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55章、白云千载空悠悠

其人眼睛不大,小眼珠圆溜溜的,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虎娃和昆吾。昆吾赶紧躬身行礼道:“后世修家昆吾,拜见黄鹤前辈!”并以神念大概地介绍了一番自己的身份来历,这些事想讲清楚其实也挺复杂的。

黄鹤看了看昆吾,又上下打量了虎娃半天,突然望向周围,叽叽咕咕喊了一番话。虎娃亦行了一礼道:“黄鹤先生,我听不懂你说的话,你可是在问此地的人都哪去了?”方才黄鹤一着急,说话时并未用神念,但虎娃也能大概猜出他的意思。

黄鹤愣了愣神,再开口时使用的已是与虎娃一样的语言,只是发音有些怪异道:“人间已过去多少年了?”

凡人难以测度仙家的神通,九境修为已可称地仙,理论上拥有无尽之寿元,只要神通法力足够,便可以尽情施展推演神通。虎娃刚才以仙家神意介绍了很多人间如今的情况,黄鹤此刻也学会了巴原及中华民众所使用的语言。看似时间不长,但他可能已在定境中学了很久。

虎娃答道:“我亦不知先生沉眠了多久,若按白鹤仙人最后一次见你时算起,迄今已有一千一百余年。”

黄鹤挠了挠后脑勺道:“我最后一次见他,是我陷入沉眠几十年前,看来我这一觉至少已睡了一千年了。我当年吩咐身边侍者,就在此地好生看守洞府,可他们都已不见……该死的白鹤居然还活着,很好很好,不然如今人间我就谁都不认识了!”

也不知黄鹤当年身边的侍者有几位、是人还是妖,他们在黄鹤陷入沉眠后就留在此地修行,并奉命看守洞府,其后人或传人也一直在此繁衍生息到两百年前。然后他们可能是迁移了,也可能是灭绝了,总之这里终于被废弃。

如此说来,后世传人看守洞府坚持了八百年之久,可惜没有人再见到这位祖师,甚至有人可能都不清楚他们为何要历代守于此地,只因黄鹤沉眠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虎娃答道:“黄鹤先生,你在人间恐已无当年故交,就连那位白鹤前辈,都早已飞升帝乡神土。”

黄鹤喃喃道:“他还有消息就好。”

昆吾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方并没有流露出敌意,反倒好像一直就在等着这一天呢,被唤醒之后,只是很迫切地想了解如今的人间情况。昆吾试探着问了一句:“前辈,沉睡千年一朝睁眼,是什么感觉?”

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竟将给黄鹤问傻了,他似是自言自语道:“沉睡千年?感觉就是昨天啊,一睁眼什么都变了……”然后就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了,竟陷入了一种恍惚的定境,这一发愣就是很久。

虎娃朝昆吾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打扰黄鹤,两人就在这里静静地等着。黄鹤此刻所陷入的状态,恍恍惚惚,似悟非悟。他的心境就是一闭眼、再一睁眼,世事已千年。

睡了一觉醒来,人间已是千年之后,整个世界都陌生了,所有熟悉的过往皆已不在,那么过往中的那个“我”又在哪里,此刻的“我”又是谁?当年曾与黄鹤斗法争夺过洞府的白鹤,如今在黄鹤的感觉中却仿佛成了最亲近之人,因为那是他唯一还熟识的故交。

假如连白鹤的消息都没有了,他甚至会感觉自己或者整个世界皆虚幻不实。世事大梦仿佛,究竟昨日是梦幻,还是眼前为泡影?

良久之后,黄鹤突然又一甩脑袋道:“我果然猜对了!”

昆吾追问道:“前辈猜对什么了?”

黄鹤就像扇翅膀般一挥手:“无论人力鹤力,总有穷时,若眼下有一时无解之困,不妨待世事变迁,岁月终究会解决一切……我们且趴下慢慢说。”

虎娃笑道:“别趴下,我们坐着说。”

带着神念的一番交谈后,虎娃与昆吾才搞明白这黄鹤是怎么回事。他当年主动陷入沉眠并不是为了修炼,而是为了解决一个他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何才能真正地超脱凡尘、永享长生?

突破九境修为后,虽好似拥有了无尽之寿元,但黄鹤自己心里也明白,如此并非真正的超脱,却又不知该怎样迈出下一步,才是真正的前行之路。

在突破九境修为、修成不灭神魂后,就会很自然地隐约感应到在人间前行已无路,想继续求证更高境界的修为极为艰难,而且天地间有种令人恐惧的毁灭之意迟早会降临。

若无前人指引,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其实会觉得最终以不灭神魂再入轮回、托舍新生,便象征着此世的解脱,并以这样一种方式实现了长生。但是很显然,众地仙也会认为这种所谓的“长生之道”不太对劲。

当年那只白鹤争夺洞府失败后,远去参卫丘结识了另外五位同伴,他们进行了另一番尝试,企图打造出一片仙界,便是如今的步金山小世界。而这只黄鹤则用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睡觉!

睡觉能解决人间一时无解之困吗?还真能!那就是留待岁月去解决一切。黄鹤让自己进入一种奇特的蜇伏状态,收敛神气什么都不做,当初的修为是九境初转,如今的修为还是九境初转,神通法力也几乎没有精进。

这一千年,世间就相当于根本没有他,许是因为这个关系,那预感中的天地间的毁灭之意并没有降临。当他一闭眼、再一睁眼时,问题确实解决了!已有不止一位天帝开辟了帝乡神土,可指引他这样的地仙飞升;而且虎娃这位真仙就站在眼前,还以神意向他介绍了仙家修行之妙。

昆吾闻言也愣了半天,这黄鹤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啊,他想的这个法子真是太妙了,不服不行啊!但再仔细一琢磨,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于是昆吾又问道:“可是您怎么知道,后世之人定能解决您的困惑,还一定能把您唤醒?”

黄鹤一摊双手:“我也不知道啊,当初只是想这样试试,也没想到一闭眼就是千年。但此刻看见了奉仙君,就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聪明不?”

昆吾:“呃!说前辈聪明亦可,但好像更是偷懒。您有没有想过,假如世间修士突破九境后,皆如您这般主动陷入沉眠,又有谁来探索前路,再将他们唤醒呢?”

黄鹤有些不好意思地答道:“这个问题嘛,其实我也想过,但我又想到,世上什么人都有,不可能都和我一样。我解决不了的困惑,并不代表别人解决不了,后世总会有人解决的,我就一直沉眠到有人解决的那一天;假如世上无人能解,那我便永远沉眠。”

虎娃也很感兴趣地追问道:“可是太昊天帝早已成就真仙,然后开辟了帝乡神土,你那时仍然没有醒来啊。假如我今日未至,你又要沉眠到什么时候?”

黄鹤解释道:“要想使那天劫不至,这场大觉,可不是你想睡就能睡的,也得有本事睡得着才行,这是我思悟多年所创的独门神通,若无人相唤,我这一睡就不会再醒。今日能见到奉仙君,便是我一世修行所证的机缘。”

虎娃又问道:“方才恍惚之中,你想到了什么?”

黄鹤神情很认真地答道:“奉仙君说人间正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洪水,弄不好很多部族会因此灭绝。可是洪水迟早会过去,顶多数十年,到那时你再回头看,问题便已解决。洪水在今日是滔天大祸,在将来却说不定大利于人间。”

虎娃暗叹了一口气,竟似隐约亦有所悟,但他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又说道:“黄鹤先生欲飞升帝乡神土吗?我可传你登天之径的指引,只求你能帮我一个忙。”

虎娃方才已在神念中说明了来意,他欲求千年灵血,并可用不死神药帮助黄鹤恢复修为之损。黄鹤闻言向着虎娃行跪拜大礼,而这礼数也是新学的。虎娃起身欲扶,黄鹤却说道:“奉仙君且受,我想拜您为师!”

谈了这么久,昆吾已感觉这黄鹤的思路难用常理揣测,但此刻他还是吃了一惊,张大嘴好半天忘记合上。

虎娃的样子却并不怎么惊讶,只淡淡问道:“难道你不想如那白鹤一般,飞升帝乡神土吗?”

虎娃明白这黄鹤的想法。他一梦千年,对年岁的观念已与常人完全不同,而论修为,如今仍是九境初转。这家伙,在陷入沉眠前所见过的修为最高者,就是那只被他赶跑了的白鹤,而白鹤当时的修为还不如他呢。

黄鹤之所以选择陷入沉眠,就是希望在将来有人能够指引他,如今终于等到了,不拜师才奇怪呢!想当初,太乙无论是在人间度过的岁月还是修为境界,都远在虎娃之上,但亦求拜虎娃为师,情况虽有差别,但心境相类。

黄鹤答道:“我已闻仙家修行之道,地仙抛却凡蜕飞升帝乡神土,并非真正的超脱长生,修为也并无寸进,那只是天帝成就之妙。一场大梦避世千年,那天地大劫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这便是我所求证的答案,怎能不遵从其指引修行?”

看来这一千年的大觉,倒也不完全是白睡的,千年之后,世人确实已解决了当初看似无解之困,但对于黄鹤而言,他该面对的一样要去自己面对。

当初神农天帝为何要尝试炼制紫气神丹?肯定不是给他自己用的,也不是给世间凡人用的,就是给那些飞升帝乡神土的地仙做的准备,万一帝乡神土有变,那些人就难存了。虎娃向黄鹤求千年灵血欲炼制九转紫金丹,已将前后因由告知,黄鹤当然不会再走白鹤的老路。

虎娃点了点头道:“既有此悟,你就暂为我的记名弟子吧。”

修行师徒传承责任重大,黄鹤又是一位有九境初转修为的上古仙家,越是这样的弟子越是不能轻易收的。而且虎娃和黄鹤是第一次见面,此前对他并不了解,记名弟子的意思就是还需要考察,通常既考察其品行亦考察其资质,对黄鹤而言主要是观其心境。

黄鹤又叩拜道:“弟子拜见师尊!”

虎娃一指昆吾道:“这是我的兄长,今后亦是你的师伯。”

黄鹤当即又向昆吾下拜行礼道:“黄鹤拜见师伯!”

昆吾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赶紧扶起黄鹤道:“不必多礼!……哎呀,这份见面礼,回头一定好好给你补上。”

昆吾颇有些手足无措,眼前可是一位上古仙家,刚才还叫了人家半天前辈,转眼间自己竟成了人家的师伯,还接受了对方的跪拜大礼。灵宝和猪三闲拜见师伯的时候,昆吾可都是送了见面礼的,那么现在给黄鹤的见面礼,怎么也得比那两人更好吧?

昆吾虽身为重辰大部的伯君,出门时也不可能带太多的宝贝,他不是虎娃,随身能有那么多神器,一“摸兜”觉得很尴尬,好像没什么能在黄鹤面前拿得出手的东西。

虎娃笑道:“不知大哥还有没有送给猪三闲的那味灵丹?”

昆吾其实想多了,认为送给黄鹤的见面礼怎么也得比猪三闲更好,却不知对黄鹤这样的妖修而言,那味灵丹就是最合适的。此刻赶紧点头道:“有有有,我这里还有两瓶。这一瓶就送给黄鹤为见面礼;最后的一瓶,贤弟且拿着再赏赐其他弟子吧。”

昆吾出手其实已经相当大方了,这味灵丹所需的各种材料非常难以收集,炼制也十分不易,他身上只有三瓶,一瓶已送给了猪三闲,此刻把另外两瓶都拿出来了。每瓶有九枚,倒不是昆吾小气不肯多送,用这种灵丹辅助修炼,累计最多只能用九枚,多服既无用更无益。

黄鹤接过灵丹,元神中也收到了昆吾介绍此灵丹之效的神念,亦是大吃一惊,他当年别说没见过这种好东西,就连想都想不到啊,赶紧再度拜谢师伯,又被昆吾手忙脚乱地拉起。

黄鹤小心翼翼地收起灵丹,又问道:“此丹如此神效,不知何名?”

从禄终到昆吾,都一直在尝试创制与改进更完备的丹方,到现在还没正式给它起名字呢。虎娃闻言笑道:“不妨就叫禄吾丹,大哥你看如何?”

昆吾连连点头道:“好,好名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