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部:鲧禹治水
第053章、不三不四

昆吾听说了西岭是山爷的弟子,又打听明白了山爷和虎娃的关系,这一路上都在跟西岭套近乎呢,自称与虎娃以兄弟论交。

这倒也不是说瞎话,当初禄终派长子昆吾与六子芈连,陪同虎娃一起送天使重华出境,这两兄弟平日就与虎娃以兄弟相称,而如今重辰部更是给虎娃送上了那样一份“大礼”。

途中落下云端,短暂停留休息了三次,西岭终于在最短时间内回到了巴都城。沿途在云端所见,民众繁忙如蚁,而眉山与丈人山之间的那道长堤已筑成。

众高人在巴原各地皆有亲族,就算本人没有子嗣,也要照顾弟子传人,所以并没有在巴都城久留,纷纷告辞而去。就连玄源也前往宜郎城和滨城,率赤望丘众弟子协助当地白额氏族人迁移,因为那两座城廓在将来是一定会被洪水淹没的。

虎娃在巴都城又多留了几天,召集彭山众修,命他们在洪水到来时协助民众守护长堤,同时也参与巴都盆地的新田园开垦。往日在普通民众眼中,这些人都是难得一见的世外清修高人,此刻做的事情却与民夫无异。

但虎娃话说得清楚,他们这些年来在彭山道场修炼,又在动乱中得到虎娃的指引,此番如果拒绝出山,虎娃也不勉强,但将来就不会继续留他们在彭山道场了。

这是虎娃私人的要求,而少务在巴国全境也下了类似的命令,召集各城廓共工和国工效力。那些城廓共工尤其是各位国工,平日高高在上地位尊崇,肯不肯为城廓出力、在何时因何事出力,全凭心情,还需要各地官员客客气气地去请,几乎没有人会去勉强他们做什么。

但少务这一次就是下令强征,山野高人他管不着,但是各城廓共工与众国工大人,多年来既然享受了巴国的供奉,这个时候就必须出力!并宣称若有人以种种借口推拒,则小心彭铿氏大人的镇国神剑!

少务曾利用虎娃的威望做过不少事情,但几乎都是间接的也不需要说出口,这是第一次直接抬出虎娃的名头来吓唬人了。少务这么做,虎娃也默许了,甚至还私下里告诉少务,若有事找不到他本人,可调派善吒妖王来专门当这个恶人。

安排好这些事,虎娃也准备离开巴都城了,恰好昆吾带着西岭到了。假如他们再晚来一天,也许在巴都城就见不到虎娃了。

少务就算再繁忙,昆吾重辰大部伯君的身份可不能忽视,为示国君礼数,少务特意召集群臣设宴款待。听闻虎娃又成为了中华伯君,封号居然和巴原上一样也是彭铿氏,而且还得了一大片领地,众人皆恭祝彭铿氏大人!

虎娃闻讯是哭笑不得,问昆吾为何不事先打声招呼,莫名送了他这么大的好处?昆吾只是笑着说,事情有些急,当时又找不到虎娃,所以就先这么办了,兄弟之间不必客气云云。至于伯君领地中的各项事务,虎娃便托禄终与昆吾全权处置,还多谢其烦劳操心。

既然西岭大人已在天子朝堂上代表他拜谢了帝尧的封赐,虎娃当然也没必要再矫情拒绝,就接受了这片部族领地和中华伯君的身份。

领地是部族民众所居之地,伯君本人在其中还应有一块私人封地,理论上要由天子于册封时划定。但帝尧哪知道该给虎娃怎么划,还得虎娃自己上报天子。昆吾就问虎娃,伯君的私人封地划在哪里、要多大?虎娃也不知道啊,就让昆吾看着办吧。

昆吾接着又问道:“三弟,你的领地中还有一座城廓,规模稍狭可扩建一番,你既然是新受封之伯君,可以重新给它起一个名字,然后任命一位城主。虽说任命城主是天子之事,但只要是你举荐,按惯例天子也不会反对,不知你心中可有合适的人选?”

虎娃哪有什么人选?那里的民众虽然名义上都已成为他的部民,可他现在一个都不认识啊,更不能随便找一个不熟悉情况的人去任城主,只得反问道:“不知昆吾兄能否举荐一位贤才?”

昆吾:“你看六弟芈连是否合适?芈连自幼跟随父君身边,如今修为虽稍弱了些,但也曾协助父君处置过不少部族事务,让他去当一任城主也是历练。接下来这段时间,重辰部打算迁移一批部民到你的领地中暂时安置,并协助修造城廓开垦田园,若芈连为城主,诸事倒也方便。”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虎娃当即笑着点头道:“那好,我就举荐芈连为城主。”

昆吾亦笑道:“三弟请放心,都是自家兄弟,若六弟任城主,定会尽心尽力。”

少务见昆吾三弟、六弟的叫得很顺溜,便很好奇地追问了几句。昆吾则顺势说道:“我与虎娃情同兄弟,亦当与巴君以兄弟论交。”这话说得好亲热,连奉仙君、彭铿氏大人这些尊号都免了,只呼虎娃之名。

若不论修为年纪,只论是否有眼色、会做人、精通朝堂官场世故,少务绝对算得上是昆吾的老前辈了,当即就放下手中的酒杯长叹道:“想当初我未任巴君之时,武夫丘上五兄弟结义,如今我与瀚雄、虎娃、盘瓠仍在,只叹长兄大俊。我与重辰君一见如故,莫名便想起了长兄大俊,倍感亲切,今后亦将待重辰君如兄长!”说完这番话,少务起身行了一礼,然后又把在座的瀚雄叫了起来,亦呼昆吾为兄。

见昆吾既与虎娃称兄道弟,少务也顺杆爬,提起了当年的五兄弟结义以及长兄大俊的往事,并称视昆吾如大俊,言下之意已不言而喻。

大家互相敬酒,宾主尽欢,少务也与昆吾兄弟相称。在这种场合,虎娃当然也不会不给面子,为了配合少务,将在场的弟子灵宝、猪三闲叫上前来,依次给昆吾敬酒,并口称师伯下拜行礼。

灵宝和猪三闲这一声师伯也不是白叫的。昆吾身为尊长,当即送了见面礼物,以他的身份,出手的当然都是难得的好东西。大师兄灵宝都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应该让师父把师弟藤金、师妹藤花,还有彭山中太乙的弟子小金铃等人都叫来。

借着酒意,少务追问起方才在虎娃的新领地中任命城主之事,昆吾又介绍了不在场的芈连,少务顺势亦称芈连为六弟。这个排行还真有点意思,当初五兄弟结义,如今少务视昆吾若长兄大俊,那么再加一个芈连进来,恰好就是老六了。

可这么论的话,虎娃又算老几?当初武夫丘上五兄弟,虎娃排行第四,而昆吾先前又叫他三弟……但这种问题就没必要强究了,大家开心就好。

昆吾送给灵宝与猪三闲的礼物,都是他的私人物品,而随身的另一件空间神器里,专门装着各种农具、工具和粮食。这些粮食可不是给人吃的,粒粒饱满,是经过精挑细选的各种农作物种子,连同那些农具、工具一起,都是送给巴国的礼物。

这些东西在平日都不是贵重之物,但在这种时候,就显得太重要了!昆吾来此显然是要刻意交好巴君,但无论其目的如何,也是用足了心思,诚意满满。当礼物呈上之后,再看少务的神色已无半点酒意,离席而起向昆吾行礼拜谢。

昆吾亦离席扶住少务道:“巴君不必谢我,我此来是代表重辰部,亦代表大江下游各部多谢巴君!”

昆吾在天下众君会盟后不回部族却来到了巴原,当然不仅是为了见虎娃、告诉他受天子封赐之事,那只是一个借口。

昆吾是要感谢上游的巴原以及巴君少务。洪水席卷巴原之后,就会经东海顺大江泄入云梦巨泽。若云梦巨泽泛滥,将会淹没岸边的大片土地,重辰部、黎民五大部包括原先的共工大部民众都会受灾。上游的巴原堵住了洪水,就是给大江下游的民众争取了时间。

禄终已详细考察了大江流域的山川地势,并做了一番推演,情况和大河流域有所不同。大河流域的洪水从西荒高原下来,只要经过了大陇山,涌入中原后几乎就是一马平川。但在大江上游,还有巴原这片地域广阔的天然盆地为缓冲。

就算没有崇伯鲧以息壤神珠凭空造出一座高湖,巴原本身也相当于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洪水涌入东海,东海水位上涨,但乌云山脉间的坳口狭窄,能及时下泄的水量毕竟是有限的,大水不会一下子都冲到下游去。

就算洪水到了下游,云梦巨泽水系大片的湖泽湿地,也会起到重要的缓冲作用,洪水不会像大河流域那样泛滥奔腾,对周边高地是逐渐地层层淹没。所以横向比较,大江下游的灾情,理论上远没有大河下游那么严重,处境最艰难的其实将是巴原。

仙家能看到很久远之后的事态演变,禄终心里明白,虎娃心里也明白,他们却不好直接把这些话全说出来,只能尽量提醒与帮助少务,做好长期应对艰难局面的准备。昆吾来此当然还另有目的,而且也是其父禄终特意叮嘱的。

说大江下游的灾情没那么严重,只是相较大河下游而言,但其仍然是一场前所未遇的大灾祸,禄终当然也希望来得越晚越好,或者灾情演进的过程越温和越好。洪水是急涨还是缓涨,所导致的灾情差别会很大,但这一切都取决于上游的巴原。

禄终当然想掌握尽量详细的情况,可惜就算拥有九境圆满修为,如今也无法做出准确的预计。

崇伯鲧究竟能在上游为巴原堵住洪水多久,大江的水情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变化?这一切都充满了未知。禄终当然不好直接去找崇伯鲧,开口要求他一定要堵住洪水多长时间,并在此期间将多大的流量缓缓放到下游去,只能派儿子昆吾来,通过间接的方式打探并设法提出请求。

少务多少也明白了昆吾的意思,只得私下对他道:“我亦不知崇伯大人能堵住洪水多久,西海涌来大水已被息壤神珠所阻,但大江与东海水位亦在缓缓上涨,今年仍然会有洪水。崇伯大人曾告诉虎娃师弟,他会给下游至少半年时间,但要我们尽量在三个月内完成迁移。”

因为天时有异,哪怕帝江没有撞破天幕带来滔天灾祸,江河流域仍将持续多年都会出现洪水。

息壤神珠所化的山脉并没有完全截断大江,还留了一个坳口泄洪,那高湖的水位目前已经到达了顶点,再往上涨便会漫过西界山较低的隘口,息壤神珠已不可能再堵住更多的水了。所以大江下游仍会出现季节性的洪水,而且比往年的洪水规模都要大一些。

昆吾基本已心中有数,没有留下来继续打扰少务,次日便和虎娃一起离开了巴都城。虎娃问他是否要返回重辰部?昆吾却摇头道:“父君命我在众君会盟后赶到巴原,先问清巴原的情况,若是时间不急就暂且跟随在你身边,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不知三弟将往何处去?”

昆吾居然不急着回去,这段时间要跟着虎娃,他随身还带着祝融氏的传承神器火灵幡,以他的神通修为,若有事的确能帮不少忙。

虎娃却问道:“你送给我那弟子猪三闲的礼物,那味丹药很是珍贵,其灵效亦十分神妙,连我都很感兴趣!是昆吾兄亲手炼制的吗?”

昆吾送给灵宝的是法器,虽然珍贵,但在虎娃眼中倒也没什么特别出奇之处;而他送给猪三闲的是一瓶丹药,却令虎娃很有些吃惊。

辅助修行的丹药,当然不能随意服用,针对不同的情况有很多特殊的讲究,必须对其灵效非常了解才行。在酒宴上,虎娃当然不好当场详细询问,回头才去问的猪三闲。而昆吾送东西的时候,已将此丹药的灵效以神念告诉了猪三闲。


阅读www.yuedu.info