐,在虎娃的点化下也渐渐开启了灵智,但修为尚浅未得变化,虎娃就把它们放在步金山小世界中修炼了。

虎娃本人只坐过车并没有骑过马,他倒是骑过牛,还骑着青牛拜访过凉花川。那青牛后来亦有开启灵智之兆,虎娃便暂时把它留在了侯冈氏部族中,托侯冈与沇里照拂。

既然已知昆吾丘的具体位置,三人也不耽误,立即飞天赶往。虎娃施法带着黄鹤一起飞上云端,命他好生端坐,在路上就可服用一枚莲子润化形神。

如今巴原上并没有关于昆吾丘的传说,至少在盐兆入巴原之后是没有的,看来那上古仙家修行之地,传承已断绝很久了,不知洞天之中是否还有人在。这种情况也并非没有可能,比如步金山小世界,就曾一度与外界完全隔绝。

曾与黄鹤打过架的那只白鹤,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飞荒,但黄鹤却没给自己起别的名字,他就叫黄鹤。虎娃倒也没说什么,因为他这位师尊也就叫虎娃呢。

黄鹤指出的昆吾丘位置,居然就是原善吒妖王在蛮荒中所占据的地盘,如今离崇伯鲧与少务合力开辟的那条道路很近。那么这个地方就显得很重要了,将来水漫巴原之时,那条路就是巴原与外界保持交流往来的唯一通道,若能掌控这片仙家洞天说不定有大用。

昆吾听说善吒妖王的原身是一只瑞兽诸犍,当年又恰好在那一带修炼,甚至猜疑善吒就是从昆吾丘中跑出来的。但善吒本人却并未听说过昆吾丘的传说,更记不清楚自己来自何处。

妖修开启灵智之前皆很懵懂,哪怕天地所化生的瑞兽也不例外,与人一样,刚出生后的那一段记忆通常是想不起来的,只有突破九境之后,过往的一切才会完全清晰。善吒尚未突破九境修为,他若是从昆吾丘洞天里跑出来的,想不起来也正常。

昆吾为何希望善吒是从昆吾丘洞天中跑出来的?因为那样便意味着昆吾丘洞天并未完全与外界隔绝,只要找到地方,想进去的话便不难。昆吾并没得到昆吾丘洞天的传承,假如仙家洞天结界的门户是完全关闭的,想找到并打开就难了。

昆吾对此倒也不是毫无准备,他随身带着火灵幡。火灵幡乃是祝融氏历代传承信物,那上古仙家洞天若真是祝融氏之地,火灵幡说不定就是开启门户的枢键。他们在半路上稍微拐了一个弯,虎娃特意到迎天城把善吒妖王也带上了。

善吒的原身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诸犍,向来自视高人一等,后来被虎娃收拾了一顿,他失去玄牝珠又被丢到众兽山磨了几年心性,终于知道了收敛。虎娃便又把玄牝珠还给了他,还赐予他与哈洽一人一柄太极图所化的神斧,让他们助巴君少务开山筑路迎接崇伯鲧。

善吒身为瑞兽就算再自傲,在黄鹤面前也摆不起威风来,那毕竟是有九境修为的上古仙家啊。他见黄鹤这样的上古仙家也求着拜入虎娃门下,对虎娃更是彻底地心服口服。

听众人谈及传说中的昆吾丘,善吒居然也知道那个地方。当然了,善吒并不知那里就是昆吾丘,更不清楚其中有仙家洞天结界,只知那一带有古时遗迹。善吒还是一只不能化形的小兽时,就是在那一带长大的。

所谓天地化生,其实说不清楚来历。天地间的各种灵禽瑞兽,有的看似早已灭绝、只存在于传说中,但在某些时候又会莫名出现于世上。它们随着岁月成长,自然会渐渐开启灵智,仿佛天生就能修炼。

这些瑞兽灵禽的天赋神通,就包含着合适它们修炼的秘法,从混沌逐渐走向清明,然后迈入修炼之道。但这并不意味着灵禽瑞兽就一定会变得很强大,它们幼时也很弱小,与世上其他的禽兽一样,很容易因各种意外而夭亡。

其他的各种禽兽都拥有庞大的族群,不仅能给幼体提供保护,而且不论幼体的夭折率有多高,以庞大的族群数量为基础,总有幼体能存活下来并长成。但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不同,它们往往都是独一份,没有族群保护,所以夭亡率更要高得多。

一只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能长成,简直就是个奇迹。这奇迹不属于任何人,而属于黄鹤所说的岁月,古往今来很多瑞兽灵禽可能在不为人知时就已夭亡,但总有少数的幸运儿长成。

像善吒这样的瑞兽,开启灵智后,就会本能地开始修炼,甚至无需师传亦可突破层层境界。但每一层境界的考验是不可少的,修行的过程也充满凶险与变数,也很可能会意外殒落,这种事情也往往不为人知。

可是天地所化生的瑞兽灵禽,其天赋神通就算再强大,依照本能的修炼其实也只到突破化境为止,因为化境之上,众生族类无别。除非其另有所悟,否则便很难修为更进。

如今善吒只凭天赋的修炼之路已经到头了,他也需要更高境界的指引。这头骄傲的瑞兽,如今也明白了这个道理。

虎娃这次把善吒叫来,不仅是因为善吒熟悉那一带的情况,他也是在考察这位曾经桀骜不驯的妖王。虎娃当初收服善吒,是在斗法中将其击败,并收去了其玄牝珠,这位妖王不得不服。而如今虎娃虽已成就真仙,但神通法力尚弱,若论动手斗法,恐怕还真打不过善吒。

以善吒的眼力,当然能发现端倪,虎娃就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这位妖王的态度会不会有所变化?善吒的脾气或许依然桀骜不驯,但其心境已与以往不同,若说变化倒是有的,但令虎娃很满意。

既然善吒知道那一带有上古遗迹,而且就是在遗迹中长大的,接下来便由他领路。昆吾丘的位置,在巴原连接外界的那条道路中段的西侧,直线距离大约只有十来里。等虎娃到了地方之后,便打消了原先或可将之改造成驿站营地的想法,因为普通人根本到不了。

从半空望去,眼前是一道深壑,对面的山峰岩壁陡峭如削,如台阶状层层堆叠而起,背靠着连绵的山脉。善吒发现的上古遗迹,就在那层层峭壁上,他刚刚开启灵智后的百余年时间,所占据的洞府也在那里。

其实善吒占据的洞府,就是古时修士的洞府遗迹,依托山崖人工凿建而成,内有岩室,外有庭院。到了善吒的年代,岩室外的庭院建筑早已无存,他是住在岩室中的,而且起初并不清楚这是人工开凿的。

如今站在半空远望,昆吾丘中的这片遗迹规模不小,还能够辨认出的洞府遗迹有百余处,依山而建的楼阁房舍皆已无存,能看见的就是一排排的岩穴。

这些上下错落分布的岩穴洞府之间并无道路相连,山势陡峭难攀,难怪当初黄鹤曾看见这里的修士收服妖禽为坐骑,否则出入来往确实很不方便。再强盛的宗门,也不可能所有弟子皆能飞天。

其实也并非所有弟子都能收服妖禽为坐骑,再仔细一查探,那陡峭的山崖间还垂着一条条索链,藏在丛生的藤蔓间非常难发现。想必上古之时,此地很多修士就是攀援索链上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